66、谁吃亏?

    自打出了月子,欧阳飞宇就巴不得天天往外跑,想要好好的体验一下久违的自由生活。只是宝宝跟贝贝还眼巴巴的需要等着她喂,所以,即使想走都走不远。时间一到,必须回家,而且每次时间都掐的刚刚好,一般宝宝跟贝贝肚子一开始饿,欧阳飞宇就已经巅的回来了。

    也不是欧阳飞宇这做妈的责任心超强,实在是——没办法,这还得从欧阳飞宇第一次出门开始说起。

    出月子那天,欧阳飞宇就乐呵呵的想往外跑,无奈老妈一声令下。说刚出月子,最好别乱跑,要是在外面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到时宝宝跟贝贝可就遭了秧了。

    想想也是,于是强忍着跑出去的冲动,硬是在家里做了两天闲妻良母。好不容易得到了老妈的出门令,兴致勃勃的出了门,当然,洛伊也被她拖了出来。至于宝宝跟贝贝嘛,当然是交给她老爸老妈带了,她多久没出门,洛伊就有多久没出门。作为一个体贴的好老婆,她当然有义务给老公放放假。

    于是夫妻俩就一起出门约会去了,虽然比起出去逛街,洛伊还是比较喜欢待在家里照顾宝宝和贝贝的。不过为了不扫了欧阳飞宇的兴,只好跟着一块出门的,而且小夫妻俩貌似好久没有单独相处了。

    离家之前,苏娴雅千叮万嘱的,让他们中午之前一定要回来,不然会饿着家里那两个宝贝的。为了尽快出门,欧阳飞宇那点头点的就跟小鸡啄米似的,满口应下了。

    看着女儿那股子兴奋劲儿,苏娴雅心里越发的不放心了。只是总不能老是把欧阳飞宇给圈在屋子里吧,再怎么的,也是自个女儿,舍不得她每天愁眉不展的。而且有洛伊跟着,应该大概不会忘了回来吧?

    一出门,欧阳飞宇脸上的笑容就没下来过,见到什么都特别的亲切。

    才生完孩子,材还稍嫌丰润,不过好在欧阳飞宇人长得高,看不出胖。拉着洛伊的手东瞅瞅,西看看。

    周围路过的人都下意识的往他俩上瞄,没办法,谁让洛伊长得实在太帅了,而欧阳飞宇可是这一片的名人,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几个小女生从他们边走过,眼神几乎都粘在洛伊的上了。只不过看到站在边上的居然是“暴龙”,赶紧挪开视线。

    “宇哥!”

    喊完就匆匆闪人,开玩笑了,帅哥养养眼就算了,旁边那位可是她们惹不起的。

    拦了辆出租车,两人直奔市中心,路过一条小吃街。那琳琅满目的小吃,让欧阳飞宇差点直流口水。只是碍于目前还在哺期,只能咽咽口水。一步三回头,那是一个依依不舍啊,就是离开她老爸老妈独自一人出门,都没那绪。

    路过几家体育用品店,淘了好些个运动装,终于可以不穿那些个孕妇裙了。

    买完衣服,经过一家电影院,看人家一对一对的小侣,全往里面钻。想想自从跟洛伊认识以来,还从没看过电影呢。想着,也得做一回文艺青年,顺应一下潮流,拉着洛伊也跟着走了进去。

    什么啊、啊的,不是她中意的,选来选去,最后选了部蓝精灵。买了一大桶爆米花,饮料就算了,对孩子不好。

    对于欧阳飞宇选的蓝精灵,洛伊没啥意见,谁让他也是第一次进电影院呢,而且只要欧阳飞宇喜欢的,他都无条件支持。

    因为是上午,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一对对的小侣,头贴着头,手牵着手。找好位子便坐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屏幕,而洛伊则看着她。

    一手抱着爆米花桶,一手不停的在桶跟嘴之间游移,偶尔塞几个进洛伊的嘴里。

    口袋里的电话,闪了好几次,不过主人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屏幕,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因为看电影,手机必须调成静音,所以进来的时候无论洛伊还是欧阳飞宇,手机全调成了静音。

    而另一边的欧阳晓跟苏娴雅,听着宝宝跟贝贝的哭声,心都要碎了,怎么哄都不行。

    等欧阳飞宇跟洛伊从电影院里出来,都已经是中午了。刚走到太阳底下,欧阳飞宇就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有点湿湿的感觉。

    低下头一下,彻底的傻了眼,前有两坨湿湿的痕迹,而且那范围正在不断扩大。完了,她的飙出来了,还好刚刚在里面,乌漆麻黑的看不到,不然真是糗大了。现在是夏天,她只穿了一件白色T恤,这太阳下一照,那黄色的印迹更明显了。

    见欧阳飞宇突然停下了脚步,不免有些奇怪。

    等洛伊转过去,看清楚欧阳飞宇的况,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整个脸暴红。

    “飞……飞儿,怎么了?”

    “呜……洛伊,我的飙出来了。对了,现在几点了?”

    “哦,中午12点半。”

    说完一愣,刚刚出来的时候岳父跟岳母可是嘱咐了好几遍让他们早点回去的,不然宝宝跟贝贝会饿肚子的。

    掏出手机一看,都十几个未接电话了。

    也不管什么难看不难看了,欧阳飞宇直接找了个隐匿点的地方,从新买的衣服袋子里翻了一件衣服出来,往上一,夫妻俩急匆匆的搭了辆出租车,直奔欧阳家。

    一路上欧阳飞宇不停的催促着司机开快点,好在中午人都在吃饭,路上车子并不多,终于在一点之前赶了回去。

    计程车刚停下,欧阳飞宇也顾不得拿东西,直接先跑了进去,留下洛伊在车上拿东西,付车费。

    还没进门,就听到宝宝跟贝贝的哭声,嗓子都有些哑掉了。

    心里越发的不安了,三步并两步的走了进去。

    “爸、妈,宝宝跟贝贝怎么样了?”

    “你个死丫头,你还知道回来啊?跟你说了早点回来早点回来,还给我这么晚回来,孩子嗓子都哭哑了。”

    像是听到了自个老妈的声音,宝宝跟贝贝同时停了哭声,往欧阳飞宇的上钻。

    宝宝还好,只小声的抽噎着,贝贝则哭得一喘一喘的。

    知道自个的小女儿难哄,脾气又躁,只能先把这小丫头给喂饱了。

    “宝宝乖,妈先把妹妹给喂饱了,宝宝是哥哥,要让着妹妹点哦。”

    说完,从苏娴雅手里接过贝贝往房间里走去。洛伊刚好进来,从岳父手上接过宝宝,跟着进了房间。

    先把贝贝放上,去浴室拿了条毛巾,在水里打湿,在前擦了一下,又换了一件衣服出来。

    将贝贝抱在怀里喂,而洛伊抱着宝宝在一边看着,父子俩的目标都很一致。

    好一会才将宝宝和贝贝喂完,两个宝贝吃饱喝足之后终于睡着了。也让洛伊跟欧阳飞宇终于舒了一口气,这才感觉有些饥肠辘辘的。

    将宝宝和贝贝在婴儿上安置好,夫妻俩有些心虚的走到楼下。

    欧阳晓跟苏娴雅正坐在沙发上等他们,而且明显的,欧阳飞宇她老妈的脸色有点黑。

    “爸、妈,我们知道错了啦,下次,我保证,我们绝对会准备时回来的。”

    “下次?你们还想要下次?没看到刚刚宝宝跟贝贝嗓子都哭哑了吗?”

    “对不起爸妈,刚刚是我拉着飞儿陪我一起看了场电影,所以才这么晚回来的。因为手机调了静音,我们都没听到你们打来的电话,真的很对不起。”

    不想飞儿饿着肚子挨训,洛伊主动将过错推到了自个上。

    不用想都知道,那看电影的主意,肯定是欧阳飞宇出的。自个生的女儿,他们这做父母的还会不了解?

    不过看着欧阳飞宇那手按在肚子上的样子,也不忍心多说什么,这一次就放过她了。

    “行了洛伊,我知道这主意肯定是飞儿出的,你不用替她扛。这一次就饶了她,不过下一次绝对不行了,再把我那两宝贝金孙给饿着了,我就家法伺候。”

    说完,指指餐厅,示意他们去吃饭。

    “那,饭菜都给你们留好了,煮了鲫鱼汤在锅里着。”

    还没说完,欧阳飞宇便拉着洛伊直奔餐厅,实在太饿了。

    吃完饭,欧阳晓把他们夫妻俩给招呼到了客厅,有事要商量。

    “洛伊啊,你看,这宝宝跟贝贝也都满月了,按我们这边的习俗,是要办满月酒的。不知道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满月酒?”

    这可真是考倒洛伊这个外国人了,他哪知道中国的这些习俗什么的。

    “就是孩子满月的时候办酒席啦,邀上一些亲朋好友的,一起出来聚一聚,顺便把孩子抱出去,让人家看看,夸奖几句。”

    欧阳飞宇很主动的替洛伊解了惑,不过,这**是不是太直白了一点。

    “洛伊,别听她瞎说,主要是凑个喜气,让孩子好养一些。”

    “哦!这事爸爸妈妈做主好了,我没有意见。对了时间大概是什么时候?我父亲跟爹地他们下星期过来。”

    虽然还是不太明白这满月酒是什么,不过听岳父岳母的准没错。

    “时间还没定好,要是亲家他们下星期三过来的话,我们把时间定在他们来之后吧。正巧我挑了几个好子,你们也一起看看。”

    说完,苏娴雅就从一边拿过一个本子来,上面写着几个期,看来这事他们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就这个子吧,下星期五,等洛伊爹地他们过来,正好可以休息一天。”

    看了看期,欧阳飞宇便指了个时间,这种事还是早些搞定比较好。

    欧阳飞宇都发话了,洛伊当然是没啥意见了,于是期就定在了下星期五,刚好还有一个星期。

    时间定好,其他的就好解决了,欧阳晓跟苏娴雅分头行动,发邀请函的发邀请函,定酒店的定酒店。

    而洛伊跟欧阳飞宇这两个爹地妈,只要负责照顾好宝宝跟贝贝就行了。

    期间小夫妻俩也出去过几次,再没去过电影院之类的地方,也没再把手机调静音了。不过每次都是早早的就打道回府了,不是在外面待着没劲,而且每次差不多到宝宝贝贝他们饭点的时候,欧阳飞宇的总会飙出来。就算她提前将挤了都不管用,照样按时飙,比闹钟还铃。

    为此欧阳飞宇可是朝边上几个老太太特意打听了一下,不过老人们都说,这叫“鸳鸯法”,是孩子在提醒母亲他饿了。句现在比较科学的说法,就叫蝴蝶效应。

    在发现除非她给宝宝跟贝贝彻底断之外,再没办法之后,欧阳飞宇是死了那条心了。要是想去远点的地方,就得跟洛伊两个人一人抱上一个娃,不然就别想出门。

    而宝宝跟贝贝也似乎喜欢跟着他们爹地妈出门,每次出去,都乐呵呵的。

    欧阳晓跟苏娴雅他们的动作也快的,没两天就定好了酒店,送完了请贴。写请贴的时候,再次让苏娴雅给乐了把,这下是真正的扬眉吐气了。

    瞧她家飞儿多争气啊,嫁了个好老公,一生还生了对龙凤胎,长得又漂亮,准让那些个喜欢说三道四的家伙羡慕死。时不时的,就拿着那堆请贴,笑的无比猖狂。说的通俗一点,那就叫笑得很是欠扁,当然这话可没人敢当着她面跟她说。

    星期三的时候,布昂斯跟奥德终于到了,洛伊跟欧阳飞宇一起去接的机,宝宝和贝贝还太小,留在家里由他们的外公外婆照顾着。本来作为亲家,欧阳晓跟苏娴雅至少也得来一个人接机的,不过谁让欧阳飞宇太争气,一生就生了俩,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只好让洛伊解释一下,毕竟这有些失礼。

    下午两点的飞机,特意等欧阳飞宇喂完,小夫妻俩才匆匆开了车子出了门。没办法,不把宝宝跟贝贝给喂好了,等会半路再飙出了,这就糗大了。而且怕不经意间出了洋相,欧阳飞宇最近这段时间再没穿过淡颜色的衣服,天再,也不忘带件外,以备不时之需。

    当妈的不容易,这下欧阳飞宇是深有体会了,现在就是她妈吼再大声,她都会先琢磨一下再开口,不会像以前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吼。

    为此,苏娴雅那是感慨良多,果然是养儿方知父母恩,她这女儿终是长大了。欣慰的同时,没注意到苏老爷子杀过来的眼刀子,老子我把你养这么大,你这个臭丫头自个都做外婆了,还老是忤逆我,跟我顶嘴,你个不孝女。

    下午两点二十,布昂斯跟奥德准时从机场出来,后还跟着管家托马斯先生,给他们提着行李。见洛伊跟欧阳飞宇过来了,布昂斯忍不住左顾右盼的,不知道他们那两个还没见面的宝贝孙子、孙女来了没有。

    奥德扶着布昂斯,让他别再动来动去的,伤还没好全。布昂斯的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康复,走起路来还是会一瘸一拐的,不过比起之前躺在上一直没醒过来,已经好太多了,医生说至少还得再三个月才能正常走路。

    “布昂斯,不用再找了,孩子现在才一个多月,怎么会带出来的呢。”

    “哦!”

    听到孩子没来,布昂斯的绪明显有些低落。

    “不要不开心,咱们都已经到这里了,最多也就一个小时,你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两个宝贝了。”

    布昂斯的眼睛终于又亮了起来,对哦,他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两个小贝比了。

    “父亲、爹地,你们来了?父亲体有没有好一点?”

    “父亲、爹地好!”

    “嗯,好多了,已经没什么事了,就腿还有一点不利索。不过让我多抱抱我那两个小家伙,保证马上就好。”

    “放心,父亲想抱多久就抱多久,咱们可是有两个哦,到时父亲跟爹地一人抱一个好了。”

    “好好好!”

    “咱们这就回去,我可等不及见我们那两个宝贝乖孙了。对了,洛伊,帮托马斯一起拿一下行李。”

    洛伊这才发现,管家托马斯居然也跟着父亲他们一起过来了。

    欧阳飞宇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留着两撇小八字胡,一脸严肃的中年男人,一标准的管家装,站得笔直笔直的。

    “飞儿,这是托马斯叔叔,是爹地家里最能干的管家。”

    “哦,托马斯叔叔好!”

    “少爷、少好!请叫我托马斯就行了。”

    先弯腰行了个礼,说完继续站的笔直。

    欧阳飞宇惊异的看着这个托马斯管家,怎么就好像是从小说里出来的人物一样,太强悍了。

    “托马斯,你这次怎么跟着父亲跟爹地一起起来了?”

    “呵呵,托马斯听说我们巴勃罗家族有了小少爷跟小小姐,这不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说作为巴勃罗家族的首席管家,他必须要好好的认识一下小少爷跟小小姐。”

    说完,托马斯的脸上就冒起了两朵红去,不过人依然站的直直的,脸上的表依然严肃的。

    欧阳飞宇低下头,偷偷的笑着,呀的,又是一闷型的。

    要是知道他眼中的少夫人心里在想什么,估计托马斯的脸肯定破功。

    一行人浩浩的出发回家,一路上布昂斯跟奥德不停的问着欧阳飞宇宝宝跟贝贝的事。而托马斯虽然依然一丝不拘的坐着,不过那两只耳朵可是竖的高高的,听得很认真。

    车子刚一停下来,托马斯便最先下了车,弯着腰,替欧阳飞宇他们打开车门。

    听到声音从里面出来的苏娴雅他们,看着那个穿着管家服的男人,眼中满是好奇。

    刚下车,布昂斯便兴匆匆的往里面走去,迫不及待的想看那两个宝贝。

    奥德无奈的跟在他后面,这家伙,子越来越急了,也不差这一两分钟嘛。

    “亲家,你们过来啦,赶紧先进来坐会,累了吧?房间我们已经替你们准备好了。”

    苏娴雅很是客气的将布昂斯跟奥德迎了进去,至于那个八字胡小老头,她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刚进去,就看到一张巨大的婴儿,而里面则睡着两个天使般的小宝贝。

    着迷的看着这两小宝贝,只可惜他们现在正睡着,不能抱出来。

    “亲家,这两个小家伙刚睡着,估计再过个半个小时就会醒过来,到时就可以让你们这两爷爷抱了。”

    “布昂斯、奥德,来,你们先坐下喝杯茶水,吃点点心,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肯定累坏了吧。”

    欧阳晓端着一盘子茶水点心出来,正准备放到茶几上。

    不过没等他放好,盘子就被人端了过去。

    “先生,这事就让我来就行了,您先休息一下。”

    正提着行李进来的托马斯,将行李一放,忙把欧阳晓手上的托盘拿了过来。

    欧阳晓看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疑惑的看向布昂斯跟奥德。不过那两个爷爷正眼都不眨的看着上的那两个小天使,压根没注意到欧阳晓的眼神。

    最后还是洛伊给站出来介绍了一下。

    “爸爸,这是我们的管家,托马斯先生。”

    “哦原来是托马斯先生,来你先坐会,这事我来就行了。您是客人,先喝杯茶。”

    这时,布昂斯才发现,托马斯的老毛病又犯了。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中规中矩了,做事一板一眼的,主仆分的太过清楚了。

    “托马斯,你就先坐下吧,我这亲家很随和的,你也别太拘紧了,这样反而会让他们不自在。这里是中国,不是法国,你随意一点就行了。”

    无奈托马斯依然一板一眼的将茶水点心放下,再向几个人鞠了个躬。

    “先生,这是托马斯的职责,请谅解。”

    布昂斯无奈的朝欧阳晓跟苏娴雅笑笑,表示没办法。

    “唉!你们别介意,托马斯就是这样,老古板一个,随他去吧。”

    被称为老古板的托马斯,眉角几不可见的跳了一下。

    几个人在客厅里聊了半个多小时,期间,布昂斯跟奥德时不时的瞟向那张婴儿,就连托马斯都老往那边看。

    终于婴儿里传来了动静,宝宝跟贝贝醒了。

    听到声音,布昂斯跟奥德急忙走了过去,想让这两宝贝一睁眼就看到他们这两个爷爷。就是托马斯也移了过去,伸长了脖子往上瞧,这可不像是向来严谨的托马斯能干出来的事

    像是感觉到被好多目光注视着,刚睁开眼,宝宝跟贝贝就给了个大大的笑脸。让守在边上的三人,不约而同的乐开了花,托马斯那两撇胡子,也翘了起来。

    才一见面,宝宝跟贝贝就用一个笑脸把三人给征服了,之后几个人你抱一下我抱一下,都舍不得放手。

    而被冷落的欧阳晓跟苏娴雅只能在边上干瞪眼,不过也只能把宝宝跟贝贝先让出去,人家爷爷才第一次见呢,他们好歹也抱了一个多月了。

    布昂斯跟奥德这一抱是抱上了瘾,就连吃饭的时候也舍不得放下。洛伊他们想帮他们分担一下都不行,这两宝贝实在是太可了。

    要不是宝宝跟贝贝要吃了,布昂斯跟奥德估计还不愿放下。依依不舍的看着欧阳飞宇跟洛伊将宝宝跟贝贝抱进房里,眼睛死盯着他们的房门,恨不得盯出个洞来。

    第二天依然是围着宝宝跟贝贝转悠,连时差都不用调整了,三个人精神好的不得了。

    而欧阳晓跟苏娴雅已经快一天没抱到宝宝跟贝贝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那边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心酸呐~这两只小白眼狼。

    星期五,依然是他们办婚礼的那家五星级酒店。

    宝宝跟贝贝今天被穿上了同款的宝宝装,只是颜色不一样,宝宝的是蓝色,贝贝的是粉红色的。粉雕玉琢的一对小娃娃,让所有来参加酒席的人都惊叹不已。由洛伊跟欧阳飞宇两个人,一人抱一个。

    洛伊穿着一银灰色的礼服,而欧阳飞宇则是一条同色系的礼服长裙,低的设计,让她因着喂而格外高耸的双峰立着。脖子上挂着一条带着流梳式长坠的钻石项链,这是奥德送给她的,感谢她替巴勃罗家族产下这么一对可的小天使。

    头发让造型师吹了一个微翘的造型,额前夹了一个蓝宝石发夹,看上去即俏丽,又带着几许女人的妩媚。

    这一家四口,无论是父母,还是这一对天使似的孩子,都是那样的吸人眼球。

    今天他们一家子的任务就是站在门口迎宾,分站在走道两边,微笑着迎接着宾客的到来。

    这么有创意的主意,当然是欧阳飞宇她那个老妈想出来的,美其名曰:为了显示主人家的风范,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切!谁不知道,她就是想让她跟洛伊再带着宝宝跟贝贝给她撑面子呗。死要面子,让他们活受罪。

    不过不耐烦归不耐烦,也就在自个肚子里嘀咕一下。

    而托马斯则是很尽责的陪在他们边,负责收礼以及招待来往的客人就坐。不得不说,托马斯真的是一个非常杰出的管家。别看他是一法国人,中文可是讲得溜的很,听洛伊说,为了她这个少夫人,托马斯特意招集了家里的佣人去学了中文。好在他本来就有中文基础,不然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再去学,也太费力了。

    好不容易熬到客人来得差不多了,他们这一家四口终于可以坐下来歇会了。

    股刚坐下,手上的两个宝贝就被她那些个舅妈给抱走了。

    早在进来的时候,她们就想过来抱了,无奈被她们的小姑子给阻了。

    敲敲自个的手,再敲敲自个的腿,站了这么久,腿都酸了。

    “洛伊,你说我妈怎么就这么喜欢显摆咧?瞧她那得瑟的样子,连我瞧着都想扁她。”

    洛伊没回话,只是朝着欧阳飞宇笑笑。接过她的手,替她轻轻的按摩着。

    没注意到自个女儿正在那里诋毁她,苏娴雅笑得像朵花似的,周游在众客人之间。而欧阳晓只能无奈的跟着,与周边人谈笑着。

    不过难免有那么一个两个看着眼红的,总喜欢扫人家的兴。

    不巧,苏娴雅那个死对头,施洛就特喜欢给苏娴雅泼冷水。心里那个恨啊,凭什么她苏娴雅嫁个这么纵容她的老公。明明生了个不男不女的男人婆,却能嫁给一个帅的不像话的洋鬼子。嫁洋鬼子也就算了,还生了这么一对漂亮的不像话的儿女。这存心就不让她活嘛,瞧瞧自个,老公养小三,养小三的儿子。生个女个肥的像头猪似的,别说给她生个金孙,就是有没有男人肯娶都是个问题。

    施洛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到现在为止还没思想觉悟,没明白那句人比人气死人是什么意思。这也怪施洛太不会审时度势,明知道自个来了就要受气,还乖乖的跑过来。换了个人,打死都不来了。

    她这边内心正波涛汹涌着,偏偏苏娴雅还硬是跑上来给她添堵。

    “老同学,不好意思啊,没时间招呼你。哎哟!也怪我家那两宝贝长得实在是可,好多人过来恭喜我多了这么两个金孙。”

    “呵呵,真是恭喜你了。”

    皮笑不笑的一句,好不容易才从施洛的嘴里嘣出来,差点没咬碎一嘴牙。

    “哪里哪里!对了,老同学,不知你那女儿啥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你不是说天天有男生开着跑车给你家女儿送花嘛,不是我说,你呀就别再那么挑了,赶紧给你女儿找个好人家嫁了。到时也能像我们飞儿一样,生两个娃娃给你抱。这年纪大了,就图个闹闹的,儿孙满堂。”

    听着苏娴雅的话,施洛的脸那是从红到青,再从青到紫,最后黑的跟个锅盖似的。只是这况,苏娴雅说的都在理,她压根没话来反驳,谁让她自个以前吹牛吹过头了。

    “哪里,这当然得多挑挑了,可不能随便给嫁了。要是像你女儿那样,说是嫁女儿,可是这喜宴啊,孩子满月酒的全在娘家办,这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啊。”

    终于找到一个突破口,施洛的气势一下子上来了。

    这下换苏娴雅的脸黑了下来了,这不是在拐个弯骂她不要脸嘛。

    “这你可就错了,咱们在这办是我亲家他们的家在法国,而且我们飞儿又是在这里生的孩子。我那对金孙现在又小,怎么能飞来飞去的,这不是折腾人嘛。所以就想着,这酒席干脆在这里办了,瞧见没有?那个叫托马斯,是我们亲家的管家,这次特意喊过来帮忙的。”

    说着,手指指向正指挥着服务生的托马斯。

    “说句不中听的话,我说老同学,你有没有去过你亲家家里?别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现在这世道,骗子多的是。别以为人家长得一头黄头发,一双蓝眼睛的,就不可能是骗子。”

    “呵呵,老同学,你想太多了,这要是真是假的,他们给的那张支票可不假。银行都给兑现了,都已经转到我们家飞儿帐户里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哪有骗子能随随便便拿出一千万美金的?说这是假的那个,不是脑子里长了豆腐花,就是老年痴呆了。”

    唇枪舌剑的,两个女人的战争,再次打响了。

    欧阳飞宇看着在自己边坐下的老爸,奇了怪了,她老妈呢?刚刚还焦不离孟,孟不离焦,怎么这一会就没在一起了。

    “爸,我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

    欧阳晓指指施洛跟苏娴雅的方向,示意欧阳飞宇往那边看。

    “哇噻!我妈这又和施阿姨扛上了?每次见面总是你咬我,我咬你的,真是狗咬狗一嘴毛。都不知道避着点,反而每次都故意去见上一面。”

    女儿对自个老婆的评语,欧阳晓不发表意见,事实上,他对老婆这样的行为也有异议的。

    “爸,你说这次她们俩谁占上风?上次好像是我妈赢了一把,这次谁比较厉害。”

    “这次估计是半斤八两,不过应该你妈会稍微占点上风。”

    “哦,我妈这下是扬眉吐气了,原先每次跟施阿姨对上,她都惨败。这两次终于占上风了,怪不得每次有事都得把施阿姨给请过来。我道我妈啥时候,跟施阿姨感这么好了,原来是把人家喊过来受气的。”

    “算了,随她们去,你妈就那点兴致,咱们顺着她一点。反正她们都你气我,我气你气了几十年了。”

    “更年期的女人,真是没法理解。”

    丢下一句结语,欧阳飞宇便往洛伊那边走去。

    时间差不多了,她得赶紧把宝宝跟贝贝给喂饱了,不然又要飙了。

    两夫妻还算有默契,欧阳飞宇眼睛一瞟,洛伊便知道了。

    一前一后的,抱着宝宝和贝贝往事先定好的房间走去。

    走着走着,欧阳飞宇看到一个金发,戴着墨镜的女人正从电梯里出来,趾高气扬的在前面走着。后面跟着酒店的服务生,推着五六箱的行李。

    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女人到底是搬家还是游玩啊,这么多行李里。而且瞧瞧她那条裙子,半个在外面,好大一条沟,裙子刚好遮到。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她真想吹两声口哨。

    瞟了几眼,洛伊已经将房间的门打开了,抱着宝宝踏了进去,管他的,喂要紧。

    等欧阳飞宇喂完,回到宴客厅,苏娴雅已经神清气爽的坐在了主人桌上,跟她那两位亲家聊的不宜乐呼。

    对于老妈那风风火火的子,她已经彻底免疫了。

    下意识的往施洛那方向看去,发现施洛似乎心也不错。奇了怪了,两人居然都没生气,这还真是百年一遇啊。

    见客人都到齐了,欧阳晓作为主人,便到台上去讲了一些场面话。之后又邀请宝贝的爷爷布昂斯上台讲话,而布昂斯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一张房产证,将本市刚刚新建的一幢大型百货公司,作为礼物送给了欧阳飞宇。这让在场的客人全部震撼到了,这得多大的财力啊,居然能随随便便的送一幢大楼为礼物。鼓掌的声音,那是一个激烈啊。

    在众人的恭贺声中,午宴正式开始。

    “洛伊,你父亲什么时候买了一幢百货大楼?”

    “好像是在刚知道你怀孕的时候吧,那会大楼还在建,就没说。”

    “哦!”

    摸摸自个的小心脏,呜~她这公公是不是太牛B了?那1000万美金的聘礼再加上这幢百货大楼,丫的,她都成大富婆了。

    苏慕安同学,巅的跑了过来,脸上那表,笑得真叫一个猥琐。

    “姐~我以后可不可以跟你混,你就给我搞个经理当当就行了。”

    “行!到时姐在门口给你留个位置,你见谁都敬礼就行了。”

    倍受打击的苏慕安同学,耷拉着个脑袋,灰溜溜的回自个老哥那里寻求安慰去了。呜~大姐最坏了,欺负人呐!

    午宴结束,送走了宾客,由托马斯指挥着,将一大堆客人送的礼整了整,一群人浩浩的回了欧阳家。

    忙了一上午,大家都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下。只是宝宝跟贝贝似乎因为今天人多,精神特别的好,连午觉都不睡了。

    见他们都累了,洛伊跟欧阳飞宇便一人抱一个去了书房里。

    托马斯已经将今天收的礼全部搬到了书房里,占了一整张桌子。

    看到那一堆礼,欧阳飞宇兴致特高昂。

    将宝宝往洛伊怀里一塞,便开始拆起了礼物。

    可怜的洛伊,左手抱一个,右手抱一个,而孩子他妈正扎在那一堆礼物里翻腾着。

    大部分送的都是小孩子戴的金器、玉器之类的,让欧阳飞宇着都有些视觉疲劳了。

    “哇!洛伊,你看,现在居然还有这么吝啬的人,还真是极品了。”

    说着,从礼物堆里翻出一个小孩子玩的摇铃来,一看就知道是地摊货,也就十几二十块钱的东西。

    “这玩意不知道是谁送的,真是太厉害了,高手,绝对的高手!”

    正独自走在路上,摸着自个撑爆了的肚子,打着饱嗝的施洛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哼!死男人婆,叫你来气我。我就白吃白喝你的,让你得意,看最后吃亏的到底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