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夜黑风高偷人夜

    千盼万盼之下,天终于黑了下来,而欧阳飞宇也已经饿的前贴后背了。

    再次拍死第N只过来她上偷粮食的臭蚊子,所有的耐也已到了临界点,频临暴发。

    该死的,来的时候只顾着想帅哥,压根忘了得提前准备些粮食垫底,饿着肚子还怎么办事呀!

    懊恼的扒了扒头发,看时间差不多了,都晚上十一点了,便悄悄的开始潜入。

    来到厨房那边,幸运的发现,厨房的窗户只是关上,并没有上锁。立马乐了眼,嘿嘿,她欧阳飞宇的好运终于来了。

    还好欧洲的房子不像中国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防盗窗,要不然她还得去少林室练了缩骨功才能进去。

    轻轻地爬了进去。没弄出一点声响,暗自得意,看来她还是蛮有做小偷的潜力的。

    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给她带来了几许光亮,免去了当瞎子的困扰。

    来到冰箱前,打开冰箱,立马被里面精致无比的蛋糕给吸引了。

    哇噻!各种口味的,十几块小蛋糕整齐的放在里面,巧克力的、慕丝的、蓝莓的、油的……整个冰箱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味。

    猛的咽了口口水,肚子也非常应景的叫了起来。

    拿起蛋糕便开始偷吃,一口下去,整个眼都亮了起来,好好吃,比甜品店里卖的味道还要好。

    一块一块的蛋糕从冰箱里消失,而欧阳飞宇的肚子也越来越圆,到第八块蛋糕消失在欧阳飞宇的口中,她那肚子终于再也塞不下来了。

    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又从冰上箱里拿了瓶水喝。左瞧右瞧的,这才想起来,丫的,她是来偷人的好不好,又不是来偷吃的。

    拍拍自个脑门,朝手表上一看,凌晨一点,得抓紧了,不然天亮了还偷什么偷。

    从厨房里钻出来,往二楼进军,四个房间,哪间才是卧室?

    偷偷打开第一个门,不是,是书房。第二个门,有,但没人,看来是客房。再一个门,同样是客房,看来只剩最后一个房间了。

    手摸着门把手,心里有忐忑,想到等会要做的事,终于有了点紧张。

    门把悄悄的被转动,看来这帅哥的安全意识不高,睡觉都不知道锁门的。(沐想说,其实也没人敢像您一样,会半夜来偷人的。)

    一进门,某个进来偷香窃玉的小贼便被眼前的景象给雷的外焦内嫩。这什么?昏黄的灯光下,粉色的墙体、粉色的纱帐、公主、洋娃娃,说上躺着的是一个大帅哥,还不如说是一个睡美人,等着被王子吻醒。

    欧阳飞宇被彻底的玄幻了,也让她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两个现在网络上很流行的字来——“伪娘”!

    不知道是欧阳飞宇的眼光太火辣了,还是上的美人察觉到了房间里些不对劲。浓密的睫毛有丝颤动,迷惘的眨了几下眼,亦梦亦醒。

    就那纯纯的样子,欧阳飞宇整个人都沸腾了,什么伪娘,什么睡美人,通通都是浮云。有她欧阳飞宇出手,他就是一弯男,她都得把他给掰直了。

    巴勃罗—德—洛伊睡着睡着,忽然觉得似乎有人正在看着他。迷迷糊糊的,他居然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他的前看着他。

    几次眨眼之后,他终于确信,的的确确有人站在他的前,而且看他的眼神让他忍不住浑起疙瘩。

    一个躺在上,一个站在边上,黑眼瞪蓝眼,似乎都没回过神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面,你想干什么?”

    叽叽喳喳的一串法语冒了出来,也让欧阳飞宇回过了神来。

    “呵呵,帅哥,没事,你睡你的,我干我的,您继续睡着就行了。”

    听到欧阳飞宇的话,洛伊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似乎带着疑惑,不过很快就被眼前的人给吓了一跳。

    欧阳飞宇说完,便搓着双手,往边上靠近,就跟电视里演的那调戏良家妇女的地痞无赖一德。而那个良家妇女正揪着被子缩在上,就怕某人突然跑过去掀被子。这被子底下可是光溜溜的,一丝不挂的,男,**美男!

    ------题外话------

    下班剪头发^。^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