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撞枪口上

    从西藏出来,陆续又跑了几个全国著名的景点,什么大理啊、天涯海角啊、黄山之类的,让欧阳飞宇玩得不亦乐乎,似乎已经彻底忘了某只在家里虎视眈眈的母老虎。

    这也难怪,谁让欧阳飞宇在某次坐揽车的时候,不小心把手机给掉进了山谷里。好在除了手机,其他东西都好好的躺在她背包里,没遇到什么大问题。

    只是手机没了,她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急坏了她那些个舅舅、舅舅妈跟老爹。怎么着都是一小姑娘,孤一人出门,人又联系不到,就怕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都时他们悔都来不及。

    还是她老妈了解自个女儿,直接来了一句,让那些个急得差点暴走的人全部瘪了下来。

    “急什么急,我那女儿我还不知道啊,八成是去哪里玩疯了,然后又把手机给掉了。而且,就她那手,谁还能欺负到她头上去?不被她修理就算好了。”

    一句话,像一盆子冷水,直接把火给熄了,吱吱几声,再也冒不起苗头。

    而且没两天,众人就接到了欧阳飞宇打来的电话,终于放下心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欧阳飞宇特意的避着苏娴雅,女儿打来的电话,她压根就没接到过一个,总是错过。而那丫头也没有重新去买个手机回来,依然玩的乐不思蜀,也让苏娴雅的火气越来越高涨。

    一晃眼,六个月过去,除了苏娴雅,另外几个基本上都有接到过欧阳飞宇的电话。而且每到一个地方,欧阳飞宇都没忘记寄些礼物回来,这让几个舅舅乐得直呼这个侄女没白疼。有人欢喜自然就有人忧,尤其是这个人眼看着半年过去,她却连半根女婿的毛都没看到,却看到女儿从这边玩到那边,几乎玩转了大半个中国。随着时间的过去,火气也越烧越旺,连欧阳晓都退避三舍。在苏娴雅接到施洛那通电话之后,火山正式爆发。

    话说那天晚上,苏娴雅正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她都怀疑她让欧阳飞宇出去的事是不是做错了?让她女儿就像是放出笼子的鸟,找都找不回来。

    正想着,客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想到欧阳飞宇都几天没来过电话了,尽快匆忙跑过去接。还以为是欧阳飞宇打来的,没想到打电话的居然是那‘死人’。

    “我说男人婆,你女儿还没嫁吧,老同学一场,我给你女儿介绍个对象。对方可是个喝过洋墨水的留学生,做电子生意的,别说我没照顾你哦,人家那条件可不是一般的好,是顶顶好。姓夏名建,今年38岁,还未婚,那可是钻石级的男人,记得劝你女儿千万要把握好哦。对了,我等会发他的照片给你,你看一下,觉得可以的话就约个时间出来,让两个小的见个面。”

    说完,也没给苏娴雅说话的机会,直接啪一下,挂了电话。

    瞪着已经黑了下去的手机屏,苏娴雅真想瞪出个洞来。

    没一会手机便嘟嘟的响了起来,有短信。

    拿起来一看,没过三秒,苏娴雅的手机便跟墙亲上了,摔成了一块块,正式宣告阵亡。

    想到照片里那个脑满肠肥的老头子,苏娴雅直犯恶心。地中海、猪耳朵、八字眉、眯眯眼、酒糟鼻、香肠嘴,再配上一个‘下’的名字,这‘死人到底是从哪找来的这么一个极品。想到他那样子,又是一阵干呕。

    “施洛,你这个王八羔子,要是再让老娘看到你,老娘非把你灭了不可,咱们这梁子结大了!”

    苏娴雅这一吼,那是一个地动山摇,门口的小宝唰一下回了自己的窝。躲在里面悚悚发抖,怎么又开始吼了,自从飞儿主人不见之后,它都好久没听到这吼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欧阳飞宇的运气太差,好死不好的这一会儿打了电话过来,直接往枪口上撞。

    这也不能怪她,她算准了这时间段老妈应该还在武术馆里面,而老爸应该在厨房准备晚餐了。只是没想到今儿个欧阳晓公司接了个大单子,晚上在公司里加班。而今天因为武馆的地板坏了,正在重新辅地板,就在家休息。

    电话一响苏娴雅就接了起来,也没注意打电话过来的是谁,直接轰了起来。

    “我紧告你‘死人’,我女儿的事轮不到你来心,咱们家自个会看着办,少给我介绍那种人给我。你要真觉得好就介绍给你女儿去,或是你自个留着梅开二度。哪边凉快,就给我滚哪一边去,不然老娘抽死你!”

    “那……那个,妈,我是飞儿,不是施阿姨。”

    那边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

    “欧阳飞宇!你个死丫头,给我滚哪里去?我是叫你去找老公的,不是去叫你环游全中国的,你想你老妈跳楼给你看是不是?”

    十五秒后,一道震天怒吼声从话筒里轰了过来,连带的整个电话机都产生了震动,让排在欧阳飞宇后的那些人全部吓了跳。那得多大的嗓门啊,才能出来这么大个声音,让十米以内的人全部听到了吼声。

    好在欧阳飞宇早有先见之明,早早的将话筒拿的远远的,不然被她老妈这么一吼下来,非送医院看五官科不可。

    “妈,我……我这不是在找嘛!”

    “找?你就是这么给我找的?就往好玩的地方找?你当你老妈我老年痴呆了是不?”

    “不是啦……”

    还没说完,就被苏娴雅给打断了。

    “欧阳飞宇,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还有半年的时间,你要是再敢给我这么偷摸打混的,我就拖着你爸跳楼给你看,你自个给我惦量着吧!”

    可怜的欧阳晓,就这么被自个老婆给安排好了,要是女儿找不到老公,他还得搭上自个这条老命。

    说完就啪一下挂了电话,没给欧阳飞宇回话的机会。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终于意识到她老妈已经挂了电话。而且貌似火气不小,连跳楼都出来了,刚刚听老妈开头讲的,八成又是被施洛阿姨给刺激了。

    挂了电话,灰溜溜的从电话亭里出来,看到周围那些人异样的眼光,忙闪了开去。

    这下子大条了,本来还想着,再混个一两个月就回去了,没想到老妈这次的火气这么大。都半年了还那么旺。

    男人?她上哪去找个男人来?这半年下来,她自个到是老是被人当成男人看,期间还有好些个女人来搭讪,想跟她一起结伴。

    懊恼的抓了抓自个的鸡窝头,烦呐!

    脑中忽然想到在天湖的那个喇嘛说的话,那个唯一看出来她是人女人的老喇嘛。“浪漫之国度,的摇篮。”

    那喇嘛好像说,她的姻缘马上就到了,在法国等着她。不管了,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去了也不会少块

    重新来到电话机前,拨通了二舅的手机。

    “舅,我是飞儿,帮我办一下去法国的签证,我现在在,你到时给我寄到这里就行了。”

    “我去那替我妈找女婿,我妈都说了,我要是再不给她找个女婿回来,她就要带着我爸跳楼给我看了。”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舅,那先拜拜了,等你消息哦。”

    苏钰接完欧阳飞宇的电话,感觉自己的脑袋抽痛的厉害,对于他那个无理头的妹妹,他真是无可奈何。金牌大律师又如何,抵不上自个妹妹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明知道是装的,还只能装傻充愣。千言万语,最终换为一声长叹,飞儿了,自求多福吧!

    ------题外话------

    话说~沐的文都没有留言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