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女人之间的战争

    刚进包厢,一阵刺耳的公鸭子嗓门便传了过来,让苏娴雅忍不住掉了一鸡皮疙瘩。

    “哟!我道是谁来了,原来是我们班的男人婆来了呀,呵呵,今天倒是打扮的像个女人了。怎么,不穿你的武士服啦?还是你家武术馆倒闭了?”

    “呵呵,把我吓了一大跳,我还以为刚刚那是谁的声音啊,男不男女不女的,活像是倩女幽魂里那个黑山老妖的声音。差点以为她从黑山跑出来吓唬人了,没想到是‘死人’你啊,哟,瞧瞧你,脸上的皱纹又多了几条。”

    两记眼刀子,在空中杀了几百个回合,终于在旁边几人的招呼下,在位子上坐好。也不知怎么的,两个人坐在了同一桌,而且正好是面对面的,坐边上的几位忍不住眼角抽搐,这位子是哪个白痴排的?

    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旁边几个忙扯着话题,想让这两个死对头能稍微缓和一下。

    “那个李,听说你儿子现在当上科长了是不是?”

    “呵呵,是啊,那小子还算争气,听说有机会可以调去总公司,现在正拼命在争取。”

    “你儿子真有出息,想我那女儿,就是不争气,整天就知道谈的,这不,才毕业没多久,她男朋友就跑来见家长了,说是准备先结婚再创业。他们家已经把房子都装修好了,财礼发了100万过来。”

    “哇!看来你女儿这是找上了个富二代了,你以后可是有福气了。”

    “哪有!朱芳她有福气呢,她老公那公司可是我们这地方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听说都准备开分公司了。”

    一群女人,在那里你吹捧我,我吹捧你的,说白了就是在那里炫耀。

    不知道啥时候话题扯到了施洛跟苏娴雅的上,一桌子人都看着她们俩。

    施洛伸手撩了一下自个波浪型的长发,露出手上那只硕大的钻戒。

    “哎哟,其实我们家也没什么的,就是我老公去年炒股赚了几百万。这不,硬是给我买了个戒指,说是生礼物,花了十几万呢,可心疼死我了。”

    说着,伸出手在灯光下照啊照的。

    “还有我那个女儿啊,都跟她说了,她现在才上大学,不准谈谈恋。可这丫头偏不听,这不,有个小子天天早上过来接她去上学,开着个法拉利,又是花又是礼物的。”

    施洛的一段话下来,整桌子的人都没了声,全给比了下去。

    有些得意的看看边上几个没了声的人,眼睛扫向苏娴雅。

    “男人婆,话说回来,你可是我们之中最早结婚的那个,算起来你那女儿也26岁了吧,嫁了没?”

    刻意强调了最后那几个字,听得苏娴雅心里直冒火。强忍住那股想要扁人的冲动,扯动嘴角,告诉自己千万要忍住。

    “呵呵,我那女儿,年纪还小呢,这么早结婚干嘛。虽然追她的人都可以排起长龙了,不过我家那位不舍得,说得多留女儿几年,不急!”

    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愣是把白的说成了红的。

    “哦?是吗?可是我怎么听人说,你女儿,是男人见了就怕,都避着她。还给你女儿取了个绰号,叫那啥暴龙还是男人婆来着。呵呵,你女儿可是比你还厉害啊,你以前还有个欧阳晓跟着,你那女儿边可是连只雄苍蝇都找不到啊。”

    苏娴雅的脸被气的一阵青一阵白的,手都开始发抖。

    “怎么会呢,你肯定是听错了,那说的怎么会是我女儿呢。我女儿可贤慧了,进得厅堂,入得厨房,追她的人可是一把一把的。”

    “是嘛!应该不会错呀,我一侄儿可是在你家武馆里学武,那欧阳飞宇就是你女儿吧。而且他还说,你女儿在武馆里,粘着一堆小女生,而且人家都喊她宇哥的。”

    “啊!说起欧阳飞宇啊,我也有点印象,我家隔壁的小女儿就是在你们武馆上课,整天嚷嚷着宇哥宇哥的。”

    “是啊!是啊”

    好些人跟着应声,证实是有一个就欧阳飞宇的宇哥。

    苏娴雅感觉自己的脸火烧似的,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我说男人婆,你看咱们也同学一场,这样吧,我让我女儿介绍几个朋友给你女儿,就是你女儿稍微老了点,26岁了,不过没准就有人喜欢老一点的。你看,你女儿的事是得办一下了,都26了还没结婚。哎哟!现在网上不是有句话说,超过25岁的女人就是剩女了,你可得抓紧了。而且,别老是跟些小女生在一起,要是变成拉拉就不得了了。”

    一个字一个字的从‘死人’的嘴里吐出来,就像是一块一块的石头砸在了苏娴雅的上,让她浑痛个不行。

    一顿饭在施洛时不时的奚落声中结束,好不容易挨到饭局结束掉,苏娴雅整个人都耷拉了下来。

    刚到酒店门口,欧阳晓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等苏娴雅出来。

    周围的人一脸羡艳的看着苏娴雅坐上欧阳晓的车,尤其是施洛,简直有些咬牙切齿了。

    酒席上说的风风雨雨的,谁又知道回到家又是怎么一个场景?她老公是赚了些钱,只不把钱都花在了小三的上。跑车?是有,就停在她家门口,不过载的不是她女儿。

    苏娴雅一坐上车,欧阳晓就发现老婆有些不对劲,整个脸就像是濒临喷发的火山。车子开出去没多久,直到看不见那家酒店,苏娴雅猛的一下子趴在了前座,哇哇大哭了起来。

    这可把欧阳晓给吓坏了,怎么回事,谁把他老婆欺负了?施洛?不会呀,以前再怎么斗,老婆最多发发脾气就算了,这次居然给惹哭了。

    忙把车停边上,转看向自个老婆。

    “小雅,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呜,老公~她们欺负我,说我们女儿没人要,说她是高龄剩女。说她是男人婆,男人见了她就跑,还说她老跟一群小女生混在一起,都要变成拉拉了。”

    “拉拉?什么是拉拉?”

    “呜~就是蕾丝,是女同恋啦!”

    说完又开始猛哭,哭得欧阳晓心里不阵不舍,又是气又是怒的,他女儿,同恋?

    “乖,小雅别哭了,她们就是特意气你的,这都是她们自个内分泌失调,瞎说的,你可别信她们的。咱们让飞儿她舅舅几个给介绍一些对象,有了对象她们就不会再这么说了。”

    “没用啦,我哥他们都给飞儿介绍过二十几个对象了,就没一个见第二次面的。什么医生、律师、经理人、公司高管,连你都给她介绍过几个了,她就没一个中意的。怎么办?我们女儿会不会真是个拉拉?”

    想到女儿那些个丰功伟业,欧阳晓不免有汗颜,他家女儿好像是有点厉害。

    “这……你先别哭了,咱们回去再找飞儿问问,她想找个哪一型的,别哭了。”

    “老公,我决定了,一年里,咱们必需让飞儿嫁出去。这次轮到我出手了,但是你不准反对我,由我做主。”

    看着老婆板起来的脸,欧阳晓的心里有点玄,可是又舍不得老婆难过。在苏娴雅的期待之下,终是硬着头皮点了下来。

    女儿啊,老爸对不起你了,你自求多福吧!

    ------题外话------

    喜欢的亲,记得收藏哦!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