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同学会

    话说苏娴雅一早扯完嗓子,把欧阳飞宇这只大懒虫从上拽了下来,再享用完亲亲老公一大早煮好的心早餐,心满意足的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拉拉自个的衣服,有点小不满。

    “老公,你说我穿这衣服好不好看呀?”

    “好看,当然好看,小雅穿什么都好看。”

    非常配合的欧阳老爸,忙不迟疑的送上一句赞美,老婆是天,女儿是地,他是空气,存在于两者之间。

    “老公,你说我是穿这好,还是前两天刚买的那?这条裙子颜色会不会太暗了一点,到时那个‘死人’又要说我黄脸婆了。”

    无奈的叹口气,他这老婆平时大大咧咧的,对于穿什么也没那么考究,就是每次只要一扯上施洛,总能来来回回个折腾几次。

    “这件也好的,如果你想穿那件的话,就挂在衣橱右边第四件,我昨天已经给你洗完熨好了。”

    很贤慧、很给力,就是两个人的角色似乎反了过来。

    “呜~老公你真是太好了,我死你了。”

    说完,在欧阳晓的脸上猛亲了一下,蹦蹦跳跳的往楼上跑去。

    摇摇头看着老婆的背影,还是老样子,都四十几的人了,还像十七八岁似的,不过欧阳晓的脸上却满是宠腻。

    也许他并没有太多的表示,但是能够和小雅在一起,还有飞儿这个女儿,是他这一生最幸福的事了。

    想来当初的决定是对的,虽然使了点小计,不过结果他真的很满意。

    其实他从小就喜欢这个拽过他小弟的青梅竹马,虽然在别人眼中,也许她的格是冲动了一点,但是他却非常喜欢她的率真。第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记得他小时候人比较瘦小,虽然比小雅还年长了一岁,看上去却比她还要小。周围的几个同龄孩子老喜欢欺负他,每次都是小雅跳出来把他们给打趴下了。后来当他知道小雅对于家事一窍不通,便努力学着做好家事,希望能弥补她的不足,因为他舍不得小雅做洗衣煮饭的粗活。

    那一次的强上事件,事实上是他在背后动了手脚。虽然小雅平时大大咧咧的,可毕竟是女孩子,哪能真干上这种事。那天小雅过来找他,说是补功课,不过他可是清楚的闻到她上浓浓的酒香味。聊没几句,就晕呼呼的,不知东南西北了,知道小雅是喝酒壮胆了。

    摇摇晃晃的一把亲上他的唇,打着酒嗝,说是要把他给扑倒了,这样他就不会被另外几个追着他跑的小女生给勾走了。不过只是将唇印在了他的唇上,便醉得呼呼大睡了,可他却被那个吻给撩拔的浑着了火。年青嘛,冲动便上来了,尤其是对着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人。可是第一次,啥都不懂,都是两只菜鸟,而且有一只还是只醉鸟,好在小雅不小心将一本那啥子的书搁在了书桌上,于是他就现学现卖了。中途某个喝多了的小女人配合的,虽然刚进去的时候,她痛的愣是狠狠咬了他一口,之后便好了很多。酒醒的时候,某个食髓知味的家伙,还硬是爬到他上壮言说,她要在上面,两只精力旺盛的菜鸟硬是折腾了几回,结果就搞出人命来了。

    想到那时小雅酒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欧阳晓的嘴角忍不住往上翘。

    “呀!晓晓,我真把你给上了?呜~怎么办,我都没记得,不管,你得赔我一次,不许讲话,不许抵抗,重来!”

    谁说他欧阳晓是这家子里面最纯良的那个?明明就一腹黑的狼,只是披着一层羊皮而已。

    噔噔噔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欧阳晓的回忆,三步并两步的跑过去。

    “小雅,走这么急干什么,摔了怎么办。”

    略显责备的话,像是一阵风,直接从苏娴雅的左耳进,右耳出。

    “怎么样,这件好不好?有没有比刚刚那件好?”

    “好,很漂亮!”

    “呵呵,我也这么觉得,走啦,你先送我过去做个头发。”

    拉着欧阳晓的手,乐巅巅的往门口走去。

    “别急,咱门总得关一下门吧!”

    “走走走,你先去开车,我来锁门。”

    “你别又没把门关好了,晚上回家大门敞开着。”

    听到欧阳晓的话,苏娴雅头上直冒黑线,她不就一次没关门嘛,剩下的都是欧阳飞宇那家伙没关的。

    撇撇嘴,心里有些小不满,却压根忘了,每次忘关门都是她们母女俩一起出门的时候。而且每次都是她扯着嗓门死催活催的,让欧阳飞宇忙得鸡飞狗跳的,忘记关上门。

    好在这地方治安还算可以,至今还没有哪个小贼来光顾,估计这得归功于这母女俩的名号太过响亮,因为基本上周边另外几家或多或少的都有少过东西。

    对了,她们家是住在一栋两层的小洋房里,仿欧的建筑,环境清幽。就是地点有点偏,离市中心得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让欧阳晓开着车把她送到附近口碑比较好的一家美容院,朝老公挥挥手,便跑了进去。

    无奈的笑笑,将车调头,往自个公司的方向驶去。

    要说他们家的条件,其实再买个车什么的是完全没问题的,只不过全家的人都强烈反对苏娴雅跟欧阳飞宇两个猛女去学车。不是怕她们把车给撞坏了,而是怕她们万一哪天在路上跟人家扛上了,学电视上来个飙车什么的,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毕竟再好的质量也经不起一撞再撞的。所以,讫今为止,欧阳飞宇仍骑着她那脚破脚踏车,苏娴雅则由欧阳晓来接送。

    在美容院里待了近一上午,像脱了层皮似的从里面出来,又是做头发,又是美容美甲什么,差点没把苏娴雅给折腾死。

    瞧瞧镜子里自己,左瞧瞧右瞧瞧,还算可以。

    提着包包,向前走,没两步就拐了一下。站稳了,继续,这该死的高跟鞋,是哪个王八蛋发明的。怪不得欧阳飞宇那死丫头,打死都不肯穿,还扬言说,让她穿这玩意,还不如让她踩高翘走的快。看看那鞋跟,还真不如走高翘走的快。

    拦了辆出租车,直奔聚会的地点,司机奇怪的看着眼前这个稍微老了点的美女,那酒店不是就在前面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嘛,一眼望去,都能看到那张招牌了。

    “那个,这位小姐,那酒店不是在前面吗,你走几步就到了。”

    “没事,师傅,你开就行了。”

    五分钟后,在司机再三的磨蹭之下还是到了,没办法,收了钱,不好意股都没坐就让人家下车。

    爽快的付了钱,再提脚在地上蹬几下,适应一下,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往里走去。没办法,等她从两百米外走到这里,估计腿都要废了,还是花点小钱算。

    直了背往订好了的包厢里走去,吸气,吐气,看着服务员将包厢的门缓缓打开。战争即将开始,苏娴雅加油!

重要声明:小说《我的百亿老公,老婆我爱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