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腹黑的小阿布VS心理变态女

    酒井千百惠是一个美人,正确的说她是一个蛇蝎美人,很多的男人都曾拜倒她的石榴裙下,也有很多比她美丽的女人死在她的手段下。

    她的出生不高,母亲只是她父亲的一个姬妾,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他父亲想用她来讨好一些更有权势的人,但她不想成为她母亲这样的人,一生都依附与一个男人,她有不输于男人的野心,为了出人头地,她在重重阻扰下加入了特务组织,在那里接受了最专业的训练。

    她的第一次给了那位训练她们的教官,她很满意,教官很勇猛健壮,她一直欣赏这样的男人,和她一起训练的很多女人都喜欢教官,而她们的第一次大多都交给了这个男人,这很正常,男人不管看起来多正经,脱了衣服上了(床chuáng)就只是靠下半(身shēn)思考的动物。而且在(床chuáng)上勾引男人也是她们女特务的基本课程。

    女人做特务,除了聪明,狠辣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一点——就是漂亮,美丽的事物总能引起人的好感,降低人的警戒度,是杀人、掠货、获得(情qíng)报的重要条件等等,可以大大提高任务的完成度。

    一直以来她都是自卑而自傲的,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她一方面看不起那些一生都围在高墙下成为男人附庸却自语高贵的(娇jiāo)小姐阔太太。认为这些女人都是一群没有自由,心甘(情qíng)愿被人圈养的宠物。失去男人她们将什么也不是!另一方面也嫉妒着那些女人可以什么也不做的得到男人的庇护,轻轻松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直到她遇到那样一个女人,让埋在她内心最深处的嫉妒疯狂的发芽生长,那个女人活的肆意张扬,不同于那些‘贵太太’自语高人一等的高傲做作,她是骨子里散发的自信,就算(身shēn)后没有男人她依然可以活的很潇洒。从遇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酒井千百惠就觉得这个女人的笑容很刺眼,想亲手撕烂她。

    因为她从她的(身shēn)上看到了她所没有的幸福,生活的那样随心所(欲yù)。

    只是这几年的顺风顺水,让她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也低估了对手,这个女人不是那些看见她就对她谄媚讨好的‘中国贵妇人’,她的莽撞挑衅,也使她留下了终(身shēn)难忘的教训——以她的(身shēn)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的让那个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扇了两个巴掌,也让她第一次被自己的上司训斥责罚。

    所以对于这个‘里德尔夫人’她格外的,她知道她的丈夫是那位在上海滩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里德尔公爵,知道她有一个年仅十六岁、却手段老练丝毫不下于他父亲的大儿子,还有一个格外受宠、外表像洋娃娃的小儿子,而且她还做了圣约翰的导师——哈,多么幸福的一家啊,又多么幸福的女人,容貌、财富、智慧、美满的婚姻,聪慧的孩子,基本上所有女人渴望的一切都被她一人给占据了。

    所以她更加讨厌那个女人,所以属于那个女人生活她会不择手段的去摧毁。当那个女人失去现在所拥有一切的时候,那表(情qíng)一定很有趣。

    那个女人的(身shēn)份地位太高,要报复她并不容易,经过上一次的教训,使她不敢贸然行到,到时事(情qíng)败露,那么她的生命也将会随之终结。

    付出的代价太大,她不敢冒险,但那个女人在明,她在暗,终有一天那个女人会落在她的手上,他们一家在上海崛起的太快,又没有什么根基,中国有一句话叫‘木秀于林必摧之’,很多人都等着他们落马,然后分一杯羹。

    她有的是时间等待。

    上天并没有让她等很久,时机很快就到来了——他们利用上海的内乱抓了那个女人的小儿子,那个金发碧眼的精致娃娃。

    小孩很乖巧安静,即使被她们迷晕抓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也很冷静,没有哭闹,只是让真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板着小脸,看上去很严肃,只是那双浅灰色的眼睛透着委屈。可(爱ài)的想让人抱在怀里掐一下。

    当她出现的时候,小孩眼里的委屈就更加明显了,很显然,两年前在百乐门发生的事,小孩没有忘记,这样更好,她可是被他母亲打了两巴掌呢,怎么都要讨回来的。

    想想接下去小孩将要面临的事,她有种变态的快感!

    。。。。。。。。。。。。

    因为杨炎清使用了忽略咒,那些人并没有过多的他,想当然的将他划入了‘普通’小孩的范畴。

    所以来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阿布的(身shēn)上。

    那个(日rì)本女人带着黑皮手(套tào)的手轻柔的拂过阿布细嫩的脸颊,蹲□与阿布的脸靠的很近。一旁的杨炎清那双漆黑的双眼划过一丝红光,转眼而逝,再次看向那个女人的时候仿佛看死人一般。

    这一切只是瞬间的事,并不影响那个(日rì)本女人与阿布的互动,这个女人是(挺tǐng)漂亮的那一(身shēn)的军装穿在(身shēn)上紧致的突出了她凹凸的(身shēn)材,有一种(禁jìn)(欲yù)的美感,烈焰的红唇,上翘的丹凤眼,无不显示着女人的风(情qíng)。

    女人用饱满妖娆的红唇轻轻的对着阿布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漂亮的小家伙,真不愧是里德尔夫妇的孩子。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这样的(诱yòu)惑基本上没有男人能够挡住,只是现在她面对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注定不会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阿布眨巴着眼与(日rì)本女人拉开了一些距离,满脸纠结的说道:“阿姨,我不能叫你姐姐,你明明看起来比我妈(咪mī)老,羞羞!而且两个人说话不能离的这么近,有口臭的呦。”

    然后阿布明显的看到女人额头上暴起的青筋,很有危机意识的往杨炎清的(身shēn)边躲,好恐怖哦!果然寸心妈妈说的对,女人生气起来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酒井千百惠闭上眼睛,猛吸了两口气,若是以前她早就一鞭子抽过去了,哪容得了这小兔崽子这般嚣张,不过因为等一下有更加有趣的事(情qíng)要做,上面可是交代了决不能让这孩子损失分毫。不知好歹的小东西,果然是被人(娇jiāo)惯长大的少爷,也不看看现在自己处于什么形式。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小小年纪到是(挺tǐng)伶牙俐齿的。”

    阿布猛点头,“阿姨刚刚的样子好可怕哦,像童话故事里的坏巫婆。”

    好吧现在(身shēn)后的一众下属都憋不住了,‘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女人猛的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就没有声音了,很满意被自己威慑住的那些人,女人再也不想在这里继续耗下去。

    “将他给我带走!”说了一句,就转(身shēn)走了。等会看他还得意的起来!

    阿布当然不喜欢让那些麻瓜碰自己,很识相的站了起来乖乖的跟在女人的(身shēn)后,对那些打算扯他的人说道:“这位姐姐,阿布会自己走。”那人看到这个古怪的小孩,叫自己上司‘阿姨’,但却叫自己‘姐姐’显然很受用,并没有过多的为难这个小孩。

    阿布的小短腿卖力的跟着酒井千百惠,但还是抓紧时间正大光明的打量四周,就算再成熟,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讲,陌生的环境还是会引起不安的,而且对于(身shēn)处环境的熟识也更容易分析自己现在的状况。

    不可否认,刚刚阿布是故意这样说那个(日rì)本女人的,受到寸心的影响,阿布也不喜欢(日rì)本人,更何况这个(日rì)本人曾经和他们有过节,而且这次还用这么不华丽的方式,将他抓来nao:抓人还要‘华丽’吗?阿布:寸心妈妈说不要和没有品位的人说话。nao:你狠!

    而且他也想试探一下这个女人的底线——他们将他抓来,却并没有将他怎么样,那么现在的他一定还有利用价值,但他以前的形象都是一个被父母宠(爱ài)的无知的八岁乖宝宝,他们想从他这里(套tào)话是不可能的——如果他们面对的是样炎清这混蛋说不定早就严刑拷打了,嘿嘿,这就是“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的节奏吗!

    但那些人抓他不是因为(套tào)话,却费这么大的精力将他抓来又是什么原因呢,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有杨炎清那个家伙在,自己是不会出问题的。真是的,说什么让自己独自面临问题,好好锻炼自己,其实他很厉害很聪明的好伐。

    这里好像是一个山洞,有很多的人把守,一般(情qíng)况下,这里应该是一个秘密基地,有点小紧张,那么多的人呆还怎么逃呢?

    不过阿布还真不把这当一回事,明明知道有人保护自己干嘛要害怕,马尔福从来都省时省度,会利用周边的一切资源让自己过的更好,如果刚刚那个小鬼不在(身shēn)旁他也不会和那个老女人抬杠了╮╯_╰╭

    终于在走了十几分钟之后,他们来到一扇重兵把守的门前,酒井千百惠像‘门卫哥哥’做了一个手势,‘门卫哥哥’很识相的开了吗,原本优哉游哉的小阿布看到里面的景象,不由自主的真大了眼睛。

    咳咳,预知后世如何,请看下回分解。顶锅盖遁走!

    作者有话要说:╭╯3╰╮,又一个多月了,大家亲一个,不好意思啊,最近想开新坑,所以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