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 41 章

    这封(情qíng)书是谁写的?说实话,寸心真的不清楚。这家伙一天到晚的感慨自家二哥的(情qíng)商低,但貌似她也高不到哪里去——(情qíng)商高的女人至少不会在一颗树上吊死。

    一直以来二哥(身shēn)边的出现的女人都太出色,不管是姬瑶、嫦娥、杨婵、听心、妲己、七仙女……都是倾城倾国的美人,不,应该说仙魔世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丑的,于是那里的男人都有一点审美疲劳,就算在漂亮的人也不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寸心虽然漂亮,但漂亮的女人可不止她一个。而且一开始她出现在人前的时候,就已经明目张胆的宣布喜欢的人是杨戬,并且两人闪电般的结了婚。那个时代可不流行女人‘婚外(情qíng)’,所以,很可悲的——活了这么久还没人追过她。

    然后她也忘记了自己也是有的魅力!

    当寸心看到这封‘(情qíng)书’时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原来我也有人追啊!

    ——可怜的孩子!让我们为她默哀一下。

    再说杨戬,尽管这人的背景完全的黑化了,但他有一项特殊技能——面瘫——你永远都无法从他的表(情qíng)上看出他的心里活动。

    不理会自家儿子那副‘看戏’的表(情qíng),杨戬随手放出三味真火,将这封文采很不错的(情qíng)书烧的一点渣都没有。看着已经‘壮烈’了的(情qíng)书先生,围观的三人不自觉的从背后窜出一股凉气。

    “怎么了,过来吃饭吧,等一会就凉了?”若无其事的牵起寸心的手来到桌边,杨炎清很懂礼貌很识相的抱着阿布站了起来让位!咳咳,斯莱特林的人一向审时审度,能屈能伸!←_←为什么感觉(殿diàn)蹦了呢,不会的,这是错觉!

    当然一封(情qíng)书不可能破坏这个家庭的‘和谐’,虽然杨戬做的东西比不上自家儿子,但比之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寸心吃的津津有味,给足了她老公的面子,而杨戬也是时不时的为她夹菜。

    不多时,去食堂吃饭的教授都回来了,正好看到那一家温馨的一面,“梅尔,这位是你的丈夫吗,怎么可能?”说话的是教钢琴的秦老师,她也是和寸心差不多时间来的,资历并不高,刚刚大学毕业,在一众中老年人之中显得格外年轻,大家也将她当成当成妹妹来看待。

    对于这位‘不老仙妻’在场的女老师羡慕嫉妒恨肯定是有的,但这一切都挡不住她们对寸心的好奇以及对美貌的追求啊,尤其是这位年龄不大的秦老师,很喜欢喝寸心在一起聊天,探讨一下女人保养的心得,或者是一些少女的心事,她的(性xìng)格有些像红楼里的史湘云,说话做事都大大咧咧,不计后果,但很讨年纪大的人喜欢。

    寸心看起来也只是二十几岁的的样子,单从外貌来看,比这位沈老师还年轻,所以刚刚开始的时候,她一直将寸心当成和自己一样来历练实习的小姑娘,和寸心特别谈得来,本来还想当红娘将这位美丽的外国女教授牵给自己的才华横溢又眼高于顶的哥哥,但这个计划还没实行,就已经胎死腹中了——因为这位看上去比自己还年轻的美女已经三十多岁了,不仅结了婚,连孩子都有两个了。

    尼玛,太逆天了有木有!

    一直以来杨戬他们都有各自的事要忙,因为战事的原因,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看寸心,寸心也不会故意提起自己的丈夫向大家秀恩(爱ài),一直很低调,而新来的沈老师一开始不太清楚寸心的事也是正常的。

    寸心因为来这里任教,所以并不想表现的与众不同,上下班一般都是她自己骑自行车回家或者走路回家的,吃饭的话会随大流到食堂,衣服什么的尽量穿的简洁大方,不会怎么标新立异。

    但寸心这样的表现,落入别人的眼中就成了不一样的意味了,大家都开始猜测寸心的婚姻生活并不怎么美好,她的丈夫并不怎么关心她。

    位很富有同(情qíng)心又(爱ài)脑补的的女孩竟然鼓励寸心离婚,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时不时的向寸心表达她‘婚姻自由’‘(爱ài)(情qíng)自由’的言论!

    寸心被她雷的不行,但也没有将这些事放在心上。

    今天是这些同事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里德尔伯爵,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秃头啤酒肚鹰钩鼻,而是一位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刚刚大家进来正好看到这个男人正一脸温柔的为他的妻子夹菜,画面温馨的不忍让人打扰。

    最后还是和寸心最谈得来的大家这么认为的,寸心表示她对谁都一样开口了,说话还是这么直来直去。

    虽然没有恶意,但让人听的不怎么爽。

    对于这位秦老师,寸心说不上厌恶,但也谈不上喜欢,其实在感(情qíng)上她是一个冷(情qíng)的人,除了自己在意的人,她会付出真正的关心与关(爱ài),对所有人都是以局外人的来看待,就像这所学校的师生,虽然看上去大家相处的很好,但他们对于寸心只是可有可无的人,对于和他们相处就像是在玩一场游戏一般。

    看到大家都进来了,寸心也不能再彷若无人的吃东西的了,毕竟是公共办公室,形象不怎么好,而且饭菜都吃的差不多了,寸心将剩余的饭菜整理了一下,站了起来:“让各位见笑了,这位是我的丈夫,toridde,他今天正好有空,来学校看我。”

    杨戬也站了起来,用手巾擦掉了寸心嘴角并不怎么明显的油渍,寸心无所谓的添了一下然后笑笑。

    寸心在自己的感(情qíng)上大都是一根筋的,就想她的名字一样,一生只装得下一人,刚刚的那封(情qíng)书除了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以外,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现在已经将这件事抛弃在脑后了。

    但杨戬却没有,可以说一直以来他从没有想过有人会觊觎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是他一生唯一执着的存在,虽然然知道寸心对自己的感(情qíng),但还是想要在别人面前宣布自己的主权。这样细心的举动,以前他很少做,望着自己妻子满足俏皮的笑容,杨戬发现曾经的自己有点像(身shēn)在福中不知福傻蛋。

    俊男美女的互动闪瞎了一旁围观的人,“父亲母亲,我和阿布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一下,你们先聊!”看到这么一群人来到这里,杨炎清拉着阿布找了一个借口退了出去。

    一般这样的场合下,那些人会先注意自己的父亲,然后才会发现他们两,之后会两眼放光的盯这小阿布和他看,他还好,是少年模样,而且有着和他父亲那般不怒自威的气势,使得那些人的目光不会放肆太久,但小阿布就不一样了,现在这个年龄这是最讨人喜欢的时候,很容易激起那些大人的父(爱ài)母(爱ài),所以每每遇到这样的眼神小阿布特别的不自在。

    而杨炎清也讨厌别人觊觎自己的东西,虽然他现在没有以前那么暴戾,但依然有种杀人的冲动,可以说那些扭过阿布小脸的人能活到现在是一个奇迹。

    言归正传,杨炎清乘着众人看帅哥美女看的入神的时候,带着阿布飞快的闪人,等他们回过神,照旧没有了这两个小家伙的影子。

    寸心与杨戬相对一笑,看自家儿子窘迫的样子心里很爽!

    杨戬的(身shēn)份摆在那里,就算在场的人都是有学识有内涵的人,但大家都显得有些拘谨,一下老教授还好,毕竟活了一把年纪了,经历的事多,看见的大人物也不少,对待杨戬很和气,就像是平辈之间一样的聊天,说一下最近的所见所闻,聊得很投契。

    “里德尔伯爵,久仰大名,今天鄙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张教授客气了,我只是一个商人,来中国只是来赚钱而已。”

    “呵呵,对于商业的事我个人没有涉及,但业内也是有一些传闻的,里德尔先生的人品,口碑都很好,恰巧我的一个学生他在您的名下做事,我也听说了一些,虽然我这个老头子什么也不是,但我作为一个中国人还是要谢谢你。”

    杨戬知道这位老教授说的是粮草俞军火的事,战争财是最盈利的,杨戬暗地里就是做这个生意的,但相较于别的国家,杨戬卖给中国的绝对是最便宜的,知道这些事的人并不多,看来这位张教授不简单啊!

    这两人聊得投契,但一些年轻的教授就不怎么自在了,毕竟还年轻,在他们短暂的人生中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是,虽然已是为人师表,但思想上没有多大的觉悟,往往的重点不太一样。

    最初大家的印象里将杨戬想成了那些典型的英国人——长有一脸浓密的胡须,啤酒肚,鹰钩鼻什么的,最后见到了完全颠覆想象,这样一些脑补过度的人有点不好意思,而且因为杨戬(身shēn)上那种上位者的气势使他们不敢靠近。

    于是就拉着寸心在一旁说话,虽然说的很小声,但这个办公室并不大,一旁在探讨中国未来走向的杨戬和老教授们听的还是很清楚的。

    “梅尔,没想到你的丈夫这么帅,怪不得你舍不得离婚呢,换我我也舍不得?”

    “去你个小丫头,说什么呢,你以为离婚这么容易啊,而且你没看见伯爵对梅尔那温柔的样子吗,要是我丈夫也能这样就好了,话说他好像一次都没有给我带过饭来着。”

    “谁叫梅尔,一直以来都不提她丈夫来着,我还有一位她和伯爵大人只是那种政治联姻什么的。”

    “对了刚刚出去的那两个小家伙是你的孩子吧,我没看清长相来着,不过一个好像很大了,你到底几岁了,一点也看不出你的年龄。”

    “梅尔好像已经35了,对吧?”

    “唧唧唧唧”

    “喳喳喳喳”

    ……

    所以说不管那个年代女人都是天生的八卦动物!

    再说杨炎清,这是难得的一次休息,来中国一年了,从没有好好的和阿布相处过,每一次都是来去冲冲,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qíng)。

    中国现在很乱,那些麻瓜的(阴yīn)谋诡计更是层出不穷,重生前在魔法界的战斗真的是很小儿科,这个世界的力量可不仅仅是魔法那么简单,现在的他不会轻易使用法力,他发现他更喜欢与那些麻瓜斗志斗勇,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从根本上瓦解敌人的防线,而且这样的有些他做的越来越顺手。

    “我们现在去哪?”阿布被杨炎清拉出了办公室之后,就一直满屋目的的走,而且现在他短胳膊短腿的实在跟不上他(身shēn)边人的步伐。“喂,你走慢点,或者你变成和我差不多高的模样,现在跟你说话要抬头,很累的。”

    听了小阿布的建议杨炎清挑了挑眉,他知道这小家伙很不喜欢自己长得比他高,自从他能自由变换模样了之后,千方百计的想让他变得和他一样的高。

    “可以是可以,但这里人来人往的,不怎么方便啊。”杨炎清说到。

    一看自己的提议有希望了,小阿布立即眉开眼笑:“我知道这里有一个地方没人去,这里我来过,我带你去。”说着就拉起杨炎清飞奔而且。

    杨炎清在后面笑的很无奈,有这么开心吗?

    “好了就是这里,这里算是学校的后山,没人来的,你快变吧。”说完小阿布双眼亮晶晶的看着杨炎清,满脸的期待。

    为了博媳妇一笑,杨炎清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缩小了,变成了和阿布一样的正太模样,只是这副样子,学校是不能再逛了,毕竟刚刚大摇大摆的在校园里走,见过他的人还是很多的,如果被人让出来,在不用‘一忘皆空’的(情qíng)况下不太好解释,所以两个‘小盆友’手牵着手离开了圣约翰。

    “小朋友,你们的大人呢,怎么就你们两个人,叔叔带你们去吃蛋糕好不好?”两个漂亮的小孩坐在马路上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比如现在,他们刚刚踏出校门,就遇见了传说中的长腿叔叔——俗称拐子!

    杨炎清眯了眯那双深幽的黑眸,呵呵,看来那些人还真是不消停,这种手段都使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每次我雄心壮志的打算(日rì)更的时候,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是干扰我,对于答应大家(日rì)更的事我很抱歉,所以留言都不敢看,就怕被拍砖。

    懒猫最近谈了一个男朋友,有那么一句话‘谈恋(爱ài)的女人智商会下降’,这话说的的确不假,最近正处于了(热rè)恋期,满脑子都是两人相处的(情qíng)景,实在是卡文卡的厉害,昨天网上他约我看电影,我正在赶文,说不去了,没想到他晚上打电话来问我我是不是同(性xìng)恋,我当时很囧的问他为什么这样问,他说他无意间看到我房间里到处摆满关于同(性xìng)恋的书籍其实是一些动漫,而且每次两人约会,我总是找借口不去。

    ‘您老的想象力真丰富’我说,如果我是同(性xìng)恋那我们就不是(情qíng)人而是(情qíng)敌来着。

    当然这只是一个玩笑,我们认识还不到一个月,最近刚刚确定关系,我是一个外貌协会者,他长得很帅,这是我和他交往的主要原因,不过作者群里很多人要求我慎重。

    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ài),我不太想放弃,而且我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眼光的,现在我已经24岁了,也该考虑这些事了,不能在没心没肺了。

    我和他讲了一些关于腐女的事,他说这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我说存在即真理!hehe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