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仗势欺人

    神仙并不是万能的,神仙之中也分‘文仙’和‘武仙’,一般的‘文仙’法力并不高,但有自己的特长,如织女、嫦娥还有百花仙子之类的,她们如果被人封了法力,那么就很普通的凡人没什么区别。

    ‘武仙’就不一样了,他们就算是被封了法力,但他们的(身shēn)体强悍,以一当十,也可以和妖魔一拼。

    可能是受到穿越前中国‘侠文化’的影响,寸心可不想做一个只懂得弹弹琴唱唱歌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那种仙子只要一颗仙丹药丸就等成就一个,她要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仙成神。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世界,如果没有实力即使后台再硬,也只有当炮灰的分——十大金乌的事迹就是铁一般的证据。

    陪着二哥一起度天劫,斩妖,降魔,一步一步的走,虽然很累,很惊险,但感觉自己一步步的变强大,感悟天道,蔑视轮回,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快感。

    人说男人骨子里有着噬战因子,其实女人也有,只是平时没有激发的机会罢了。

    中国武术也流传了两千多年,大多已经失传,而且因为天地灵气的稀薄使得很多的人难以修炼出真气内力,可以说现在的中国武术只是一个花架子,没有内力的辅助,再大的威力也发挥不出来,就像你练《辟邪剑谱》却不自宫一样⊙﹏⊙‖i,但比起国外的一些格斗术,空手道什么的,也可以算是‘博大精深’。

    比起运用法力,挥袖间使敌人灰飞烟灭的的战斗,寸心更喜欢真刀真枪的与人搏斗,古代的一些拳法更注重(身shēn)体的协调(性xìng),显得刚柔并济,洒脱有力。不到一会时间十几个(日rì)本人全都已经趴下。寸心无趣的撇了撇嘴,真是的,她还没打过瘾。

    只是还没等她吐糟完,就听见一个焦急的喊声:“小心!”

    “砰!”一声枪响,子弹扫过寸心的耳际,几缕发丝滑落。

    几乎是同时的,枪声响起,子弹(射shè)出,寸心侧头转(身shēn),眨眼之间就来到那个女人面前,她她没反映过来之前,在一个巴掌,顺便抢夺了她手中的枪,看了看垂落在自己肩上的几根发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安逸的生活过久了,(身shēn)手退步了。

    无视那个(日rì)本女人那双恨怒惊恐的眼神,寸心将枪口对准她的太阳(穴xué),向那位刚刚提醒提醒她小心的樊露隐晦的笑了一下。

    接着转头对着那个被她打的双脸红肿的女人问道:“怎么,还玩吗?”,寸心似乎玩上瘾了,另一只手却抚摸着她被她打的红肿的脸庞,轻佻暧昧。还故意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

    只是还没等她得瑟完,杨戬就带着一群人来到这里,寸心还维持着调戏人?的姿势,看到自己的丈夫,寸心心虚的撇开眼。

    太得意忘形,玩过火了,又被抓包了,怎么收场?

    对于这里的动静杨戬父子自然一清二楚,本来懒得理会,但后来动静越来越大,很多人都往寸心打斗的那条回廊挤——中国人的通病——喜欢看(热rè)闹!他们两人想不理会都不行了。

    而且百乐门附近正有一对(日rì)本军队向这里赶来,到时寸心玩的太过火也不好意思收场,想要找茬也不急在一时,那些(日rì)本人这么嚣张,到时有的是机会收拾,今天就让她先玩到这里吧。

    其实杨戬和那对(日rì)本人是同一时间赶到的,这也是杨戬故意拖延时间,可以让寸心多玩一会,只是一来就看到寸心正暧昧的搂着一个女人,太阳(穴xué)不自觉的跳了几下,或许他该庆幸寸心只是在调戏女人。

    “玩够了吗?”杨戬无奈的太了一口气,现在的妻子变的跳脱了很多,好像又回到两人刚刚认识的那段时间。

    寸心识趣的放开那个(日rì)本女人,把玩旋转了一下手中的枪,就扔给了一边看戏的儿子,自己走到杨戬(身shēn)边,其实她还真没玩过手枪,所以刚刚真的只是吓唬一下那个嚣张的女人罢了。

    “里德尔爵士,可否告知一下在下这是什么(情qíng)况!”与杨戬一起赶来的(日rì)本军官看着一地的(日rì)本人,满脸(阴yīn)沉,看到出来他正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怒气。要不是杨戬在场,而且这件事的‘始作俑者’看起来和杨戬和熟悉的样子,寸心估计会被他(身shēn)后的那一排机枪扫(射shè)了。

    杨戬无视对面头上快要冒烟的(日rì)本人,替来到他(身shēn)边的寸心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于是那个(日rì)本人的脸以(肉ròu)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猪肝色。

    “我想这边的(情qíng)况不需要我父亲亲自告诉你,冈田先生可以问一下那位女士?”杨炎清难得好心的提醒到。母亲下手还真狠,照那个女人脸上红肿的程度来看这几天别想再出门了,嗻,眼角都打出血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那个冈田看到在杨戬面前讨不了好处,只能转(身shēn)问那个自他们进来后一直当背景的女人,语气相当不满。

    “启禀少佐,金田大佐就在刚才在女厕被人杀害,属下正准备一一盘查。但却被人阻扰,属下怀疑此人与大佐被杀案有关。”看到有人来撑腰,女人立即汇报,顺便想坑寸心一把。

    “哦!”那位少佐挑了挑眉毛,转(身shēn)望向寸心的方向,“这位姑娘不知是否能告知在下,为何阻挠我军的职务?”刚刚开始没注意,现在才发现这个厉害的女人还是一个美人,对于美人这位自喻英俊潇洒的金田少佐,还是很绅士的。至于死了的那个大佐,他不死,自己怎么能升迁呢?

    那位少佐的眼神太过放肆,来到这里寸心还是第一次碰到,虽然寸心很美,但基于她的(身shēn)份,并没有人有胆子觊觎她,再加上寸心本(身shēn)的气场,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女人,就更加没有男人敢肖想了。

    呵呵,事(情qíng)越来越有趣了!

    “在我开口解释之前,请阁下先纠正一下你对我的称呼,请叫我里德尔夫人或者伯爵夫人。谢谢!”寸心喜欢有野心、但脑子蠢的敌人,这样虐起来不需要花多少心思。对于(日rì)本的军衔寸心不大清楚,但少佐听起来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这么没脑子的人公然带着一众军队来到英租界以及明目张胆的与英国公爵叫板能当上少佐,那么他的家族势力应该比较强,让这样一个人代表(日rì)本管理上海滩这边的事物,更加方便二哥做起事来会更加的方便。

    显然这样的想法不只她一个人有,不然厕所里的那个人就不会死的这么快了。

    “里德尔夫人,恕在下刚才冒昧了。”能当上少佐当然也不可能真的是没有脑子的人,从寸心的美貌中清醒过来,这位少佐也知道自己刚刚的态度有些问题。

    “既然少佐也承认了我的(身shēn)份,那就有必要让你的下属知道一下什么是尊卑,贵国的人还真厉害啊,随随便便的就能带人在我们大英帝国的地盘上其实寸心想说在中国人的地盘上的搜英国伯爵夫人的(身shēn),怎么,贵国还觉得有理吗?”仗势欺人的感觉还真不错。

    “怎么,他们想对你搜(身shēn)?”杨戬适时的接上对话,隐隐的表现自己的不满。事实上他的确很不满,似笑非笑的对上一旁尴尬站立的金田少佐。

    对于这位里德尔伯爵金田明显的看不顺眼,他一向自视甚高,刚刚进来时这位英国伯爵无视他的举动让他非常的恼火,但又拿他没有办法,这样憋屈的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想着以后有机会一定会让他好看,但现在又被他是笑非笑的看了一眼,突然感到一股寒气从脚上直窜脑门。

    “非常抱歉,我们事先并不了解贵夫人的(身shēn)份,是我们冒犯了?只是毕竟我们的金田大佐在您的地盘上被杀的,不查出点什么,很难向上面交代的。”还有点小聪明,知道迂回渠道。

    “哦,那请问你们‘想’查出什么,既然(身shēn)在高位,就必须有被人暗杀的觉悟,自己的保护工作没做到位,还想来找替罪羔羊,推卸责任,冈田先生还是太年轻了点。”寸心靠着杨戬的肩上,说的很无辜。

    “你!”冈田被寸心这么直白的话弄的哑口无言,只得狠狠的瞪着她,还真是一只带刺的玫瑰啊!可惜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这大上海每天都会死人,与其想方设法的找凶手,还不如想想怎么保护好自己,说不定,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冈田少佐。”

    “多谢,伯爵夫人的提醒,既然你说(身shēn)居高位的人要有被暗杀的觉悟,那么您先生也应该准备准备,别倒时……”接下去的好冈田没说,但在场的人都听的出来。都有意无意的往杨戬的方向望一眼。果然没脑子,这么明目张胆的说着威胁的话。要知道他只是一个‘少佐’,而杨戬可是‘伯爵’。

    杨戬依然镇定自落,只是“砰”的一生,毫无预兆的一(身shēn)枪响,在场的人都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往下蹲。但之后再也没有听到别的枪响。

    “不好意思,我刚刚不小心手滑了一下。这位少佐请继续。”这是一个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明显是在变声期。

    “你们!”冈田从刚刚那声枪响中清醒,一滴汗从他的额头滑入,刚刚的那个子弹是从他的头上擦过的,到现在他还能感觉头皮麻麻的。

    杨炎清无视那些对着他的一排枪械拉着阿布的手对杨戬说到:“父亲,很晚了,我们应该回去了,阿布睡的太晚,对他(身shēn)体不好。”

    “嗯!是该回去了。”说着转头对虞老他们说到:“不好意思,今天是我的妻子太过顽皮了,打扰了各位的雅兴,时间很晚了,还真没也要睡了,先告辞了。”

    “里德尔伯爵客气了,贵夫人实在是让老夫大开眼界,真难想象这时间还有这等女子。”说着隐晦的同(情qíng)了一下杨戬,老婆那么强悍,不知道私底下能不能制住她,还是温柔娴熟的女人好啊。

    最后,那个冈田到底不能真的对杨戬他们做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至于那位樊露小姐,早在杨炎清开枪(射shè)击时,在寸心的掩护下逃走了。

    回去的路上寸心殷勤的提杨戬捶腿捏背,极尽的讨好,无视一旁两小孩牙酸的表(情qíng)。

    “爷~,以后奴家不这样了,您就大人有大量绕过奴家这一次吧!”杨炎清和阿布鸡皮疙瘩掉了一层。杨戬功力深厚,岿然不动。

    “人家只是想来看看这上海滩第一娱乐场所是怎么样的吗?不和你一起,是为了不影响你谈生意不是!”继续再接再厉。

    “而且,跳舞什么的现在这个时代,很正常好伐!”

    “老公~我不是故意挑衅那个(日rì)本人的,只是看他们(日rì)本人不顺眼罢了,以我的(身shēn)手就算不用法力,对付他们也是小菜一叠的。”

    “杨戬你给我说话,不然晚上别想上我的(床chuáng)!”温柔攻势不管用,就采取别的手段。

    杨炎清见势不妙抱着阿布,尽量远离他的父母,以免被波及。

    杨戬终于有反映了,只见柔光闪过,然后座位上已没了他与寸心两人,阿布呆呆的望着空位,转(身shēn)对抱着他的杨炎清问道:“叔叔不是说过,来这里不能使用法力的吗?”

    “乖,大人一般都是说话不算话的,你不要当真就是了。”杨炎清摸了摸阿布的头。

    “跟你说过好几次了,不准再摸我的头!”

    “那我不摸了,给我亲一下!”

    “不要!”

    “那晚上别想玩游戏了!”

    “那,就亲一下,唔~”nao:杨炎清你个禽兽

    第二天,杨戬神清气爽的领着自家儿子去上班了,而寸心直到下午一点才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谁是真正的仗势欺人?

    a:寸心

    b:杨炎清

    c:杨戬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