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风尘侠女

    英雄诸多屠狗辈,自古侠女出风尘。

    乱世中少不了英雄,也缺不了美人,自古以来男人们认为最潇洒快意的事就是“醒掌天下事,醉卧美人膝!”。

    酒中三味:愁别离、美人泪、英雄血,前者带着淡淡地哀愁,对于已逝去的无奈;后者有着悲壮的战歌,金戈铁马,马革裹尸。而最中间的却是带着女儿的(娇jiāo)羞,素面梨花,青衣离殇,红衣萧飒,英姿飞扬,一滴泪,滴入酒幻化出一道红尘。

    或许是自己是女人所以能够了解女人的无奈,对于那些被命运捉弄,流入红尘,却不失傲骨的女人寸心总是存在着一丝敬佩。

    但这样的风尘女子毕竟少见,寸心也没有执着的想要见到这样的女人,来到百乐门只是想小小的报复一下杨戬的‘大男子主意’,顺便看一看他吃醋的样子,现在的效果很满意,而且让她意外的是二哥尽然会跳华尔兹——这好像是他们两人刚刚认识的时候,自己为了占他便宜才教给他的吧,没想到他还记得。

    寸心窝在杨戬怀里,一反刚刚开始强势的女王姿态,小女儿态的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偷笑。华尔兹的音乐相对与探戈来说轻柔舒缓,杨戬的舞技并不好,这是意料之中的是,不过寸心在跳舞方面也算是一个高手,弥补了这一点点。

    寸心很喜欢跳舞,从第一世开始就喜欢,后来大家都说嫦娥的舞技好,寸心心里很气不过,就拼命的练习,誓要将嫦娥比下去,不过后来不了了之了,她是因为喜欢跳才跳的,如果因为这个原因才去练习跳舞那可能永远也比不过嫦娥。

    至始至终她都没有和嫦娥比过,也从没在众人面前跳过,她不喜欢像一个舞女一样跳给别人看,然后让人对她评头论足。有时候跳的烦了,也会捉弄一下二哥,看着这位‘无所不能’的二郎神败在舞技上。当然这是他们夫妻两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又一曲终了,杨戬带着寸心来到他们的座位,阿布随即迎了上来:“妈妈,你的舞跳的真好。”刚刚很没义气的丢下了寸心妈妈,现在得赶紧想办法补救,不然以后没有点心吃了。

    这只小狐狸心里打什么算盘,寸心怎么怎么可能不清楚,弯下腰狠狠的蹂砺了一下那白嫩嫩的小脸蛋,直到看到两个明显的红印才罢休,看到小阿布泪汪汪的大眼睛,寸心很没负罪感的将这小家伙抱到自家儿子的怀里,你媳妇被我欺负了,你快来安慰安慰他!

    然后转头对着一旁的杨戬说到:“在场这么多人,不介绍一下吗?”

    这是在场除之中唯一的外国人站了起来,“您好,夫人,鄙人是这租界负责人iiajafferncton,您可以称呼我为iia,今天有幸能见到能见到您惊艳的舞姿,实在是鄙人之幸。”说着托起寸心的手,弯腰在手背上轻吻一下。然后,寸心感到了背后一片(阴yīn)冷——这下玩大了!

    寸心不着痕迹的将手从iia手中取了下来,转(身shēn)对着二哥讨好的笑笑,‘我不是故意的,这只是礼仪。’

    二哥没回应她,只是抓起那只被亲吻的手,在被亲吻的地方重新吻了一下。意思不言而喻。

    “哦不,to你太可恶了。”iia可能是认为杨戬和他同为英国人,所以对杨戬比较亲近,不像其他人那样叫杨戬里德尔伯爵,而是直呼了教名。对于杨戬直接打他连的举动也只是耍宝(性xìng)的一笔带过。

    没办法爵位没他高,能力没他强,直接撕破脸皮可不是聪明人该干的事。

    “哈哈,cton大人我看里德尔伯爵可是很(爱ài)自己的妻子的,他的感受我能体会,说起来,我还真是受不了你们洋人那些个什么礼仪,动不动就亲人家媳妇闺女,搞的我都不敢带自己的闺女出来应酬,就怕被你们给占了便宜。”这次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者,穿着着红色的马褂,脸上挂在弥勒佛式的笑容,如果他不是在这里,寸心还以为是街上买糖人的老爷爷呢。

    “这位是上海总商会会长虞洽卿,你可以称他为虞老。”这是杨戬开口道。

    “虞老!”寸心微笑点头。杨戬带她到中央的沙发上坐下。

    “呵呵,夫人太客气了,诉我冒昧,敢问一下夫人(身shēn)上的这(身shēn)唐装可是出自那为大家之手。”虞老算是在场人中资历最老的以为老人了,一般老人对新事物的接纳能力有限,但对一些复古的东西却分外的执着。

    寸心的手工刺绣,经过了两千多年的沉淀完全可以算是宗师的人物了,这也是她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寸心:喂!人家别的东西也是很厉害的!。

    但寸心也不想在这里炫耀,有时候图一时之快,就会有随之而来的麻烦。想了想之后寸心回答道:“我对中国的刺绣很有兴趣,所以对这方面很是,后来在英国认识了一位大师,她在这方面的造诣非常高,因为我曾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接济过她,所以对我很感恩,我和阿布(身shēn)上的这两(套tào)衣服是她送给我们的。”

    “那这位大师呢?”虞老本来只是顺口问一下,现在也却被寸心随口编的故事吸引了,寸心满头黑线,都到这里了,只能继续编下去,“她在英国,我也曾问过她要不要随我们一起回来,但她拒绝了,好像她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不打算回国。”

    “哦这可是一个很好的题材呢,我想这位大师一定是一位拥有传奇经历的人物。”这时另一位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开口道,“你好,里德尔夫人,初次见面,在下沈世豪,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今天能有幸与几位大佬一起聚会,当然能见到您这样美丽的女人更是在下的荣幸。”

    “得得,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会说话了,康老弟,我们连个老人还是早早回去吧,你沈世豪在这上海滩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那我们两个老头算什么?”

    “要说年轻人,当然少不了,在场的里德尔少爷了,小小年纪眼光精准,做事严谨,断事果决。我们跟他一比简直被比到泥地里去了。”

    “是呀,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哈哈哈!”

    好无聊啊,寸心面带微笑的听着这些男人的相互吹捧,尽量调动自己全(身shēn)的精力来维持自己的高贵形象,但你们的话题能不能不要这么没营养啊。我快坚持不住了。

    这时一位服务员过来倒酒,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打翻了酒杯,寸心干脆顺水推舟当作没有及时发现,让酒液滴到了自己的衣服上。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连忙拿出餐巾为寸心擦拭,但那张清秀的脸蛋对着杨戬带着哭腔不住的道歉,“请原谅我的笨手笨脚,我下次会注意的。”

    “还有下次,你是怎么当服务员的,百乐门怎么连你这种人都招进来。”这女的眼中的算计除非是傻子才看不出来,如果是在平时,大家或许会调戏几句然后发展成一段露水姻缘,只是今天的场合明显的不适,更何况有寸心这样的美女在前,平时看上去(挺tǐng)清秀的女孩子还真长大不咋的,所以也失去了怜香惜玉的兴致。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寸心站了起来,微笑的说到,她可不希望再在这里听他们墨迹。

    “早点回来,等一下我们就回家去了。”杨戬怎么不可能不清楚自己妻子的想法,反正生意上的该说的都已说了,回去也没什么,其实他可以带一下话题让那些人说一些寸心感兴趣的是的,但谁叫她自己这么不乖,陪他一起枯坐着惩罚一下也好。←_←各位妹子以后找男人要慎重!

    不知道自己被丈夫算计了的寸心开开心心的溜出去玩了,哦不是去打理一下自己,只是不知她人品太好呢还是不好尽然遇见了暗杀这样狗血的一幕。

    事(情qíng)是这样的,寸心本来是在洗手间偷玩游戏的,正当她玩的正兴起的时候,就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于是关了游戏机,让真观察外面的动静,正好看到一个女人如何勾引(日rì)本鬼子,如何将他杀死,又和销毁证据的全过程。

    这不是最劲爆,最劲爆的是那为女杀手,尽然是刚刚和她一起共舞的女人。好像叫什么“樊露”。

    总算让她见到真正的红尘女侠了,看着女人杀完人后若无其事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然后扭着纤细的腰姿一摇一摆的走了出去。

    等确定女人走了之后,寸心才从厕所出来,看了一眼地上已近死绝了的(日rì)本人,也打理了一下自己,走了出去。

    不出意外,那个(日rì)本人的尸体很快的被人发现了,全场都被包围了起来。这些(日rì)本人不是一般的嚣张,明目张胆的想要搜(身shēn)。

    寸心若无其事的往杨戬那边走去,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拦阻,“小姐不好意思,我们的一位金田大佐今夜在女洗手间被杀,您现在不能离开这里,一切在这段时间出入这里的人都将要由我皇军搜(身shēn)才能离开。”说话的是一个女(日rì)本兵,看到寸心的样貌后,收起了轻视,一般来说他们是不会随便得罪英国人的。

    “哦,你想搜我的(身shēn),就凭你!”寸心挑了一下眉。

    “请见谅,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这(日rì)本女人也嚣张惯了,第一次看到有女人向她挑衅立刻展现怒容,但还是强压下来。

    寸心用眼角扫了一下在场被迫要求搜(身shēn)的众人,发现那个叫樊露的女子正好在其中,“规矩,谁立的规矩,你们以为你们是谁,这里是英租界,我们大英帝国的地盘,哪里容得了你们几只跳梁小丑在这里乱跳。”

    “如果您小姐不肯合作,那我们就得罪了!”说着这个女的上前一步,准备强行将寸心抓起来,只是还没等她抓到寸心的手臂,就“啪”一下,被狠狠的甩了一个耳光,那声音甚至在走廊里回响。

    那些(日rì)本人在还没反应过来,被打的那个(日rì)本女人自己也愣住了,紧接着:“给我上,将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寸心心里笑开了,终于可以明目张胆的和(日rì)本人掐架了,不虐死你们实在对不起我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祝各位母亲节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