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又是过渡

    之后阿布就在里德尔庄园住了下来,为了让阿布的家人放心,杨炎清特地派了青鸟去了马尔福庄园传信。青鸟是寸心之前养在空间里的,刚刚开始还不清楚这也是一只有来历的神鸟,后来得了造化,挨过了天劫,化为了人形。

    按说青鸟也算是鸟类中比较有地位的,而她度完劫之后也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鸟仙”了,寸心也不愿束缚着她,让她去占一个山头,收几个小弟,过一过当大王的隐。只是这个没志气的家伙没过三天就飞回来了,问她原因,那个家伙表示,家养的小鸟已失去野心,早已没有了称霸山林的。现在她只能抱着苍老的心,找个安稳的地方安享晚年。

    问题是她现在已经渡劫了,有将近万年的生命,您的“晚年”可是有凡人好几辈子的,妈蛋。

    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的想法,不就是想找个理由在寸心家里蹭吃蹭喝吗。←_←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于是这家伙就这样赖在了寸心的(身shēn)边,没事的时候基本不会化形,现在在里德尔庄园里安家,唯一的工作就是一个信使,顺便传达一下八卦什么的,比如,杨炎清小朋友什么时候还尿(床chuáng),寸心和杨戬一个星期几次xxoo什么的——可以说这家伙能活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

    对于跑腿什么的青鸟大婶也没什么意见,杨炎清和阿布这两人的关系,经过这位大婶的改良版八卦差不多整个庄园的生物已经知晓。在怎么说也是到亲家家里去,所以青鸟在走之前好好的打扮了一番,将自己的羽毛洗的油光放亮,特别是冠羽和尾翎,保准会让所有的禽类会摆到在她的羽毛下。

    青鸟大婶自恋的在镜子面前转了一圈,然后(身shēn)姿优美的向天空滑翔而去。

    对于昨晚阿布的失踪,雷奥不可能不清楚,自家儿子的去向他也猜到十之□,但还是忍不住担心,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今天在开会的时候总有点心绪不宁,虽然表面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这个会议是霍格沃茨十二校董和校长院长一起召开的,主要是霍格沃茨的一些教育设施要更新了,所以校长大人来“讨钱”了。

    正当会议开到一半的时候,一直冰绿色的凤凰从窗口飞了进来哦,你得原谅这群没见过市面的家伙,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说起凤凰那可是一种珍惜的魔法生物,能浴火重生,眼泪还能医治蛇怪的毒。羽毛可以制作成稀有的魔杖,总之这种生物全(身shēn)都是宝。

    这让在场的人都有点眼(热rè),能得到这样的一只作为宠物,绝对是一件直到炫耀的事你们做梦吧,就像现在在场的那位格兰芬多院长,他就有一只凤凰,不过和眼前这只比起来就像一只火鸡了。

    青鸟大婶按照气味找到了“亲家公”所在地,从窗户飞进去的时候,这里竟然有一大堆的男人,而且眼睛一眨不眨的往她(身shēn)上看,青鸟大婶害羞了,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你们就不能矜持一点吗。

    但对于这位大婶来说,害羞只是瞬间的事,雷奥在这群男人里的相貌是拔尖的,说的直白又有内涵一点的就是“鹤立鸡群”,所以青鸟大婶很快就锁定了目标。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中,直径飞到了雷奥面前,想从空间袋里取出阿布写的平安信。

    等等,信好像忘带了,肿么办?

    啊,刚刚在刷毛的时候为了方便把空间袋从(身shēn)上摘下来了。要不回去拿,好麻烦哦,青鸟大婶陷入了鸟生的抉择。

    但在外人看来就是另一番(情qíng)景了:只见那只凤凰在窗口凝望了一会儿,就飞向了马尔福面前,她的(身shēn)躯如成年女人的大小,几乎占了会议桌的四分之一,更近的距离的观察就越觉得惊艳看来青鸟大婶的准备工作不错,艳到了一群男人。只是凤凰在马尔福面前驻足之后就没有什么别的动作的,默默的垂下了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青鸟大婶纠结了一会,想想还是算了,回去拿的话,被那群无聊的家伙知道了肯定会笑话她得老年痴呆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qíng)她是不会干的。

    对了,差点忘了,自己还可以化成人形的,可以口头和他说一下的吗,难道真的老年痴呆了,不可能啊,她两千岁都没到。

    想到就做,于是这位有点缺心眼的大婶就总目睽睽之下变为了人形。

    怎么说呢,中国的精怪都是很唯美,很漂亮的——具体(情qíng)况请观看《聊斋》,特别是(性xìng)别为“雌”的,那个迷倒众生,倾城倾国啊,所以,总的来说,那些妖精只要化形,那么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就是美女,而青鸟大婶也不可能是那个百分之零点一的例外——她这人不喜欢搞独特。

    所以,青鸟大婶化形了,然后变成一个倾城倾国的美女了,再然后,会议室里的在魔法界极具有影像力的男人们眼眶瞪出来了……

    “咳咳”这不是演讲之前的装((逼bī)bī),只是太久没说人话了,不太习惯。

    不理会在场众人见鬼了的表(情qíng),青鸟大婶优雅的跳下会议桌,向雷奥行了一个淑女礼:“你好,马尔福先生,我是里德尔庄园的信使,您的儿子小马尔福先生暂时会在我们庄园做客,因为事先没和您说一声,现在特地有我向您转告一声,失礼了!”

    雷奥毕竟是马尔福家主,虽然震惊于眼前的事,但很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有理的回到:“是我家阿布打扰了,十分感谢贵主人的慷慨,阿布从小就有点孤僻,能与里德尔先生交好,也是他的荣幸。”

    这算完成任务了,青鸟大婶十分淑女的点头,然后化为原型飘逸的在会议室回旋了一圈,再蹭了蹭雷奥的脸颊,潇洒的飞走了。

    不理会会议室里的众人,青鸟大婶在飞回了里德尔庄园的时候飞的的潇洒又((荡dàng)dàng)漾,今天蹭到帅锅脸颊了有木有!

    直到看不见青鸟的(身shēn)影,众人才反映过来,但谁也没有心思再开会了,每个人都在盘算着怎么和马尔福交好然后再(套tào)出一点对自己有利的信息。特别是刚刚他们在对话中透入的关于“里德尔庄园”的事。

    里德尔庄园

    “啊,吃撑了,好难受啊!”纳吉尼敞开着她的小肚肚,难受的摊在草地上。

    “纳纳,我给你揉揉!”斑比狗腿的走了过来,亮了亮它的小尖角。

    “不要,你的角又冷又硬,揉的我一点也不舒服,要是to在就好了。”小姑娘很忧伤。

    “可是清清在和阿布一起洗澡澡,不让我们跟着。”斑比好心的解释到。

    “别再和我提那个喜新厌旧的家伙!”小姑娘有傲(娇jiāo)了。

    “可是是你先提的。”斑比有点委屈。

    “我提可以,你就不行。”女王很霸气。

    “纳纳,不可以欺负斑比哟!”放下赶制的公主蓬蓬裙提醒道。这个小姑娘和自家宝宝呆久了,霸道的个(性xìng)学了十成十,欺负人来觉不手软。

    “可是纳纳难受!”面对自己的衣食父母,小姑娘立即软了下来,虽然不清楚to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父母的,但兽类的本能让她诚服,而且,秉承着to的就是自己的原则,to的父母也就是自己的父母,所以小姑娘心安理得的做起了寸心的女儿。

    “过来,妈(咪mī)给你揉揉。”对于这个凭空出现的小女儿,寸心还是很喜欢的,而且寸心还检测了一下她的灵根,发现这小姑娘竟然还是单一的水灵根,前途无量啊,所以也将她带入了修真的行列,只是这小姑娘,太懒了,整天睡了吃吃了睡,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化形,不过现在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寸心妈(咪mī)最好了!”小姑娘很多时候嘴还是很甜的。

    “纳纳以后可不许对斑比这么凶了,小姑娘是要淑女一点才有人(爱ài)的吗,”寸心轻柔的抚摸这纳吉尼的腹部。

    “所以to现在不喜欢我了吗?”小姑娘有点可怜。

    “怎么会,纳纳陪宝宝的时间最久,宝宝怎么可能不喜欢纳纳,更何况纳纳这么可(爱ài)。”小孩子什么的最容易吃醋了。

    “可是to现在最喜欢的是阿布,洗澡都带着阿布,不带纳纳。”

    “呃,”寸心噎了一些,“纳纳,宝宝对你的喜欢和对阿布的喜欢是不一样的,现在你还小不懂,不过你只要知道宝宝对你的(爱ài)是阿布躲不走的就行了。”“而且以后还会多一个人来(爱ài)纳纳不好吗?”

    “阿布会喜欢纳纳吗?”

    “当然!”

    正说着,杨戬走了进来,“寸心,你想不想到中国看看?”在家时杨戬的装扮和以前别无二致。

    “中国?”对于这个国家寸心早就想去看看了,忙着宝宝的事一直没时间,虽说以她现在的法力转瞬之间就可以到,但寸心觉得去中国是一件大事,不想就这么回去。

    “是的,中国现在正面临一个大劫,我知道你想去见证这个时代,虽然我们不能明目张胆的去帮忙,但一些不影响整体大局的(情qíng)况下,可以多帮助一些人的,我们去中国的(身shēn)份我已经安排好了,等清儿的修为巩固后我们一起去”杨戬在寸心的(身shēn)旁坐下,微笑的整理了一下寸心被清风吹乱的刘海。

    “纳纳也要去!”纳吉尼不甘呗忽视道。

    杨戬好笑的望着寸心怀里的小家伙,想不到有生之年不仅有了一个儿子,还多了一个调皮的女儿,顺着寸心的手,杨戬也替小纳纳揉了揉小肚肚,不过似乎碰到了痒处,惹的小姑娘一直的笑。

    斑比也寻到几乎挤了进来,它也要和纳纳玩。

    阳光洒在他们(身shēn)上显得特别温馨!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俺习惯(性xìng)的点开自己的文看大家的评论,然后俺鸡冻了,俺得到了今生的第一个地雷,这是俺的处女地雷啊!!!!!

    谢谢江忘川君给俺扔了一颗地雷

    为表示感谢,俺会好好写文,努力写好文,好开心哦

    下一章中国行,接下来几张会是寸心他们在中国遇到的人和事,之后回英国就读霍格沃茨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