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谁是萌物

    纳吉尼小姑娘最近过的很幸福,虽然她只是一条蛇,但她是一条很傻很萌的蛇,她有着与to最讨厌的人——老蜜蜂邓布利多相同的(爱ài)好——喜欢吃甜食。但以前to总是限制她吃甜食,说总是吃甜食会将牙齿吃坏掉的。

    小姑娘刚刚开始还不相信,总是偷偷的吃,不过后来她的两颗大獠牙真的少了一颗,纳吉尼难过死了,在to面前撒(娇jiāo)卖萌了很久,to才给她配制了预防蛀牙的药水。并且剥夺了小姑娘吃甜食的权利,于是纳吉尼就挥泪告别了她可(爱ài)香草蛋糕,苹果派,(奶nǎi)油泡芙,巧克力,冰激凌……

    不过,to还是很(爱ài)她的,后来给了她滑嫩嫩的小羊羔,然后她就移(情qíng)别恋了。

    最最开始遇到to的时候,to还是一个小to,纳吉尼也还是一条小小蛇。那个时候小to常常被人欺负,有一次小to被那些坏人关小黑屋,在快要饿死的时候,是她纳吉尼美女救英雄救了他——她将她偷来的小半块黑面包给了他。

    然后小to就以(身shēn)相许了,虽然to总是傲(娇jiāo)的不承认,但纳吉尼知道他是(爱ài)她的,他是唯一听的懂她说话的人类,会给她讲故事,每晚会拿着一本大大的书,里面讲的是一个很笨的女人,被一条蛇(诱yòu)惑吃了一个苹果,然后被她父亲赶出了家。

    你看多聪明的蛇啊,于是纳吉尼要像那条蛇学习,,可是那些愚蠢的人类很怕纳吉尼,一见到纳吉尼就吓的逃走,她还没开口说话呢。纳吉尼很伤心!

    不过to还是和以前一样,果然to对她的是真(爱ài)。

    “纳纳,斑比找你来玩了,妈(咪mī)做了香草蛋糕,快下来!”正在纳吉尼忧郁的回忆过去的时候,楼下传来了寸心妈(咪mī)的声音,于是小纳吉尼一下子抛开了忧郁,头顶着大大的粉红色蝴蝶结,以普通蛇类望尘莫及的速度游出了专属于她的房间,下了楼。

    不出意外,就看到了她的(情qíng)敌——混血独角马——斑比正开心的吃着原本属于她的蛋糕。纳吉尼不淡定了,这个乘自己不再勾搭to的第三者,现在又来抢自己的蛋糕,哦,你可以再无耻一点吗,亲!

    似乎纳吉尼的目光太过强烈,正幸福的吃着蛋糕的斑比疑惑的抬起头,看到纳吉尼,没心没肺的招呼道:“纳纳,快来,阿姨做的蛋糕好好吃哦,刚刚吃的太开心所以忘了叫你了,不过还有很多的,我们一起来吃。”

    纳吉尼顶着寸心特地为她做的粉红色蝴蝶结,愤愤的游到斑比面前,然后将她那(娇jiāo)小而修长的(身shēn)躯往面前那堆香草蛋糕上一滚,在然后蛋糕变成一滩一滩的了,看到自己劳动的成果,纳吉尼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那一滩一滩的东西往嘴里塞。

    斑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纳吉尼的举动,满脑子的问号。

    “纳纳,滚一下之后很好吃吗?”斑比很好学,秉承着不懂就问的好品质。

    “你这个小三,现在这些蛋糕都是我纳吉尼的了,我已经失去了to,不能在失去它们了,你再敢跟我抢,我就跟你决斗,嘶~”纳吉尼望着斑比的眼神,有种强烈的恨意。

    “什么是小三?”显然某小白的纳吉尼女王的脑回路不再同一界限上。

    “就像你这样的乘女主角不在,特地勾引男主角的,破坏别人的感(情qíng)的坏人。这些东西都是寸心妈(咪mī)给我的,但你一来就给我抢了,还问的这么无辜,小白花什么的最讨厌了。”

    “虽然听不懂,但纳吉尼好厉害,这都懂!”斑比崇拜道,随便添了一下纳吉尼(身shēn)上粘着的(奶nǎi)油。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小姑娘很得瑟,接着有哄道:“都说了,都是我的你还吃。”

    “纳纳,我没吃地上的,我吃的是你(身shēn)上的。”斑比继续很无辜。

    “不管地上的,还是我(身shēn)上的,都是我的,你不准和我抢。”女王霸气侧漏。“这一次我是绝不会将真(爱ài)让给你的。”

    “你的真(爱ài)是谁?”斑比小心的问道,斑比很喜欢小纳纳,纳纳(身shēn)上的颜色和他是一样的,也喜欢吃甜食,懂很多东西,和清清一样,而且纳吉尼是雌(性xìng),麻麻说雄(性xìng)要让着雌(性xìng)。

    “就是to啦!”纳吉尼的(身shēn)体吃的一股一股的,有点像葫芦窜。

    “to是谁,不认识?”

    “就是你说的清清,真是难听死了。”

    “可是我和清清先认识的,我没有和你抢清清啊!阿姨说我们是竹马竹马。”斑比小朋友很表示很无辜。

    “才不是呢,我和to上辈子就认识了,这次我们是再续前缘,准备来个前世今生的,都被你破坏了,现在to心里已经不单单只有我了。”小姑娘继续话悲愤为食(欲yù)。

    “是这样吗?虽然我很想帮你,但我舍不得清清,要不我们就一人一半好了。我们三个一起玩不好吗,到时候我会把我的蛋糕分给你的。”斑比讨好的用头上的尖角提小纳吉尼揉肚子消食。

    这个注意似乎(挺tǐng)不错的,纳吉尼有点动摇。

    “也行,不过你要叫我大姐大,知道不,以后我叫你往西,你就不能往东,不然我咬你。”纳吉尼张大嘴显示自己的小(乳rǔ)牙,威胁道。

    “嗯!以后我会听你的。”你的骨气呢,斑比!

    寸心和杨戬在一旁,一边品茶一边欣赏这段诡异的对话。杨戬隐秘的给了寸心一个眼神,寸心心虚的撇开眼,话说她只是最近无聊,在空间角落里翻出了很久以前看的言(情qíng)小说书看了一下,又顺便讲给了纳吉尼小姑娘听了一下而已,真的!

    而另一边,杨炎清继续在玉池里修养,不同的是现在(身shēn)边多了一个小萌物——阿布。

    小阿布听说杨炎清最近一段时间没来找他,是因为血统觉醒引发的后遗症之后,就很大方的原谅了他,不过还是没给他好脸色看——谁叫他突然变得这么大,以后就更不容易压制他了。

    不过小阿布现在迷上了那个“游戏机”,没空理那个让他心里不痛快的家伙。

    “阿布,你肚子饿吗?”现在已经过饭点了,阿布是昨天晚上来的,后来陪了他大半夜,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杨炎清就坐上了池岸抱着他睡,除了那条又长又黑的尾巴继续拖在池里。

    这一抱就抱了一个晚上,小阿布在他怀里睡的特别的安稳,还打起了呼噜,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胸xiōng)口那滩可疑的水渍,就面无表(情qíng)的离开他玩游戏机去了,只是杨炎清知道,阿布这是害羞了。

    不过现在快中午了,阿布毕竟还小又是人类,饿了这么久对(身shēn)体肯定有影响,这都怪他疏忽了。

    “还好,不过我该回去了,不然我家人会担心的。”虽然阿布提醒自己不能给那个家伙好脸色看,但每次(身shēn)体行动快过思维活动,下意识的会回答他的问话。难不成自己中了什么诡异的魔咒,有这个可能。

    “这个不用着急,待会我让青鸟去报一下平安就行了。他们知道你在这就不会担心了。”杨炎清可不想阿布这么快离开这里。

    “可是我在这里也没什么用啊,不会帮到你什么。”阿布无趣的嘟着嘴。

    杨炎清顺势亲了一口,“谁说阿布没用,在这里刚好陪我不是吗,到时候我再向母亲要几个有趣的东西给你,我们一起玩。”

    阿布飞快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小脸童红:“你干嘛亲我?”其实亲吻在西方是一种礼节,但嘴对嘴什么的阿布还真没经历过。

    “你是我媳妇,我当然可以亲了,其实我早就想亲了,刚刚是你自己嘟起嘴勾引我的。”杨炎清说的理所当然。nao:你的脸皮够厚的杨炎清:当然,脸皮不厚追不到媳妇也没前途

    似乎还嫌调戏的不够,杨炎清有接着说到:“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我给你亲回来就是了。”说着将自己的脸向阿布靠近←_←这家伙已经没有下限了。

    阿布下意识的后退,“不,不用了。”

    杨炎清表示很失望,不过也没有勉强,媳妇的(身shēn)体最要紧,还是带他去吃饭吧。想到就做,“哗啦”一声整个人连带那条深黑色的蛇尾一起上了岸。

    阿布还是第一次这么清晰的见到他原始形态的样子,特别是那条蛇尾,蜿蜒修长,鳞片漆黑而锋利,视觉效果足够震撼。

    不理会阿布的发呆,杨炎清上前直接将阿布抱在怀里,长大的感觉真好,可以谁心所(欲yù)的抱媳妇了。

    “等等,你干嘛?”突然被人抱在怀里,阿布很是别扭,已经很久都没有人抱过他了,家人虽然宠他,但贵族表达亲(情qíng)的方式很是含蓄,从来不会向普通平民一样抱来抱去,所以在阿布同事开始雷奥就不抱他了,而阿布的母亲更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从小到大抱他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所以尽管很别扭,阿布却也没有挣开,只是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抱你去吃饭了?”边说边朝门外滑去,虽然是蛇尾,但对他的走路一点影像也没有,单看上(身shēn)根本不会知道他是“滑”着走的。

    “可你不是要在这里疗伤吗,能这样出去?”阿布有的担心。

    “没事,只要在这个庄园就行。而且想着里面的能量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不会出事的,现在阿布的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好久都没有吃到阿姨做的饭了!”听到吃饭阿布开心的笑了,两个小小的酒窝显得特别可(爱ài)。让杨炎清不自觉的想起了纳吉尼,突然发现这一人一蛇,从本质上有点像。

    两人刚刚走到餐厅门口就听到了纳吉尼的声音,当然阿布听见的只是“嘶,嘶嘶,嘶~”的声音,而杨炎清听到的就是“我的,这个是我的,你别给我抢。”还有斑比小心的讨好声“我不是跟你抢,我只是帮你拿过来。”“这还差不多。”

    杨炎清听的一阵黑线,话说这个小姑娘跟他的时间长了,连他霸道的(性xìng)格都学去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脚步没停下来,继续朝餐厅走去。刚到餐厅门口,就听见两个惊喜的声音“清清,你回来了!”这是斑比小乖乖。

    “走开,别妨碍我和to说话,to寸心妈(咪mī)不是说你要洗很久的澡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这是纳吉尼女王。

    但还没等到杨炎清的回话,就又听见纳吉尼的哀嚎:“to,你怀里的是谁,你怎么能这样,有了我和斑比还不够,竟然还去外面勾搭人,你太让我失望了。”这家伙完全忘了是谁将他从宠物店给救回来的了。

    这是什么(情qíng)况?杨炎清的望着在座的两位,想询问一下具体(情qíng)况。

    杨戬……

    寸心……

    阿布在杨炎清怀里东望望西看看,看见寸心和杨戬礼貌的问好:“叔叔阿姨中午好!”这家伙还听不懂蛇语。

    作者有话要说:阿布的女王之旅还很漫长,想着他只是一个7岁的小(屁pì)孩,还撒(娇jiāo),会贪玩,会故作老成,有点小聪明,但还没有以后的心计,所以面对已是老妖怪的杨炎清,还是惨败的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24谁是萌物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