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 14 章

    杨炎清呆呆的望着出现在大门口的寸心,在发现寸心的那一瞬间的有些不知所措,潜意识里他并不想让自己的母亲了解他的过去。

    毕竟母亲不同于父亲,这是男人与女人本质的区别,不管寸心本(身shēn)的实力强大与否,潜意识里杨炎清就将她放在了“需要保护”的位置,他不想增加她的烦恼。还有就是——他舍不得这份母(爱ài),不管他承不承认,寸心给予的(爱ài)是两辈子加起来从未体会过的,细致入微的呵护,无微不至的关(爱ài),即使少不了那种无厘头的逗弄,但那只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反而更让人亲近。

    他不敢承受失去这份(爱ài)的后果,怕母亲认为他是杀死她原本孩子的凶手,怕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亲近,不会为他做衣,不会和他玩笑,哪怕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杨炎清刹那的失神,寸心怎么可能不知,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不让人省心的死孩子,又要转牛角尖了,这该死的个(性xìng)和他老爸一模一样,在别的事(情qíng)上精明无比,但在自己在意的人和事上总是迟钝的想让人抽他。

    寸心来到自家儿子面前,好笑的望着杨炎清无意识绷紧的小(身shēn)板,话说她有这么可怕吗?像往常一样揉了揉那颗小脑袋,将那微卷的发丝弄得凌乱,才抱起思维停留在二次元的儿子。

    对于儿子的心里年龄,寸心表示丝毫不在意,才六十岁而已,年轻着呢,要知道普通龙族都要200岁成年,在仙界60岁就是个小(屁pì)孩。没看见哪吒红孩儿都500多岁了还整天顶着一张正太脸到处卖萌吗?

    感觉到自己儿子慢慢放松的(身shēn)体,才转(身shēn)对站立已久的科尔夫人说到:“这位夫人,我的孩子给您添麻烦了,实在抱歉。”

    寸心说的是纯天然的贵族式英语,英国虽然实行的是君主立宪制,对于贵族,普通平民有着与(身shēn)俱来的敬畏感,那是他们仰望的存在,在这个大部份人都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贵族的生活是这些平民一辈子的奢望。

    不管什么时候都有阶级等级差距,世上没有什么真正的平等,就连神仙都有三六九等,等何况被他们视为低一等的凡人,经历了那么多事,寸心也早已不是那个刚刚穿越没心没肺的丫头了,虽不是什么城府极深之人,但一定的心计确是有的。对于面对什么人摆出什么样的交际手腕也一清二楚。

    像科尔这样的人在这个时代是最不缺的,贫穷,贪婪,趋炎附势,欺善怕恶的小人,只要摆出“上等人”的姿态,她就会像狗一样的摇尾乞怜,试图从你(身shēn)上捞出一些好处。

    以寸心现在的心境来看待这个世界,那么一切都是虚无,圣人之下,皆为蝼蚁,即使她还没成圣,但作为龙神,她有资格俯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寸心是一个很薄凉的人,这种“薄凉”是属于神的薄凉,可以笑看众生,站在神的角度;亦可以毫无压力的以(身shēn)入戏,笑看(身shēn)边一切的喜怒哀乐。

    而她现在扮演的则是以为优雅神秘的贵族夫人,更没必要这么的“以礼相待”,只是现在,她是一位母亲,所以就有了属于母亲的虚荣。

    杨戬并没有将儿子的事告诉她,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善意的隐瞒”,在杨戬的意识里,即使孩子想起了前程往事依然是他们的孩子,这份血缘的羁绊不是谁都可以抹杀的,所以自认为没必要告诉妻子,不管杨炎清多么的纠结,其实他老爹并没有将他所纠结的事当回事。

    而寸心,或许她的智商是比不上自己的老公,但(情qíng)商绝对在他之上,特别是对自己在意的人,所以自己的孩子有些微的风吹草动,寸心都了如指掌,而对于孩子的态度,寸心也和杨戬一样——不管孩子上辈子是谁,这辈子就是他们的儿子。

    真不愧是夫妻吗,连思维都一样。

    来孤儿院的原因也是凑巧,对于hp里的(情qíng)节,寸心也是忘的七七八八,即使偶尔想起,也只是回味一下上辈子的上辈子看过的《哈利波特》系列里的那张超出人类审美观的脸,而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儿子那张板起的粉嫩小脸庞。

    不得不说大以后能发展成那个样子也是一个奇迹。该说黑魔王无所不能吗。

    言归正传,寸心之所以来这里,主要是因为通过血缘连接现象发现了自家儿子有突破现象,担心孩子有什么危险,所以通过一些线索追踪到这里,不然的话这个万年死宅真的不会这么容易出门。

    到达孤儿院门口,才隐隐的回忆起,上上辈子看过的hp小说,貌似自家儿子在上辈子在这个地方度过了他的童年。

    寸心(胸xiōng)口闷闷的,说不出什么感觉,好像是心疼,只要一想到,自家孩子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被人欺负心里就难受的要命。

    寸心三辈子加起来第一次做母亲,对这种感觉完全陌生,但感觉也并不坏,现在只是想快点找到自家的宝贝儿子,捏捏那张带有婴儿肥的面瘫小脸蛋,然后在搂在怀里好好的疼(爱ài)一番,可怜的小家伙,妈妈以后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了,小宝贝妈妈来了!寸心又间接(性xìng)的抽风了

    当寸心见到自己儿子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家儿子被一个老女人调戏?这还了得,于是寸心也没多想就站了出来。

    自家儿子现在的状况她也看在眼里,小孩现在体内的魔力很不稳定,看来真的是要突破了,这孩子生下来就是元婴期,是很多修真者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这不是一件好事,所谓木秀于林必吹之,有时候天赋太好天道都容不了,就像上古时期的很多大神,可以说他们殒落的原因就是那傲人的天赋。

    “天妒英才”并不仅仅是个成语。

    现在这小破孩隐隐有突破的现象,寸心也不知是喜还是忧,元婴之后就是化神,境界提升的太快了,希望不要留下什么心魔才好。

    算了,天塌下来有他老爸顶着,都说儿女是父母前世的债,就让二哥慢慢“还债”好了。要动杨戬的孩子,即使是天道也要好好掂量掂量。这女人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上古神龙来着。

    寸心一把抱起发呆纠结中的儿子,无视他微弱的反抗,继续和科尔夫人“侃大山”,要说寸心活了这么久,基本上什么类型的人与非人都差不多见过了,也练就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

    科尔心里打的小九九自然也瞒不过她的眼睛,寸心并不是一个感(情qíng)泛滥的人,看着(身shēn)旁那一众明显营养不良的小豆丁,没有什么(情qíng)绪波动,而且只要一想到,他们欺负过自己的孩子,就更谈不上什么同(情qíng)。

    这女人又主动忽视了以她家小恶魔睚眦必报的(性xìng)格,欺负过他的人都会被欺负回来的事实。

    不过寸心也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与其说在生这个孤儿院的气不如说在生这个世界的气,如果不是他们的到来,打破了这个世界的运行轨迹,那么这个世界的发展应该还是按照《hp》那本书进行下去,一只无形的手去超空着自家孩子的命运。

    被抛弃,被轻视,被欺负,被怀疑,被恐惧,被辱骂,甚至被杀死。

    幸好,幸好让她来到这个世界,一切从头开始还来得及,说起来,她应该感谢连天道都掌控不了的命运,让她有了这两次穿越,遇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想到这里一切又释然了,无所谓命运,亦无所谓轨迹,存在即是道理,只要有足够强大的能力,命运也可以由自己掌握。

    是她转牛角尖了,平白的生了一通闷气,连对象是谁都没弄清楚,呵呵。

    放下偏见,再望向这座破败的孤儿院——自己孩子前世生活过的地方,也是前世唯二接纳过他的地方,也没有先前那般厌恶。

    每个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都有权利去讨厌谁,在这个时代生活在孤儿院的孩子首先该学会的就是自私,这些孩子不是耶稣转世,不是救世主,谁也没有权利阻止他们的自私,不过一切的因果自己负责。

    杨炎清在自家母亲来了之后就异常的沉默,被自家母亲抱在怀里有点窘迫,却也不舍得离开,望着母亲和科尔夫人聊着一些毫无营养的话题,再看着四周孩子羡慕嫉妒的目光,心里莫名的开朗起来了,炫耀般的将自己的脑袋靠向母亲的肩膀,一边闻着专属于母亲的味道,一边暗骂着自己的幼稚行为。

    对付科尔这种人其实很简单,只有满足她的贪婪就行,而钱对于寸心来说只是一串数字而已,搞定科尔之后,寸心牵着杨炎清的手继续参观这个孤儿院。

    两人都没有说话,寸心只是静静的守护着自己的儿子,有时候突破就是要靠契机,修炼即修心,当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就成了先天之体,那时就脱离了凡胎,刀枪不入,百毒不侵——当然这也仅仅是指凡间的刀枪与毒药。

    而之后的修行就要靠机缘与心(性xìng),其中心(性xìng)至关重要,如果实力增长过快,而心(性xìng)在原地踏步,到时渡劫,就会九死一生,魂飞魄散。即使安全度过了,实力也不会再提高,终生也不会在进一步。

    而现在就是突破的契机,回忆过往前世今生这是一种感悟,由生到死,由死转生,得到什么,失去什么,从迷惘到醒悟,从而滋生出属于自己的道。可以说现在是杨炎清的重要时刻吗,而寸心要做的就是陪在他的(身shēn)边。

    静静的望着自己曾今住过的房间,仿佛时空重叠,又回到了自己最无助的时段,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灰暗,墙角的那只橱柜放着“自己”的战利品,旁边的脏的看不出原来颜色的小(床chuáng)上独坐着一个小男孩,低着头在和一条小蛇悄悄的说话,在静谧的空间,发出“嘶嘶”声,显得有些恐怖。

    那条小蛇是他唯一的朋友,是一个很(爱ài)甜食的小姑娘,他一直对她很纵容。

    突然男孩抬起头,直直的望向杨炎清,“你是谁”,像一只被人侵犯领地的小野兽,全(身shēn)戒备,瞳孔无意识的竖直。

    “我是你。”杨炎清开口。

    “开什么玩笑,你有疼(爱ài)你的父母,有尊贵的(身shēn)份,有无数的财富,如果我是你,那为我要遭受到这一切,永远都吃不饱的食物,不能保暖的衣物,被人排挤嘲笑。”

    “我没骗你,我就是你,以后的你,而你是曾今的我,你本应该存在,现在已被代替,但我们依然是一体,我们有着同样的灵魂,拥有同样的,你的一切我都曾经历,而我的世界你将会参与。”

    “很好,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说话声渐行渐远,仿佛从另一时空穿越而来。一切回到原点,存在,失去,世界依然运行……

    橱柜依然立在那个角落,只是一扇门早已脱落,上面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另外一无所有,旁边的(床chuáng)铺还是在那个角落,因为缺了一个角而遗弃在这,这个世界,没有了toarooridde,曾今属于他的一切也都将封闭。

    看过之后,母子两走出这个房间,随着房间门慢慢关起,将尘封起一切。直到门完全闭合,杨炎清抬头:“母亲,雷劫将在一个月之后。”

    寸心愣了一下,之后微笑的摸摸儿子的头,“走吧,妈妈带你去吃冰淇淋。”

    当两人走出孤儿院门口,看到杨戬正依靠在墙角,双眸微闭,夕阳斜下,投(射shè)出半个(阴yīn)影,在这萧瑟的风景中却显得格外温馨,仿佛感觉到他们的出现,睁开双眼,彼此相视而笑。

    作者有话要说:我没脸见人了,不好意思这么久才更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