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前尘往事

    因为今天来了一个小客人,晚餐相对比较丰富,主菜是南瓜花生(乳rǔ)牛腩,培根卤鸭方配红酒雪梨,菇味凤爪,鱼腥草干烧鹅肝,紫苏云南小瓜炒鸡;凉菜是三道:(奶nǎi)香鱼籽芙蓉卷,干捞豉香脆膳,豆瓣海蜇拌鸟贝;再有就是甜点:(奶nǎi)香栗蓉椰丝卷,马齿苋鲜虾烧卖,外加双色花生南瓜露和咖啡花生沙冰。

    当然每次的餐桌上是少不了鱼的,他们父子两的口味差不多,不知怎么的就是(爱ài)吃鱼,所以每餐寸心都会换着花样来为他们父子两做鱼,今天是最普通的豆腐鱼汤,但鱼确实紫山仙府里的玉鱼,这种鱼并非普通凡鱼,是天界上仙都难得吃上一口的天才地宝,寸心是西海三公主,二郎神的结发妻子,还是上古神龙,这三个(身shēn)份可以使她在仙界横着走,这些东西弄到手并不难。

    换好衣服的阿布来到楼下,就看见寸心在张罗这些菜,每道菜都是他从没见过的,餐桌上散发这阵阵清香,小肚子不合时宜的打起了小鼓,双手下意识的捂住肚子,迅速的望向走在前面带路的杨炎清,只见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被发现了,实在太丢脸了。

    可惜走在后面的阿布没有发现,正在带路的杨炎(情qíng)嘴角扬起了可以的弧度。

    杨戬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的儿子,总感觉孩子变了很多,这种感觉就像第二次破壳一般,从混沌到清明,心境更加的开阔,这对修为有极大的好处。

    虽然不知道孩子遇到什么事,但总归不是坏事。

    杨炎清并不是没有感觉到自家父亲的打量,心中有些苦涩,自己的重生并不想让父母知道,但更不想欺满他们,以前失去记忆,还可以像孩子一样毫无顾忌的撒(娇jiāo),但现在……

    寸心是做好饭之后才记起,阿布小朋友是英国人,应该不会使用筷子,但她做的是中餐,于是特地又准备了,一个银勺。

    阿布第一次见过这样的饭菜,虽然很饿,但尽量使自己的眼睛网饭菜上移开,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没见过乡下小子。

    “晚饭准备的时间有点长,阿布应该饿了吧,尝尝阿姨做的菜,好不好吃。”寸心尽量忍住自己的笑意,亲切的为那只别扭的小豆丁加菜,现在的小朋友真是别扭的可(爱ài)。

    阿布愣了一下,这种事他从没遇到过,不说贵族,就是的平常的家庭也不会随意的为客人夹菜的。

    杨戬对于寸心的搞怪习以为常,只是纵容的为小妻子夹了一块鹅肝,寸心理所当然的接受,并附赠自家老公一个迷人的微笑。

    当然寸心是不会忘记给自己宝贝儿子夹菜的,别看小孩总是用“别把我当小孩”的表(情qíng)对着寸心,但知子莫若母,自家孩子骨子里敏感又脆弱,对于亲(情qíng)渴望却羞涩于表达。

    真是……

    阿布小心的观察着这一家人的相处方式,突然觉得自己与之格格不入,就想刚才,寸心阿姨给自己夹菜的时候,用的是另一双备用的筷子,但给小孩夹菜的时候是自己的吃饭的筷子。那位叔叔也是一样。

    不过毕竟他们是一家人,如果给自己夹菜也用用过的筷子,那也显得主人太不礼貌了,是自己转牛角尖了。

    正想着,突然发现自己的碗里又多了一块香菇,好奇的抬头,原来是带自己来的那个小孩。

    “不是饿了吗,快吃吧,我母亲做的菜保证是你从没吃过的。”小孩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老气横秋,又带着自己都察觉不到的炫耀。

    “谢谢!”

    阿布狠狠的舀了一勺饭,就着香菇用力的咀嚼,哼,有什么好炫耀的,又不是你做的,我妈妈也会做,呃,虽然没有寸心阿姨做的好吃。

    杨炎清好笑的看着抛却贵族礼仪吃饭的阿布,没想到,小时候的阿布是这般的可(爱ài),跟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让人看了忍不住逗弄。

    所以说杨炎清你还是隐形遗传了寸心的基因的。

    里德尔庄园是在伦敦郊外,夜晚的庄园没有都市的喧嚣,有着它特有的宁静,夜晚的星很美很神秘,这里并没有受“雾都”的影像,依然星辰闪耀。

    庄园的塔楼上,杨戬席地而坐,一(身shēn)玄衣,一壶清酒。

    自从来到这里,杨戬很久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寂静,穿越前的一切,离自己真的很远,远到仿佛已过了几个世纪那般。而自己早已不是那个手握大权的司法天神,现实的(日rì)子过的富足平静,是以前从不敢想象的(日rì)子。

    他一直以为那个位置他会一直做下去,他相信没有人会比他做的更好,人无完人,即使是神也一样,更何况他生下来只是半神,生来就带有人的,体味过人世百态,历尽千世沧桑,在体会过权利的滋味,他也曾失去过本心,他没有寸心想的那么完美。

    权力是一件可怕的魔物,他可以让你获得太多,大权在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主宰一切的感觉,让他很难把持自己的本心,一天天的迷失沉迷于权力当中。他没有其他人想得那么高洁,对权力他一样抓得的很紧。甚至曾想过将玉帝之位取而代之。

    这些都藏在他心底最(阴yīn)暗的角落,连自己都不敢承认。

    甚至之前做的一切都有意无意的向这个目标靠近,治弱水,伐纣王,杀妖魔,结交那群奇人异事,后来的创世天条,更是他导演的一场戏,整个三界,所有神人魔都按他的计划演绎,即使是和他齐名的斗战胜佛都只是个有勇无谋的武夫,最后他算无遗策,新天条出世,更是奠定了他至高无上的地位,以沉香为首的新一代天神更是视他为偶像,事事遵从,王母自贬下凡,玉帝见他总会礼让三分……

    只是寸心,一直以来寸心在他心目中都是独特的存在,她是他的妻,他承诺的唯一的妻,遇见她完全在他的预料之外,她在他一无所有最狼狈的时候追随,默默的为他做着一切,(身shēn)为公主的她,第一次拿针线是为他,第一次洗衣是为他,第一次做饭也是为他,甚至连修炼也是为他,她说她不想成为他的累赘。

    那时的寸心很温柔,属于妻子的温柔,她说为(爱ài)人洗手做羹汤是一件幸福的事,而那时的他该死的认为那是理所当然。

    直到,他们和离,那是被((逼bī)bī)一切的无奈,那时的他羽翼未丰,无法与玉帝正面抗衡,那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妥协,更是在他心中埋下权利的种子,他知道当他的实力达到无人企及的就不会再有人来威胁他。

    和离只是权宜之计,等到尘埃落地之后,他将会在接回寸心,寸心更是唯一一个被他安排在计划之外的人,下意识里,不想让她成为自己的旗子,而那场戏她是唯一的看客,她知道他的计划,一如既往的支持,没有一声怨言。

    失去寸心的(日rì)子从没想过会这么难熬,晚间看书,对面再也没有那个微笑缝衣的恬静女子,只剩下面无表(情qíng)驻立的侍女;清晨起(床chuáng),亦不会听见那声温柔清爽的“早安”,那一瞬间,杨戬突然出现一丝恐惧,怕今后(身shēn)边再也闻不到她的味道,听不见她的声音,看不见她的(身shēn)影。

    以至于在他迷茫的时候总是偷偷的去看她,这是他从不曾想过的事,像登徒子一般去偷窥一个女子,更可笑的是这个女子曾是她耳鬓厮磨的妻子。

    “她说,她的心很小,小的只装的下他一个人,她所有的(情qíng)绪,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只会围着他转。”很多人说她薄凉,为了一个男人,抛却养育自己的父母。她从没辩解过,他也没在意她的感受,一千年的婚姻,从没带她回过西海。

    和离之后,或多或少有人幸灾乐祸,那些恶意的重伤全想着她一个人,里面的苦涩无人能体会。

    没有他的(日rì)子,她一如既往的淡然,她的朋友不多,闺蜜更是一个也没有,两人和离之后,也只有听心这个表姐去看望过她,她一个人住在,西海最偏僻的地方,一个人种花,刺绣自得其乐。

    看着这样的她,杨戬的心好像被揪着一样疼。

    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进化成上古神龙,那时所有人的认知里她只是一个失了势的西海公主和被二郎神抛弃的弃妇。

    千年之后,她似乎被所有人遗忘了,没有人再提起过她,曾喊她为“嫂子”的三妹没有,喜欢吃她点心的哪吒没有,叫她“海鲜妹妹”的孙猴子没有。甚至连她的父母都没有,新天条出世,所有人都免罪,获得新生,三妹,织女,七仙女,八仙女……

    唯独没有人提她的名字,没有人想到那个曾经去过封神战场,治过弱水的西海三公主,那一刻杨戬有回来这一切的冲动。

    他本想接她回家的,但一切归于平静之后,他发现他不敢,他怕寸心的拒绝,他知道自己伤她有多深,他怕他们再也回不到原点,一拖再拖之后,最后却迎来了那个上古魔神。

    请战,(身shēn)为战神的他义不容辞,但魔神是前所唯有的强大,这也激起了他体内的嗜战本(性xìng),拼着两败俱伤的想法,与之对战,却不曾想寸心会出现……

    之后的一切都变了,他不再是他,不用再背负那些仇恨,那些责任,甚至那些,现在的自己是新生的自己,寸心也一样,他们都在融入这个世界,渐渐的改变。

    还有他们的孩子,生来就铸定不凡的孩子。或许就像寸心说的,人生就像一场戏,他们的戏演完了,他们孩子的戏刚刚上演,世界将是他的舞台。

    到时,他会和寸心一起静静观看的!

    “父亲!”杨炎清静静的走上塔楼,望着星空下独自饮酒的父亲,犹豫着接下来想说的话,他从没想过去隐瞒自己的真实(身shēn)份,自己父母的神通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他们是真正的神。

    “我有话想对您说!”

    杨戬拍了拍(身shēn)边的空位,示意儿子坐在自己(身shēn)边。杨炎清依言做了上去:

    “我曾今有一个名字叫toarooridde,出生在伦敦孤儿院,生我的那个女人叫梅洛普冈特ropegaunt,在没生下我就死了,从出生我就有记忆,我知道我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因为那种特殊能力,孤儿院的孩子就叫我‘恶魔的孩子’,我一直幻想着有一位神一样的父亲,接我出孤儿院……11岁那年是我人生的转折,那年有一个人向我打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但也是我一辈子的宿敌……”

    夜已很深,两个人一个静静的讲述着自己的前世,另一个人静静的听着,“后来我改名为ordodeort,法语还是拉丁语中有“飞离死亡”的含义,我想永生……因为一个预言,已经事(情qíng)理智的我亲自去杀一个婴儿,他叫哈利波特,之后我可笑的被那个婴儿杀死了……

    之后11的时间里我附在一条蛇(身shēn)上,穿梭在(阴yīn)暗的沼泽,吃着老鼠蟑螂……11年后我再次进入霍格沃茨,那时却已经像个幽魂一样只能附在别人的后脑勺上……最后我终于死了,魔法界为我的死亡而狂欢。”

    故事讲完了,周围出奇的安静。良久,杨戬抬手灌了自己一口酒,之后递到杨炎清手里,杨炎清犹豫的接过,也学着杨戬灌了自己一口酒,但很快呛了出来,杨戬伸手拍着儿子的后背:“不管以前如何,这一世你是我杨戬的儿子,给我活出个人样来。还有,不要让你母亲知道,我给你喝酒。”说完起(身shēn),独留下满脸通红的杨炎清。

    夜空下,他笑的很傻,然后饮完了最后他父亲剩下的酒。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时间比较忙,(日rì)更的话真的不太可能,不过我会尽量挤出时间的

    今天是我的生(日rì),早上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说让我好好照顾自己,要买碗长寿面吃,我应了,但没买,怕上班迟到,只买了几只包子。

    除了妈妈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rì),连我自己都忘了。希望看到这张的亲们对我说声“生(日rì)快乐”

    明天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rì)”了,如果世界真的像小说中写的那样,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回家的,只是我的小说还很长,不知何时会写完。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