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过度

    寸心望着自家儿子捡回来的小家伙,精致的分不出(性xìng)别的小脸,忽闪忽闪的银灰色大眼睛,以及那头极具特色的铂金色披肩长发,无一不在告诉着寸心这个小家伙的来历及(身shēn)份。

    阿布拉卡萨斯马尔福,传说中(殿diàn)的好基友,为了(殿diàn)的事业,赔了自己的家族,以及自己得一生,传说卢修斯马尔福就是他和(殿diàn)生的,而(殿diàn)因为误会以为他背着自己生下继承人,而展开了一系列的虐恋(情qíng)深,最终以阿布的死亡而告终,而(殿diàn)更是陷入了深深的悔恨之中,想要用古老的黑魔法让(爱ài)人复生,却最终走上了分裂灵魂的不归路nao:寸心,请问这是从哪里看来的?寸心:hp中jq无处不在。

    “母亲!”对于自己母亲时不时的抽风行为,宝宝很淡定,虽然寸心表面上很正常,但时不时抽动的嘴角显示这自己母亲猥琐的心态。下意识的将看上去很萌很无害的阿布小包子往自己(身shēn)后带。

    而看上去很萌很无害的阿布小包子内心其实很兴奋,今天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离家出走,是的,你没看错,在未来贵族圈拥有举足亲重地位的马尔福家主也会做“离家出走”这种幼稚的事,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没看见上章我们的(殿diàn)还做“逃课”这种事吗?

    言归正传,这是阿布同学的人生中的第一次“离家出走”,这年阿布7岁,对于一出生就进行贵族教育的他,对外面的世界一直很好奇,但对于整个家族唯一的独子,家里对阿布同学的重视可想而知,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去游玩,况且还在那么多功课没完成的前提下,但每个正常的男孩都会有叛逆期的,面对着无止境的功课,阿布爆发了,然后离家出走了。

    其实,阿布从小的教育是不(允yǔn)许把自己暴露在不安定的因素下的,这次离家出走只是想让家族重视起他的意见,从而获取自己更多的利益,所以他也就打算在城堡附近走走,然后等时机成熟后再出现,在和找他的那些人谈条件。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没想到刚走到一半,就遇到了一个受了伤的吸血鬼,此时虽然是黄昏,吸血鬼又受了伤,但这也不是一个7岁的小巫师能够对付的,更何况,巫师的血可是对吸血鬼有致命的吸引力,在仓促的逃跑中,阿布只能用6岁生(日rì)是祖父送的吊坠瞬移逃避,只是,这个吊坠有一个弊端,他不像门钥匙那样可以指定的瞬移至某个地点,而是随机(性xìng)的,只要是安全的地方就能到达,而且这个吊坠被赋予了某种预言——在遇到真正危机的时候使用,就会使使用者拥有不一样的奇遇,这就是这个吊坠的奇异之处。

    也不知道这天是不是阿布同学的倒霉(日rì),刚刚通过那个吊坠瞬移到这里,就撞到了某个东西(身shēn)上,借凭力是相互的原理,阿布小朋友很不幸的被撞飞了!

    当阿布回过神,揉着肿起的小额头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撞飞自己的尽然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小(屁pì)孩nao:喂!那是未来的你家(殿diàn),他是变形巨怪吗,(身shēn)体这么强壮。嘶,胳膊好痛,肯定破皮了。

    怎么办,现在没有魔药,皮肤上肯定会留疤的,作为马尔福家的人怎么会让自己(身shēn)上留疤呢,太不华丽了。想到这里,阿布不淡定了。

    “畏,你要看到什么时候?”虽然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但这个小孩看的也太久了,而且他没发现自己受伤了吗,怎么都要来扶一下吧。

    只是这个小孩,还是一如既往望着自己,眼神是他目前还无法体会的深邃,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好像听见了小孩叫他“阿布”,声音仿佛很遥远,听之却让人心颤。

    小孩长得很出色,比之马尔福傲人的美貌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小孩的着装与气质就知道不是一般人,黑发黑眸,眉宇间竟有着奇怪的图腾,是神秘高贵的银色,衣着看上去是平常的麻瓜衣服,但从小就经过贵族教育的阿布一眼就看出来领口与袖口的暗纹,隐隐间透着魔力。而且衣服的面料也不是他所见过的。

    这并不是一般的孩子,阿布下了一个结论。

    而另一边,在见到阿布的刹那,那些曾今属于odeort的记忆涌向宝宝的脑海,那是独属于他们的记忆,记忆的最深处是那个高傲的像孔雀一样的少年,永远的抬着他那铂金色的头颅,自信,骄傲,却无法使人讨厌。

    属于他们的年少,他们也曾怀揣着梦想,想要打造一片属于他们事业,想过改变魔法界的现状,想在历史上留下属于他们的辉煌,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

    是他想要成为魔法界的君王,永远掌控魔法界的时候?

    还是因为他背叛了他娶另一个女人的时候?

    直到最后他死了,而他却无能为力。

    其实阿布一直为他做了很多,只是那时的他早已被权利蒙蔽了双眼,对于他的好,他一直视而不见,只觉理所当然,那条路他一个人走的太累,直到最后的放弃,都没有得到一句挽留。

    然后他们越走越远,斯莱特林的骄傲使他们别扭的互相伤害。

    千万思绪只在转瞬之间,望着近在咫的稚嫩脸庞,odeort柔和了双眼,眼底是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微笑,是的,他想起自己是谁了,那个睡梦中傲然而模糊的(身shēn)影,是他曾今的自己,虽然只是片刻的记忆,但他知道他是魔法界的黑暗君主,他的名字叫ordodeort。

    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一切都将改变,他早已不是以前的toarooridde,现在的他名叫杨炎清,有着显赫的(身shēn)世,有着(爱ài)他如至宝的父母。

    那么,阿布这一次由我来守护你。

    从来一次,属于我的,我绝不会放手。

    ——————————————我是阿布被小拐来的分割线————————————

    “所以说阿布在逃脱吸血鬼的追捕的时候迷路了,然后被你看见了,就捡回了家。”寸心优雅的喝着咖啡,听着两个小家伙的叙述,然后总结到。

    不过,什么时候他们家的宝宝这么(热rè)心了?

    “是的。”小尽量忽视母亲口中“捡”这个字,淡定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只是相握的两只小手一直紧握着。看的寸心想抛开形象,狠狠的将眼前的小包子放进怀里蹂砺,实在是太有(爱ài)了有没有。

    似乎感知到了危险,宝宝稍稍的远离了一下自己的母亲。

    而阿布小朋友却没有这种危机感,他现在对自己所处的世界很好奇,说实话,他也想不到为什么自己会跟着只见过一面的小鬼来到这里,就这么鬼使神差的被他拉来了。只是没想小孩的家比自家的庄园还大,一路走来遇见了许多自己没见过的魔法生物,有些连听都没听过,要不是眼前的小孩一直拉着他的手,他恐怕吓的腿软了。

    那些魔法生物,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恐怖,忽略他们庞大的体现,其实,他们都很漂亮,会友好的打招呼,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仙境。

    直到他们来到一处参天大树下,树下摆着一张奇怪的(床chuáng),(床chuáng)上倚着一对非常出色的男女,男人靠着(床chuáng)头,男人的外貌给人一种震撼的感觉,剑眉星目,眉宇间有着像男孩一样的银色图腾,应该说男孩遗传了男人的,男人的外貌是阿布见过的最出色的,但男人(身shēn)上的气势太过威严,令人望而生畏。

    女人倚在男人的双膝上,带着一种慵懒的感觉,她非常的美丽,那种美丽他还无法形容,好像非常的圣洁,就像神话故事里的那些神女,美丽不看侵犯。举手投足间,更是有种让人很舒服。

    男人一手轻抚着女人的长发,一手翻阅着古籍。女人更是对男人全心的依赖。他们之间似乎无人能插足。

    当他们走近,女人看见他们很开心,转眼之间就来到他们面前,揉着小孩的头发,这并不符合贵族礼仪,但女人做的分外自然,如果前一秒给人的感觉是神女般圣洁不可侵犯,那这一刻就是母亲般和蔼可亲。

    小孩虽然变扭的摆着臭脸,但并没有拒绝女人的触碰,这一幕给人意外的和谐。

    小小的阿布看着却有的莫名的羡慕,阿布的家庭在贵族里算得上比较幸福的了,至少双亲的地下(情qíng)人并没有摆在明面上,至少表面色他们有一个完美的家庭,父亲母亲各司其职。

    只是现在让他看到了男孩和家人之间的相处,无法再使他自欺欺人,他的父母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相(爱ài),即使每个贵族家庭都一样,即使有的家庭更加的不堪。

    “我叫杨炎清,但你可以叫我ody,这是我的父亲母亲。”直到现在我们的主角才想起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而他似乎忘记自我介绍了。

    “我叫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你可以叫我阿布?”虽然小孩看上去比自己小,但言谈举止间却比自己成熟出色,从他们相遇到现在,主动权他一次都没有拿到过。

    从来到庄园开始,阿布就很安静,或者说拘谨,也是,毕竟每个人都需要成长,记忆中那个长袖善舞阿布莱克萨斯马尔福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成长,现在的他只是一个七岁的小豆丁而已。

    “阿布的衣服脏了,宝宝到他去换一件吧,快要吃晚饭了,今天是宝宝第一次带朋友来玩,妈妈去做好吃的给你们,乖啊!”说着就弯腰,魔爪伸向了渴望已久的铂金色小脑袋,狠狠的揉了几下。

    阿布的小脸迅速的红了起来,从小到大还没有人对他做过这样的举动呢,不过心里有股不知名的喜悦,寸心阿姨号温柔噢!

    杨戬在一旁,无奈的望着妻子调戏小朋友。不过“ody”,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还有这样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11过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