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六章

    自从孩子平安落地岀壳之后,寸心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时间仿佛又回到了灌江口的那段(日rì)子,每天除了修炼,更多的是为二哥洗衣做饭,在家等着二哥打猎归来,那样平凡的生活是她记忆中最幸福的(日rì)子,偶尔和哮天犬吵吵架,与杨婵弹弹琴,逗逗哪吒小朋友,还记得那时的他们最喜欢的是她做的饭菜糕点,天天来他们家蹭饭,可能神仙的脸皮比一般人厚,每次蹭饭都呼朋引伴,搞的他们家天天向过节一样(热rè)闹!

    现在想想那些人那些事都离自己很遥远了,这里除了二哥,一切都变了,沧海桑田,依然有最珍惜的人陪伴在(身shēn)旁,这不可谓不是种幸福。

    她知道她自己一直都很幸运,很多是强求不得,但她从不会放弃,努力争取,所得的是那份“无憾”,现在的生活是她用生命争取来的,所以倍感珍惜。

    杨戬正在一旁抱着自己新出炉的小儿子,小家伙在蛋壳里呆了将近一年,出来的时候已经长牙了,小牙齿还特别锋利,一年的时间,寸心的母(乳rǔ)早就没了,不过玛嘉自从生了小斑比后一直都在哺育,没有停过独角兽的哺(乳rǔ)期很长,而且这里灵气足,营养丰富,(奶nǎi)水自然很多,所以每天寸心都会去向玛嘉讨要(奶nǎi)水,毕竟独角兽的(奶nǎi)水可是稀罕物,秉着不浪费的原则寸心“讨”的心安理得,反正小斑比吃不下。

    不得不说神仙脸皮厚是传统!

    可能小家伙在刚出蛋壳时受得惊吓,相对于寸心,杨小包更加的喜欢他父亲的怀抱,虽然感觉有点硬,没有母亲的软,但他现在还适应不了母亲的(热rè)(情qíng),所以一般(情qíng)况下杨小包都呆在父亲的怀里。现在的他正两只手拿着(奶nǎi)瓶幸福的喝着(奶nǎi),时不时的还有父亲递过来的细碎小糕点,这些是母亲专门为他做的,精致又好吃,每天的吃食都换着花样不重复。

    其实,母亲在正常的时候还是很吸引人,就像现在,蹭着夜明珠的光亮,母亲正在为他们做衣服,母亲的手很巧,不管是父亲(身shēn)上的还是自己(身shēn)上的衣服都是母亲做的,她特别喜欢为他们做那个“父子装”就是除了大小另外的就一模一样的衣服,现在他和父亲穿的就是。母亲在为他们做衣服的时候,神(情qíng)很专注,嘴角习惯(性xìng)的往上翘,嘴边有一个梨花酒窝,穿着随(性xìng)的长袍,长发垂肩而下,绣花针在那灵巧的指尖飞舞,娴静自然。

    柔柔的灯光照在她(身shēn)上,仿佛她也镀上亮光!这样的母亲,简直与他出生时的模样判若两人。

    父亲很喜欢抱着他在一旁看母亲为他们忙碌的样子,就像现在,他看母亲的眼神柔的似要溺出水来了,只是,父亲,你喂我的糕点喂到衣服上了!

    抱着还需要喂食的儿子,旁边是为他缝衣的妻子,杨戬感觉自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他们是他最珍惜的人了!

    回忆过往,杨戬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温馨的时候,以前即使在灌江口,寸心还是他妻子的时候,也从没好好的陪过她,更多的是和兄弟们一起去打猎喝酒,他也从没关心过寸心一个人在家是怎么打发时光的其实你老婆是宅女,不怕宅在家的,是什么时候学会做衣,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成为一个完美的妻子的。

    他并不是一个缅怀过去的人,但自从来到这里就忍不住想着以前的事,或许是想与现在的生活做对比吧,让自己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

    自己喜欢望月对饮,里面或许有对嫦娥的些许思念,但更多只是一种习惯,母亲在世的时候他们一家人就经常在树下望月,这种习惯一直保留着,但却不知道这样会让寸心心痛难堪。

    寸心对自己说过,世间有两种最强烈的感(情qíng):一种是永远都无法得到的,还有一种是得到后失去的。现在想想,那时的寸心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可笑杨戬当初的自以为是,认为他的妻子只是在吃醋,如果放在心上了,那么那时的结局是否会改变?

    两种最强烈的感(情qíng),“永远无法得到的”却比不过“得到后失去的”这是杨戬的体悟,嫦娥相比于寸心,什么也不是,寸心是自己的妻子,相濡以沫,生死不弃!在两千年间,她早已融入自己的骨血,但嫦娥对于自己只是“水中花”而已,可有可无。

    正沉思间,怀中的小家伙却扭个不停,低头一看,杨戬囧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将小家伙的糕点弄在了他的小衣服上,怪不得他要抗议了!

    熟练的拿起纸巾将糕点屑搽干净,下意识的摸了摸小家伙的肚子,鼓鼓的,肯定吃撑了,大掌继续揉着,虽然知道小家伙的(身shēn)体像龙族一样强悍,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为他揉小肚子,帮助他消化。

    小家伙幸福的摊开四肢,任由自己的父亲为自己顺肠。时不时的发出“噜噜”声——这哪是龙的后裔,这分明是只懒猫好伐!

    寸心放下赶制的衣服,也加入了逗弄儿子的行列,自己盼了两千多年的孩子啊,怎么这么可(爱ài),小尾巴摇啊摇的,偏偏还很傲(娇jiāo),绝不承认自己被顺毛的很舒服。

    小家伙人小鬼大,除了他父亲谁也不准随便抱他——这点让寸心很受伤,话说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孩子缘很不错的,怎么在自己孩子(身shēn)上就体现不出来了呢?

    拿着刚刚赶制好的衣服,来到儿子面前献宝:“宝宝看,妈妈做的衣服好不好看,宝宝一件,爸爸一件,怎么样?”毕竟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两千多年,吃穿住行都染上了那里的习惯,加上为了孩子,他们都没怎么出过庄园,生活习惯都和原来的习惯差不多,就算给他们父子所制的衣服设计都借鉴以前杨戬所穿的。

    小家伙,望着自己母亲手中的小衣服,和父亲(身shēn)上的款式很像,而且是银白色的,不管是袖口还是领口都绣着暗金色的花纹,真的很漂亮,不由地眯起来两只润润的小眼睛,不错,他很满意。

    望着儿子的这种反应,寸心气鼓鼓的捏了捏那圆圆的脸颊,话说你是一岁的小(屁pì)孩好伐,做出这种深沉老狐狸的表(情qíng),做你娘伤不起啊!

    无奈的望着在自己脸上的“魔爪”,小家伙翻了个白眼,转(身shēn)将脸埋了自己父亲的怀中,他虽然还小,但“(肉ròu)弱强食”的道理还是懂的,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还反抗不了母亲,而父亲肯定是站在母亲那一边的,所以只能忍受母亲对自己的“胡作非为”你确定你的成语没弄错?。

    望着儿子别扭的小样,寸心发现自己竟然有种“后母”的潜质,小孩越是这样,就越喜欢“虐待”他,怎么看都有种捏小脸的冲动。对了下次给小孩做一下小动物装好了,十二生肖各做一(套tào)。嘻嘻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