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重生

    这是一间灰暗狭小的阁楼,弱弱的光线从窗户间(射shè)了进来,映(射shè)了一屋子的灰尘,房间很凌乱,像被人故意砸过,桌椅打翻在地,衣物也掉了一地,仔细看的话,(阴yīn)暗的角落来还躺着两个人——一个俊美的男人和一个干枯瘦弱的女人。

    杨戬从朦胧中醒来,这是在哪里,长期的生死磨练,让他在进入警戒状态,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的(身shēn)边竟躺了一个女人,干枯的(身shēn)材,苍白的皮肤,还有微凸的小腹,这可以说是丑陋的女人了,但这女人的(身shēn)上杨戬竟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自己并不认识这女人,怎么会和她一起躺在这地方?

    对了,寸心呢?

    难道……

    慢慢的转过头,再细细打量躺在自己(身shēn)边的女人,枯黄的头发,干裂的唇,面黄肌瘦,营养不良的样子,外貌根本无法与寸心相提并论,但他确实在她(身shēn)上感受到了寸心的气息,而且,是生命的气息。

    杨戬颤抖的去探查女人的鼻息,这样的紧张连他都没感觉到。

    还有气息,只是昏迷了,莫名的松了口气。但随之而来的是脑海一阵剧痛,无数纷乱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我叫汤姆里德尔的分割线————————————————

    杨戬仔细望着前面的玻璃窗,里面倒映出一个完全陌生的人影,穿着奇怪的衣服,微卷的黑发,五官深邃俊美,双目犀利,仔细观察竟有几分二郎真君的神韵。

    整理了一下刚刚的记忆,又望了一下(床chuáng)上的女人刚刚杨戬把她扶上(床chuáng)的,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到(床chuáng)边,这女人是自己这具(身shēn)体的妻子,而且还怀孕了,而他现在也不叫杨戬了,应该叫汤姆里德尔不得不说这里的名字真怪,名在前姓在后而他们现在的(情qíng)况有点像“借尸还魂”。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寸心。

    还有,这已经不是他们原来的世界了。

    走到(床chuáng)前,深深凝视着(床chuáng)上可以说长相丑陋现在是却他妻子的女人,原(身shēn)的记忆里,这个女人是个“女巫”——可能是妖怪之类的吧,反正是正常人听了害怕的存在,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迷惑了他的心智,使他(爱ài)上了她,竟然带着这个女巫私奔了,后来还有了孩子,就在昨天,可能那女巫觉得有了孩子就能绑住他了,就解除了对他的巫术汤姆里德尔认为的,然后男人清醒了,无法接受这一切,想逃走,在女巫的哀求阻拦中发生了意外,俩人(身shēn)死。而他和寸心就附在了这对夫妻(身shēn)上。

    对于这一切,杨戬也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无奈。

    或许,他应该感谢天道,让他再次见到她,抚摸着她苍白瘦弱的脸庞,深邃的双眸静静的注视,誓凝望出她的灵魂,那是他的女人,会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回眸千年,他何其有幸,能拥有她。

    寸心,这世杨戬宁负天下不负卿!你可否再信我一次?

    ————————————我寸心变梅洛普冈特分割线————————————

    当寸心醒来的时候,也接受了梅洛普冈特的全部记忆,面无表(情qíng)的仰天躺在(床chuáng)上,有些无所适从,不敢面对现实,怎么会这样,她竟然又穿越了!还穿越到了hp的世界,成了伏地魔的老妈,用不用这么悲催啊,默默的向老天竖起了中指。

    轻抚着微突的小腹,那里有一个小生命与她血脉相连,竟然有了不知名的感动,记得上一世,她多想拥有一个只属于她和他的孩子,这样是否他的目光会为她驻足,其实她一直是一个平凡的女孩,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珍惜自己的丈夫,婚前有一场甜蜜的恋(爱ài),婚后有一个可(爱ài)的孩子。

    记得第一次穿越是在电视机前看《宝莲灯》,那时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宅女,被焦恩俊所演的二哥所迷惑,他的重(情qíng)重义,他的侠骨柔(情qíng),他的绝代风华……

    幻想着自己有一天能成为二哥的老婆,如果是这样她一定不会像里面的寸心那样善妒的,会全心全意的照顾他,给他一个家,做一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杀得了妖魔的全职太太。然后她就真的穿越了,在梦里yy二哥哥的时候穿的。还穿成了二哥哥的官配——敖寸心。

    她穿过去的时候刚刚与二哥哥相识,之后就顺理成章的陪伴在他左右,与他并肩作战,对抗天庭,斩杀妖魔,为他做饭,为他补衣,为他抗婚,放弃了一切,最终她得到了那句“在杨戬心中,你是杨戬唯一的妻”承诺,她嫁给了他陪伴了他两千多年,看尽千帆,体会了生活的诸多无奈。

    他要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随着年龄的成长,得到更多的是风霜阅历,他有他的血海深仇,有他的天下苍生,有他的生死兄弟,有责任,有道义,有执念。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使自己变得强大,站在他的(身shēn)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了,对他的感(情qíng),起初对他更多的是对偶像的崇拜,在她心里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神,对他的信仰让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因为,她是因为他而来到这个世界的。

    可是渐渐的,她看到了他的脆弱,他的心伤,才发觉他并不是她所想的那样完美,他只是被迫成长的少年,小小年纪就背负血海深仇,开始为他心疼,也为他开始成长,不在没心没肺,不在当自己是局外人。

    在感(情qíng)的世界他们都如同稚儿,会无意识的互相伤害,无理的要求对方要变成自己心目中的完美。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爱ài)上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会因为他对别人好而妒忌,会因为不关心自己而伤心,只是努力的克制自己,不断的告诫自己不要变成“原来”的敖寸心。唯一没变的是为他付出一切的心,以前是崇拜,现在是(爱ài)慕。

    西海诀别,那是她为他最后的妥协,一直是这样,既然她的存在已成为了他的绊脚石,那她不介意替他做决定——亲手斩断(情qíng)丝。

    “把你的(爱ài),你的遗憾都留给大家吧。”拥抱之后的诀别。

    和离之后,她被发回西海,他做了司法天神,他依然仰望他的月光,她独坐西海海岸。有人曾问她是否后悔过,千年(情qíng)伤,她为他付出一切,而他却始终仰望那触及不到的月光,她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陪伴了他一千多年,她已融入了他生活的点点滴滴,他或许对她没有(爱ài)(情qíng),但却占据了他几乎所有的亲(情qíng),对此足矣。

    她的故事已落幕,而他的故事还在继续。

    当一切尘埃落定,又一个千年,如果前一千年是陪伴,那这一千年是守望,诀别之后的守望,他的孤军奋战,他的众判亲离,他可否知道,西海海底始终有人守望着他。

    没有谁少了谁就活不下去,很洒脱的一句话,但对于她却是千难万难,他已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当她听到他为新天条出世耗尽心力,差点魂飞魄散,她违抗了圣意,冲出了西海,用千年的灵力为他续命,在灵魂消散的刹那,望见了他痛苦绝望的眼神,视乎充满了(爱ài)意与悲怆。

    再见了,请记住我,永生永世,这是我(爱ài)你的回报,杨戬!

    —————————————————————————————————————

    慢慢的闭上眼睛,阻止溢满的泪水,敖寸心坚强点,他在那个世界活的很好,没什么好哭的,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而且还有了孩子,这是你盼望了两千多年的孩子不是吗,从此好好守护着他,不会再让他走上原来的道路的。至于那个所谓的孩子的父亲,被她自动忽略了,汤姆里德尔?不认识

    女人是脆弱的,母亲却是坚强的,她的前两世都没有体会过母(爱ài),和杨戬一起两千多年也没有孩子,可以说现在这肚子里的孩子弥补了她为数不多的亲(情qíng)。

    沉醉在自己思想里的女人,突然听见了开门声,下意识的转头,两双纯黑色的眼眸刹那相聚,千年羁绊千年相守,了然于间。

    作者有话要说:关于二郎神的(身shēn)世考证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

    头戴三山飞凤帽,(身shēn)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

    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斧劈桃山曾救母,弹打鋋罗双凤凰。

    力诛八怪声名远,义结梅山七圣行。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xìng)傲归神住灌江。

    赤城昭惠英灵圣,显化无边号二郎。

    这首诗是《西游记》中对于二郎真君的一段描写,可谓形神兼备,二郎神杨戬的英(挺tǐng)形象历历在目,但是,这位号称为”天界第一战神”的二郎神究竟是什么了(身shēn)世来历?他是何年何月从何处流传至今的呢?

    首先,从吴承恩写在《西游记》里这首诗来看,至少在明朝中叶,民间对于二郎神的传说还是耳熟能详的,因此这诗只是概括式地一点而过,书中也没有加以解释和注释。但时至今(日rì),二郎神的传说大量已经淹没而不可考了,像诗中所说的”斧劈桃山”尚可知,但”弹打凤凰”就不知所云了。

    尽管对于二郎到底是由谁演化、神化而来的有很多种说法,分别有”李二郎说”和”赵二郎说”,但”杨二郎”还是可考的。首先,杨戬的出生便是一次出轨的产物,传说他的母亲是玉帝的妹妹,因为羡慕人间恩(爱ài)生活偷偷下凡来到人间,结识了一位姓杨的书生,并与之结为秦晋之好。可见天堂不是女人的天堂,否则咋有那么多仙女前赴后继来到人间,出名的的就有这位、七仙女、织女,还有后来的华山圣母,也就是二郎的妹子,可没见有一位男天神下凡与凡间女子结合的。玉帝御妹为杨书生先后生下了三个孩子。这里有个有趣的问题考而无果:杨家老大是谁呀?二郎和三妹都很出名耶,可他大哥却毫无知名度,按说可不应该。其中的二郎就是杨戬。三妹则没名字,只知是华山三圣母。在剧中听到二郎叫妹妹三圣母真有够滑稽。

    其实从传说的流传时间来看,最早”劈山救母”的事迹绝对是二郎的,但后来添枝加叶,以讹传讹的,就变出了”宝莲灯”故事。一笑此说是有根据的,因为”二郎斧劈桃山救母”的故事带着明显的上古神话色彩,而沉香的故事显然要时尚的多,形成的时间也较晚。不过,大家比较一下便会发现这两个故事一脉相承,包括人物关系也是母子、甥舅。

    传说玉帝知道妹子私自下凡十分震怒,便将妹妹压在了桃山之下受苦。杨戬自幼便本领不凡,但后来师承为谁已经不可考,包括他独有的兵器三尖两刃枪,好象中国也只有他一个人神用,再无别家。他额上的天眼又是如何来的也不得而知了,但据一笑所知,在中国所有的神鬼妖魔里,三只眼的只有两位,他是其中之一。另一位是马王爷,就是让孙悟空上天后抢了饭碗那位。待杨戬长到十七岁,已经是勇无可挡,曾经在二郎山中干掉了八个危害人间的妖怪,这就是”力诛八怪”的由来。于是他持了一把开山斧奇怪,又不是枪了,可能枪劈山不好使吧,力劈桃山,救出了被压在山下受难的母亲。

    母子相逢自是欢喜无限,但不幸的是,御妹因在山下压得太久,十几年不见阳光,(身shēn)上已经长满了白毛别笑,这就是一笑说的上古神话的朴素,于是二郎将母亲放在山上晒太阳。这时,玉帝闻听二郎劈山,恼怒非常,为了消除自家的耻辱,便放出九个太阳上天,将妹妹活活晒死在山上。

    二郎又痛又恨,暴怒狂追天上九(日rì),一手一个擒住却无处放,便分别掀起两座大山,将捉住的太阳压住,再看天上乱窜的七个(日rì)头,便抄起一副扁担担了七座大山继续追赶太阳,这就是”二郎担山”的传说。就这样,只剩下最后一个太阳在飞跑,二郎一直将它追进了东海里,在海边被东海龙王的三公主拦下,筋疲力尽的二郎晕倒在三公主温柔的怀中好浪漫是不是?,之后他们就结成了美满良缘好象没有嫦娥什么事。

    为了母亲的死,二郎恨死了他的玉帝舅舅,玉帝也自知理亏,便封他为”英烈昭惠显灵仁佑王”,道号”清源妙道真君”。但二郎始终对这个舅舅不理不睬,坚决不在天庭居住,而是在下界受香火,帐前有梅山七圣相伴,麾下一千二百草头神,对于玉帝是”听调不听宣”,就是说只服从命令,没事别(套tào)近乎。这就是”心高不认天家眷,(性xìng)傲归神住灌江。”

    其实关于二郎还有些有趣的东西淹没了,比如他的宠物人人都知道他的哮天犬,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有一只鹰吧?实际上,二郎一出现,应该是”左牵黄右擎苍,千骑卷平岗”的架鹰纵犬的形象,这在《西游记》中就有提及。而同时,从诗中看,他还精通暗器”腰挎弹弓新月样”,这个弹弓在《封神演义》中好象也出现过。

    杨戬最威风的时候大概就是被邓婵玉打了两石,虽是挨打,却是火星迸出,只当不知,仍是紧追不舍。他是有玄功护体,和孙悟空一样,也是个钢铁战士。

    杨戬败过的次数极度有限,一次用胳膊去迎余化的化血神刀,想看看刀上有没有毒,这次败的丝毫不丢人,另一次是被三霄娘娘用混元金斗捉入天河阵,要知道文殊、普贤、慈航等十二真人都被拿住,最后是原始天尊和老子出面才摆平,这次败的也不丢人。

    除却这两次危难,杨戬基本上是一个力挽狂澜的人,屡屡在危难之中独撑大局,被姜子牙评为“智勇双全,功高千古!”但这杨戬却不得其用,始终是一个督粮官,可能是姜子牙的军粮太重要了,重要的宁可全军被围困,也要杨戬去督粮。我小时候经常想,如果姜子牙要杨戬做先锋,恐怕是一路凯歌,根本轮不到哪咤、雷震子等人表现。即便瘟神吕岳把西岐全城人都放倒的时候,能走的只剩杨戬和哪咤的时候,哪咤一阵着慌,“人马杀来,你我二人如何抵挡?”杨戬却镇静异常:“吾自有退兵之策!”用撒豆成兵之术吓退了郑伦,颇有银鞍照白马的子龙之风。运粮官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土行孙,另一个就是郑伦,这三个人均是奇异之士,却久不得战阵,只能在运粮的空闲时间帮忙打两仗。想到这,颇有些觉得杨戬和赵云的寂寞很相似,赵云也是不受重用,也许是另一种重用,主要是保护家小、断后之类的杂务。

    曾有人说杨戬之所以没有像赵云那样被人所喜(爱ài),更多的是他的(性xìng)格太模糊,我却很不愿苟同,杨戬(性xìng)格很清晰,就是一个谦卑内敛的人,绝无孙悟空那种狂傲之气,也绝没有居功自傲的行为,虽然他屡次搭救哪咤,却仍然尊哪咤为“道兄”。

    杨戬初出场,扇云冠,水合服,腰束丝绦,脚登麻鞋,一副道士打扮,拜见一番便请姜子牙把免战牌摘了,“若不见战,焉能随机应变?”说得极度自信却不显半分骄狂,实是千年不遇的一个人物。待得他用智除了花貂,哪咤大吃一惊,他也未有半点吹嘘,“你我道门徒弟,各有玄妙不同!”给哪咤留足了面子。杨戬不单是个谦卑之人,还是个良善之人,杨戬战周信的时候,心内担忧的是城中百姓恐遭屠戮,便速战速决,用啸天犬解决了周信。在《封神演义》里,杨戬就是一个完人,或者说就是一个真神!

    离开了封神演义,杨戬的形象便不那么光辉了,他也曾有过劈山救母的叛逆,也曾阻挠过三圣母沈香的妈妈的(爱ài)(情qíng),也曾和孙猴子大动干戈,当然,杨戬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个反面角色,他从来不是一个史实,他只是神话传说,如何涂抹他是个人的喜好,个人的自由。

    作为玉帝的外甥,他与玉帝的关系并不好,“听调不听宣”便是一种极度的个(性xìng),‘裙带’?如果杨戬的这种姿态也叫裙带的话,那么杨国忠之流就决不是裙带了,而是心肝或者五脏六腑了。不过高兴的是《西游记》并未把杨戬涂抹的太不堪,杨戬被描述的‘清奇秀气’,和那个封神演义中的‘扇云冠,水合服,腰束丝绦,脚登麻鞋’的杨戬并不迥异,只可能是麻鞋换了锦靴。杨戬也是个高傲之人,“我输与他,列公不必相助;我赢了他,列公也不必相助。”只可惜太上老君不是个磊落之人。

重要声明:小说《HP杨戬夫妻的重生之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