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纸醉金迷之夜

    出租车后座里,苏小语视线漫不经心地看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这个时候,这个城市不过才刚刚华灯初上。苏小语却丝毫没有出去好好体验这夜的疯狂的意思——因为今天白天的下午她已经疯狂够了,浑酸软无力的体状况决定了她晚上的安排:回家补眠。

    她严正拒绝了周之维要送她回去的提议,她虽然变成了女人,但骨子里还是男人,没有喜欢依赖别人的习惯。不用她送别人回家,就很好了~!

    何况,周之维也很辛苦,应该好好休息才对……若问苏小语对周之维的感觉,简单来说是两个字:满意。具体来说:是一个勤奋好学天赋极高举一反三勇于创新体力行坚持不懈的好学生……

    而周之维对苏小语的感觉也是两个字:妖精。具体来说:如火妖媚感极擅撩拨挑逗惑之事……叫他食髓知味,流连往返。

    幸运的是今天下午周之若并没有中途回来……看来他和米莉儿进展也很不错,约会约了一个下午。(没有你和小周童鞋进展快……就体契合度问题深入探讨与研究了一个下午……)

    后来,苏小语才知道,原来是周之维趁她“中场小憩”,不注意时,给周之若发了信息:“没有我的许,今天都不许回家!”然后关了手机……(-_-)!

    离到家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闲着无聊的苏小语心神一动,然后悄悄地把鞋子脱了……然后盘起腿,闭上眼睛,气沉丹田……如果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她就只是很简单的在闭目养神,而实际上,她是在打坐,运行内功心法,调理内息。

    十分钟过后,当苏小语再睁开眼睛时,便觉得体里的力气恢复了大半,甚至普通的打架也不成问题了。苏小语有点暗暗奇怪,内功除了能强健体,也能加快恢复体的不适状况是没错,但效果也没有这么明显的……她的体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正暗自疑惑间,出租车已经到了FREE城堡大厦前。

    苏小语收回思绪,赶忙穿好鞋子,付了车费,下车。

    时间才八点多。因为体上力气恢复了许多,苏小语也不急着回到那个空的屋子了……

    当然,屋子如果不想空的话,也很容易,对门的小季童鞋应该很欢迎她去拜访或是来拜访她……但她实在不想在刚上了一个男人的之后,去面对季天秀。对于这个有着漂亮外表但格脾气都很不成熟的小孩,她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理清自己的心之前,她只想尽量避开他。

    嗯,去商业街尽头的酒吧喝上一杯吧。纸醉金迷,这才是都市的红男绿女应有的生活。

    如果苏小语知道这个临时变卦的决定,会为她招惹来那么个大麻烦,她一定会直接回家了。

    随意找了个看起来比较高档的酒吧走了进去——只要不是上次遇见过冷俊楠的那家就好。虽说她跟冷俊楠说明过他们之间只是伴关系,冷俊楠表面上也接受了,但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去和别的男人厮混,难保他不会生气。毕竟男人都是控制和占有很强的动物,喜欢把和他有过关系,短期内会继续“使用”的女人都当成自己的所属品。

    苏小语不知道的是,其实这一整条商业街的房产权,都是冷家的……而这一带的酒吧和娱乐场所,更都是冷家的生意……并且恰好归冷二少冷俊楠管辖。= =!

    她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但她并不积极去探知,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到时候只会越难抽离开而已。

    点了一杯很普通的啤酒,随意地坐在吧台的高脚椅子上,慢慢地饮啜着手里杯中的茶色液体,带着点苦和涩的味道,但是冰凉,且舒爽。随意地打量着周围的人,正如也有别人在悄悄打量着她。

    苏小语今天的装扮也很普通,低腰牛仔裤无袖T恤衫,在PUB里,跟别的女人个个妖娆感的装扮比起来实在算不上暴露的。头发散落下来,遮住了一大半的脸,但还是不妨碍近距离的人发现她的美丽。标致的五官,巴掌大的脸蛋儿,在昏暗暧昧的灯光下,却显得格外的清纯甜美,清新动人。

    何况,光是那曲线玲珑的曼妙材,就已经吸引了不少色狼的注意了。

    苏小语没有钓男人的意思,她今天已经被喂得很饱了。但如果有很顺眼的话,她并不介意来调**,勾搭来当后备用。

    当然,在经历了季天秀冷俊楠封尘熙周之维这么些极品美男优质帅哥之后,苏小语的眼界也高了,一般般的帅哥自然是看不上眼的,至少也不能差太多不是。

    所以,在苏小语眼皮轻抬,语气客气但冷淡地拒绝了几个自诩风流倜傥的男人的邀请之后,也就没人敢再来邀请她了,大家都当她是个冷艳清高的主儿,来这里纯粹应该只是为喝酒解闷,并没有要找男人的意思。

    其实,就这样子,看着别人闹也不错。

    只是,突然想起了有句话:寂寞,是即使你处在闹钟,依然会感到孤独。

    而她,现在觉得,很孤独。边有着许多来来去去的人,但都只是过客。……头一回开始觉得,漫漫人生路,有固定长久相伴的人,其实也不错。

    * * *

    用特质玻璃隔开来,外面看不见里面,但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某包间里。

    “阿梢,不玩了啊?是不是有意放我们一马啊?也对,今晚我可都大出血了,再输下去,我只能喝西北风了!”一个男人笑哈哈道。

    林梢勾出淡淡的微笑,并不接话。喝西北风?心里暗想:航运大亨兼酒店大亨的独子,如果你老爹开的民航公司还有那几家豪华大酒店都倒闭的话,那倒是有可能。嗯,按照李家的进账速度,如果李大少你的跑车换得再勤快一点,然后只管花钱不管赚的话,三十年内也很有可能把李家家产败掉。

    林梢动作极其优雅地点了一支烟,用两根修长漂亮的手指夹着,但却并不抽——他不大抽烟,纯粹只是喜欢看烟圈在空气中慢慢旋转的样子。半响,慢慢吐出一句:“嗯。你们玩,我看着。”

    “我们继续来~本少爷今晚非要赢个几把不可……阿李你别以为林少不玩了你就可以嚣张了,还有少爷我呢!……喂,阿该你的牌了,你在看什么呢?眼睛老往外瞄,该不会是看上哪个妞了吧?”李大少边的一个男人用力一拍他的肩膀。

    “那边那个女的,背影看起来不错。可惜看不清脸!不过,她都拒绝好几个男人了,我倒想去看看,那妞生得有多漂亮。”李大少笑得很猥琐:“不过,再清高的妞,到了老子上,还不是一样的~~!”

    李大少边的女人不依了,粉拳不停捶着李大少的膛:“死相,有了我还想勾搭别的女人……哎呀,你坏!坏死了……”但是露出三分一了的波涛澎湃却也同时朝男人靠去。李大少的注意力也成功被那白花花的两团嫩给拉了回来。

    林梢撇了撇嘴角,看向外面李大少刚才所指的那个女人。

    她恰好不经意间转过了脸,林梢的两只眼视力又都是1.5,于是,毫无意外地看清了,那张在灯光映衬下,清纯甜美的脸。

    而又恰好,林梢的记忆力,也是出了奇的好,对于见过的,曾经引起过他一丝丝兴趣的人的脸,他都会记得一清二楚。

    名字……没记错的话,她好像叫苏小语。

    这是第三次见到她了吧。第一次见面,她妖艳而魅惑,是自己看上的猎物,却被冷俊楠处处护着。第二次见面,她明艳而淑雅,在一个他甚至不能在言语上有一句轻薄的场合出现在他面前,边挽着的人,却变成了陆旭然。第三次,今晚,她清艳纯美……她的边没有任何人。这一次,她是在等着他么?

    林梢微微地笑了,他的笑容很好看,因为他有着一双眼角微微往上吊的桃花眼。狠狠地吸了一口手中的烟,然后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走了出去。

    旁人以为他是要去洗手间。他没有反驳,只是依旧优雅地微笑着。走向了那个吧台边的影。

    包间里,良久,李大少吐出一句:“哇靠!早知道我刚才就去了!那——明明是我先看上的嘛!林少好诈!!!”

    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大家对林少童鞋还有么有印象?……呵呵。

    某猫严肃认真地:其实,优质程度其实不输某五只的林少童鞋除了是男配,也是伏笔。男配,就是用来流口水滴,外加用来推动男女猪感发展。

    眼皮实在支撑不住了,嗯,明天多写点……

    亲耐滴们,晚安。╭(╯3╰)╮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