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会知道自己住所地址的,只有那陆某人啊……苏小语想,到底要不要叫小季童鞋先躲到衣柜里什么的呢?偷偷抬头瞄了一眼正在慢条斯理地喝粥的某季,完全一副谁来都不干我事的模样。小恶魔怎么可能会乖乖合作?于是苏小语不抱指望了。

    算了,可以解释说,他只是自己的邻居……她又没有正在激`进行时,被撞见也没啥。

    干笑了一声,苏小语跑去先从猫眼里往外瞄。一看到是相熟的那位外送服务员,苏小语顿时松了一口气,打开门:“哎,美女,我记得我没叫外卖啊?”

    “季先生叫了寿司,还说要送到902来。”服务员小姐笑容满面地递上了食盒装着的寿司。

    苏小语接过寿司,道谢,关门。

    季天秀振振有词地解释,“光喝粥会很单调的嘛!”咬着勺子,做楚楚可怜状。

    苏小语懒得理了,是谁口口声声说不想吃外卖的东西的?结果却背着她叫了寿司。算了,也不算啥大事,反正是记在他的账上,他怎么吃就怎么吃。

    刚把拎着寿司放到餐桌上,门铃又一次响了起来!苏小语没好气地瞪了对面的季天秀一眼:“你还叫了什么?”

    季天秀委屈:“我就只叫了寿司啊!”

    “我不管,你去开门,我不去了!”折腾了这么久,早已经过了午餐时间,她肚子也很饿了,自己碗里的粥一口都还没喝呢,小孩的都喝了大半了。

    “好吧。”小孩别别扭扭地起了。一边走向门口一边感叹:“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闻言,苏小语翻了一个白眼。

    “你是谁?!”资料上不是说她是独居的么?何况眼前这男孩还这么青年少!看起来和十八岁的苏小语更相配……自己和他一比倒成怪大叔了。/(tot)/~~

    “你是谁?!”一切来找他家小语的男人都要严阵以待!何况眼前这男人看起来还这么包!这么阳光!而自己现在是只小病猫的模样,站他面前就输了气势!o(︶︿︶)o!敌什么的,最讨厌了!

    两道颇有火药味的男声传入苏小语耳里。哐当!苏小语手里的勺子掉到餐桌上。

    “老师,你怎么会来?……”苏小语讪笑着。咬重了“老师”二字,希望冷大帅哥记得自己的份,也希望小季不要误会。

    苏小语这一声老师,却让两个男人更加黑了脸。

    一个是不满:我只是你的老师么?这个男孩对他存有敌意,而她又这么急于撇清,说明他们关系果然不单纯!-_-#

    一个是起疑:一个年轻男老师怎么会去一个女学生的家里?高中老师早该断了联系了……大学老师,那就更加不正派了!他嗅到了`的味道!(╰_╯)#

    苏小语决定装死到底:“呵呵……老师,用过午饭没?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啊?”

    冷俊楠不客气地挤进了屋里,很自来熟地换鞋子。笑眯眯地:“亲的,这位可的小弟弟是你表弟吧?”咬重“可”和“小弟弟”。他当然知道对自己有着如此敌意的男孩不可能会是小语的表弟。

    被一个很有可能是他敌的成熟男人说自己“可”……季天秀童鞋愤怒了:“你才小弟弟,你全家都小弟弟!”然后转向苏小语:“亲的?!苏小语,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我才离开几天啊,你就给我到处乱勾三搭四,居然还搞上了老师!”季天秀原本苍白的脸瞬间涨红——怒!

    苏小语无语:“……”这冷俊楠怎么回事啊?突然来找自己不说,还说出这样暧昧的话。而轻易就暴怒的小季童鞋说的话更是……令人汗颜。苏小语揉了揉太阳,突然感到很头痛。

    “小天,过来,坐下。”苏小语平复了一下气息,冷静地开口。然后淡淡地看向冷大帅哥:“冷俊楠,你也坐。”指了指自己另外一边的座位。“我们谈谈。”

    苏小语上突然升起的强大气势,让两个男人侧目,不面面相觑。接触到对方的视线后马上又高傲不屑地扭开脸,但都默默听从了苏小语的话,坐到餐桌两旁。

    苏小语对两个男人的表现很满意,点了点头:“小天,先把粥喝完,然后再吃一个寿司,不吃完不许说话!”她担心本来就生着病的他待会会被气晕,再要送医院可就麻烦了,还是先让他吃饱再来谈好了。

    然后起倒了两杯水,两个男人一人一杯。当然,季天秀的杯子是他专属的那个。

    两个男人被她的言行搞得摸不着头绪,但季天秀出于怕自己待会因为肚子饿而没力气吵架,也乖乖依言埋头喝起了粥。喝了一口还抬头,对对面的男人挑衅道:“这粥可是小语亲自下厨做给我的!”

    冷俊楠不置可否地笑笑。她刚才没有叫自己老师了……而是叫他的名字。这说明她把他看做一个男人而不是她的老师,这点让他莫名地感到高兴。

    这几天她都没有理会自己,他才会通过学生资料查到她的住处,找上门来……却不料想她家会有着一个男生。

    这几天控制不住的对她的想念,他一直很想和她更近一步。昨晚在宴会上见到她和商界龙头老大陆旭然一起出现,心里升起了熊熊妒火……还有刚才初见这个男生时心里升起的强烈嫉妒感,这一切,来得都很突然,完全出乎他的控制,但也让他明白,自己是真的被这小魔女煞到了。

    这个小女人,还真是让自己惊讶,昨晚才和陆旭然一起出现,形态亲密,可却在和周之维相聊过后,和周家兄弟相继中途退场,状似和周之维兄弟有牵扯,今天自己来找,她家又还藏着一个美少年……真是好本事!

    不知道她和这些男人,都是什么关系。……难不成,都是像和自己那样有过“露水缘”么?他自从意识到自己对她的在意之后,就一直很介怀,她那晚为什么会找上自己?还有,她的第一次,到底是给了哪个男人?

    这个认知,让他感到疯狂的嫉妒。但是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毕竟,苏小语一开始就和他说得很明白,他似乎并没有那个立场生气和质问。

    季天秀快速地喝完粥再三口两口吃掉了一个寿司,鼓鼓的腮帮子好一会才消下去,然后喝了一口水,末了还粉嫩的红唇。这些动作显得他格外的可。——当然,冷俊楠不会这么认为。

    小恶魔一抹嘴巴,大眼睛一瞪,拍桌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你们两个是不是背着我有什么`?”目光在苏小语和冷俊楠之间来回扫视。

    冷俊楠淡淡笑了,看着苏小语,不语。

    苏小语淡淡笑了,看着季天秀,不语。

    该来的事,还是来了呢,只是她没料到,会来得这么早。也罢……总比自己以后招惹了更多的男人后,他们一起来找她兴师问罪的好。

    季天秀只感觉自己的血气噌噌地往上冒。“好啊,你们!还同仇敌忾起来了,看来果真是`夫`妇!”果然女人都是不可信任,不可依赖的么?都怪自己傻,居然会认为她会是例外的……一而再地心灵受伤后,都来到她的边寻找慰藉……

    季天秀站了起来,尖利地叫着:“说呀,你倒是说呀!苏小语!”

    苏小语低头喝了一口水,盯着季天秀的眼睛,缓缓道:“小天,我并不是你的什么人。你没有资格这样说我。上次,是你先说不要我的,是你叫我不要缠着你的,你忘了吗?”

    季天秀顿时语塞,上次,的确是他说了很过分的话,但那些只是气话啊!“我……我后悔了不行吗?!你为什么要变得那么快!你就不能等我回头?你等我一下会死啊?这个老男人,就那么的好?你就那么的迫不及待?”说到后面,开始红了眼睛。

    “我为什么要等你呢?你是我的谁?我们可有山盟或是海誓?”苏小语淡淡道。“还有,这个男人,他并不是我的谁,他只是恰好在我需要慰藉的时候出现,看着也还顺眼罢了。”

    桌子下,冷俊楠的拳头,瞬时握紧。声音一片寒厉:“苏小语,你把我当做什么了?一时的慰藉?你还真是好意思说出口!”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人,不要把自己说得很深似的,如果你真的很深我,就不会在当时那样的况下接受我。你不过是食髓知味,还想吃回头草罢了,不要把自己说得那么高尚!”苏小语很不客气。

    冷俊楠苦笑道:“你可以不用把事说得那么明白。我在你的心里,就那么的不堪?”心下一片冷寂,想不到,一向都是男主角的他,这次,做了一回他们两个之间的男配么?原来,他只是一个路人甲,一个过客。

    季天秀带着几分欣喜,急急道:“也就是说,你对他没有的对不对?那我可以不计较你这次的过错……我回来了不是吗?你也回来吧,以后不要再理这个男人了……我可以原谅你……我们,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不好?”说完,他扑过来坐到苏小语边,紧紧抱着苏小语的手臂。

    苏小语不去看季天秀带着哀求的表,继续冷淡道:“小天,你还不明白么?我是一个无的人。这玩意儿,我从来没有相信过,所以不用拿它来当借口来压我。也不要期冀在我上会有这种东西。我从来不曾属于你,谈何回来?我也不需要你的原谅,我没有做错什么。我不会属于任何人。以前不曾,以后也不会。”

    “你……”季天秀不可思议地放开紧抱着她的手,惶然道:“你还在怪我,上次说那样的话伤了你么?我不信我不信!你在说谎!如果你一点也不我,你为什么要一而再地对我这样好?”

    “你对我,就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么?你明明不讨厌我的,不是么?”冷俊楠也不甘沉默。

    苏小语说自己完全不受感动是假的,她再也没有办法故意装出一副冷然的样子,眼里充满哀戚:“小天,看着你这样难过,我其实也很难过。我苏小语何德何能,能博得你这样玲珑剔透的孩子的喜欢?你是那么的好,好到让人难以拒绝的人……我没有办法完全不管你,我的确很喜欢你。但很抱歉,我没有办法给你想要的承诺。与其给了你希望再让你失望,不如一开始就不要给你过多希望。我就是这样的女人,所以,请不用再对我抱有寄望。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

    转而,苏小语看向冷俊楠,轻轻道:“……楠,你也很好。其实,我也有几分喜欢你才会接受你的。我不是谁都可以,因为我很挑,但也没有非谁不可,因为我的心很宽……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不堪的女人。我的边,如果你们愿意,就留下,不愿,就离开。”

    对于季天秀,她感到很抱歉,就算他恨她,骂她,她也会全然接受,因为这都是自己自找的,是她没有事先跟他说明白。

    而突然不经过她同意就贸然找上们来的冷俊楠,她也没办法责怪。只怪自己当初说的不够明确和态度不够坚决。

    该说的,她都说了。接下来,她等他们的决定。

    作者有话要说:嗯,很多人猜对了呢……来滴是冷大帅哥……挨个蹭蹭~!^^

    开始虐了……话说,虐虐更健康!亲耐滴们表拍我……

    另:推荐一篇猫猫最近在追看的文:

    十二岁的傲小正太穿成还珠格格里的令妃,小正太与乾隆大叔,还有捣蛋小燕子之间的搞笑纪事——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