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有关于扑倒

    第二天七点,六点便起在自己房间进行着晨练的苏小语,听到了外面有了声响,应该是陆旭然起了。苏小语仔细听着声音,暗暗估量着时间,待到陆旭然准备得差不多,快要出门的时候,她装出一副刚刚起来的样子,打开了房间门。

    此时苏小语已经换了一件保守许多的睡衣——不管怎么说,屋子里还有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况下,她对他也绝对没有任何想要引的意思,还是应该顾忌点的。

    “大哥,早上好。”苏小语主动开口打着招呼,脸上挂着看起来很诚恳微笑。

    “哦。……我去上班了。”陆旭然装作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她的手指,本来想问问的,但还是什么都没说。

    “诶,大哥等等!”

    “嗯?有事?”

    “……下次要来的话,希望大哥预先告知一声。”她其实很想说,最好以后你都不要来了。= =

    “嗯。”陆旭然脸上似乎有着微微的失落,但还是语气淡淡地答应了。

    看到再次紧闭上的房门,苏小语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其实,撇开她这个份与陆旭然的牵扯不谈,单从主观观感来说的话,苏小语算不上讨厌陆旭然,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所接触到的他,对自己一向都还算不错。

    苏小语会想避着他,是因为他太精明,怕被他探出更多的秘密。也因为现在她几乎已经完全适应自己女人的份了,开始会对男人有感觉了,所以怕自己会忍不住被陆旭然所吸引,他可是一个由内而外都散发着成熟和精英魅力的男人。

    收回心思,苏小语换上宽松的运动服,继续晨练。因为客厅的地方比较宽敞,她平时练武时一向选择在客厅里。把功夫招式过了一遍之后,已经是将近八点了。

    上因为练功出了一的汗,浑不舒爽,于是快速冲了个冷水澡,换上她在家里最喜欢穿的宽松白色衬衫还有超短裤。打电话订了早餐之后,苏小语回想了一下今天的课程:上午9点半到12点有三节课,下午没有课——整个计算机系周二下午都没课,而艾利斯学院里的晚自习更是没有要求要上,凭各人随意的。学生们有着很多的自由时间和空间。

    苏小语拿起手机,正准备调个八点四十的闹铃提醒自己出门去上课,却刚好有电话打进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小语同学吗?我是班长蔡才智啦!……哦,事是这样的,因为今天上午三到五节软基课的老师出差了还没回来,所以软基课下周才开始上……我就打电话通知你一声。今天的课不用上了。”

    ……

    也就是说,她今天一整天都有空!哦呵呵呵~

    不一会儿,米莉儿大小姐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想叫苏小语陪她去逛街……苏小语敬谢不敏,拒绝了。这难得的一天假,她当然要留给自己了。只是,要用来做什么好呢?

    按照苏小语前世花花公子的惯思维,吃饱喝足之后的闲空,自然是应该用来拈花惹草咯!可这一大早的,也不是时候啊!看来只能等到晚上再出动了。……自己昨晚干嘛要跟封尘熙约三天以后?谁知道这三天里会生出什么样的意外来呢?早知道应该约他今晚的……

    门铃声响起,嗯,应该是服务员送早餐上来了。

    ***

    这一次,苏小语没有猜错。站在门口等着她开门的,的确是外送的服务员小妹。

    只是,服务员在把早餐给了苏小语之后,却并没有向平时那样微微点头后离开,而是微微侧开了子,向后侧斜看了一眼,然后再抬头看苏小语,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苏小语奇怪地顺着服务员小妹的视线朝某个方向看去……那个埋首坐在对面门旁边的地板上的人,可不正是季天秀那小孩?他坐自家门口做什么?

    “我刚才问季先生,是不是忘了带钥匙了,但是他根本不理我。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病了……”服务员小妹小声道。

    苏小语对服务员小妹微微一笑:“没事的,我跟季先生认识。你先下去吧,这里我来处理就好。”

    服务员小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那就好!”然后走了。

    苏小语再次看了那个影一眼,然后动作很迅速地把早餐放回饭厅。再出来,慢慢走到季天秀旁边。蹲下了子。本来想伸手摸摸季天秀的额头,看他是不是病了,但奈何某人的脸埋得太深,只露出一个头顶对着她。

    苏小语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意识清醒着还是睡着了,于是试探地开口道:“小天天,你渴不渴?要不要来我家喝杯有水果糖味道的水?”

    “不要你管!死开点!”季天秀的声音里,带着浓浓地鼻音,竟似带着哭腔。

    苏小语暗暗吃惊,这小恶魔到底是怎么了?……估计是遇到很不好的事了,才会这样的吧?他虽然大多数时候很会装可扮可怜,但从来都是一个很骄傲很要强的孩子。

    “怎么了?”苏小语刻意放柔了声音。伸手去轻轻抚摸季天秀的头。

    季天秀的体明显一僵,马上伸出手挡开苏小语的碰触:“都说了不用你管了!”季天秀的声音陡然变得尖锐起来,但总算也抬起了头,露出了红红的眼睛,还有鼻子。——明显是哭过的样子。

    苏小语马上意识到事态可能很严重。微微皱了皱眉,反握住季天秀挡开她的手臂,声音严肃道:“到底怎么回事?死小孩,你不要吓我!”

    季天秀挣脱不开苏小语的钳制,愤怒了:“不用你这个死女人假好心!我就是死了,也跟你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苏小语依言松手,然后站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季天秀,淡淡道:“嗯,的确,是没有一毛钱关系。”

    本来期待着更多安慰之语的季天秀,微微愣然。很快又垂下了头,双手环着自己的肩膀,紧紧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嘴上却是逞强的冷冷吐出一个字:“滚!”像极了一头受伤的小兽。

    苏小语一丝心疼,顿时再也不舍得对他用什么扬先抑的招数,弯下了子,伸出手,从侧面紧紧环抱住季天秀。体型上,季天秀虽然清瘦,但毕竟有着将近一米八的高度,苏小语堪堪一米六的个子实在显得很些小,但不管季天秀怎么挣扎,就是挣不开苏小语的怀抱。

    季天秀急了,恼羞成怒:“不是不管我了么?!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啊,自己贴过来!简直像块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开!”

    “臭小孩!你以为我理你啊?谁叫你是我邻居呢?要是就让你这么死在我家门口,我以后还要不要在这里住啊?”

    “哼,我还死不了!不劳你费心!死女人,快点放开我!”季天秀出离愤怒了!他最讨厌别人碰触了!

    可是奇怪的,她的碰触其实也不是那么的讨厌,甚至让他觉得几许温暖和踏实。就好像一直在荒野里孤独飘着的心,突然有了落脚的地方的那种实在感,让他感觉自己是被在意着的,而不是可有可无的……只是他碍于面子,不得不装出讨厌的样子。

    “不放。再乱动,我就把你抱起来!”听听,这像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的话么!= =

    季天秀只能拿眼神,狠狠地瞪着眼前“力气如牛”的女人。体却放松了下来,不再排斥苏小语的靠近。

    那样漂亮的眼睛,哪怕里面带着许多复杂的神色,却依旧明澈动人。苏小语叹气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反正闲来也什么事,就当一回你的心垃圾回收站吧!不愿意说的话,那我就什么也不再问。但是你得乖乖听我的话,不许再坐在这里了,天大的事,也不能亏待了自己的体!”

    季天秀的眼神慢慢从凶恶,转为讶然,又含着几分感激,最后不好意思的别开脸去,脸上甚至带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轻轻地哼了一声。

    他感受到了,她贴着自己手臂的某部位,异常的柔软……让他不微微红了脸。

    总算把这被炸毛了的小狮子给安抚好了,苏小语松了手,改成握着他的手,微微笑道:“那,来我家喝杯水吧!希望你能赏脸,我尊敬的大少爷。”

    季天秀表面上看起来,安安分分地坐在布艺沙发上。他看了一眼苏小语手上端来的水杯,皱了皱眉:“这个不是我的杯子。”苏小语家的杯子是她亲手挑的,每一个款式都独一无二。

    苏小语赔笑:“嗯。这个是全新的,没人用过的,放心吧!……你之前的杯子,昨晚被我不小心失手打碎了。”

    季天秀很不高兴,马上了脸:“你就是这样对待我杯子的!不欢迎我来你家喝水可以直接说!”小狮子上的毛,又开始一根一根地竖起来了。

    苏小语把水杯放下。淡淡道:“你想太多了。如果不想你来,我会直接把饮水机给摔了。然后自己以后喝纯净水。等你不来了我再买新的饮水机。”

    季天秀被堵住了,想了想,又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命令式地:“以后要把我用过的水杯当做宝贝一样来看待!不许再摔了!”

    苏小语好笑着答应了。“你在那里坐了多久了?不想回家的话怎么不来找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陆旭然从自己家出去?

    “……不知道,大概七点半回到的……为什么要找你?你又不是我的谁,哼!”季天秀别扭道。他的确是不想回家,不想回到那个被称之为家,却永远空,只有他一个人的地方。也的确想过来找她……但是,却又不愿意给她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模样。

    苏小语稍稍松了口气。幸好他没碰到陆旭然,否则说不定会更加生气。

    发脾气中的小恶魔,表虽然很冻人,但同样很可呢!他生气的样子,微微嘟起的粉嫩红嘴,都非常的好看且人!苏小语星星眼状。

    敏锐地发现了苏小语眼中闪耀着某种异样邪恶的光芒,季天秀高傲地抬起下巴,斜眼睨着苏小语,美丽的唇瓣一张一翕:“喂!不要拿一副垂涎的花痴表看着我好不好?本少爷也是你肖想得起的么?像你这种要材没有材,也就脸蛋尚可的女人,以后不要随随便便就主动对男人投怀送抱!#%&¥@%*&!……”Balabala……

    于是……换苏小语被炸毛了!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是——狠狠压住那张美丽人但吐出恶毒话语的嘴巴!

    苏小语的确这么做了——她真的扑倒了季天秀!注意,是扑倒!相当暧昧的女上男下的姿势……

    季天秀突然被压倒在沙发上,头枕上了一个靠枕。瞪大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正压在他上的女人!嘴唇上传来的温软香滑的触感,更是证实了这一切并非自己的错觉!

    “扑倒”这种事,他、他也就在脑子里想想,而她居然真的做了!这是什么女人啊?惊讶过后,更多的是抑郁——季天秀会是甘心被压的人么?别看他脸蛋上看起来很稚嫩,但体上可是实实在在的成熟男人了!

    季天秀不甘示弱,决定要反扑!但是,反扑是一件艰巨的任务……

    得到季天秀积极回应以及变相“鼓舞”的苏小语,微微惊讶,但马上更加激烈地回应着。和男人,她也是第一次啊!只能凭感觉来了。

    很快,纠缠着的两人脸上都染上了绯色。苏小语抓住神智里仅剩的一丝清明,手撑在沙发上,稍稍起拉开与季天秀的距离,声音里带着几分软:“停下!打住!不然就停不下了……”

    一直被压在某人下面的季天秀,趁苏小语不备,突然一个翻——把苏小语压倒在了沙发上。——嗯,反扑成功!季天秀朝错愕中的苏小语眨眨眼睛,绚然一笑,反问道:“为什么要停呢?”那双漂亮的眸子闪着魅惑的光芒,似真似幻。

    停不下,那就继续好了。他一点也不想停,他还想要更多更多!她的上,有着薄荷沐浴露的味道,淡香人。莫名地让他感到心安……他忍不住俯,想更靠近一点,汲取更多一点她上的香气。

    突然感觉自己腰间一紧,苏小语侧了侧子,想躲开,却又被季天秀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

    她感受到他的动作里带着某种决然。似乎是绝望之中,突然看到了一丝温暖的光亮,又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这样子的季天秀,叫她如何拒绝得了呢?心里的某个地方,柔软的绪漫延开来。其实,她也不想拒绝。

    苏小语闭上了眼。纤手攀上了季天秀的清瘦但结实的膛,想更加零距离地靠近,却遭到了阻碍。苏小语烦躁地一扯,于是,一排扣子掉落下来。再伸手时,触及一片光滑细腻。心里暗暗喟叹一声:靠之!这家伙的肌肤触感真TMD好!

    引来季天秀清脆的笑声:“呵呵呵!……死女人,你可以不用这么猴急的。”

    惹得苏小语红了脸,恼羞成怒地一口咬在季天秀的肩膀上。

    “嘶!死女人,你属狗的吗?”季天秀吃痛地叫。但手上丝毫没有放慢进度。“到我房间去!”某女人在紧要关头时,突然道。

    季天秀骂了一声:“靠之!你真多事!”但却还是顺从地抱起了某个多事的女人,走向卧室。

    ……

    于是,他们H了。

    苏小语最大的感觉是,最初的痛感过后,原来做女人也可以这般的快乐。

    不知道过了多久,季天秀趴在苏小语上,重重喘息。两人的汗水,溶在了一处……外面的太阳,正高高升起,阳光透过窗,在地板上洒下一片金色。

    好一会儿,苏小语稍稍恢复了力气,伸手拨开了依旧搭在自己腰上的某人手。某人却马上又缠了上来,这次还抱得更紧了。

    “起来!让开!我要去洗澡!”出了一的汗,粘腻得难受。

    “没事,我不嫌弃你臭!……我们再来一次吧!”有着天使脸孔的男孩,瞬间又化成了恶魔般的男人。

    很坚决地说着不要,但很快又沉沦在某人撩拨中的苏小语,不内牛满面:这家伙,真的是第一次吗?

    ***

    苏小语看着边那张已经在熟睡中,却似乎睡得很不安稳的绝美容颜,轻轻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安全感很欠缺的孩子呢!小心翼翼地把他压在自己腰上的手给拿开,便看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苏小语连忙从头拿了一个抱枕塞给他抱着,那紧蹙着的秀眉才又舒展开来。又小心地给他盖上了一张薄被,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走进了房间里的浴室。

    温的水,打在好像被车碾过的体上,苏小语总算稍感舒服了一点。她虽然很些疲累,但休息了两个小时就缓过来了,而季天秀睡得这样沉,肯定是因为他昨晚根本就没有睡!

    他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今早显现出如此的失常。

    自己这算不算是,趁火打劫、趁人之危呢?也不知道他醒来之后会不会后悔,把他的童子之给了自己这么个没什么节感的女人。苏小语心头闪过一丝愧疚,很快就又消失不见——想要她为了一棵树放弃一整片森林?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但还是很害怕,季天秀醒来了会拉着自己,要她对他负责——她可没忘记两人第一次相遇时,就是她的嘴唇不小心撞上了他的额头,他就纠缠着自己不放了!

    正胡思乱想间,却听得外间传来声响:似乎是季天秀醒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