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如此芳邻

    苏小语走向门口,很聪明地先开了猫眼,想看看来人到底是谁,但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连忙开了门。以及,同时换上了一副很狗腿的笑脸。

    门外,大眼睛水汪汪的,嫣红的小嘴儿微微抿着,模样儿要说多标致就有多标致的极品小正太……可不正是季天秀。

    苏小语实在很想跟他说,这样的表真不适合你……但自己敢说这样的话,无疑是找死。只好打哈哈:“哈哈哈……你怎么真的来了……”

    季天秀表一脸不耐地:“这不是你‘邀请’我来的么?……开个门都这么磨蹭!你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请我进去坐!”

    “呃,来的好!来的妙!您的光临真是让陋室蓬荜生辉!请进……请坐……”

    季天秀很理所当然地坐在沙发正中央上,把玩着手里的小巧的银色手机,抬眼看向苏小语时,又换上了一副看起来纯良可的笑脸,语气很轻淡地:“你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挂我电话?”

    苏小语很理直气壮:“你之前不也挂了我两次!”

    她不提这个还好……提了这个么,季天秀笑得更灿烂了,“我给你电话号码时,没跟你说过么,不要在早上十二点前打我的电话……”

    苏小语挠挠头,没记得有这回事。“呃,有吗?好像没有吧。不过,你现在说了,我以后会记得的。但是,如果是有很重要的事怎么办?”

    季天秀开始瞪眼:“你能有什么很重要的事!重要得过我睡觉吗?”

    原来也是个赖一族啊,不过要赖到中午十二点的……苏小语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但没必要在这个问题上和他继续探讨下去。就像别人也不会明白为什么她要坚持早上六点起一样,这些只是个人生活习惯,她即使不能理解,但是会尊重。

    苏小语奇怪道:“你怎么会这么快出现在我家门口?难道你本来就住在这附近么?可我好像没跟你说我家的门牌号啊……”

    “没记错的话,我搬进来的时候,FREE公寓就只剩下我所在的901对面的902没租出去。而你又是这几天搬进来的,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知道你住哪里。”并且他昨天才听清洁阿姨说过,这边今天会有人搬过来住。

    “901么?也就是说其实我们是邻居了……”苏小语低语着。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季天秀这种典型的富家公子哥儿,怎么可能会少了自己就不行,估计他那天会那样提,也只是想为难一下自己吧?

    苏小语从冰箱里拿出两瓶矿泉水,放了一瓶在季天秀面前,“我这里只有这个。大少爷你就将就点吧。”

    季天秀漫不经心地打量着苏小语的屋子摆设,然后轻哼一声,像是解释般地:“我也是不久前才经朋友介绍,搬过来的。原来的房子离学校的确有点远……空的大屋子,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住也怪没意思的。还有就是,我早料到不能指望你履行合约。住得起这里的人,果然没有必要去做我家的女佣。”

    听出了季天秀语气里有埋怨的意思,“我们也算是不撞不相识。真要计较起来,那次可也是我第一次被男生亲了呢!所以我也有损失!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也不要再斤斤计较了啦!现在还成了邻居,应该和睦相处才是。”

    季天秀状若未闻地拧开眼前的矿泉水瓶,小小地抿了一口。“死女人家的水都比较难喝!”

    “那你可以不喝。”苏小语气结,自己的话他有没有听进去的?谁是死女人了,你才是死小孩呢!

    “我偏要喝!”季天秀说着,又喝了一大口,然后挑衅地看着苏小语。

    “……”苏小语无语。以后多了一个如此的“芳邻”,怕是她的子也不会很太平了!

    果然!下一刻,依然保持着天使笑脸的小恶魔开口宣布他的决定:“那个合约,也不是不可以作废。但是,你既然这么不长眼地成了我邻居,以后我不会让你的子太安宁的。”

    没办法,谁叫你偏偏倒霉撞上我,现在居然还主动送上我家的对面门了呢?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苏小语每一个表,他都觉得她很可,可能是因为在自己面前,能够这样真实地表现出自己绪的人,太少了吧……反应这么可有趣的玩具,不用来闲来无聊时欺负逗弄一下,实在是太浪费资源了。

    她不想跟他计较,处处让着他,他还当自己是好捏的软柿子了?她苏小语看起来像是好欺负的吗?母大虫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了?苏小语没好气地:“死小孩,你怎么说话的?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要尊老幼的吗?从年龄上来说,我可算是你的姐姐!”

    “尊老幼?还真没人教过我呢。……姐姐?”季天秀玩味地笑了,表又从纯良可变成了高深莫测,他明明还是在笑着,却让人感觉到他的笑容里隐藏着不怎么好的东西,俗称,笑里藏刀:“你觉得你比我大多少呢?”

    “我快要十八了……你么,至多刚满十六。”苏小语很笃定地。以及稍稍有点后悔,自己刚才扯到了季天秀家人,……他以前说过他家人都在国外的,只有自己在国内……说不定他有着自己的什么伤心往事,也难怪脾气这么反复无常。

    “十八了么?怎么还这么天真无知呢?”季天秀拿眼斜着看这苏小语,口气极轻极淡。

    被一个长相很天真无邪的人,用一种稍稍带着蔑视的口吻这样说,苏小语刚刚生出来的一点歉疚感,马上被淹没下去,眼睛睁得大大的。刚想要开口,却被季天秀先阻断了:“尊老幼是吧!也就是说,应该先尊老,然后,比较年长的才幼?”这回却是询问式的口吻。

    “是这样的没错!……所以,死小孩,你不要整天阳怪气的,小孩就该有小孩的样子!不要老是跟我玩变脸,一下子可得叫人简直想掐一把,一下子又变得冷的叫人退避三舍……就算你真的心里有毛病,双重人格什么的,你就不能表面上保持着乖一点的那面吗?一直可地笑不是很好么?又讨人喜欢……”苏小语很有滔滔不绝的趋势……说得是很爽,但是接下来的后果么……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