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妹妹?她从来不是

    第二天六点的时候,苏小语顶着俩熊猫眼,很怨念地醒来了。没办法,谁叫她已经养成的六点就会醒来的生物钟呢?

    昨晚她被米莉儿拉着看片子,直到凌晨两点,她才终于得以“解脱”,然后直接倒在上,合上眼就睡着了。到现在,也不过才睡了四个小时,当然困了。更别提实施她原本行的不轨之事——事实上,她已经对米莉儿完全不抱期望了。

    或许,自己应该再找个比较成熟的男人来抱抱试试?毕竟上次在大街上抱的季天秀,准确来说,还更像个男孩呢。不过,要去哪里找可以让她抱的男人呢?这倒是个问题。

    苏小语看了看米莉儿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脸,猜她也不会这么早醒来,于是很放心地光着脚,在房间里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做起了晨练,把武功招式都过了一遍,然后再打坐了半个小时。按平时的习惯来说,她六点起洗漱过后,会先喝一杯水,然后晨练一个半小时,再打坐一个小时才会吃早餐的,但既然借宿在别人家,就只能一切从简了。

    这个时候,已经将近七点半了。苏小语从记忆里搜索得出,米大小姐睡到十二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至少也要睡到十点才会起来……不然起气会惊人的大。

    苏小语无奈地叹一口气,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在米莉儿家留宿了。米莉儿的房间有着独立的浴室,苏小语洗漱过后,然后从洗衣机里找出自己昨晚洗的已经干了的衣服,换上,悄悄出了房门。

    米父这个时候已经出门上班去了。苏小语只好对大厅里正在忙碌着的管家陈叔交代了一声:“我还有事,所以要先走了,你们小姐醒的时候,麻烦转告她一声。”

    事实上,是她还惦记着学车这一事呢,记得陆家的车库里,有着好几辆闲置的车的,听林嫂说其中有一辆黑色的跑车是苏若蓝以前开的,自己或许可以用来练练手。

    “好的。小语小姐不先吃完早餐再走吗?早餐已经准备好了,端上来就行。”

    “不了。我回家吃就好。”没记错的话,米家一向比较喜欢牛面包类的西式早餐,但她还是比较喜欢豆浆油条小米粥配咸菜的中式早餐。所以,还是回家再吃吧。搭计程车,应该半个多小时能回到陆家了,八点半到家,刚好可以赶上林嫂做的早餐。

    苏小语摆了摆手,就出了米家的大门。

    沿着花园小区的路小跑着,五分钟后,苏小语出到了小区的大门。可惜今天早上在门卫处守门的不是老李也不是昨天那个帅帅的保安小周。

    然后很快坐上了计程车。苏小语一路上一会儿想着自己到底怎样才能找个成熟男人来抱抱的问题,一会儿想着以后上了大学到底是要一直住宿舍,还是干脆在学校外面租房子?还有要怎样说服她老妈给她买辆车,或者是干脆把她以前那辆送给自己用也行……毕竟一个以前一向内向低调的女儿,突然间要变漂亮要买衣服化妆品已经够奇怪了,居然还要想着搬出去住、拥有自己的车……

    八点二十九分,苏小语出现在了城郊半山腰上陆家的豪华别墅的大门口。苏小语猛按着门铃,一边嚷嚷着:“林嫂,我回来啦!你做好早餐没?饿死我啦!”

    因为男女主人常年都不在家,陆家的固定佣人并不多,除了做饭打扫的林妈,司机老王,还有定期每三天会来打理一次陆家的后花园的园丁,就没有别人了。所以苏小语才这么的肆无忌惮。

    漂亮的白色大门被打开了,可惜,出现在苏小语面前的人,不是林嫂,而是一个……适合让她拥抱的,浑散发着成熟气息的男人。

    男人的脸有着很刚毅迷人的轮廓,浓密的眉毛,幽黑深邃的眸子,高高的鼻梁,感的薄唇……很阳刚酷帅的一张脸,并且,依照苏小语的目测高起码有着一米八以上的颀长躯,明明是穿着很家居的休闲服,却透着一股不怒自威的冷厉。

    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让苏小语迅速做出判断:这个男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优雅绅士,其实是一头擅于潜伏的豹子,绝对的不好惹。

    “林嫂……咦,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家?”苏小语连忙收住自己即将要扑过去的脚步,还有准备与来人来一个亲密拥抱而张开的双手,扑闪扑闪地眨着眼睛,惊讶溢于言表。——这是这个时候她应该作出的最好的反应。

    其实,她已经隐约猜出这个男人的份。在这样的大清早里,有可能出现在陆家的二十几岁的男人,除了她那个在A国留学了四年,近期会回国的继兄陆旭然,还能有谁。

    乍然看到昨天在机场才见过的,那个让自己特别留了心的女孩子,居然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在他面前,陆旭然也是大吃一惊。还有,这么近距离地看,她那嘴巴张得大大的惊讶表,还真是可呢!不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陆旭然微微皱起了眉。

    不等陆旭然回答,苏小语就绕过了他,进了屋,很熟练地在玄关处脱掉运动鞋、换上了一双很可的兔子图案的拖鞋。

    然后径直走向厨房,嘴巴里一边嚷嚷着:“林嫂,我好饿啊!早餐呢早餐呢?我可是特地回来吃你做的早餐的,因为吃不惯米莉儿家的面包和牛。”完全把刚才给她开门的某男人给抛在了后兼脑后。

    陆旭然的眉毛皱得更紧了,一半源自不满那个女人又一次把自己完全忽视掉了,一半是因为纠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难道是陆家的某个远房亲戚来暂时借住的?所以自己才会觉得她有几分眼熟,但怎么没听林嫂说过?陆旭然的视线一直跟随着那个女生转。他倒要看看,她到底是谁。

    林嫂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苏小语也是一惊:“小语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早餐么……因为少爷习惯八点吃早餐,所以,已经吃过了。不过还有剩,你等等,我给你哈。”

    三分钟后,苏小语已经坐在餐厅的餐桌旁,咬着筷子等早餐吃了。还时不时拿眼光偷偷瞄一下已经坐在了客厅沙发上的陆旭然。陆家一楼的格局是餐厅与客厅是连通的,中间仅用大大的盆栽隔开,但完全阻碍不了视线往来。

    陆旭然在刚刚听到林嫂的那声“小语”的时候,大脑有着三秒的空白。然后苏小语用眼睛的余光发现她的亲亲大哥动作略显僵硬地关上了大门,回到原本客厅的沙发他坐着的位置上,继续看他的财经新闻,期间,目不斜视。

    所以,苏小语才很放心地光明正大地偷瞄着某人的侧面。真是好看的男人呐~~~心里不暗暗感叹:要是我穿越在这样一副体上就好了!= =

    忽然间,陆旭然突然回过头来,直直地看向苏小语,面无表地盯着苏小语看了三秒之后,然后回头,继续目不斜视地看他的电视。而一直在偷瞄陆旭然的苏小语,则是被吓得把含着嘴里的筷子重重地咬了一下……本来想装作在吃东西不经意地看向那边的,低头一看才发现,呃,原来嘴巴咬的不是菜啊,粥还在厨房的锅里着呢。

    苏小语莫名其妙地挠挠头,搞不懂她这个便宜大哥为什么有点阳怪气的。他应该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拖油瓶妹妹了吧?但是,自己胖点瘦点应该和他没多大关系吧?她变漂漂,买衣服什么的花的又不是陆家的钱,最多是吃的是陆家的食物而已……不过自己因为减肥,已经吃的比以前少了很多了,他应该高兴才对吧!

    虽然她曾经也做过男人,但还真摸不着这男人的心思。

    苏小语决定,自己吃饱了,要和这个名义上的大哥好好谈一下。中心思想就是:我虽然算得上是陆家的人,但是,我真的没有花多少你陆家的钱,所以,你不要摆这么一副臭脸色给我看。要是大哥你不乐意和我住在同一屋檐下的话,我可以尽快搬出去的。苏小语在心里偷偷加一句:要是您能帮助小妹我找一下房子的话,就更好了~

    很快,林嫂把香喷喷的鲜鱼粥和精致的咸菜配菜端上了桌子。嘴里一边叨念着:“幸好我多煮了一点,记挂着你喜欢吃,说不定下午或晚上回来或许会想吃上一碗,想不到是给你做早餐了……”

    苏小语就差没流口水了,连忙喝了一小口,马上又喊烫,连连吐着舌头,去喝一旁的凉开水。

    陆旭然拿着遥控器乱按一通,最后“啪嗒”地关掉了电视,上了楼。

    苏小语用不解的眼神看向林嫂,声音不大不小地:“大哥他是不是更年期提前到了?还是看我这副样子不顺眼?”看来,自己打算找这个大哥谈谈的计划要落空了。不过,无所谓啦。反正她快开学了。

    很不巧地,听力一向很好的陆某人,听到了。上楼的脚步稍微一滞。

    林嫂没好气地作势要敲小语的头,但当然不会真的敲下去,“臭丫头,怎么说话的你?什么更年期,大少爷才二十四岁,年轻有为着呢!怎么会看你不顺眼呢,不要多想了,快喝粥吧。”

    回到房间的陆旭然,暗暗沉思。原来是她……难怪昨天在机场看到她时,就觉得有一种熟悉感,不过,绝对不是因为他还记得以前那个胖胖的她,而是,她的五官和父亲娶的那个红透半边天的女人有几分神似。

    苏小语么?还真是士别三当刮目相看,算起来,我们应该有四年没见面了吧?以前在家的时候,也一直没怎么注意过过去有如空气般的你的存在。想不到有一天,你会变得如此的让我惊讶……还有,惊艳。

    不仅仅是容貌。他见过的长得比苏小语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而是,她上有这一种让他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深深吸引了自己。所以自己才会在昨天机场的一见之下,就有一种想要认识她的冲动……还立下如果有缘再见,自己一定不放过她的决心……却想不到,她其实已经可算是陆家人。

    她真的是四年前那个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小女孩么?是她以前一直太会掩藏了吧?应该是的。

    对于苏小语外在上的改变,陆旭然其实并不太吃惊。因为他隐约还记得一些,十年前,那个小女孩刚来陆家时,就是很粉嫩可的一个小女孩。但是因为自己的亲妹妹诗颖不太喜欢她,总是有意无意刁难她。

    自己曾经想过要伸出援手的,但是想到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就冷眼旁观了。

    不过,她也适应得很好,不是吗,她渐渐地习惯把自己隐藏起来,实在是不失为很好的在陆家活得更容易些的策略呢。自己当时只是更加觉得不屑了,果然,不仅母亲会装,连她的女儿也这么的会装。

    他当初表面上不赞成也不反对父亲的婚事,但不可否认,他在心底里是对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世故女子有些抵触的,从来没有叫过她一声母亲。因为觉得她不配,俗话说,戏子无。她嫁给父亲,不是图钱,还能图什么??那是什么玩意儿。

    但后来那个女人的表现却一直让他吃惊,父亲立遗嘱时,她一分钱也没要。甚至可以说,除了一些首饰礼物之外,她从来没有从父亲手上要过一分钱,所有的房产,她也都不同意让父亲写上她的名字。

    但陆旭然一直觉得,这些只是那个女人的手段,什么都不要,其实是因为想要的,更多。

    ……那个女人的女儿,果然不简单。陆旭然莫名地烦躁起来,为了全面地了解真实的况,陆旭然按下了内线,叫来了林嫂。有些话,他需要好好问问。

    林嫂很快上来了。

    ……

    半个小时之后,陆旭然挥手,让林嫂出去,但神色更是吃惊。才两个月,就蜕变成这个样子?

    并且,林嫂言语间处处流露出对那个她的喜与维护。这不免让陆旭然有些吃味,林嫂是陆家的老人了,自己可是林嫂一手带大的,怎么变成现在林嫂对她一个外来人比较亲了?不过也是……最近这几年自己都不在家。

    还有,据说她这样改变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喜欢上某个男生了?

    陆旭然莫名觉得有一股妒意涌上心头:什么样的男人,肯让你放下原本让你在这个家安立命的面具,从虫茧,化为蝶?

    想起苏小语刚才对他的称呼,大哥?谁是你大哥了?妹妹么?他从来没当她是过。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