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是天使还是恶魔?(修)

    一听这话,苏小语第一反应是这家伙真是大惊小怪,大家都是男人啦,被摸一下有什么关系……然后才想起,现在自己是“女人”了……话说,用女人的体,去抱一个男人,感觉还真是怪怪的……她还是比较习惯抱软玉温香的美女,而不是硬邦邦的男人!苏小语不死心地在男人上又摸了几把,想找找感觉——结果是,没有任何感觉!

    完了完了,她还是对女人比较有感觉,而没法对男人有感觉……

    话说刚从店铺里走出来的季天秀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突然撞过来,还莫名其妙地死抱着自己,在自己充分的表达了他的不满之后,这个女人不仅没有“死开”,居然还开始对他“上下其手”起来了?

    季天秀着脸,手伸向了苏小语紧紧抱着他的腰的手臂,想要拉开某女的猪蹄,但是却无果。不由暗暗心惊:这是什么女人啊?力气这么大!

    季天秀不知的是,他怎么可能敌得过内力已经恢复如前世水平的苏小语呢!于是,就又演变成了某男按着某女的手不舍让某女离开他的怀抱放开的更暧昧的姿势……

    苏小语浑然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怎么写,反正抱着男人的体,她也没觉得自己有啥吃亏的。只是记恨地想:没品的男人,居然敢骂我是“死女人”?你希望我放开我偏不放开,于是手下不但不松手,反而抱得更紧了一些,同时抬头想去看清楚自己上方的脸,到底是长了个啥样子。

    于是又一个杯具发生了!

    苏小语忿忿抬起头的瞬间,被苏小语八爪鱼似的紧抱着的某男也很愤怒地低头,想看清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胆敢这样对他——于是,某男的嘴巴刚好“碰触”到了某女的额头!

    这实在太突如其来了,两个人都因暂时失忆而愣住了……保持了这个姿势足足三秒。

    虽然这一幕在纷纷驻足围观的旁人眼中是一副绝对唯美的画面,但在两个当事人看来,的确很杯具!!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顿时沸腾了:“哇,姐弟恋诶!好唯美的画面哦!~”

    “那女的还不错啦!那男生真的好可好漂亮!!太萌了~~~快点拿手机拍下来!”

    为当事人之一的苏小语的感想:天哪!我居然被一个男人给亲了?虽然只是额头。但还是感觉很……恶心!

    为当事人之二的季天秀的感想:这个女人不错?哪里不错了?一点作为女生的矜持的都没有,简直是可恶得该打入十八层地狱!还有,他最恨别人说他……可!漂亮!!尤其,居然还真的有人拿出手机对准他们拍了起来。

    季天秀正要发飙,谁知道苏小语比他更抢先了一步,当下推开他的怀抱,向后跳出两三步远。让他很有一种……自己好像那被利用完了就扔掉的一次物品的感觉。

    苏小语狠狠地用手擦拭着自己的额头,好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了一样。然后大吼:“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我知道我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了一点……哦,不对,说错台词了……你们是不是眼睛瞎了?什么叫做我还不错,他可又漂亮?你们是不是搞错对象了,明明是我比较漂亮好不!”苏小语有点语无伦次,因为她的脑袋此刻实在很混乱,像是一团浆糊。

    一群乌鸦飞过……嘎!嘎!

    众人:我们还是保持沉默吧。

    苏小语正唾沫横飞间,视线一不小心,触及到了她面前一点五米之外的,一分钟前还跟她紧密相拥的某没品男……正在用纸巾狠狠擦着自己的嘴巴……看来,他也很嫌恶自己呢。

    待看清那男人的面孔,苏小语呆了。这,这……是不是系统出错了?呜呜!怎么这样子!~~~(请用半岛铁盒的调调来念~)

    因为,那个该天杀的没品男,的确很有嫌弃她的本钱!人家那根本是天生的凤凰!人家那才叫做真正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咦,不对哦,这句话应该用在女人上的……不过请原谅她,她现在已经完全神经错乱了。何况,天生丽质用在此男上,真的一点都不为过——应该没有多少男生会很讲究保养的,至少他现在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化妆的迹象,所以肯定是天生的。

    天鹅小姐和凤凰王子具有可比么?答案是,没有。

    不说别的,就说他那张脸。

    最多十六上下的年岁,秀气却又不失英气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晶亮晶亮的,鼻子很直很很翘,为整张脸更添了几分,小小的嫣唇被他狠狠擦拭过后,红滟滟的十分人,还有那皮肤,用“冰肌雪肤”形容绝不为过,染着淡淡红晕的双颊,犹带着稚气线条的轮廓……一眼看去要说有多可就有多可,漂亮得简直像是SD娃娃,却比SD娃娃有灵气多了。

    这样一张天使般的脸最适合配上一副纯真无邪的笑容了,只可惜脸的主人却是一脸的冰冷,眼神更是骘,显得非常突兀,但无论他怎么样的表,都有着一番别样的动人心魄的美!

    秀气,却丝毫不会显得女气,将近一米八的高,还有看起来很清瘦,但经过苏小语亲手验证过其实很结实的材。那精致的五官,那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都充满着雍容高雅的气质……简直像是一个温室里育养出来的王子。神清骨秀,姿容绝世。标准的绝世美少年啊啊啊!绝对的秒杀!~~~

    难怪了……在这样的光芒衬托之下,观众还能给她一个“还不错”的评语,已经是万幸的了。

    苏小语想泪奔……~~o(>_<)o ~~

    下一刻,她的确这么做了,但却没有泪,而是一脸的平和。苏小语的习惯是心里越是波涛汹涌,面上就越是平静。旁若无人地脱下自己的高跟鞋,用手拎着,然后瞄准一个围观群众比较少的方向,很淡定走了出去,再也不看任何人一眼。似乎完全没有发生刚才那一幕,而只是她走路突然感到脚累了,就理所当然地脱下自己鞋子,继续走。

    她这么做的理由很简单……作为一个凡人,不想被天神般的人物比得无地自容的话,最好的办法是,无视他……绕过他。

    其实,苏小语的心里早已经波澜起伏……原本,她担心自己到底能不能对与自己的前世别相同的,“男人”这种生物产生兴趣的,目前看来……好像也不是太难的事,如果对象都是长得像刚才那个少年的话。

    也就是说,在看清那少年的面容之后,苏小语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其实,也不是那么的不可接受……

    这种想法,把苏小语吓着了——我怎么可以对一个年龄比我这体还小的,并且格超级恶劣的少年起兴趣!难道,我被我前任留下的那些BL书籍影响了,激发了我潜藏的同恋倾向?

    ——请原谅思维呆滞下的苏小语童鞋又一次完全忘了自己为女人的事实。只是为自己居然会对有一个男人——准确来说是男孩,觉得看了人家的容貌之后就觉得“能够接受”感到很不可思议。——她前世花花公子的本色是见到美人就想泡,或许,只是因为眼前的这个家伙太漂亮了,误导了她真实的感觉……如果真的要她对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起兴趣的话……天哪,那还不如杀了她!

    以前自己是一向最鄙视那种比自己还要白还要年轻还要美男子类型的“美少年”的,如今,她居然觉得其实也不算讨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道,以后自己就只能“泡”这一类的男生了吗?杯具!

    想着要接受男人是一回事,真的要她去面对与选择,又是另外一回事。苏小语本来在这两个月的时间消磨里,已经开始慢慢习惯女人的体了的,但是还是觉得无法揣摩正常女人的心理。

    所以,思维凌乱得像一堆杂草的苏小语,只会机械地脱下不方便行走的鞋子,愣愣地走了。完全不敢再去看那张妖孽的脸第二眼。心里不停地念叨着:幻觉,一切都是幻觉!

    如果,苏小语的确就这样走了,回到家里,那刚才发生的完全可以被当做只是一场梦。但是,被忽视的人很不爽。事实上,季天秀虽然不喜欢被人当猴子似的围观,但习惯被注视的他也绝对不会喜欢被人完全忽视——那个女人,在没看清他的脸前,把他抱得紧紧的,但在看到他的脸之后,表居然像是活见鬼一样!!

    什么意思嘛?他就那么不堪入她的眼么?一股郁气从心头涌来。何况,自己可是被她“占尽了便宜”,他有权要求她负责,不是么。

    于是,在苏小语刚刚跨出围观群众围起来的圈子时,绝美的少年对众人展露出一个绚烂的笑脸,声音不大不小但正好能让在场的人包括苏小语都能听到:“姐姐好像真的生气了呢……大家让让,我要去追她咯!不然她以后都不理我可就惨了!”

    苏小语愕然地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个风姿优雅地走向自己的影。那个少年来到她边,用最无邪的声音道:“姐姐,我真的那么让你生气么?所以,你才脱下我买来送给你的鞋子?”话到后面,已经带上了一点泫然泣……

    众人愤怒的眼光纷纷向苏小语。指责:“做姐姐的,怎么可以这样辜负弟弟的心意呢?”

    苏小语:“……”

    那双纯澈无比的眼睛期待的注视下,她忍下反问:“请问,我认识你吗?不要乱认亲戚。谁是你姐姐了?”估计那样,也不会有人相信吧。只能默默地再次穿上了那双让她行走不便,脚后跟生疼的高跟鞋。

    看到苏小语此举,少年脸上绽开一个满意的笑容,居然主动伸手去挽着苏小语的手:“姐姐,我们走吧。”

    苏小语眼一瞪,“凭什么我要跟你走?”

    少年在她耳边低语了一句不知道什么话。

    然后,苏小语完全的顺从了,就这么呆呆地被看起来很纯良无害的绝色少年拉着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