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桃花林遇桃花仙(上)

    阳三月,苏州城外的一片桃花林里。

    林里的桃花开得好不闹,绯红一片,濡湿的花瓣闪着晶莹。这桃花一簇簇,一层层,像云锦似的漫天铺去,在和暖的光下,一片片粉红的花瓣张开笑脸,茵茵蕴蕴的花香弥漫开去,让人神清气爽。一阵风吹过,满树的桃粉便纷纷飘落,下起了桃花雨。

    分明是一派烂漫祥和的气息。却出现了一个极不协调的声音:“老天,你想玩死我啊你?!”苏昱仰天大呼,喊出来的却是嘶哑的声音。

    苏昱回首看了看后,呼——幸好那个恐怖的女人还没有追上来。先在这桃林歇会脚吧!他已经施展轻功跑了整整两个时辰了,三月的太阳虽然不算毒辣但晒久了也会的,还没有喝一口水,能不累么?

    话说提起这位苏州苏家三少爷苏昱的名号,在江湖上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因有下——

    苏昱家很有钱,是苏州首富。苏昱很有才,是江南第一才子。苏昱长得花见花开人见人,总之灰常的祸害。苏昱很风流,红粉知己无数。

    貌比潘安,有财有才,还温柔多的公子,怎能不出名?苏昱无疑是怀少女的梦中人,良□妾无数的闺中寂寞女子红杏出墙的最佳对象……他最懂女人心,最解女人,却偏偏也最花心,最不可靠,就像那色泽美丽的毒酒,你明明知道它有毒,却还是忍不住去尝试,一试,便上了瘾……一时的欢愉美好之后,是长久刻骨的相思与幽怨,叫女人们又又恨。

    苏昱从不否认自己风流好色,在花丛打滚了几年,凭着他的满口甜言蜜语,还有坚守“三不碰”的原则,一直都混得很如鱼得水。所谓“三不碰”,就是处女不碰,良家妇女不碰,刁蛮难惹的女人不碰……所以苏昱虽然喜欢美女,但很多时候都还算谨守礼教,只与美女们**说,但只要是在这“三不碰”范围里的美女,他都坚决不触及最后一道防线。

    这次苏昱却栽了大跟头,正是因为头一次忘了遵守“三不碰”原则,居然碰了最最不该碰的女人,武林世家花家的大小姐花千色!武林的四大美女之一,一个脾气火爆刁蛮和她的美貌一样出名的女人!“三不碰”的三项她全都符合!

    苏昱第N次后悔自己那晚喝酒实在过多,月色实在太美好……才会一时难自,把陪他喝酒的同样醉醺醺的花千色给办了……

    第二天苏昱醒来,只见花千色罗衫半解,酥微露,脸带红晕地倚在他边,羞地问:“苏郞,你什么时候娶人家过门?”

    苏昱大惊失色:“你、你、你,我、我、我,怎么会?……”

    花千色柳眉倒竖:“怎么不会?!事就是发生了!苏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风流韵事,本姑娘可不同你那些红粉知己,你别想吃干抹净还不用负责任!看你人品还算良好的份上,本姑娘就自认倒霉,委屈一点嫁给你了!限你三内到我家提亲!成亲后,你不许再到外面拈花惹草,不许纳妾!只可以我一个!……”

    说实在的,苏昱原本并没有不想负责的意思,一定要娶个娘子的话,花千色的家容貌是完全符合自己标准的,但问题是自己才二十岁,不想那么早被束缚住啊!更重要的是,花千色的格实在太难伺候,只宜远观,不宜近赏,更别提把她娶进门了!她的那一堆要求,简直是要了他的命!那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不娶,坚决不能娶!

    于是……当场被狠揍了一顿之后,苏昱便顶着一脸鼻青脸肿开始了逃亡生涯……为什么要逃?因为花千色誓死非他不嫁,坚决要他娶她呗!

    苏昱家里是经商的,重文不重武,苏昱主要是以琴棋书画等才艺闻名,但也认真拜师学过功夫,良好的天赋使得他也勉强算是个半吊子的高手,而他的轻功因为常常要用到(私会人啦、有人来时就逃跑啦……)更是炉火纯青,可名列江湖高手前二十之内。

    花千色虽是女子,但生长在武林名家,武功却比苏昱更厉害一两分,轻功也只比他差一点点。两人真正对上了的话,苏昱不得不顾及她是女子,还是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所以苏昱处处吃亏。只能逃为上策。

    那晚后到现在,苏昱已经被花千色追了三天了!他和花千色的事已经闹得苏州城里人尽皆知,虽然说自己名声一向不算太坏,但毕竟是花名在外,而花千色虽然脾气不好,但人家好歹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看都是自己理亏,所有人都站在花千色那边……

    有认得苏昱的人看到他,都会马上传报消息给花千色,所以苏昱才逃的这么狼狈。两个时辰前他在苏州城内吃午饭,才吃了一半,花千色又出现了……

    苏昱靠在一棵开得很艳的桃花树下,抬起衣袖擦了一把额上的汗水,对着天空自语:“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碰那个死女人!不,如果可以选择,我会选择生活在一个男女关系只要你我愿,便可以不用负责任的年代!男欢女的那种感觉明明很美好嘛,女人又不是没有享受到,为什么只要一发生了关系,损失吃亏的一定是女人呢!”

    苏昱越说越愤愤不平:“像我这样意外地上了不该上的女人,便被着负责,葬送下半生和下半自由的男人才是大大的亏嘞!虽然知道,很快我家和花家的人就会都知道了这件事。那时肯定更多的人来追我……下场肯定还是得乖乖回去娶那个女人,但是,我就是不甘心,我没有办法做到束手就擒。……”

    突然,苏昱边冒出一个嫩生生的声音:“唔,你说的也很有道理呢!这么说来你也可怜的……”

    苏昱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谁?是谁?!”这个声音离自己绝对不超过五米之外。居然有人能够靠得这么近却不被他觉察发现……如果是敌人的话……

    “我在你上面哦!~”不对,这个声音明明年纪很小的样子!也就是说,对方居然是个小孩子!

重要声明:小说《男穿女之命犯桃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