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为何落寞

    ()

    “十几个少年?嗯?”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姜佩雯突然一愣,愉悦的笑声嘎然而止。

    “还潇洒英俊?”

    听到那越发森冷的声音,姜佩雯脚步轻轻向后挪了挪,子还不由的打了个哆嗦:“也就随意说说,不……不是真的!”

    “随意说说?”徐明昊眼睛一眯,冷冷的扫了扫姜佩雯。

    感受那冰冷的目光,姜佩雯果断的选择了妥协。

    “也就是想……”她刚说到这,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便在屋内响起。

    姜佩雯便看见徐明昊的手紧紧的握在椅把上,那吱吱嘎嘎的声音,便是不堪蹂躏的椅把发出的声响。

    顿时姜佩雯又抖了两下,牙齿还不由的叩了两声:“想也没想过,说着玩……玩的。”

    也许是见到姜佩雯的态度端正,徐明昊的手松开,吱吱嘎嘎的声音也消失了:“是吗?”

    “是的,是的。”仿佛为了表示自己的可信度,姜佩雯重重的点了点头。

    徐明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在椅把上轻轻一屈,轻轻的叩了起来。

    室内一片安静,就连一旁的秦一也只是低着头,死死的抿着嘴,不让一点笑意释放出来。

    突然,那富有节奏的打击声骤然停止,徐明昊眼皮轻轻一抬:“倒茶!”

    姜佩雯先是一愣,接着反应过来,看着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的徐大爷,顿时明白过来他叫的是自己。

    急忙走到桌边倒了杯茶递到他的跟前,她双手捧着茶杯,腰轻轻弯曲,头部低垂,那模样要说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显然他的老实让徐明昊的脸色又舒缓了几分,他接过茶杯轻轻抿了一口,不咸不淡的说道:“茶叶没有泡开,茶香未出,带着苦涩。”

    说完他轻轻瞥了眼低眉顺眼,一副小厮模样的姜佩雯,道:“秦一。”

    “是,主子。”秦一忍住笑,应道。

    “阿文为小厮,办事不力,功过相抵,奖赏和那些首饰全部扣回。”徐明昊站起,背着手道。

    “是。”

    说完,徐明昊长袖一拂,便走出了房间。

    只留下瞪着眼,张着嘴,一脸呆滞的姜佩雯。

    直到过了许久,一阵哀嚎声才响起:“我的银子啊啊啊啊啊啊啊……”

    ——

    又过了两,徐明昊等人告别陈世及离开了陈府,又在原来所住的宅子里呆了一,便在安州官员轰轰烈烈的欢送中离开了安州。

    不过徐明昊等人却没有走远,而是半路带着姜佩雯和几个护卫离开了车队,绕了个圈又回到了安州。

    当然,为了怕别人认出,几人都易了容。

    不过这易容并不是姜佩雯前世在电视上见过的那种贴张薄如蝉翼的面具改变容貌,而是采用精妙的化妆技术,让人的五官产生变化。

    给他们化妆的是徐明昊其中一个护卫,材壮硕,五官粗矿,平时也不怎么吭声,但姜佩雯倒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手。

    徐明昊脸上的疤痕被一种贴近肤色的粉状物遮盖了,五官的冷峻也在他的巧手施为下变得柔和了不少,再加上一些其他细微的变化,若是曾经见过他的人站在徐明昊的面前也最多只是觉得这个男子和六王爷有三分相似,但也只是相似而已,没人会将他和那冷峻的六王爷想成同一个人。

    而姜佩雯换上了女装,扎着双髻,眉毛眼睛下吊,白皙的皮肤也变得蜡黄,再配上本来有些瘦弱的子,怎么看都像一个吃不饱穿不暖,整愁眉苦脸的悲催丫头。

    当姜佩雯从铜镜中看到自己的模样,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被整了,强烈要求要个美美的形象,不过领导态度强横,几次上诉没有成功,最后只得心不甘不愿的接受了。

    秦一和秦五等人也换了仆人的衣服,带上早就准备好的货物大摇大摆的回到安州,俨然成了从南方来此的客商。

    几人租了个小宅子便重新在安州落下脚来。

    而接下来的子,徐明昊似乎格外忙碌,就算没有出门也是整和秦一等人关在书房内。

    姜佩雯的子就要简单舒服的多,每里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吃,没事的时候还出去走走。

    就这样过了三,这一天安州城发生了一件让百姓们大感兴趣的事。

    那就是镇远将军陈世及府上的二夫人带着仆人和一些闲汉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城中的一个宅子里,然后没隔一会,便吵了起来,又是骂人又是砸东西,最后还当动手打了那女的两耳巴子。而随后赶来陈家二少爷气的脸都青了,护着那女子就大嚷着要休妻。

    当然这“休妻”二字一出,顿时犹如捅了马蜂窝,陈二夫人当场便又哭又闹,各种难听的话层出不穷,简直把泼妇和妒妇的角色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姜佩雯这时候才从众人的闲言碎语中得知她那姑母这次这么紧张,全因这个女子是陈贺年当然的青梅竹马。据说这女子姓刘,其父亲和陈世及有点亲戚关系,一起参军,感甚笃,而那刘氏和陈贺年相差五岁,两人可谓从小一起长大,感自然不言而喻。后来陈世及步步高升,刘氏的父亲跟着陈世及干了几年便退役回了家。

    再后来刘氏的父母病逝,刘氏便千里迢迢来投奔这个叔叔,但那时陈世及的官越做越大,陈贺年就算再有心,也不可能娶刘氏为正妻。

    以后狗血的事就发生了,陈贺年同意娶了姜凌云,但他心中最的还是这个刘氏,和姜凌云成了婚不到一年便提出要纳刘氏为平妻。这当然受到了一直心高气傲的姜凌云的强烈反对。又因为那时陈世及正处于事业的关键期,需要姜家的支持,便生生拆散了这对苦命鸳鸯,刘氏心灰意冷之下远走他乡……

    虽然后来陈家搬来了安州,和刘氏再没了联系,但陈贺年心中最牵挂的仍然是那刘氏,而且因为这个原因对姜凌云极为不满,因此这些年陈贺年游戏人间,处处拈花惹草……可是没想到时至今,那刘氏又回来了!

    所以当那妇人一说出青梅竹马四个字,便让姜凌云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才闹出了这一幕。

    因为发生的地方离姜佩雯居住的地方不远,就隔了两条街。所以当姜佩雯挤在人群中观看时,恰好能看见自己的姑母歇斯底里的被陈贺年犹如拖条狗一样拖回了马车,也看见了那个令陈贺年神魂颠倒的刘氏。

    算算年纪,这刘氏好歹快三十了吧,可是皮肤却极为白皙,模样姣好如十几岁的青少女,怪不得让陈贺年如此难忘。

    虽然因为被姜凌云打了两巴掌,脸上有些发肿,衣服皱皱的,发髻也有些散乱,看上去难免狼狈,但她的神态却没有丝毫的害怕担忧、也没有幸灾乐祸,目光坚定而平静。

    有这样的女子,怪不得姜凌云会输……

    就在姜佩雯有些感慨的时候,忽然视线一扫,她便看见两个穿着短褐、胡子拉碴的男子急匆匆的从姜凌云带来的闲汉中慢慢退出,接着挤进人群里转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临行前还瞥了她一眼,这两个人长的极为普通,就是那种普通到丢到人堆里绝不会引起人注意的那种人,但姜佩雯还是认出了两人是徐明昊的护卫。

    眼珠轻轻转了转,姜佩雯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嘴唇,看来得手了。

    接下来徐明昊就更加忙了,从早到晚几乎连人影都见不到一个,整个宅子里除了姜佩雯和那个化妆的护卫外,再也没有其他人。

    相反陈家却没有特殊的举动,好像并没有发现东西有失。

    这只是个开始,隔的一大早,便有护卫来告诉她,让她近期不要出门。

    姜佩雯明白事的严重,急忙点头称是。天天呆在屋子里无聊的发呆,或是练练自己那如狗爬般的字。也不知道是她真用了心,还是从未花这么多时间来练过,这样过了十来,她的字倒有些似模似样了起来。

    而这时,陈家二夫人的事件渐渐淡漠下去的时候,另外一件有关陈家的事件便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爆发,就连姜佩雯这个整没出门的人都接

    镇远将军陈家在安州的风评向来不错,这不仅是因为陈世及惜羽毛,重视名声,还因为他镇守安州多年,在安州百姓的心中,他就犹如保护神一般。

    但这样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陈家二夫人争风吃醋闹得人尽皆知的时间还没完全消退,另外一件事便在安州炸开。

    若说上一件事给百姓们增添了不少茶余饭后的话题,那后一桩,简直就如晴天霹雳般轰的人们头脑发晕。

    因为他们心中的保护神——陈世及在一夜之间被人捆的结结实实,不仅陈府被全武装的士兵围的个水泄不通,就连镇远军营的全部官兵都被收缴了武器,由一个姓郑的将军接管,而整个安州也全城戒严,许进不去出,所有的城门和出口都可以见到拿着武器的士兵。

    这些士兵的装束明显不是镇远军,百姓们虽然不知道这些士兵从哪里冒出来的,但他们知道陈家似乎是犯事了,而且是犯了大事了!

    就在众人人心惶惶的时候,姜佩雯的小院却格外平静,整不出门的她对此一点都不知

    这一,快到了晌午,姜佩雯正满意了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一个护卫便匆匆走了进来道:“阿文,主子有令,外面已无风浪,阿文可以出去了。”

    姜佩雯诧异的抬起来头,主子,算算时间,她已有好几未见过徐明昊了,便道:“王爷他人呢?”

    “属下并不知。”护卫面无表的应道。

    “哦。”姜佩雯应了声,忽的抬起头问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那护卫闻言道:“陈世及已就擒,陈家和镇远军也在掌控之中,安州三分之二的官员下了狱。”

    这么大手笔,可不是徐明昊这个离开了安州的“闲散王爷”可以做的。

    “朝廷派出何人前来擒拿?”

    那护卫怔了怔道:“是皇上亲自下令西大营郑将军率领兵士前来擒拿。”

    果然!

    姜佩雯挑了挑眉,在京城呆了大半年,西大营她倒是知道的,西大营驻扎在京城西部以外一百里的地方,属于京城的驻军之一,也是京城最后的防线。

    安州周边也有其他驻军,毕竟这是与狄国的接壤处,若是只由镇远军驻守未免太过儿戏,但却没有惊动这些驻军,反而调动了距离安州遥远的西大营,看来陈世及所做的并不是贪墨钱财这点小事了……

    但现在和平年代,既无战乱,又无天灾,狄国又自顾不暇,难不成他脑子抽风想自立为王?

    不过不论姜佩雯怎样疑惑不解,却没有想过去刨根问底,无论哪种朝代,牵扯到政治斗争都是危险的,而她一个小女子,还是少知道点好。

    这样过了五,姜佩雯终于见到了徐明昊等人,材依旧拔,不过眼底还是带着倦意。

    骤然间,姜佩雯竟然发现自己在思念这这个男人。

    不过短短十来,她竟然就开始想了。

    扫了眼他有些发干的嘴唇,姜佩雯便倒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

    徐明昊有些诧异的看了眼姜佩雯,嘴角轻轻勾了勾,双眼闪过一丝笑意,显然对她的乖巧极为受用。

    “秦一,吩咐下去,收拾东西,明一早离开安州。”

    “是!”

    离开?姜佩雯问道:“事办完了?”

    徐明昊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道:“嗯,办完了,可以回京了。”

    回京,姜佩雯心中忽的升起一种复杂的绪。

    按理说她应该高兴才对,因为回了京城,她便能回到她的小窝,虽然临走之前嘱咐楚家兄弟好好照看枫若,但不知道这些子怎么样了,还有她的兴隆物流……

    可是为什么她竟然有些不想回去呢?

    视线轻轻的扫过坐在椅子上,优雅的喝着茶的徐明昊,姜佩雯心中忽然有些落寞起来。

    ------题外话------

    8月1凌晨,百里突然接到通知,姨父过世,所以急急忙忙赶去了医院。

    姨父被癌症折磨了两年,虽然年纪已大,但一直坚强的面对,31晚上8点,百里才从医院看望他回来,当时精神还不错,还能吃饭,但是1凌晨就去世了。

    虽然知道癌症病人时无多,但是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短短4个小时,一个还和我说话,聊天的亲人就这么走了。

    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在这里百里希望姨父能在天国生活的好,也希望各位亲们的家人朋友都幸福安康。()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