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姜凌云的恨

    ()

    看见姜佩雯那越来越兴奋的眼神,徐明昊终于忍不住了,厉喝声几乎从牙缝里爆炸出来:“姜佩雯!”

    若是说方才发怒的徐明昊已经让陈氏两女心惊胆战,这一声更是让她们全一软,差点没跪倒在地。

    姜佩雯对着那沉的眼神,展颜一笑,那本来如玉般俊俏的五官忽然间明媚起来,声音也刹那间变得柔软起来:“王爷,唤阿文有何事?”

    因为有陈氏两女在场,她这声音可谓前所未有的温柔,带着嗔,带着撒般的甜蜜。

    听到这刹那间不同的声音,陈氏两女顿时一愣,顾不得心中的惊慌,诧异的抬起了头。

    这俊俏的男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娘娘腔。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陈氏两女差点没把眼睛掉出来,而徐明昊也被她这滴滴的声音惊的一愣,面瘫功终于破功。

    “算了,阿文,本王陪你回去。”徐明昊抬起手揉了揉发疼的眉心,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多谢王爷。”姜佩雯的声音更柔了,人还学着那陈氏女般,腰肢一扭一扭的走了上去。

    不过先天不足,这扭的不伦不类。

    顿时徐明昊觉得头更疼了……

    望着两人相伴而去的背影,被留在原地的陈氏两女终于反应过来,姣好的面容顿时一阵扭曲。

    阿元狠狠的咬了咬牙,瞪了眼低垂着眼眸,看不清表的阿萍道:“还不快走,还在这丢人现眼!”

    说完便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

    花园里很快恢复了平静。

    过了一会儿,骤然在花园四处爆发出一阵狂笑声,接着第二声第三声,此起彼伏……

    若是此时有人在,便可看见以秦一、秦五为首的几个护卫抱着肚子,笑的格外开怀。

    “这个阿……不是,姜佩雯,真是绝了!哈哈”

    “这样的女人,也只……只有主子……才有胆量……哈哈!”

    “不……不错!”

    ——

    西苑

    虽然隔了一天,又擦了药,但姜凌云的脸虽然比昨的模样好了不少,但仍然又青又肿。

    婢女们战战兢兢的守在两侧,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自从昨和李家姨娘出去回来之后,自家主子不仅被人打成了猪头,还被二少爷狠狠的教训了一顿。据说当时二夫人可是被六王爷边的一个护卫拎着衣领在宅子里绕了一大圈,还好在半路碰见从厅堂内出来的二少爷,六王爷的人才没有带着夫人冲到厅堂里去,不过饶是如此,二夫人的丑态也被不少人看见……据知的人说下手的是二夫人的娘家侄女,如今六王爷的边人,而且事还牵扯到李国良的家事……虽然婢女们对事的原委不是很清楚,但却也知道二少爷是怒了!就连老爷知道此事后都将二少爷叫去重重的斥责了一番。

    若是二少爷的其他妾侍,出了这档子事,早就安分的呆在屋子里,躲避风头,而二夫人却如一个随时要发疯一般,谁遇到谁倒霉!不仅轰出了不少前来“好心”看望她的姨娘,从昨天至今还有好几个婢女因为一点小事而受了杖责,甚至有一个就因为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就被脱下去打的皮开绽,如今还在上躺着直哼哼。

    在这种况下,其他的婢女更加胆战心惊,甚至连水都不敢多喝一口,就怕来个三急,结果惹毛了这位主子。

    姜凌云靠在贵妃椅上的大引枕上,那双本来不是很大的眼睛因为两颊高高肿起而变得又细又小,让她本来就略显刻薄的脸显得更加森恐怖。

    望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想着今若是陈子萍入了六王爷的眼,她今晚上便把她送,而姜佩雯失宠后,失魂落魄、痛苦万分的模样,姜凌云的嘴角顿时勾了勾,但嘴角刚翘起,便扯到了脸颊,顿时一阵生疼。

    姜凌云倒吸了口冷气,她从小生惯养,几乎从未受过苦,而自从遇到了姜佩雯,所受的苦,所受的怨,几乎赶得上她这辈子的了,何况还被她打了,这让她如何不恼,如何不恨!

    她的眼睛几乎被挤成了一条线,眼里不时的闪着寒光,那模样让一旁的婢女更胆战心惊了。

    就在这时,忽然“砰”的一声传来,门被人大力的打开,一个男子的影出现在门前。男子穿着白底蓝纹的长跑,材有些削瘦的男子,本来就小,有些森的眼睛,此时更是深沉,闪着熊熊的怒火,若是姜佩雯在此,必会认得这男子便是她当初见过的人。

    其实姜佩雯并没有猜错,此人正是陈世及的二儿子,姜凌云的夫君,陈贺年。

    姜凌云的转了转头,细细的眼睛轻轻瞥了眼那卷着怒火大步走进屋内的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怨恨,没有吭声。

    若是平时,姜凌云见到他此时的模样,必会柔似水的迎上去,说笑软软的话语,让这个男人能消消火,可是现在她却没这份心思。

    嫁给陈贺年这么多年,虽然他一个个妾侍的领进门,让她气的心肝脾肺都疼的抽筋,但回想起来,除了她第一次纳妾,以及年初送陈子华去军营,她和他吵过,闹过外,她都是忍气吞声。

    可他倒好,昨她在自家被人打了,还被人如同游街一番逮着衣领在宅子里绕了个大圈,被无数人嗤笑,他非但没有说半句好话,反而铁青着脸,冷冷的让她注意自己的行为,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

    姜凌云的手狠狠的一抓,攥紧了贵妃椅上的毯子,一想到这句话,她的心中便掀起了滔天的怒火。和她同共枕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换来这么句话!说她不怨、不恨,根本就是假的!

    听到陈贺年沉重的脚步声,姜凌云冷冷的一哼,又不知道再哪受了气,跑到这来撒火!

    陈贺年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每次心中有气难免不会在妻妾面前撒一顿,虽然他从不动手打人,但那冷言冷语、训斥怒骂就已够人受的了!而她!

    更是受够了!

    姜凌云撇过头,闭上了眼!

    她这次可没什么好心伺候他!

    可就在姜凌云刚刚闭上眼,一阵狂怒的暴喝声在耳边响起:“你这个蠢妇!”

    陈贺年的声音很大,震的姜凌云耳朵阵阵发麻,接着一阵大力便从肩膀处传来,接着口的衣服一紧,人便陈贺年从贵妃椅上拉了下去。

    “啊!”姜凌云瞪了大眼,还没回过神来,人便重重的跌在地上。

    听到那刺耳的尖叫声,再看着那浑燃烧着熊熊怒火的陈贺年,婢女们纷纷低下头,连想上去劝诫的勇气都没了。

    而此时,姜凌云的衣领仍然被陈贺年拽着,于是她的下半拖在地上,上本却不得不扬起呈现出一种极为难看的姿势。

    姜凌云瞪着眼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顿时她的脸都涨的通红,拽着陈贺年的衣服便叫道:“你干什么!发什么疯?”

    “阿萍的事,谁让你自作主张的?嗯?”陈贺年眼睛半眯着,刺目的寒光直直的向眼前这个青青紫紫的面容,顿时心中的怒火和厌恶更甚了。

    和姜凌云成亲时,父亲刚要到安州上任,虽然因为父亲,陈家也算显赫,但在那些盘踞了一百多年的世家眼里还是上不了台面,因此父亲为他挑选了这个妻子。

    姜家虽然算不是极好,但却底蕴十足,无论对他,还是对父亲都极有帮助。

    所以这些年,虽然她蛮横骄纵,又耍脾气,常常无风起浪,挑起事端,所以对于自己的这个结发妻子,他从未过。但虽然说不上,但生活了这么久,要说没有感那是假的。起码比起其他的女人,这个结发妻子更让他信任和放心。

    可是今儿的事,却让他对她的信任也好,放心也罢,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一想到她竟然为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怨气,便私自决定将阿萍双手奉送给六王爷,他便觉得满腔的怒火熊熊的燃烧。虽然将庶女送给他人做妾的事屡见不鲜,再说六王爷也不辱没阿萍,若是这事放在平时,他一定不会有什么干涉,相反还会极力促成,但阿萍虽说是个庶女,但好歹是他的骨血,她竟然连知会他一声都没有,便擅自做了决定!她的眼里可还有他这个丈夫!什么时候,在这个陈家,竟然由她姜凌云随意发号施令了!

    更何况这是什么时候?就连父亲都摸不清六王爷来安州的原因,时时刻刻小心应对着,就怕出什么意外,而她却大张旗鼓做出这样的蠢事!若六王爷真是为了那事而来,他们如此做岂不是典型的做贼心虚?若是让六王爷起了疑心,那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六王爷接受了阿萍还好,可现在,差不多这宅子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他陈贺年想巴结六王爷,白白的送上自己的女儿,可惜六王爷不屑一顾!想到今接到消息后,那些平时对他尊敬有加的人眼中的讥诮,他就不由的攥紧了拳头!

    再加上父亲昨儿还在说让他待此事消退后,便接着与那姜佩雯的关系,去探探口风,但她倒好,今儿就把人送去了!一想到待会父亲的训斥,他心中的怒火更甚,他自幼子骨不行,从小便不如大哥讨点父亲欢心,他费了多少的心思才向如今样被父亲看中,可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给他拖后腿!还是在这种重要的时刻!

    蠢的女人他不是没见过,他的妾侍中便有不少脑袋简单的人物,但像姜凌云这般又蠢又自己为是,他实在难以忍受!

    见陈贺年没吭声,姜凌云以为感受那冰冷的眼神,心中不由的有些发虚,但下一刻她又强硬了起来。

    自己为他的妻子,受了委屈,他不但没有安慰她,不为她撑腰,反而受了气冲她发火!她有什么错!

    “我做什么了,我做什么了?我为嫡母为子女婚事考虑有什么不对?”就在姜凌云想通了,尖叫着。

    陈贺年眼睛一眯,看了眼站在旁边低着头,颤抖的婢女们,吼道:“都给我滚出去!”

    婢女们一听,顿时重重的吐了口气,争先恐后的退出房门。

    主子发火可不是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能插手的。

    “你放开我!你有本事就去找你大哥比去,别每次自讨不得父亲欢心,便在我这儿撒野,我受够了!”姜凌云扯着陈贺年的衣服厮打着,挣扎着要站起。

    姜凌云的话可谓深深刺到了陈贺年的痛楚,他眼中厉光闪过,右手一扬,姜凌云的脸上便重重挨了一记。

    可怜的姜凌云昨天才挨了好几个耳光,这脸上还没好呢,又添了新伤,顿时姜凌云只觉得脸一阵发麻,再加上陈贺年食指上带着玉扳指,这一打,顿时她那本就受伤的皮肤被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

    陈贺年虽然脾气不好,但每次总是挑刺训斥,却从未动过手,所以姜凌云被他这一动作弄得有些发懵,连脸上的疼痛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一股温温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姜凌云才伸手摸了摸,放到眼前只见到红红的一片,姜凌云的瞳孔一张一缩,只觉得一股狂暴的怒气直冲上喉咙,仅剩下的理智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这没良心的,竟然打我……”姜凌云眼睛都红了,死死的瞪着陈贺年,伸出双手便没头没脑的往陈贺年上脸上抓去。

    面对姜凌云那歇斯底里的神,陈贺年眉头一皱,心中才冒起的愧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手上用力一推一甩,姜凌云便摔倒在地,连带着陈贺年的衣服也被她撕掉了一大块。

    听着那布帛破裂的声音,陈贺年的脸色更黑了。

    姜凌云全颤抖着,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

    而陈贺年冷冷的看着她,话语里尽是森:“这几天你给我老实呆在家里,阿萍我会给她许下亲事,若是被我知道你再打东苑的主意,别怪我不顾多年的夫妻分!”

    说完他厌恶的看了眼趴在地上的姜凌云,大步走出房门!

()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