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落水

    ()本文内容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7章节,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7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7章节!
    待殷澈和柳逸风从医馆回来时,肖如雪已经把东西整理的七七八八,准备吃过午饭便启程了。

    她见到殷澈,本想邀他和她一起走,不过殷澈想了一会却婉言拒绝了,说是想再留几,待柳逸风完全好了再上路去京城。

    又过了三,太阳天天挂在天上,给这寒冷的冬季增添了丝丝暖意。

    这一刚过申时,一向平静的永州城便闹了起来,街道上人来人往,许多不常出门的姑娘妇人纷纷穿着上好的新衣走了出来。

    姜佩雯觉得奇怪,出门细细打听了下,才知今是永州特殊的节

    永州虽然靠北,但却算是个水乡,除了它南靠永河之外,还有一条香河穿过永州注入永河。

    香河在永州以及周围的城镇都极为有名,但它的名气并不是因为河水带着香气,也不是因为其宏伟壮观。相反香河并不大,做为永河的支流,它可以说是毫不起眼。

    但它却有一个美丽的传说一直在民间流传,每年这个时候便会吸引了了不少姑娘妇人从远处赶来,参加这一年一度的节

    据说这条河当初并没有名字,而现在它之所以叫香河皆因为一名唤作香儿的少女。

    这传说其实就是一个富家小姐和贫寒书生的故事,在姜佩雯看来倒和后世她听过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不同的是这叫香儿的少女并未进入书院读书,而是参加诗会时与一书生相遇,然后被他儒雅的外表,绝妙的才所吸引,顿时心生慕。然后又在几次偶遇后,两人便互相吸引,堕入河。

    当然事发展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少女和书生两人并没有过着公主和王子般的生活。因为书生家境贫寒,少女父母发现后便坚决反对,并立即将她许配给了一个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

    但少女和书生并没有因此心灰意冷,于是两家便想出各种法子为的就是棒打鸳鸯,而那世家子弟还使出手段迫害书生,书生不堪折磨,得病死。

    因为名叫香儿的家距离河边不远,两人经常在河边相聚,因此书生在临死之前便要求家人在他死后进行火化然后将骨灰撒到河水里。

    书生的死,虽然少女家中极力隐瞒,但香儿最后还是知道了。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心之人不在,已无活下去力量的香儿便盛装打扮于十一月二十晚上来到河边投河自尽……

    据说此后每年的十一月二十便有会人在河上看见少女跳舞、书生抚琴的影子。人名都说是他们的感动了上苍,让他们化作这香河的精灵,永远厮守终

    因此人们为了纪念这对有人便给这河取名为香河,然后说只要未婚少女在十一月二十这一晚上来到河边放水灯称心祈祷,便会得偿所愿,求的美好姻缘。

    因为这大周朝属于南方国家,永州虽然位于国家的北部,但却没有到一到冬天便冰天雪地。十一月二十虽然天气寒冷,但却不能阻挡未婚女子求娶姻缘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仅是未婚女子,就连已婚的妇女也加入此列,在这一天来到香河边求生活美满,家庭幸福。

    到了如今,十一月二十般成了永州特殊的节

    每一年的这一不但是各年龄段的女子,就连男子也纷纷来到河边,当然女子来这是为了祈福,而男子却是为了邂逅心中的女子。

    夜色渐渐降临,街道上挂起了不少灯笼,各种小贩也纷纷叫嚷了起来。

    姜佩雯一行人也走出院门。

    柳逸风的病虽然好的七七八八,但这冬季夜冷,姜佩雯便没有让他出门,带着枫若,和殷澈往来到香河边。

    虽然天气寒冷,但这河边却是闹非凡,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河水上绚丽多姿的水灯随着滔滔的河水飘着,飘逸雅丽、隽永工巧,一点一点带着无数女子真心的期盼和心愿,波光水影印着流光溢彩的水灯,让这河边的夜色如梦幻般,让人迷醉。

    “公子……”枫若双眼定定的看着河上的水灯,喃喃的说着。

    姜佩雯见她脸上那希冀的模样,便知她的心思,虽然她对这些传说并不相信,但好的姻缘……这可是世上所有女子最期盼的事。

    见到枫若望着河边魂不守舍模样,姜佩雯刚想开口让枫若悄悄的去放个水灯,便听到殷澈的声音传来:“枫若,难不成你也想去放下灯?那可是女子做的事,你名字像个女子也就算了,怎么这好也和娘们儿一样……”

    枫若闻言白了殷澈一眼,眼巴巴的看着姜佩雯。

    姜佩雯扯了扯嘴角道:“枫若也是好奇,让她去玩玩吧。”说到这她看向枫若道,“别走远了,我们就在这附近,你放完便快回来。”

    “嗯。”枫若闻言点了点头,便笑着跑了。

    “我说大哥,你脾气也太好了,你这样放任他,就他这副娘娘腔的样子怎么讨老婆?”殷澈望着枫若呢雀跃的背影,直撇嘴道。

    姜佩雯嘴角一抽,娶媳妇?

    她也得有那功能才行啊!

    耳边殷澈的声音继续响起:“柳大哥的病好的差不多了,姑婆的生也快到了,我准备后便启程去京城,你走吗?”

    姜佩雯站在河边,迎着河风,望着远处点点的亮光,只觉得子继续这样平静的过下去是多么的美好,若是去了京城……

    她有种感觉,迎接她的绝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平静子,但若是不去,她却有些不愿,至于为什么,她却说不上来,只是心底隐隐对一些事物有些期盼……

    “那个徐爷不是说让你去京城相见吗?我看那此人不是个简单人物,加上是国姓,我看八成是什么皇亲……”殷澈絮絮叨叨的说着。

    自从两人熟稔了之后,殷澈的话也多了起来,有时候简直就和话唠一样,嘴老是闲不下来。

    “……大哥若是去了京城,此人随便关照一二,以后的生活必定无需担忧……”

    他关照!姜佩雯扯了扯嘴角,若只是普通的关照还行,若是要她下半辈子在宅子里整里和一群女人东拉西扯,斗来斗去,那绝对不可能!

    她的人生应该由她来掌控,就算她要去京城,也绝不会做人妾侍!她这辈子宁肯不嫁,也不要和一堆女人分享一个丈夫!

    “其实京城蛮好的,我家在京城还有些产业,你不是有些银子吗?到时候做点小生意,我让那边的掌柜的照应着,没准你再过两年便可以赚下不少银子,到那时娶个美娘,再纳上几个妾侍……”

    殷澈继续喋喋不休,直听得姜佩雯嘴角直抽,这小子怎么没说两句就说到娶老婆上去了,娶妻!还纳妾!她行吗?

    她可没有和女人一起滚单的嗜好!

    “祖父说了,等过了年便将京城这边的生意交给我打理,到时候咱们兄弟两便可以大展手……”忽然殷澈双眼一瞪,声音猛的拔高,“小心!”

    姜佩雯闻言一愣,接着便觉得一股大力向自己撞来,她还没反应过来,便不受控制的跌入河中。

    来人冲的太快,殷澈伸手想去拉姜佩雯,却也是晚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跌入河中,急的大声呼喊道:“大哥!快救人!救人!”

    紧跟着殷澈的护卫见状急忙跳入河中,向在水中扑腾的姜佩雯游去。

    香河此时正是闹的时候,周围有着不少人,见到有人落水也纷纷叫嚷起来:“落水了!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因为护卫们行动迅速,再加上姜佩雯刚落水,水也不错,因此没一会儿她便被捞了上来。

    “大哥!”殷澈急忙解下上的袄子罩在姜佩雯上,将她扶了起来。

    虽然姜佩雯会游水,但由于落水落的突然,她遂不及防,接连喝了好久口河水。河水冰冷刺骨,还夹杂着泥沙,她只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趴在殷澈上便“哇哇哇!”的吐了起来。

    “大哥,大哥!”殷澈急忙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部,话语里全是担忧。

    接连吐了好一会儿,姜佩雯才觉得胃里舒服了许多,正想站直子,便听见殷澈的声音忽然响起:“站住,你把人撞进河难道就想这么走了吗?”

    他的声音刚落,一个女子的声音便响起:“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他不是没事吗?”

    这声音虽然清脆动听,柔柔的,软软的,但话语里却无半分撞到人应有的抱歉,甚至还带着那种高高在上的傲然。

    真够倒霉的,又遇到这种自以为世界会围绕着她转的女。

    姜佩雯皱着眉擦了擦嘴,抬起了头。

    说话的是个穿着黄底淡绿色花枝短袄的少妇,长的俏可人,妆容极为精致,再小,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令人怜惜的柔弱。

    不过此时,这份柔弱之间却夹杂了太多是盛气凌人的傲,让人生厌。

    “男子汉大丈夫,不过泡了泡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少妇轻轻哼了哼。

    “你……”殷澈眉头一皱,他从小虽然难免骄纵,却懂得礼数,边的女子在他面前都是温柔可人、善解人意的模样,何曾见过如此不讲理之人,正想开口训斥,便听到一个声音响起:“玉娘。”

    接着一个材削瘦的青年大步走了过来,看也没看姜佩雯既然一眼便问道:“玉娘,怎么了?”

    这个青年大约二十五六岁,五官相貌一般,颧骨凸出,眼睛有些小,此时又轻轻眯着,整个人给人一种刻薄森之感。他穿着白色镶灰边的长袍,披着蓝色,头戴白色玉冠,腰间的翡翠玉扣在周围的烛光下反着幽幽的光芒,一看便非富即贵。

    听到青年的声音,少妇眼中再没了看向姜佩雯等人的高傲,她轻轻撅着嘴小跑到青年边,扯了扯青年的袖子,滴滴的说道:“妾因跑的太急,不小心将那位小哥撞到了河里,妾已经说了不是有意的,可他们却凶神恶煞的硬是不让妾走,夫君,妾……妾真不是故意的,你要为妾做主啊!”

    说到这,她拉着青年的手轻轻摇了摇,而她的躯也随着摆出了一个妙曼的弧度,出一丝让人移不开眼的媚态。

    听到少妇的解释,青年宠溺的拍了拍她的手,轻轻的扫了一眼姜佩雯等人,木着脸说道:“这位小哥,实在抱歉,内她不是故意的。”

    他这话虽然听着像是在为自己的夫人说,但他看向少妇的眼中没有半点责怪,而说话的语气、神态更是没有丝毫的歉疚,相反和那少妇一样带着居高临下的骄傲,仿佛他能说这几句已是姜佩雯天大的福气。

    因出门在外,殷澈穿着本就简单,而姜佩雯更是没置办什么衣裳,两人虽然带着护卫,但也是做普通仆人装扮,因此两人随意一看便以为姜佩雯两人出自一些稍有富裕的小户之家,根本没将其放在心上。

    “一句抱歉就算啦?”殷澈明显对这对夫妇的态度极为不满,本来就黑的脸顿时拉的老长。

    青年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耐的说道:“那不知两位想要多少赔偿,在下京城邵氏,两位请开口。”

    京城邵氏?

    脑中不自觉的闪过邵梓清兄妹,姜佩雯不由的挑了挑眉,可真是巧了,才收拾了一个姓邵的,没想到这才没几天又送上门来一个,只是不知道是旁支还是本家?

    “请两位告知你们的处所,明我便将赔偿送到府上。”青年见姜佩雯没说话,还以为自家名头震住了两人,便道。

    赔偿!

    姜佩雯眼睛轻轻眯了眯,眼底闪过一阵恼怒,这青年自打出现在这开始她说的每一句话虽然都极为有礼,没有乱骂,没有喧哗,没有胡搅蛮缠,甚至表现出的是彬彬有礼的姿态。但是他的全上下却无时无刻的透露出自己的高傲和对姜佩雯两人的不屑。

    就连他说出赔偿,也仿佛只是施舍一些钱财给路边的乞丐般,根本没有半点歉意和诚意。

    而这时那少妇便轻轻哼了声,扬了扬下巴道:“放心,我夫君是京城邵家七少爷,他所说的赔偿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说到这她的嘴轻轻扬了扬,勾起一抹讥诮。

    “谁稀罕你们的……”

    殷澈脸一拉,便要开口,姜佩雯便按住了他。

    “还是这位小哥有眼力。”少妇将姜佩雯的动作尽收眼底,她讥诮的看了两人一眼,“说吧,你们住哪儿?”

    姜佩雯慢慢的站起,因全**的,虽然上罩着殷澈的袄子,但被风一吹,她全上下也仿佛如掉入冰窖般的寒冷。

    她强忍住自己的子不发抖,平静的看向两人道:“在下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也并非毫无容忍之量。些许赔偿,不用了。”

    说完她对着殷澈道:“阿澈,时候不早了,咱们走吧。”

    少妇脸色一变,姜佩雯的声音很温和,举止也有礼,她却觉得自己被侮辱了,不错就是被侮辱了。

    “看,倒是会处事的。”少妇冷冷的一笑,转头望向青年道,“夫君,他们既然自诩心宽广,那我们何必跟他们客气,咱们回府吧。”

    说完她还瞥了眼姜佩雯两人,嗤笑道:“京城邵氏的赔偿都不要,可别后悔哦,要知道,这种事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她的声音中带着无边的讥诮和羞辱。

    殷澈的脸顿时黑了。

    “阿澈,咱们走。”姜佩雯努力让自己因冷而有些颤抖的声音平稳下来,转往前走。

    殷澈狠狠的瞪了少妇一眼,跟上姜佩雯低喝道:“大哥!你怎能这样好言好语的放过那两人!”

    这时,一阵风吹来,姜佩雯不由的直打哆嗦,此时的她只觉得手脚冰冷,全有些僵硬,连头都一阵阵发晕。

    而殷澈也察觉到她的不妥,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急忙又将上的袍子脱下来罩在姜佩雯上,一面让人去寻找枫若,一面扶着她急急往马车走去。

    因枫若并未走远,姜佩雯等人还未走到马车边便看见了匆匆赶来的枫若。

    枫若见姜佩雯**的模样顿时大为着急,急忙扶着她上了马车,催促着车夫赶快回去。

    马车内,姜佩雯裹着毯子,喝了些茶,枫若还拿出备好的炭盆烧上,她才感觉好了很多。

    她望了望脸色依然有些沉的殷澈道:“阿澈,你还在怪我这样放过他们?”

    “没!”殷澈瓮声瓮气道。

    “阿澈。”姜佩雯轻轻笑了笑道,“那种口舌之争就算赢了有何用?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啊?什么意思?”殷澈诧异的抬起头。

    “阿澈,借几个护卫给我用用……”姜佩雯冷冷的一笑。

    “……好!”

    望着那笑容,殷澈不由背脊一凉,看来有些人要倒霉了!

    ——

    虽然姜佩雯自从穿越过来便一直注意锻炼体,体质强健了不少,但在这深冬季节掉进水里,再被风这么吹了吹,待下了马车回到家中也感到头部晕晕沉沉的。

    姜佩雯自个儿倒是没放在心上,她从小体差,小时候三天两头都因为感冒发烧往医院跑,所以这么点不适根本没在意。但是她却忘了,这不是现代那个医学昌明的年代,感冒发烧在这个这年代可是要人命的大病。

    枫若又是自责又是着急,见姜佩雯昏呼呼的摸样更是吓住了,脸色白的简直比姜佩雯还要难看。

    而柳逸风见到姜佩雯裹着毯子进了院子,正满脸的诧异,殷澈便简单的告诉他事的原委。

    知道姜佩雯落了水,他也是吓的不轻,急忙跟着她进了屋。

    “枫若,再去拿点被子,让大哥捂着……”殷澈便走便嚷道,“……不是去请大夫了吗?怎么还没来?你,快去催催!”

    “是!”

    “阿澈,让人先去熬姜汤。”柳逸风见状也忙道,“阿文,先把上的湿衣服脱了。”

    这时,枫若正去了隔间拿被子,姜佩雯晕乎乎的只觉得全上下的衣服冷冰冰的贴在上,冻的刺骨,听到柳逸风所言想也没想便把袄子给脱了。

    她正准备伸手脱里面的长袍时,一团乱麻的脑子终于觉得不妥,手立马顿住了。

    她这一怔,站在一旁的殷澈还以为她病的迷迷糊糊,手脚都不灵活了,急忙大步上前就要去帮忙。

    “大哥,是不是头晕,让我来……”

    殷澈话还未说完,便对上了姜佩雯捂着领口,一脸又是尴尬又是防备的表,怔了下,还以为他不好意思便道:“大哥,你这衣服冷冰冰的跟冰疙瘩一样,再穿着……”

    刚说到这他双眼忽的圆睁,接着瞳孔一缩,右手颤悠悠的指着姜佩雯的口,嘴唇抖了好一会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大哥!你那是什么!”

    因是冬季,外面穿着厚厚的袄子,再加上姜佩雯现在正是发育期,她又不想因为束让自己变成彻底的飞机场,便没有裹布条。

    平时穿着长袍着袄子,厚厚实实的倒是看不出来,可是现在袄子一脱,里面的袍子又被水一泡,便犹如紧衣般紧紧的贴在上……

    虽然布料不透,虽然她前不够伟岸,但那少女的曲线也彻底显露无疑。

    见到殷澈脸色有些发青,颤抖着手指着姜佩雯简直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柳逸风还以为姜佩雯前受了伤,顿时大急,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了……

    而这时,枫若正抱着被子走了过来,一听到殷澈的声音三魂七魄差点没被吓跑了一大半。

    她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从到姜佩雯的边,将手中的被子劈头盖脸的往她上一,转过头恶狠狠的瞪着还目瞪口呆的望着姜佩雯口的两个男人,震耳聋的尖叫声响彻云霄:“你们给我滚!滚!”

    这一声可谓惊天地泣鬼神,犹如魔音穿脑,两个还处于震惊中的男人终于回过神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落荒而逃……
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7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7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