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为何失落?

    ()本文内容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6章节,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6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6章节!
    从徐明昊的舱房回来后,姜佩雯便再也没有出去,而徐明昊也再没有出现。她坐在椅子上,透过窗子可以看见不时有信鸽扑腾着翅膀飞向远处。

    书上对徐明昊描写不多,但姜佩雯却记得除了提到他是皇上亲弟外,似乎并没有在朝中担任官职,总的来说作者就将他描写成了一个空有名头,但却没有任何权势、无能又恶劣的闲散王爷才对!可是昨天的那一幕幕……他哪点闲散了?哪点无能了?

    想到这,姜佩雯不由的狠狠骂了那坑爹的作者几句,不带这么唬人的!

    姜佩雯狠狠的揉了揉头发,事发展至今,似乎一切都已经脱离了她记忆中的节,她没死!卢琳玉又提前和展云峰搞到了一切,就连在书中当炮灰都没资格的六王爷竟然有着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以后又会如何呢?卢琳玉是否还会去京城?而她又该何去何从?

    刹那间,徐明昊那张冷脸又猛的窜了出来,姜佩雯狠狠的摇了摇脑袋,将那恼人的样子甩出脑海……

    ——

    第二巳时,船靠在了永州城边。

    永州城距京城不远,若是从永州坐船顺河而下不到半便能达到永宁,接着再过一便可到达京城。

    但若是不走水路走陆路,坐马车至少也得需要三

    但由于徐明昊有事,所以船队并不去京城,所以到了永州,众人便下了船。

    虽然改走陆路更费时间,但这群生惯养的公子小姐窝在并不宽敞的尖刀船上,又整面对冷冰冰的青衣人,早就浑不自在,一靠了岸便纷纷下了船。

    姜佩雯坐的船最先靠岸,因此她下船时,那些少年少女还在船头翘首以盼。

    站在岸边,姜佩雯定定的看着尖刀船,可是除了几个青衣人外,并没有看到那蓝色的影。不知怎的,她心中忽的升起一阵失落。

    就在这时,一个欢喜的声音响起

    “公子。”

    姜佩雯转过头便看见枫若兴高采烈的冲了过来。

    “你没事吧?”姜佩雯也急忙笑着应了上去,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道。

    “无事。”枫若笑着摇了摇头,“公子呢?”

    “我很好。”姜佩雯道,“殷澈和柳大哥呢?”

    枫若正想回答,两个声音便在耳边响起。

    “大哥。”

    “阿文。”

    姜佩雯回过头,便看见柳逸风站在自己不远处,而扶着他的正是殷澈。

    “大哥,你无需担心,我很好,柳大哥也无大碍,秦大夫说再用几天药便能痊愈。”共同经历了生死劫难,殷澈也没了以往的不耐和隔阂,笑了笑道。

    秦大夫?

    姜佩雯微微愣了愣,才明白他指的是秦一。

    柳逸风虽然脸色还有些苍白,但脸色已比前晚上好了许多,再加上目光明亮,看上去精神头不错,姜佩雯便安下心来。

    这王爷就是王爷,边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是有才之士。

    正想着,一个青衣男子快步走到姜佩雯的面前躬道:“姜公子,我家主子有话让我转告。”

    姜佩雯的心顿时一跳,脸上努力做出平静的模样:“何事?”

    青衣男子道:“我家主子说,姜文你故事讲的不错,待他回了京城一定再找你讲几个。”

    他的话音刚落,姜佩雯的脸顿时黑了。

    而那青衣男子仿佛没看到姜佩雯的黑脸,他拱了拱手笑道:“姜公子,那我们京城再见了。”

    说完便拱了拱手转走了。

    “公子……”枫若瞅了眼脸色发的姜佩雯小声的说道。

    她话还未说完,一直在旁边围观的一个少年凑过来道:“姜文,你与那位认识?他究竟是何人?”

    虽然这些少年大多都是京城人士,但不是出商贾之家便是三流的世家,因此还没有资格接触徐明昊这等人物。而徐明昊虽然“恶”名远播,但表面上一直是个闲散王爷,未再朝中任职,也从不结交任何势力。再加上那晚上他现时天色已暗,众人又受了惊吓,所以一时间并没有把他与传言中大名鼎鼎的六王爷联系在一起。

    “对啊,他是何人啊?”

    “姜文给咱们说说,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不错,连恩公的名讳都不知,我们以后如何报恩啊……”

    见有人开了头,众人便七嘴八舌的凑了上来,将埋藏在心中的疑惑一股脑儿的吐了出来。

    报恩?借此攀关系才是真的吧!

    这些少年少女从小就生活在复杂的宅院中,就算他们没什么本事,耳熏目染之下这眼力劲和心思却远非寻常百姓而比。

    再加上徐明昊昨展现出的能量皆表明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因此他们才急忙上来打听。

    姜佩雯本就被徐明昊的话搞的心烦气躁,又被这群人一吵,顿时没个好脸,丢下一句不知道便转走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告辞。

    若是以往他们或许还会纠缠威吓一番,但昨那神秘人对姜佩雯的看重可是有目共睹,所以他们虽然心有不满,但却不敢造次,只好念叨两句便走了。

    一方面因为柳逸风还需用药,另一方面姜佩雯实在不愿意和这群纨绔子弟打交道,因此她便陪着柳逸风暂时留在了永州。

    不过让她意外的是殷澈竟然也没有走,除此之外留下的还有肖如雪。

    虽然姜佩雯只有两人,但加上殷澈、肖如雪以及他们的随从,一共也有十来个人。所以殷澈便出钱租了两家并排的宅子,姜佩雯、枫若、柳逸风和殷澈占了一个,另外个由肖如雪居住。

    自从经过船上的事后,殷澈心中对她的结缔似乎全部消失,每见到姜佩雯便大哥前大哥后的叫的格外亲切,还自告奋勇的接下了照顾柳逸风的差事。

    姜佩雯见状自是满心欢喜多了个弟弟,再加上虽然和柳逸风共经历了生死困难,但她和枫若终究是女子,近照顾着实不便。

    这一一大早,殷澈便带着柳逸风去了医馆。

    虽然平时照料柳逸风无需殷澈自己动手,自有他的仆人做,但这去医馆他却从未落下。

    “小姐,柳公子再用几药便无事了。”枫若将茶放在桌子上道。

    “嗯。”姜佩雯托着下巴无意识的应道。

    枫若瞥了眼姜佩雯道:“殷公子说他姑婆的寿辰将至,他约莫再有几天便会启程。”

    “嗯。”姜佩雯两眼发直的瞪着窗外。

    “那小姐,我们和殷公子一起启程吗?”枫若顿了顿道,“若是小姐着急,便可以喝殷公子一起离开,奴婢也好去收拾东西。”

    “嗯。”姜佩雯刚吐出这个字,忽然抬起头道,“别忙,谁说我着急去京城了!”

    枫若见姜佩雯一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道:“小姐,你刚刚……”

    说到这,她忽然笑道:“难道小姐怕去了京城,徐爷会……”

    “胡说!谁怕了!”姜佩雯猛的站起,木着脸道,“我不过是见这儿环境可以,想着住在这儿也不错……”

    枫若满脸笑容:“奴婢知道,奴婢明白,徐爷虽说不错,但相比之下还是柳公子好些……”

    “你这丫头,最近太闲了吧。”姜佩雯拉下脸道,“竟然有空来编排我!”

    “小姐别生气,奴婢错了。”枫若嬉笑道,“不过奴婢也是实话实说嘛,小姐年纪也不小了……”

    “你还说!”

    两人正笑闹着,忽然门外响起一阵唤声:“姜公子在吗?”

    姜佩雯咳嗽了两声,瞥了枫若一眼。

    后者急忙高声道:“我家公子在,何人来访?”

    说着便开门迎了出去。

    没一会枫若便走了回来道:“公子,是肖小姐来了。”

    “哦?”姜佩雯连忙站起道,“快快有请。”

    过了片刻,肖如雪便走了进来。

    不过短短十来天,这个本来腼腆圆润的少女瘦了整整一圈,虽然脸上施了粉但也掩盖不了眼底浓浓的青色。

    “肖小姐,请坐。”姜佩雯有礼的笑了笑道,“枫若,上茶。”

    “是。”

    “多谢姜公子。”肖如雪轻轻的点了点头便在椅子上坐下。

    “肖小姐客气,不知肖小姐今前来所为何事?”姜佩雯道。

    肖如雪扯出一个干涩饿笑容道:“石叔说我们在永州也呆了不少子了,是时候回京了,所以我想问问姜公子何时去京城?”

    京城……

    一提到这,徐明昊那张面瘫脸便在她的脑子里回着。

    姜佩雯不由自主的磨了磨牙,说起来她和六王爷并无冤仇,并且除了这次救命之恩,之前的几次相遇,他也直接或者间接帮过她,按理说他应该对他无比感激才是。但不知怎的,她一想起他的脸,便恨的牙痒痒,恨不得一拳将那面瘫的脸打扁!

    而且更让她泄气的是,每次只要遇上这六王爷,她便从未讨的任何好处,相反还被他步步紧的毫无还手之力……

    真够憋屈的!

    瞅了眼垂着眼眸不知想什么的姜佩雯,肖如雪轻轻的说道:“姜公子?”

    姜佩雯狠狠的攥了攥拳头,扯着嘴角笑道:“我暂时还想留在永州,肖小姐准备何时启程?”

    肖如雪闻言,神顿时有些黯然道:“就这几吧。”

    姜佩雯见状,踌躇了一会还是开口道:“石护卫说的不错,这永州虽好,但京城才是肖小姐你的家。”

    肖如雪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极为难看的笑容道:“可是我……我实在不……不想回去……”

    事发当晚,徐明昊便将肖启交给了肖如雪。她本是一单纯腼腆的少女,突然遭此大难,又被自己信任之人所害,饱受惊吓之余自然大受打击。

    可是没让她想到的是肖启此举竟然不是他一时鬼迷心窍,而是受自己后娘指示……这一结果对于这个少女来说简直有如晴天霹雳,愤怒痛恨的同时更多的是无法接受,所以到了永州便不愿回京城,可逃避不是办法,这始终需要面对……

    “姜公子有所不知,我母亲在我五岁时便去世了,而她……自从进入肖府便一直对我不错,在我印象中她从未对我冷过眼,每当我犯了错惹恼了父亲或者祖母,她还会维护我……我有时甚至在想,这或许是我母亲怜惜我,冥冥之中让她……这样一个和善之人来代替她……可是……没想到……”肖如雪咬着唇道。

    姜佩雯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这事她下船后殷澈便和她提过,当时她也唏嘘不已,据闻肖如雪的继母肖顾氏素有贤名,没想到却如此心狠手辣。

    和肖顾氏的的手段相比,姜家那些小伎俩简直是小儿科。

    对于肖如雪这个温柔和善的小姑娘,姜佩雯一直心有好感,见她遭受此难,虽然有心开导,但一时间却不知从何说起。

    或许是憋了太久,这忽然间有了可以倾诉的地方,肖如雪低下头继续道:“我只是一女子,不能接掌家业,又无嫡亲兄弟,而她……进门一年便生下儿子,我对她有何威胁!她为何……为何要这样对我!”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说到最后她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齿中间挤出来的,尖锐中带着凄厉,白皙柔软的手紧紧的攥成拳头,手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我从未想过和她争什么……我又不是男子,可以说对她毫无威胁,为什么!为什么!”肖如雪低低的念着,声音中隐隐带着哽咽。

    姜佩雯叹了一声道:“肖小姐,肖夫……她所为既然不是为了权势,便必是为了利益,而这利字代表的可不仅仅是家业,或许是你有着什么她觊觎很久,却又得不到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只要你死了,却能变成她的……”

    肖如雪闻言,低下头怔了好一会才道:“我……我的一切东西都是家中的,母亲生前倒是给我了留了一些嫁妆,但也只是一些不多的田地和铺子……”

    说到这她抬起头道:“可那是我母亲从娘家带来的,而且又不多……”

    姜佩雯挑了挑眉:“你可知道你母亲留给你的这些产业价值多少?”

    肖如雪沉思了一会,低声道:“这些都有母亲边的几个仆人在打理,具体况我……我并……不知。”

    姜佩雯闻言轻轻摇了摇头,这丫头可真够单纯的,真不知道这些年她是如何在肖顾氏手下活下来的。

    “既然你不知,那怎会知道这些产业价值不多?俗话说钱财惑人心,说不定就是这些产业足够庞大才会让你那继母心生恶念。”姜佩雯顿了顿道,“肖小姐,咱们相识一场,我就多说两句,这事已经发生了,无论你继母要对付你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这些财产,你是不是都应该自己去弄个清楚明白?京城肖府才是你的家,你无论如何避始终都会有面对的一天。难道你窝在这永州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你的继母便会因此放过你吗?”

    其实肖如雪本应在知道真相后编第一时间赶回京城。有肖启在手,再加上此事牵扯到众多家族子弟的命,肖如雪突然回去必能打肖顾氏一个措手不及。

    到那时那位肖顾氏就算不彻底完蛋也得脱掉好几层皮,但偏偏肖如雪太过懦弱,遇到事首先想的不是去面对而是逃避,而且一避就是五六天,这样一来,便给了肖夫人充分准备的时间。

    她相信肖如雪现在回去非但不能撼动肖顾氏分毫,说不定还会先遭受肖顾氏的恶人先告状,就算最后有人对那肖顾氏产生怀疑,肖如雪夜失去了最佳的时机。

    更可怕的是,时间再这样拖下去,怕是等那肖顾氏腾出手来……

    姜佩雯在肖如雪决定呆在永州时,便曾委婉的向她提过,并且也私底下和石护卫谈过,但奈何她当时还沉静在悲愤痛苦之中,其他人的话根本就听不进去。

    不过现在明白也为时不晚,若是处理的好,肖顾氏最起码在很长的时间内不会再有动作……

    “肖小姐,这世上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姜佩雯正色道,“以前你对继母尊敬有礼,她都能狠下毒手,更不用说现在你手上还握住了她的把柄。”

    说到这她直直的看向肖如雪的眼睛道:“肖小姐,肖启可是在你的手上,由他在,你那继母怕是寝食难安吧。”

    肖如雪先是一怔,接着垂下头好一会才道:“会吗?”

    “会!”姜佩雯斩钉截铁的说道,“这第一次都做了,那第二次又有何难?肖小姐,虽说这害人之心不可无,但这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

    她说完屋内一片安静,只有肖如雪微微粗重的喘息声。

    过了许久,肖如雪才抬起头,虽然眼神中没有狠戾,没有森然,但眉眼间却比以往多了坚定和勇气。

    “多谢姜公子开解,我下午便启程回京。”肖如雪行了一礼道,“我先回去整理东西,先告辞了。”

    姜佩雯轻轻的笑着点了点头:“那在下在此祝愿你万事顺利。”

    “多谢,若是姜公子来到京城,一定要到城西肖家来找我,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那是自然。”

    望着肖如雪远去的背影,姜佩雯轻轻的笑了笑,要想短短的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格那几乎不可能,不过她最起码下定决心勇敢的去面对了不是?
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6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6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