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讲故事

    ()本文内容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5章节,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5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5章节!
    姜佩雯心一紧,一股慌乱猛的窜了上来,她紧紧的扭了扭衣角,满腔的话语塞在喉咙,张了好一会儿嘴愣是没吐出一个字来。

    徐明昊嘴角一扬,勾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右脚轻轻一抬超前迈了一步。

    看到那渐渐近的高大影,姜佩雯的垂下了眼眸,脚步也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

    随着她退后的脚步,徐明昊带笑的眸子一凝,双眼微不可见的眯了眯。

    而姜佩雯感觉到那锁住自己的目光,退的更厉害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没出息,可是每次对上这人,她从没讨得便宜,每次都要倒霉,这让她面对他总是没由来的有些心慌。

    一个高大一个小的影就这么一进一退着,忽然姜佩雯脚步一顿,背部刹那间感到一片冰凉,原来已经抵住了船壁……

    退无可退,瞅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黑色靴子,姜佩雯暗骂一声没出息,压下心中的慌乱,咬了咬牙,猛的抬起头,乌黑如墨的眸子直直的对上徐明昊的双眸。

    视线中,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嘴角处挂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别人不知道他的份,但姜佩雯却是清清楚楚的知道。

    为当今皇上最亲的弟弟,自然是尊贵无比,就算他名声不好,容貌有损,但在那样份的光辉下,这一切也会刹那间变成灰灰,消失的一干二净,她相信这世界上会有无数的女子愿意为了他的亲睐而前仆后继!

    这样的人又怎会真正在意自己这样在他眼里应该和地上的蚂蚁一般毫不起眼的小虾米!

    可是!为何他会这样?为什么会让秦一带给她那样的话?

    难道他真的对我有了兴趣?

    刹那间姜佩雯的脸黑了。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她的睫毛轻轻扇了扇,姿势仍然保持着一种感激涕零的姿态。

    开什么玩笑,她费这么大的力离开姜家为了什么?

    为的不过是能自由自在的生活,掌握自己的人生,若是现在答应来个以相许神马的,那她这段时的苦苦挣扎算什么?

    再说他现在就算对她另眼相看,那也定是一时的新鲜,等时间久了,她也就会和其他的女人一样,陷入那宅院中的各种勾心斗角中,那样的子过着有什么意思?

    虽然他救了自己,虽然她承认他人其实不错,她承认她是衷心的感激他!但报恩的方式有千百种,却不一定非要用自己后半辈子!

    看着那带着防备、带着警惕的目光,徐明昊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这小丫头,每次和她见面总能让他心愉悦。

    在姜佩雯的目光中,那完美的唇形轻轻扯了扯,醇厚的声音似乎就要从唇间溢出。

    姜佩雯心中一凝。

    不行!不能让他开口!他若开口,以现在的况,自己将无比的被动。

    姜佩雯眼睛微眯,子深深的一弯,行了一揖,恭敬无比的说道:“自从第一次再泾阳见面,徐爷你那龙行虎步的英姿;高风亮节的气质;豁达坦怀就深深的让我震撼,烙印在了我的心里。今能被徐爷您所救,乃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您的恩我没齿难忘,若有来世,我必将结草衔环已报大恩。”

    她的话语无比的真诚,语气充满感激,可惜姿势太过僵硬,面孔太过木然,一点都不狗腿。

    徐明昊眉头挑了挑,懒洋洋的说道:“来世?太过遥远,还不如这一世来的实际。”

    这一世?

    姜佩雯猛的抬起头,对上那双含笑的眸子片刻,低下头道:“这一世我会为徐爷祈祷,祈祷您老心想事成,福寿康宁。”

    “哦?就这样?”徐明昊被那“老”字刺激的扯了扯嘴角,定定的看着眼前少年装扮的姜佩雯,虽然袄子皱巴巴的,发髻也乱糟糟的,但从他的角度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那修长的颈脖,在这周围晕黄暗沉的的光线下,呈现出一种动人心魄的莹白。

    下意识的,他的瞳孔一沉,一阵悠光刹那间转瞬即逝。

    “救命之恩大如天,阿文很想立即报答您的大恩,但现在的我囊中羞涩、又笨手笨脚,无一技之长……”

    她话还未说完,便被一个醇厚的声音打断了:“你不是会算账吗?我正好……”

    徐明昊的话还未说完,姜佩雯脸色一变,猛的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行!”

    她话说的斩钉截铁,徐明昊后的青衣人都纷纷抬起头来,惊异而敬佩的看着姜佩雯。

    敢这样坚定的回绝主子,光这胆子就足以让他们无比敬佩了!

    姜佩雯的嘴唇重重一抿:“徐爷,我那点微末之技讨口饭吃还行,在您这样的人面前不仅毫无用处,反而会碍手碍脚,再加上我粗心大意,做事马虎,说不定还会给您增添无谓的麻烦,徐爷大人大量自然不会介意,但我却不容许!”

    她说的慷慨激昂,一副全心全意为恩人考虑的模样。

    徐明昊抱着,盯着她绷紧的颈脖一会,才懒洋洋的说道:“行了,快卯时了,先启程吧。”

    姜佩雯闻言重重的吐了口浊气,提着的心刹那间回到了原地。

    可就在这时,已转走的男人突然停下脚步,在姜佩雯紧张的眼神中,磁沉的笑声轻轻的传来:“你的报恩之心我会记在心里,若是有机会我一定成全你的心意,到那时,我自会去找你!”

    啊!

    什么!

    他会来找她!姜佩雯的脸顿时黑了,望着那渐渐远去的高大影,一阵厉喝差点就冲口而出:“徐大爷,你究竟想干嘛!”

    ——

    因为肖家的船已经严重损坏,根本无法前行,所以徐明昊便分出两条尖刀船送众人去永州,再从陆路转到京城。

    尖刀船虽然不大,但现在众人才逃过了生死劫难,再加上那浑森冷,一看就不好惹的青衣人,这些惯了的少年少女破天荒的没有一丝抱怨,乖乖的上了尖刀船,就连邵梓清也是前所未有的老实。

    姜佩雯虽然很想和其他人一起,但脚还没迈出几步,便被一个青衣人拦住了,接着便得知徐明昊特别吩咐,他的船在另一边。

    于是乎,姜佩雯在众人诧异的眼神中,苦着脸跟着他上了另一条船,那条有着徐明昊的船!

    姜佩雯提心吊胆的跟着青衣人来到一个靠近尖刀船尾部的舱房,直到关上门,没有见到那道高大的影,她才重重的吐了口气。

    因猜不透徐明昊的心思,姜佩雯的心一直悬着,在上扑腾了许久直到天边泛白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再一睁眼外面已大亮,姜佩雯只觉得肚中饥饿无比,才起了

    昨儿晚上,经过秦一的救治,上船前,她便的直殷澈和枫若已无大碍,而柳逸风也好了不少。

    不过他们却没有她这样的特殊待遇,和那些少年少女呆在一起,没有和她一条船。

    打开舱门没一会儿,一个青衣人便送来饭食。

    饭菜很简单,但味道不错,再加上她肚子空空如也,这一餐倒也吃的十分舒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徐明昊一直没有现

    姜佩雯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望着窗外翻滚的浪花直发呆,脑中不断回想着和徐明昊相处一来的一幕幕。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她便处处戒备,对于徐明昊,鉴于书中的评价,她更是带着防备。

    但现在细细想来,这人虽然脾气是不好,似乎并没有书中描写的那样恶劣,最起码在看来,他从未有过任何欺男霸女、凶恶无比的行径。虽然冷了点、心思深了点、难捉摸了点,但却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或许他只是一时兴起,或许只要她婉转的表明心迹,他便会尊重她的意愿。

    想到这,姜佩雯走出舱外望着守在门外的青衣人道:“请问徐爷在哪?我有话想对他说。”

    青衣人抬起头,看了姜佩雯一眼道:“你稍等,在下这就去禀告。”

    “多谢兄台。”姜佩雯抱了抱拳。

    在姜佩雯坐立难安的等待中,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那青衣人走了回来道:“主子已同意,请随我来。”

    “多谢。”姜佩雯应了声,急忙跟了上去。

    尖刀船不大,船舱间的间隔也不大,跟着青衣人绕到另一边,两人便来到一个宽敞,布置的极为淡雅的舱房前。

    门打开着,姜佩雯站在门外可以清楚的看到徐明昊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微微的闭着双眼。因他靠着墙,半边脸都沉在暗处,虽然脸上的疤痕还是隐隐可见,但却不损他那如雕刻般的脸部轮廓,和以往的冷酷不同,现在的他浑上下透着慵懒,整个人呈现出一种令人砰然心动的俊美。

    骤然间,姜佩雯心中猛的砰砰直跳,一股难以言喻的悸动在心底升起。

    呸呸呸,她这是怎么了?

    姜佩雯狠狠的磨了磨牙。

    就在这时,青衣人躬道:“主子,姜文来了。”

    坐在椅子上的人眼皮轻轻动了动,淡淡的声音响起:“让他进来。”

    “是。”青衣人欠了欠道,“姜文,你进去吧。”

    姜佩雯点了点头,望了眼舱内的男子,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异样,抬脚迈了进去。

    走到距离徐明昊还有约莫七八步远的地方,姜佩雯堆起满脸的笑容道:“徐爷安好。”

    “嗯。”徐明昊轻轻应了声,抬了抬眼皮道:“坐吧。”

    “我就这样站着……”姜佩雯瞅了眼放在他对面,近在咫尺的椅子,下意识的就要拒绝。

    可她话还未说完,他的声音便响起:“坐!”

    声音很淡,但却带着让人难以拒绝的压力,姜佩雯瞅了眼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嗓子忽然有些发干:“多谢徐爷。”

    说完,她便迈开沉重的双腿走到椅子边坐下。

    可她的股刚挨到椅子边,徐明昊便慢慢的睁开眼道:“阿文现在前来,可是想到如何报答我了?”

    姜佩雯闻言,脚反的一软,差点没一股摔倒在椅子下。

    她狼狈的撑着椅八,稳住形,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丝笑容道:“徐爷赎罪,我还未想到。”

    说到这,她顿了顿,鼓起勇气道:“不过我小时候曾听过不少故事,这离永州还有一的路程,难免会枯燥烦闷,徐爷可有兴趣听我说上一说?”

    她的话音刚落,徐明昊扫了一眼姜佩雯,窗外泻下的太阳光中,狭长的眼眸光芒流转,带着丝丝笑意道:“阿文还会讲故事?说吧。”

    “是。”姜佩雯深深的吸了口气,思索了一下道,“这故事是我幼时有一个老者给我讲的……”

    “从前有一个秀才姓万,最喜欢养鸟,常常从各地搜集美丽斑斓的鸟儿放在家中圈养。后来有一一只小鸟来到他家中的槐树上安家,每在枝头梳理羽毛,嬉戏鸣叫。这只小鸟羽毛颜色不美,声音也不清脆动听,但万秀才却觉得它一举一动格外秀美,于是有一万秀才便找来几个家丁,布置好陷阱,将它逮住关在笼子里。”

    “刚开始,万秀才每都要来到鸟笼前逗弄小鸟,看着小鸟吱吱吱的叫着跳来跳去,心格外愉悦。虽然有有人说这鸟儿模样不行,声音不亮,但万秀才却觉得此鸟虽然颜色差点,但却充满活力,格外有趣。但忽然有一,万秀才又来逗弄小鸟,却不小心被小鸟啄伤了手指。于是万秀才大怒,下令接下来的五不给小鸟喂食。从那以后,小鸟许是吸取了教训,不再对着万秀才张牙舞爪,万秀才大为欢喜。但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万秀才发现,这小鸟不再像以前一样充满活力,而是渐渐的安静下来,久不久才抖抖翅膀、叫两声,简直和他家中的鸟儿一模一样,万秀才想尽了不少法子也没有改观,于是他百思不得其解,到最后便把一切归咎于小鸟上,对它怒骂不已。”

    说到这,姜佩雯抬起头,对上徐明昊似笑非笑的眼神道:“徐爷,你说万秀才骂的可对?”

    “哦?”徐明昊看了姜佩雯片刻道,“那以阿文之见呢?”

    他的声音低低的,沉沉的,每一个字仿佛轻轻的扫过人的心,痒痒的,让人难以忘怀。

    姜佩雯定定的对上他的如墨般的眸子道:“我认为万秀才错了,这种鸟儿自小生活在自由自在的世界里,自然是野惯了,有些桀骜难驯那是常理之事。也是因为它的桀骜、它的不训,所以万秀才才觉得她活泼可。可是万秀才却强行将它逮住关在笼子里,就等于剪掉了它美丽的来源,断掉了它活力的源泉。慢慢的,它自然而然会失去它的美丽,变成和笼子里的其他的鸟儿一个样。”

    说到这,姜佩雯笑了笑道:“徐爷,我说的对否?”

    徐明昊瞅着姜佩雯那认真的模样,眼中滑过一丝笑意,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才道:“你说的不错。”

    他的话音刚落,姜佩雯便重重的吐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徐明昊突然开了口。

    “不过……”在他长长的尾音中,姜佩雯上扬的嘴角一僵,一颗心也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徐明昊伸手抚了抚下颌,淡淡的说道:“不过我觉得这养鸟之乐在于驯,看着桀骜不驯的鸟儿在自己的调教下变的乖巧温顺,才是最愉悦之事。那万秀才虽然养鸟多年,又驯服了那野生的小鸟,但却自始至终将养鸟之乐放在了鸟儿的颜色声音上,却忽略了驯养的快乐,未免太过本末倒置了。”

    驯的快乐?

    姜佩雯的心猛的一沉,急忙道:“可是那鸟儿喜自由,它的美丽、它的活力全来源于它的自由和桀骜,放在山野天地间,自然有翩翩之姿,若是锢了它的翅膀,将它关在笼子里,不过一呆笨畜生而已,和其他的家鸟又有何区别?万秀才家中那么多鸟儿,多这一只又有什么意思?”

    在姜佩雯沉的眼神中,徐明昊嘴边慢慢的绽放出一丝微笑:“没想到阿文不仅帐算的好,连这口才和见解都格外不错,还能将故事说的如此动听……如此看来,阿文可不像你说的那样一无是处啊?”

    什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

    陡然间,姜佩雯后悔了,她昨儿想了好久才想到这么个故事,为的就是委婉的告诉他自己桀骜不驯,只是一个他临时感兴趣的野鸟,想起来逗逗可以,而别想着把她放在他的后宅,将她由野难驯的野鸟变成笼子里呆呆笨笨的家鸟。

    可是没想到,自己看样子竟然弄巧成拙了!

    她木着脸,脸上越发的沉:“徐爷谬赞,我哪有这样的才能,这故事只是我幼时听人讲的,那些见解也是讲故事之人说的,我只是临时借用而已,徐爷的赞赏我实不敢当。”

    徐明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嘴角轻轻勾了勾:“阿文说了这么久,也应该口渴了,尝尝这茶。”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他的神一如既往的冷淡,让人拿不定主意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姜佩雯坐在椅子上,感受到那若有若无的视线在她上扫来扫去,只觉得有千百直蚂蚁在上窜来窜去,浑不自在。

    她端起茶杯,狠狠的灌了一口茶,才鼓起勇气道:“多谢徐爷款待,这天色已不早了,徐爷应该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徐明昊眼角轻轻一勾,瞅了眼舱外高挂明亮的太阳,在姜佩雯坐立难安中,淡淡的应了声。

    顿时,姜佩雯重重吐了口气,急忙站起行了一揖,迫不及待的转走出了舱房。

    望着姜佩雯那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一直站在徐明昊后的一个青衣男子从暗中走了出来,轻声问道:“主子,她来此说这故事究竟所谓何事?”

    徐明昊抚了抚额头,眼睛轻轻一眯,轻轻叹了口气,嘴角露出一抹无可奈何的笑容道:“她不过是来告诉我,她脾气很差,子又桀骜不驯,现在在外面这样折腾着,看起来还有些意思,但一旦没了自由就会和那些家中扁毛畜生一般,没有趣味。”

    “啥?”青衣男子一愣,好一会儿才道,“难道她知道主子你……”

    青衣男子的话音未落,一阵低低的笑声从徐明昊的嘴中溢出,磁沉的声音轻轻的响起:“阿雯,你可知道你越是如此,我越是想将你这只野鸟攥在手里,有趣,真是有趣……”

    低低的笑声在舱房里回过了好一会儿,徐明昊忽然收起笑容道:“人审的如何?”

    青衣男子急忙正色道:“启禀主子,肖启和赵彪已全招了,肖启已不是第一次做这事,前几次他都是借职务之便,勾结水匪动了肖家的几个运送货物的小船。但这次他却是奉了肖家主母肖顾氏之命,肖顾氏是肖家家主的续铉,也是肖如雪的继母。肖家家主已去世的嫡妻出虽然不高,但却极为富有,又善于经营。肖如雪做为她唯一的女儿,掌握着其母生前留下的大笔产业。肖顾氏自从嫁入肖家以来便一直觊觎这份硕大的家产,但在家中一直不好下手,因此便利用此次机会,让肖启借水匪之名将肖如雪除去。至于赵彪,和肖启是旧识,一直在泾阳一带流窜,他来船上除了帮肖启之外,还有一件事便是除去姜佩雯。”

    他的话音刚落,徐明昊的眼睛顿时眯了眯,一股冷意刹那间在从上蔓延而出:“何人指使?”

    “赵彪并不知道是谁,只知道是个女子,见面也带着斗笠,不过年纪并不大。”青衣男子躬道,“依属下猜测,应是姜小姐在泾阳得罪的人。”

    “泾阳,女子……”徐明昊眼睛抬了抬眼,放在椅把上的手指轻轻弯曲,轻轻的敲了敲道,“派人去泾阳查查,重点……卢家!”

    “是。”
如果你喜欢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5章节请收藏夫人在上——嫁值千金65章节!

    ()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