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危机临头

    ()

    “你这慌慌张张的做什么?”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

    姜佩雯闻言抬起头,正好看到殷澈皱着眉站在自己前。

    “没什么?”姜佩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完刚想走,接着心中一动,伸出手一把抓住殷澈的胳膊便往前走。

    “放手,你干什么……”殷澈被她拽的生疼。

    “小声点,别吵!有事告诉你!”姜佩雯低喝道。

    殷澈脸色一沉,刚想甩开她的手,但却看见姜佩雯此时完全不似平时的笑容满面,气定神闲,而是皱着眉,脸色沉的模样,隐隐中还有些不安与慌乱,便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任由她将自己拉进屋。

    姜佩雯冲进屋,迅速关好房门,也不管一脸担忧的枫若,奔到桌边端起茶杯狠狠灌了口水,心中才稍稍安定了些。

    殷澈挑了挑眉问道:“说吧,慌成这样,有什么事?”

    姜佩雯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将自己上船的时候见到的、方才去楼下打听的,外加自己的怀疑一一告诉了殷澈。

    随着姜佩雯的声音响起,殷澈的脸也迅速沉了下来。

    他和其他少年相比,本就多些阅历,再加上殷家前些子的危机和路上的那次遇险,让这个少年迅速成长了起来。

    虽然还有些少年的青涩和别扭,但现在的他比起第一次在殷家别苑见面时,上的纨绔和浮躁已褪去了不少。

    “你确定你没看错?”殷澈皱起眉问道。

    “我确定。”姜佩雯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眼他有可能看错,但她却认认真真看了好一会儿,这具体可不比前世,顶着八百度的眼镜,她现在的视力绝对的2。0。

    “我立刻去找肖如雪。”殷澈沉吟了一会,站起道。

    “别。”姜佩雯见状急忙道。

    殷澈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姜佩雯。

    姜佩雯吸了口气:“这件事在没有完全确定之前,不宜太多人知。”

    肖如雪不过是个腼腆胆小的女,知道这件事除了多一个人紧张外没有什么用。再加上那帮人现在目的不明,若是那些温室花朵们知道后作出什么事打草惊蛇,就大事不妙了。

    “那你说怎么办?”殷澈沉吟了一会,也明白了姜佩雯的顾虑,便道。

    “那些人上船来有什么目的我们并不知。若他们只是单纯的借船渡河还好,若是有其他想法……”说到这姜佩雯顿了顿,“你派一个老练的护卫去找肖管事,这河道上的事咱们不懂,肖管事对船上的大小事物都极为了解,你让护卫配合着肖管事查查那群人,若是只想渡河就随他们去,我们就别多管闲事,若是真打我们的主意,那肖管事知道后也好做安排。”

    “也好。”殷澈想了想,便转出了房门。

    书上的这个时间,那个姜佩雯已经死去。

    但现在的她不但没死还顺利离开了泾阳,没了卢琳玉和姜家,按理说她的心应该平静安宁才对,但不知怎地,自从那打完官司,她这心中的不安便没有停止过,仿佛背后有一双无影的大手在自己的背后,准备随时随地给她致命的一击……

    所以一路上她都极为小心,生怕糊里糊涂的把自己的小命交代了。

    姜佩雯坐在椅子上闭着眼,手指微曲,轻轻的在椅把上敲着。

    其实这探听之事柳逸风做最为合适,但他连着吐了好几,腿脚发软,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让殷澈派个护卫……

    现在只希望这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不然就麻烦了……

    因想着事,姜佩雯连吃晚饭也没有胃口,随意扒了两口便了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姜佩雯正呆在屋里等待殷澈的消息,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姜佩雯猛的直起子,便听见殷澈着急的声音传来:“快开门!”

    枫若闻言急忙开了门,殷澈便大步跨进了门,脸上明显有些惊慌。

    “怎样?结果如何?”姜佩雯见他的模样,心中顿时一沉,一股不好的预感骤然升了起来。

    “周林不见了!”殷澈双手在桌上一拍,脸色沉的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别着急,把话说清楚,周林是谁?”姜佩雯眉头一皱。

    “就是我派去找肖管事的护卫,不见了!”殷澈一股坐在椅子上,端起枫若递来的茶杯狠狠的灌了几口。

    “你问过肖管事没?”姜佩雯大吃一惊,“说不定他和肖管事一起……”

    他的话还未说完,殷澈便打断了他的话道:“不会!周林他根本没有见到肖管事!我在屋里左等右等没等到他回来,便派人去找了肖管事,却得知底舱的货仓处有一处有些漏水,肖管事一整天就一直呆在底舱,连晚饭也没吃,还说谁都不见,周林虽然去找过,却没有去底舱,在楼下等了会便走了。后来我让人把周林有可能去的地方找了个遍,但却没有找到。”

    说到这他顿了顿,攥紧了拳头道:“周林做事一向稳妥,就算没找到肖管事,也一定会回来向我汇报,但如今却好像……好像就这样平白无故消失了一样。”

    姜佩雯见他明显慌了神,急忙将声音放柔道:“先别急,周林没找到肖管事,又没回来,估计是想自己去探个究竟,不一定是出了意外……”

    “不会的,就算他要独自去查探,也会回来告诉我一声!”殷澈使劲摇了摇头。

    “先别着急,这些人费劲心思来乔装打扮来到船上,必有所图……但他们至今未动手,显然还有所顾忌,或者说是动手的时机未到。”姜佩雯揉了揉额头,沉吟了一会,抬起头道:“枫若,你去找柳大哥和邓护卫……”

    “是!”枫若急忙点头出了房门。

    姜佩雯只觉得额头生疼,这满船的都是少爷兵女,到了这时,除了殷澈连个能帮忙的人都没有。

    她沉吟了一会道:“阿澈,你先回屋……”

    说完拿起披风便往外走。

    “你要去哪里?”殷澈见状急忙问道。

    “我去找肖管事……”

    她刚说到这,话便被打断了。

    “不行!我也要去!”殷澈猛的站起

    “周林失了踪,那些人说不定已经盯上你了,你再去太危险。”姜佩雯对上他担忧的脸道,“而我经常去找肖管事为柳大哥要晕船药,并不显眼,反倒无碍。”

    说完她大步往门边走去,可手还未碰到门把,便被人拽住了手。

    “你既然让我叫你大哥,那做兄弟的就没有让大哥独自一人冒险的理。”殷澈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前所未有的坚定,“若是你不同意,今儿别想一个人出去!”

    姜佩雯转过头望向少年那坚定的眼神,知道他不会改变主意,心中顿时有些发暖,便点了点头。

    “去可以,但是你待会就跟在我边,别乱说话。”

    “是。”

    “就像平常一样,别慌……”

    “嗯。”

    “若是有不对劲的立刻跑,知道吗?”

    “……”

    “知道了,你有完没完!”

    “……”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楼下,肖管事还没有上来,姜佩雯心中着急,也顾不得船工的劝阻,下了底舱。

    底舱东面是货仓,只挂着几个灯笼,光线有些暗,的让人心中发毛。

    不由自主的捏了捏拳头,姜佩雯深深吸了口气,抬脚跨入货仓。

    就在这时,一个黑黑的人影忽然出现在她的视线内,姜佩雯心中一跳,便听到一个声音响起:“谁啊!”

    姜佩雯重重的吐了口气,这声音赫然是肖启。

    她急忙走上去道:“肖管事。”

    肖启看见姜佩雯两人,先是一愣接着笑了笑道:“姜公子、殷公子,这货仓尘多

    你们两人怎么来这儿了?”

    姜佩雯朝暗的货仓里望了望,黑黑的,看不清楚里面有没有人,便笑了笑道:“柳大哥又吐的厉害,我上次拿的药粉又用完了,我实在没有办法,便想让肖管事再给我点,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好办,姜公子何须客气。”肖启笑了笑,“药在我房里,两位快跟我上去,这里又脏又乱的……”

    “好。”姜佩雯又朝货仓里瞅了瞅,这的确不是个说话的地儿,急忙应道。

    肖启的屋子在一楼的西侧,靠近船尾。

    “药不多了,我全都给你吧,不过还好还有两三天便到了天宁。”肖启从箱子里掏出一个布包递到姜佩雯面前笑道,“柳公子这罪也算是熬到头了。”

    姜佩雯将布包接过放在桌上,低声道:“肖管事,我今儿前来拿药只是其次,有件事需要你知道。”

    接着她便将自己从发现那群人搬运刀剑到周林失踪的事一一说了一遍。

    肖启一听,脸上顿时一阵青白交错,看样子是知道船老大将匪人放上船,气的不轻。

    过了一会,肖启忽然重重的在桌上一锤,然后深深吸了口气,站起深深的行了揖道:“多谢两位直言相告,不然在下还被蒙在鼓里,若是被他们得逞,那后果不堪设想,请两位受在下一拜。”

    姜佩雯急忙移开子,她这条小命还得靠着肖管事力挽狂澜呢,可不好意思受他的礼:“肖管事别多礼了,你还是快想想办法吧。”

    “各位小姐公子加上船工共有六十八人,除开船老大那十个手下,咱们还有近六十人。他们硬拼必定不行……”肖启也没再矫,低下头思索了一会道,“他们既然上了船,又一直按捺不动,定是在等待时机,这段河道宽广,无法埋伏,他们想要成功,必须选择一个狭窄的河道,再埋伏好人,来个里应外合!”

    说到这他站起在屋内踱来踱去了一会道:“按照路线,船在丑时便会经过一个峡口,那里河道狭窄,两边又是低矮的山脉,最容易藏人。他们若是要出手必定是会选择那里。”

    “丑时……那咱们还有一个半时辰。”殷澈沉着脸道。

    “一个半时辰……”肖启按了按额头,抬头望着两人道,“两位请放心,在下定会在丑时之前改变航向,并想法子将他们擒住!这件事就交给在下,两位先回房休息,静等我的好消息!”

    这怎么解决那群人还没说,就巴巴的赶人,姜佩雯有些发愣,再不济也要简单说下布置啊!再说殷家还有不少护卫,就算他们两个碍手碍脚的,那些护卫可是能帮上忙的,这种事,多一人多一分力总是好的。

    “肖管事,若是有需要我们帮忙的……”

    姜佩雯话还未说完,便被肖启打断了道:“那是一定,在下这就去布置,定会将那群人一网成擒,就不送两位了。”

    “这……好吧。”见他急急的让自己和殷澈走,姜佩雯估计是因为他见时间不多了,心中着急,也就没说什么,便站起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肖启忽然道:“对了,两位公子请稍等。”

    姜佩雯问道:“肖管事,还有何吩咐?”

    肖启道:“在下想问,这件事除了两位还有哪些人知道?”

    姜佩雯闻言一愣,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妥,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而这时,一旁的殷澈见他急匆匆的赶人,像他们碍手碍脚一样,没好气道:“没了!”

    肖启明显松了口气,对上姜佩雯疑惑的眼神笑道:“各位小姐公子都是千金之躯,受不得惊吓,若是知道的人多了,万一……”

    说到这他干笑了两声:“万一节外生枝,惊动了那些贼人就不好了。”

    姜佩雯也轻轻笑了笑,原来是怕那些客惊吓之下闹出事端,坏了大事,当下也放下疑虑,拱了拱手道向“那咱们先告辞。”。

    说完便转向门走去。

    不对,忽然她心中一动,猛的皱起眉头,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升了起来。

    肖启做为肖家的管事,发生了此等大事,就算不告诉其他人,也得通知做为主子的肖如雪一声。他虽然说船上除了歹人共有约六十人,但其中大部分都是各家的护卫,若是没有各家主子同意,但凭他一个小小的管事怎么可能调动那些眼高于顶的护卫?而殷澈明明在此,他却连知会一声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急匆匆的赶人……

    并且……那些船工明明说肖启去货仓是因为底舱有一处漏水,但当他们下去的时候,货仓内虽然静悄悄的,但除了肖启却没有看见其他人。

    难不成那漏水处的修补全由他肖管事独立完成?

    骤然,姜佩雯只觉得心中一阵发凉,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刹那间袭上心头。

    完了完了,她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这肖管事和那些贼人也是一伙的!这简直是自动送上门了!

    姜佩雯努力着背脊,让自己不要泄露出一丝的慌张,她加快脚步打开房门,猛的拽住边的殷澈,就要冲出去。

    就在这时,一阵风声从耳后袭来,她那绷紧的躯急忙一侧,但还是晚了,耳后传来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便倒在了地上。

    意识消失的那一刻她看见的是肖管事满脸狰狞的举着棍子朝还有些呆愣的殷澈头上打去……

    NN的,真是倒霉透了,巴巴的将自己送上门不说,还把殷澈给带上了……

    肖启刚扔下手中的棍子冷冷的哼了一声道:“出来吧。”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轻笑声骤然响起,接着一个男人从里间走了出来。

    若是姜佩雯还醒着,必定能发现此人便是和她打过照面的领头男子。

    “还是肖哥厉害,这么快就解决了。”男子嘿嘿笑了笑。

    说完她走到姜佩边,用脚狠狠的踢了踢道。

    肖启一股坐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冷冷的说道:“若不是你们做事不小心,被这小子发现破绽,我还需要这样?还好我之前放出去的风声说你是王六那小子的朋友,不然被这两小子首先怀疑的便是我!那咱们的事别想成了!”

    那领头男子知道自己有些理亏,讪讪的说道:“我咋知道会有这么多事?”

    说到这,他又狠狠的踹了姜佩雯几脚道:“可恶,都是这小子。坏爷爷的大事,怪不得有人花五百两黄金要你的小命,果然讨厌之极!”

    “哼!”肖启“砰”的放下茶杯道,“什么你的大事,你的事只是解决掉这小子,其他的都是我的!”

    那领头的男子一听,谄媚的笑了笑:“肖哥,肖哥,咱们可是说好的,兄弟我帮你,事成之后得到的银子你六我四。”

    “王彪,你闹出这么多麻烦,还想分四成?你未免想的太好了吧。”肖启冷冷的哼了声道,“若不是我发现不对劲,你别说分钱,连杀那小子的佣金都得不到。”

    “肖哥,这不是没事吗?”名叫王彪的男子扯了扯嘴角,“这事完了,你依旧做你的肖家大管事,风风光光,小弟我就只有亡命天涯了,这样算起来,四成不多啊!”

    “肖家大管事!”肖启哼了哼,看了王彪一眼道:“我说王彪,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这么没脑子。这大管事若是这么好,我用的着冒风险干这个?王彪,我告诉你,这一票就算没有你,我也能吃下来,我为肖家跑了这么久的船,可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多的肥羊,这次我是势在必得!不过我念在朋友一场,你的目标人物又正在船上,才好心帮你一把,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是,是,是!肖哥教训的对。”王彪连连点头,然后抬起头望着肖启道,“那肖哥,你七我三怎么样?”

    肖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王彪垂下眼眸,眼中迅速闪过一丝狠,接着他忽的抬起头道:“肖哥,要不这样,你八我二。”

    说完他皱起眉道:“肖哥,这价钱不能少了,我也要为我的兄弟交代不是?”

    肖启定定的看了王彪一眼,忽的笑了笑道:“好了,咱们都是兄弟,说这么多干什么?就这么决定了,你八我二,杀那小子的佣金我分钱不要,如何?”

    “还是肖哥仗义。”王彪脸上顿时笑开了花,不过那微微跳动的眼角却泄露了他的心思,“不过,肖哥,那些小鬼能值多少钱?”

    肖启嘴角轻轻一勾道:“这些人的家中不是富可敌国便是权贵世家,有他们在手,这价还不是由我们开?”

    “可是肖哥,这些小鬼背景这么雄厚,若是官府插手,会不会……”王彪沉吟了一会,凑到肖启边道。

    肖启嘴角轻轻一勾,轻蔑的笑了笑道:“放心,咱们只要把肖家小姐杀了,自然会有人替你摆平一切。”

    王彪闻言,顿时咧嘴一笑道:“还是肖哥有办法,那这两小子……”

    “你呆会把这两小子绑了塞到我的柜子里,等丑时阿七他们来劫船,再把他们宰了扔河里去喂鱼。”肖启面无表的说道。

    “既然要杀,小弟现在就……”

    王彪的话还未说完,肖启便道:“虽然他们说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但这两小子心眼多的很,咱们还是稳妥问好。”

    说到这他横了王彪一眼道:“再说若是现在动手,那血腥味蔓延出去引得其他人怀疑怎么办?你别忘了上面还住着个高手!他和这两小子关系近的很,虽然我在他吃的药里做了手脚,但难保不会出什么岔子!我告诉你,若是你再随意行事,出了乱子,别怪我不讲面!”

    “是,是,肖哥教育的是。”王彪嘿嘿笑了笑道,“还是肖哥考虑的周到……”

    “别在这说这些没用的,快去办事!绳子在下。”肖启哼了哼道。

    “是,我这就去。”王彪连连点头,压下心中满腔的怒意,走到内间拿出两根绳子,迅速的将姜佩雯两人的手脚捆了个严严实实,塞进了柜子里……

    “算你们运气好,让你们多活几个时辰。”

    随着冷冷的声音渐渐远去,屋内一暗,安静了下来。

    ------题外话------

    明天交标书,今晚要加通宵,存稿也没了~(>_

    都不知道该感叹业务太好,还是该抱怨事太多。

    ~(>_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