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打赌

    “一个招摇撞骗的小子,也敢欺到我殷家的头上来,我看你这胆儿太肥了。”殷澈轻蔑的看着姜佩雯,那眼神中没有怒意、没有不满,只有**的轻鄙和蔑视。

    他仿佛在用这种轻视告诉姜佩雯,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殷澈的大名,姜佩雯有所耳闻。

    因为殷老太爷只有这么一个宝贝孙子,所以在家中受尽宠,虽然从小跟着殷老太爷学边学习经商之道,但骨子里还是摆脱不了那种纨绔劲儿。

    姜佩雯虽然顶着个十四岁的躯壳,但内心却是年近三十。

    对上殷澈这么个毛头小子,她实在没必要和他计较,但接连看了几天账本,心里格外烦躁,这时候他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纯粹是自讨苦吃!

    当下,她轻轻勾了勾唇,淡淡的瞥了眼殷澈,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淡淡的阳光下,被茶水浸得唇色润泽的姜佩雯挑了挑眉笑道:“我是受殷宏辉殷老爷所托,不知阁下又是谁?”

    “我是殷澈!”殷澈昂了昂头,眼中的蔑视更深了。

    他就这么斜着姜佩雯,似乎在等待着,等待这眼前的少年跑到自己面前点头哈腰,这种人,他见的太多了。

    可眼前的少年没有像他意料之中的一脸谄媚,反而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么说来,殷少爷来此是质疑在下的办事能力了。”

    “哼!若是识相就赶快滚!别让小爷我出手!”姜佩雯的反应让殷澈微微皱起眉。

    “令尊雇了我,就算让我走,也应该有令尊开口,殷少爷的话恕在下不能从命。”姜佩雯淡淡的说道。

    殷澈脸色一沉,正开口。

    姜佩雯嘴唇勾了勾灿然一笑:“殷少爷,有没有兴趣和我赌一把如何?”

    殷澈顿时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你想赌什么?色子?牌九?告诉你,本少爷可没空和你这穷酸赌钱,想讨好我,没门!”

    姜佩雯扑哧一笑,闲闲的说道:“那些玩意儿有什么好的,小少爷,你既然如此不信任我,何不定下一天的时间,看明儿此时我不能查出贵府的账目问题,如何?”

    殷澈闻言收起笑容,这才正眼看着姜佩雯。

    姜佩雯转了转“鹅毛笔”道:“殷少爷,这个赌如何?若是在下查不出问题,那酬金我不仅分文不取,还任由殷少爷你处置。不过……若是少爷你输了,从此以后见到我就得躬行礼,唤我一声大哥。”

    说到这,姜佩雯咧着嘴笑道:“殷少爷,可愿意?”

    殷澈定定的看着姜佩雯,只觉得眼前这张笑脸无比的刺眼。

    殷家子嗣单薄,他祖父这一支更是,到他这一代只有他这么一根独苗。

    虽然他从小受尽宠,但他和其他纨绔子弟相比还是要多一些头脑。

    跟随祖父边多年,他对经商这里的弯弯道道还是了解一些。店铺盈亏本是常理,但如今祖父病倒,又恰逢绸缎贡品供应权争夺的紧要关头,众多店面像商量好的一样连番报亏,这里面没鬼才怪了。

    在这种况下,时间就是金钱,只有用最快的时间查出问题所在才是最重要的,但父亲却找了个外人还是个比自己还小的毛头小子来查账,不是受骗了还是什么?

    如果拖延了时间,很有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因此殷澈便急匆匆的赶来,为的就是把这骗子赶走,可是没想到这人却反而有成竹的和自己打赌?

    见殷澈眸光有些闪烁,姜佩雯露出洁白的牙齿笑道:“怎么?殷少爷不敢和在下赌?”

    殷澈虽说有些见识,但终究是个受尽了宠的少年,听到姜佩雯凉凉的话语,再也沉不住气,上前几步走在案几边,双手往上重重的一拍:“怎么不敢!赌就赌!”

    姜佩雯嘿嘿一笑,臭味干的小子,也敢和我斗!

    “那好,明此时见,小少爷请回。”姜佩雯含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

    “哼!小爷我就等你一!”殷澈冷哼着道,“明小爷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罢便看也没看姜佩雯转走了。

    “公子……”枫若有些担忧。

    “别担心,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姜佩雯摸着下巴望着那远去的背影,嘴巴扬起一抹微笑。

    臭小子,等着给姐姐我当小弟吧。

    ——

    时间转瞬即逝,转眼便到了第五傍晚。

    殷澈兴致勃勃的来到别苑,昨未加深思答应了赌约,时候才缓过劲来明白中了激将法,但又拉不下脸去反悔,只得在心里想着各种各样折腾的法子,为的就是今儿好好收拾那小子一番。

    “小子,小爷我来……”殷澈一把推开门。

    可话还未说完,便听到一声厉喝:“这样没大没小的像什么样!”

    他脑袋一激灵,便对上了父亲那张沉的脸。

    他这父亲虽然不管家中生意,但却和祖父一样极重规矩,因此殷澈顿时老实的低下头,安静的坐在了一边。

    姜佩雯轻轻勾了勾嘴唇:“殷老爷,我们继续把。”

    “好,好,阿文快说。”殷宏辉急忙道。

    “贵府在成州的共有四间粮食铺,近四个月一共进了两千三百石大米,其中一千八百石都是泰州米,泰州米价格昂贵,而成州的百姓大多以价格适宜的成州米为主,因此早在三月前成州米便售罄,但泰州米却大量积压,而这几个月正是天气潮湿时节,这月初,账面上便显示有约一千五百升的泰州米发霉。而面粉、粟米等也有类似的况,因此这四个月成州的粮食铺共计亏损了三千四百二十一两银子,还有泾阳的酒楼……”

    要做假账,不外乎就是扩大成本,减少收入,这增加原料价格、以次充好是常有的招数,因此,姜佩雯在查阅账本之余,还特意翻查了前半年的账本做为对比,有不明之处还特意集中在一起让枫若去找过殷宏辉。

    不过还好这些做账的摆明了没把殷宏辉放在眼里,虽说数字全对上了,但各种理由却是错漏百出,有一家酒楼更是将原料价额提高了足足四倍……

    ------题外话------

    推荐好友‘星几木’《强娶嫡女——毒丑妃》:一夜之间苏紫衣差阳错失了贞、毁了容、看清了亲背后的谋,表妹还想杀了她,取代她的份,且看苏紫衣再归来——风起云涌!

    片段1:

    “苏紫衣,你究竟想折腾我到几时?”某男怒目而视。

    某女冷哼道:“只要我心底这口郁气不消,你就别想我会放过你!”

    “好!”某男脱下自己的衣服,掷与地上,子成大字型躺于榻:“来——,上来!可着这辈子折腾吧”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