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殷澈

    月已中天,姜佩雯所在的厢房依然掌着灯。

    这里是殷家的别苑,因为怕内贼泄密,殷宏辉将所有的账本全搬来了这个搁置了很久的别苑,供姜佩雯查阅。

    殷家做为泾阳大户,产业涉及各个行业,遍布周围十来个城区,除了布料作坊、销售外,还有酒楼、米粮、茶叶……甚至泾阳有名的宝丰钱庄都是殷家的产业。

    瞪着地上十来个装满了账本的箱子,姜佩雯揉了揉发酸的脖子,忍不住唉声叹气,这银子真不是好赚的。

    这里的账本是今年一年殷家各个店铺的账册,虽然姜佩雯将重点放在了近四个月,也就是姜老太爷病重之后,前面的只是作为参考,但这工作量也是格外巨大。

    “小……公子,夜深了,你先歇歇吧。”枫若心疼的看着姜佩雯高皱的眉头,轻声道。

    “再等等。”姜佩雯摆了摆手。

    这时的账本都是采用流水记账模式,也就是说每将收入和支出按照时间先后写下,每月再总结一次,支出多少,收入多少,结余多少。

    这种记账方式虽然已算简单明了,但后世的记账方式还是相差很远,收入和支出没有明显的区分,只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给查账带来很大的困难,计算是容易出错,并且不好检查。

    而姜佩雯上一世是做工程预算的,虽然读大学时为了找工作学过一段时间会计,但也是囫囵吞枣,只懂得皮毛。

    就算如今的记账和做账方式粗劣,但这样大规模的查账对于她来说也不是简单的事

    不过收人钱财与人消灾,她既然答应了就一定把这事做好,这是职业道德,也是她的责任心,更何况后面还有个卢琳玉……

    既然别人费劲了心思挖个坑给她,她不做点成绩出来,怎么对得起别人那殷切的期盼。

    “枫若,你识字吗?”姜佩雯抬起眼问道。枫若是他让殷宏辉叫来的,一方面是怕她担心,另一方面她终究是个女子,出门在外有枫若在着实要方便许多。“奴婢识得一些。”枫若怔了怔道。姜佩雯本是随口一问,听到枫若的回答倒有些诧异,这年头读书识字的大多是富人和有权势之人,普通老百姓家中就算有余钱也只会让儿子去学习,像枫若这种年纪的小丫头大多都是做做女红和家务,等着年纪到了嫁人,更何况枫若是个婢女。不过这时她没时间深究,只是看了眼枫若便道:“会写吗?”

    “奴婢写的不好。”枫若声音睫毛抖了抖,低下头怯怯的还说道。

    “会写就好。”姜佩雯抓起毛笔,那出一个空账本迅速划出一个表道,“照这样,把每页都划好。”

    “是。”枫若仔细看了看,接过毛笔便坐在一边画了起来。

    她画的表示后世普通的记账方法,采用表格形式,按照时间、支出、收入、结余、用途五项记帐。这种方式她在明远书局做事时便想采用,但一方面因为书局账目单一简单,另一方面她不想太过出人意表,所以便沿用了旧的记账方式。不过现在也顾不了那么许多,若是让她按照老式的方法,天知道她查完这些得等到何时了?她可不想十天半个月都对着这堆密密麻麻的数字。

    乘枫若画表格的时间,姜佩雯匆匆用了点夜宵,做好熬夜奋战的准备。枫若的字秀气工整,虽然算不上顶好,但比姜佩雯那手如狗爬一样的字好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的眼神专注,墨黑的发丝垂在肩膀上,昏黄的烛光在她白皙的脸庞和姣好的五官上染上一层淡黄色的光晕。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婢女。姜佩雯的眼睛眯了眯,眼光微微一沉,她好似从未问过枫若的父母,因何会来到姜家为奴?也许是感觉到她的眼光,枫若抬起眼,柔声道:“公子,我这样写对吗?”姜佩雯扯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道:“对,就是这样。”说完她便做回椅子上,视线又不由自主的瞄向了枫若……

    隔了好一会,她笑了笑,将视线转回账册上。只要枫若真心对她,这种事又何必去深究呢?人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又何尝不是?

    ——

    两人一直熬到第二天中午,姜佩雯才把所有的账册按照表格的形式整理出来,数字全部采用的阿拉伯数字。因为用毛笔实在不习惯,她还特意让枫若去让殷宏辉找来一根鹅毛,当做原始的鹅毛笔,这才将速度提高了不少。伸了伸懒腰,姜佩雯看了眼案几上明显缩水不少的账册,心里成就感倍增。一切准备就绪,接下来正是开始了!

    好好的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姜佩雯精神盎然的开始工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到了第四天傍晚。

    中途殷宏辉来了好几次,看见姜佩雯在埋头奋战,便鼓励了几句讪讪的走了。

    揉了揉已经僵硬的肩膀,姜佩雯若有所思的盯着眼前的几本账本。

    总的来说,殷家的账目的问题的确很大,过半的店铺都存在着做假账的问题,采用的方式大多都是扩大成本,减少收入,比如提高原料价格,多一些含糊不清的支出,或是销售额急剧减少等等,这些其实都是一些小伎俩,她相信任何一个有经验的账房都能看的出。

    但如今殷家的人却没有直接将此事告诉殷宏辉,看来因为殷老太爷病重,殷家内部的确出现了许多问题,导致下面的人联合起来糊弄殷宏辉这个书呆子。

    除了这宝丰钱庄……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嘈杂声,接着门猛的被人推开,一个少年带着几个仆人冲了进来。

    “你就是姜文?”少年斜着眼道。

    姜佩雯抬起头淡淡的瞥了眼这个少年,样貌俊秀,年纪大约十六七岁,眉眼间和殷宏辉有几许相似,看样子正是殷宏辉唯一的儿子殷澈。

    姜佩雯淡淡的看了眼殷澈,右手一勾,让手中的“鹅毛笔”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懒洋洋的说道:“不错,我就是姜文。”

    “就你这副兔儿爷的模样?凭什么查我们殷家的帐?”殷澈讥诮道。

    他的话音刚落,后的仆人便开始嗤笑起来。

    声音虽然不大,但里面却实实在在的含着鄙视。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