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为了钱!是坑她都跳!

    姜佩雯不知道无意间她又把卢琳玉给得罪了,她正烦恼着怎么向薛正楠解释清楚,却没想到那人一连几天都没见到人影。

    “小姐,你打扮成这样去上工,别让相识之人看见……”枫若为姜佩雯穿好男装,嘴里忍不住嘀咕。

    “好啦,你每天都得念这么两句。”姜佩雯撇了撇嘴,她又不是第一天去上班,这都做了大半个月了,她还是要唠叨。

    “奴婢不是怕……”枫若轻声道,看着着男装的姜佩雯,她竟然发现自家小姐不仅越来越自然,全上下还渐渐透露出一种潇洒和洒脱。

    不知怎地,枫若开始有种担忧,似乎在这样下去,三小姐会离以前那温柔优雅的模样越来越远了……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姜佩雯毫不在意的应道,别说这泾阳成这么大,撞见熟人的几率小。就算真像上次那样被卢琳玉他们看见她在做工又如何?行的端做得正,怕什么?

    “对了,这给你。”姜佩雯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小包东西递给枫若道。

    枫若急忙接过,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串铜钱,道:“小姐,这个月的嚼用还有呢,你拿钱给奴婢作甚?”

    说完便把钱往姜佩雯手上塞:“你现在长期在外,这难免有用的着的地方。”

    “拿着,这是你昨儿给我的绣品卖出去的钱。徐老板说你绣的好,这次一共给了三百文。”姜佩雯往前一推,“我上有钱,你不用担心,快拿着,你再墨迹,我这要迟了。”

    枫若迟疑了一会,看了姜佩雯一眼,才接过布包道:“小姐要多加小心,别……”

    见枫若又开始有了唠叨的趋势,姜佩雯忙抬脚跨出屋门,边走边道:“我晚上会买些卤回来,你记得炒两个小菜!”

    “知道了。”

    ——

    姜佩雯来到明远书局时,门已经开了,小六子还没来,店里只有沈远一人。

    “掌柜的,这么早。”姜佩雯笑着打招呼。

    沈远闻言抬起头,见是姜佩雯道:“你手上的活今儿早上能做完吗?”

    “可以。”姜佩雯愣了愣道。

    “那下午和我去个地方。”沈远站起

    “去哪?”姜佩雯愣了愣。

    “殷家。”

    殷家?姜佩雯一脸迷惑:“掌柜的,有事吗?”

    沈远看了眼姜佩雯道:“殷家老爷想让你帮他查查帐。”

    查账?姜佩雯顿时呆了。

    “具体况殷老爷会亲自告诉你。”沈远看着她的模样道,“你先把今儿的事做完。”

    “哦。”

    一上午,姜佩雯都在迷迷糊糊中度过,写错了好几处,虽然后来及时发现,但却在账本上留下了十几个又圆又黑的墨团,看的沈远直摇头。

    殷家位于城东,但和殷家大少爷见面的地点却在明远书局不远的一栋宅子里。

    殷老爷名叫殷宏辉,大约四十岁左右,面白有须,斯文有礼。

    结合沈远在路上的介绍和殷宏辉的说辞,姜佩雯也大概知道了事经过。

    彭家是泾阳首富,又是皇商,占据着绸缎贡品的供应权。能作为贡品的绸缎自然与普通要求不同,无论织、染都要求极高。除了彭家,在泾阳以及周围四个城区也就只有殷家有这个实力。不过前几个月殷老太爷病倒,卧不起,他的独子殷宏辉醉心儒学,不喜经商,这么些年从未插手过家族生意,唯一的孙子虽然被殷老太爷常年带着边,但年纪尚幼,今年不过十六岁。

    顶梁柱一倒,殷家其余的牛鬼蛇神全跑了出来,各分店连连亏损,几个经验丰富的染布师父被卢家挖走……一连串的问题的殷宏辉放下手中书本,管理起家中生意来。

    可是殷宏辉毕竟半路出家,又对做生意一窍不通,没几天便被搞得晕头转向。派出去查看的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他折腾了大半个月也没理出什么头绪。

    而这时,殷家老太爷清醒,知道况扔下一句:“有内贼、查账!”便又失去意识。

    殷宏辉听到父亲的话,整焦头烂额,最后才想到请一个外人来秘密查账。

    至于为何让姜佩雯来查账,那是因为殷家的管家殷尚举荐的。

    殷尚?这是什么东东?

    “殷老爷,最近店里事多的。”姜佩雯下意识的就开口拒绝。

    这事处处透着古怪,她一个当了算账先生不过大半个月之人,别说这么艰巨的任务,就他这年纪出去找活干掌柜的都要掂量掂量。

    也只有殷宏辉这个看了几十年四书五经,不理世事,心思简单的读书人才会相信。

    “姜小哥,我知道会耽误你的时间,但请你帮帮忙,佣金方面,在下绝不会亏待你的。”殷宏辉忙道,求助的视线还时不时瞄向沈远。

    “阿文,这几条你不用去店里了,就留在这帮帮殷兄吧。”沈远见状忙帮忙搭腔。

    姜佩雯差点没跳起来,沈大掌柜,你虽然是个书生,好歹也在做生意,这事明摆着就不简单,你难道一点都没看出来?

    “殷老爷……”

    “阿文,殷兄也是没有办法,卢家前些子放出话来,说他们新研制出的锦工艺可以和殷家媲美,誓要将贡品供应权拿到手,若是现在账目出现问题,殷家势必在上官下来时败于卢家,到时殷老太爷一生的心血就要毁于一旦……”沈远劝道。

    卢家?姜佩雯顿时皱起眉。

    眼中闪过卢琳玉那张柔做作的脸,若是此时牵扯到卢琳玉,那殷宏辉为什么找到她就更让她深思……

    “姜小哥,一百两!”殷宏辉一口打断了姜佩雯的话。

    啊?姜佩雯一愣!

    殷宏辉见状以为姜佩雯不满意,急忙道:“一百五十两!”

    说完他拍了拍手,两个婢女便从外面袅袅而来,一人手上捧着个托盘,上面银光闪闪,差点没亮瞎了姜佩雯的眼。

    “姜小哥,若是你愿意帮忙,在下立马将这一百五十两赠与小哥。”说完殷宏辉的双眼无比期盼的看着姜佩雯。

    望着眼前这一大片白花花的银子,姜佩雯狠狠的压住立刻答应的冲动,拼命的摇了摇头,不行!这是个坑!这就是个深深的大坑!

    她不能答应!

    “姜小哥!”殷宏辉也急了。

    “……”

    “若是小哥还不愿意,在下愿意出二百两!”

    “咕咚”姜佩雯咽了咽口水:“好,我做了!”

    二百两~她的眼前浮现出一大片白花花的银子。

    冲着这二百两,明知是个深坑,她也跳了!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