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字太丑!

    卢琳玉的声音清脆甜腻,姿妙曼动人,婷婷的站着,含着羞带着怯,足以让任何男人侧目,可是迎面而来的少年幽深的眸子却不曾在她上停留……

    因为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盯着那个拿着扫帚、穿着布裙的影。

    不知怎地,这样粗鲁简陋的扮相在他的眼里竟然是无比的可

    薛正楠的脸泛起微微的红色。

    “阿雯。”薛正楠走到姜佩雯跟前,专注的眼神中还带着丝丝紧张,“我那不是故意不来的。”

    薛正楠话一出口,一旁的卢琳玉顿时被“阿雯”两字刺激的心肝脾肺都挤成了一团。

    阿雯!他们竟然这么亲近!

    而这时,姜佩雯闻言道:“无妨。”

    “阿雯……”

    薛正楠还想说什么,展云峰的声音便响起了:“薛兄,好久不见。”

    他的举动依旧优雅,声音依旧清朗,可姜佩雯却清清楚楚听见他声音里的那点心虚。

    当然应该心虚,姜佩雯冷冷一笑。

    他贪生怕死,将朋友丢在绝境而不顾,现在遇到正主了,不心虚才怪了。

    想到这,她心中一动,看着薛正楠笑道:“薛兄,怎么今儿才来啊。枫若昨儿还在问我当时我们被绑走怎么逃出来的,你来了,正好给她讲讲。”

    说到这,她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展云峰。

    你丫拽,再拽我便让薛正楠爆出你的丑事,我说的没人信,他说的该不会了吧。

    她的话音刚落,展云峰那俊秀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惊慌,好一会才道:“那晚还多亏薛兄从容面对,我才能顺利逃脱,家母曾多次让我请薛兄去家中做客,可怎料前些子我回了趟京城,便拖到了现在。若是薛兄今有空,不妨让小弟做东,好生款待薛兄一番。”

    他这话说的谦卑有礼,诚意十足。

    姜佩雯在一旁干着急,这小子是个典型心软的主,不会被这两句说的便心软了吧。

    不过还好,薛正楠没有这么傻。

    他摇了摇头道:“不用了……”

    就在这时,一个仆人匆匆走来道:“少爷,屋内一切已收拾妥当,你去看看是否合心意。”

    就在这时,卢琳玉略微发尖的声音响起:“没想到薛公子竟然有间屋子在这里。”

    刹那间,薛正楠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这屋子是你买的?”这下轮到姜佩雯诧异了。

    薛正楠的脸更红了,不过那双眼睛却专注的盯着姜佩雯,长长的睫毛不时扑闪着:“我……我见着院子不错……”

    不错?这院子又小又简陋,哪里不错了?

    难道这都是为了她吗?

    姜佩雯突然觉得脑子有点发懵了,望着那双闪闪亮亮的眼睛、稚嫩的脸,她的唇动了动,最后只轻轻嗯了声,便拿着扫帚往回走。

    见她进了门,薛正楠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干巴巴的说道:“阿……阿雯,我下个月就去见师父,师父说只要我这次能顺利度过此,便不用再呆在道观了……”

    “嗯。”

    “……灾……灾劫消了,我……我就可以定亲了,到时,到时,我,我一定会……”说到这,他的脸上的红霞已经爬到了耳尖,但是他的眼神却无比坚定的望着姜佩雯。

    听着他用结结巴巴的声音郑重其事的说出这样的话,姜佩雯不由的按了按眉心,她和他不过才见三次面,他怎么?怎么就想到男婚女嫁去了。

    她又不是卢琳玉那人见人,花开花开的主,怎么就把这孩子给吸引了。

    虽然她对薛正楠印象不错,但还不至于将终托付啊!

    “薛……薛兄。”姜佩雯皱了皱眉,绞尽脑汁想了半响,最后才道,“你……你母亲不会同意的。”

    提到自己的母亲,薛正楠低下头,抿了抿嘴,然后忽的抬起头定定的望着姜佩雯道:“阿雯,你放心,我……我一定会说服母亲的,我母亲一定会喜欢你的,一定会!”

    说完他便咬了咬牙,转走了。

    在踏出院门的那一刻,他又忽的转,看向姜佩雯道:“阿雯,一定会的。”

    声音坚定,似乎是在告诉姜佩雯的同时也是在告诉自己。

    望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姜佩雯傻愣愣的呆在原地,她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怎么感觉弄巧成拙了!

    她在院内烦恼不已,而卢琳玉也在院外满是气愤。

    那个粗鲁的废物有什么好?他竟然压根就没看过她一眼。

    当了半响布景板的卢琳玉只觉得满腔的恼恨冲上心头,差点没把一口牙咬碎了,就连一旁展云峰的沉默消沉她都没有发现。

    自从重生以来,她到哪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何时被人这样忽视过,而且还是被他!

    被他那个前世的未婚夫!

    姜佩雯!不管你是真蠢还是假蠢!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

    沈远双手垂在侧,低着头,恭敬的站立在书房内,心中隐隐有些惴惴不安。

    这大晚上的,他正准备就寝,便被主子招来了。

    本以为有什么重要事,没想到主子一句话没说,就拿着上个月的账册看,而且一看就是半个时辰……

    什么时候主子竟然关心起自己的小店盈亏了?

    轻轻抬了抬眼,瞄了眼不远处那脸色有些的男子,心中直发虚。

    早知道主子要看账册,他一定将他抄写一遍,写的漂漂亮亮、整整齐齐,哪会像现在这样……一想到账册里的字,他就觉得头开始隐隐作痛。

    徐明昊坐在案几后,高大的躯微微歪着,一手拿着账册,一只手轻轻的在桌子上轻轻的敲着。

    过了好一会,他用手揉了揉眉心:“这就是上个月的账册?”

    “是的。”沈远有些不知所措的答道。

    “新请了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响起。

    “是的,原来的算账先生回乡去了,属下又再请了一个。”沈远有些拿不准他这么问是何意思,顿了顿道,“年纪虽然不大,不过人机灵,腿脚也麻利,就是……就是这字写的太丑了,不过属下已经告诫他,让他回去好好练字。”

    徐明昊的眼角不由的抽了抽,何止丑了点,简直太丑了!

    若是那字只是写的不好也就罢了,只要整整齐齐的也能看,毕竟这是账本又不是书画,那用的着什么赏心悦目。

    可偏偏姜佩雯从除了小学暑假写过几篇大字以外,就压根没拿过毛笔写字。更别说拿着小豪在账本上写了。

    再加上复杂的繁体字,最后写出来的效果可想而知……

    歪七扭八,行不成行,竖不成竖,再加上一些字写的老大,一个字几乎就占了两个字的宽度,有些字又写的很小,挤在一起,看都看不清楚……

    中间还有些地方黑黑的一团,不知是什么东西,再加上一些错字……

    徐明昊只觉得头疼不已,恨不得把姜佩雯抓过来狠狠教训一顿,这十几年不知道咋长的,怎么能把字写的这么有……水平!

    “主子,喝茶。”秦一将茶杯轻轻往徐明昊前挪了挪,头向前倾着,奋力的瞪大了眼睛往账本上瞅去。

    徐明昊抬起眼淡淡的瞥了他眼,双手将账本一合。

    秦一急忙站直了子,木着张脸,不过那微微抽搐的嘴角却明明白白的表明了他把账册上的字看的清清楚楚。

    徐明昊的眼角又不由自主的抽了抽,看向沈远道:“那件事如何了?”

    沈远急忙答道:“回主子,自从彭家众人下了狱,这丝绸贡品本应由殷家供应,不过这几年卢家发展迅速,如今竟然隐隐有和殷家一争长短的趋势。”

    “卢家?”徐明昊眯了眯眼睛。

    “是的,主子。”沈远道,“卢家二小姐是商界奇才,短短几年便为卢家挣下了偌大的家,实属让人敬佩,不过卢家涉及丝绸产业太晚,无论技术还是财力卢家都不能和殷家相比。”

    “那你的意思是这次还是殷家了?”徐明昊淡淡的说道。

    “属下也本这样以为,不过……”沈远顿了顿,沉吟了一会道,“不过昨儿殷家大少爷殷澈曾派人来找属下,说是想请属下的算账先生去帮他查账。”

    “什么?”徐明昊眉毛一挑。

    “属下也觉得奇怪,殷家在泾阳屹立百年不倒,就算如今殷家老太爷生病卧,殷澈几乎未曾打理过生意,但毕竟还有许多老人在,就算账目出现问题,殷家自有大把经验丰富之人可以查账,断没有找属下要人的道理。”沈远抬起眼道,“不过那殷澈却是苦苦相求,听那意思好像是不想惊动其他人,又听人说属下这算账先生乃是极为厉害之人,所以才找上门来。”

    说完,沈远也是一脸的不解。

    和姜佩雯相处这一个多月来看,她就是个简单机灵的小子,虽然算账还算利索,但怎么看都比不上那些经验丰富的算账先生。

    他正想着,忽然耳边传来徐明昊的声音:“让她去。”

    “啊?”沈远诧异的抬起头。

    回答他的是徐明昊低沉的声音:“下去吧。”

    沈远张了张嘴,眼神扫了眼案几上的账册,嘴唇张了张,终究还是没说什么,低头退了出去。

    他的后,徐明昊靠在椅背上,眼神不由自主的扫向账本上那歪七扭八的字体,嘴角又抽了两下。

    厉害?

    眼前忽然浮现出那张圆圆的包子脸。

    这事似乎越发的有趣了。

    ------题外话------

    3000字送上,打滚!泪流满面的求收!

    推荐好友文文《反扑——兽到擒来》——妃凡【霸气女王总裁受】——古霍vs【冷然帝王明星攻】——秦守烨

    推荐好友‘星几木’《强娶嫡女——毒丑妃》:一夜之间苏紫衣差阳错失了贞、毁了容、看清了亲背后的谋,表妹还想杀了她,取代她的份,且看苏紫衣再归来——风起云涌!

    片段1:

    “苏紫衣,你究竟想折腾我到几时?”某男怒目而视。

    某女冷哼道:“只要我心底这口郁气不消,你就别想我会放过你!”

    “好!”某男脱下自己的衣服,掷与地上,子成大字型躺于榻:“来——,上来!可着这辈子折腾吧!”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