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 狗都看不过眼了

    枫若见几位主子吵了起来,在一旁急的团团转,却只能干着急,如今见陈子华摔倒了,急忙冲上去准备扶起他,这小祖宗要是摔出什么好歹,她家主子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陈子华正闹的欢,见枫若来扶,顿时有了撒气的地方,双手用力一推便将猝不及防的枫若推了个趔趄,手中的包着卤味的布包也掉在了地上。

    陈子华见姜佩雯不仅没有道歉,反而越说越有劲,气上心头,随手抓住布包便向姜佩雯砸去。

    由于他人小手短,又没有准头,姜佩雯子轻轻一移,便躲开了飞速而来的凶器。布包便直直的向姜佩渝和李及二人砸去。

    两人闪防不及,布包在空中散开,七零八落的卤便四散开来砸了两人一

    姜佩渝和李及为书生,最注重礼仪仪表,在这大街上被食物砸了一头一脸,只觉得一世英名全部扫地,李及虽然恼怒,但碍着姜家的面子不好说什么,姜佩渝却顾不了什么君子风范,冲上去便想亲自动手将姜佩雯这个罪魁祸首拽回家好好收拾。

    可就在这时,一阵此起彼伏的狗叫声突兀的传来,姜佩渝一愣回过头,便看见一直蹲立在一旁的大狗,竟然如此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

    姜佩雯见状顿时乐了,这人心眼太坏,连狗都看不过眼了!

    本来因为吴家的事,周围早已聚了不少人,众人见那边还没落幕,这边又吵了起来,顿时八卦之魂熊熊燃烧,纷纷聚在周围看闹。

    如今见狗失控,顿时大惊,于是惊叫声、叫嚷声此起彼伏。

    斗狗之风在泾阳由来已久,不少世家和权贵的子弟再闲暇时都喜欢带着自家的狗去斗上一番,而这条大狗形巨大,四肢粗壮,是李及花了不少银钱从一个西域商人手上买来的。还专门请了个训狗的高手训练了好些时才带出来,准备一展风采,没想到这狗还没和其他狗斗上,却先和人斗上了。

    也许这狗还记得李及是它的主人,仍由他在一旁哇哇直叫,撒着腿丫子直冲冲的往姜佩渝冲来。

    看着血盆大口迎面而来,姜佩渝再也顾不得什么风范,撒开腿边叫边跑着,奈何周围的人实在太多,他在里面多窜西躲,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冲到了还在争吵不休的吴家三人面前。阿依此时正滚在地上苦苦哀求,先是被突如其来的狗吠声吓了一跳,接着便看到一条半人高的大狗跟随着一个男人向自己冲来。

    阿依虽然心机重,但却只是个滴滴的女子,对于狗,尤其是这凶神恶煞的狗都是怕的。

    因此她急忙捧着肚子,尖叫着向旁边躲去,没想到慌乱间,她不小心左脚踩到右脚,“扑通”一声。便重重的摔倒在地。

    凄厉的惨叫声顿时直上云霄。

    训狗师好不容易制服了狗,慌乱的众人回过神来时只看见一狼狈,衣角被狗撕去一大块的姜佩渝还有捂着肚子,面如金纸,躺在地上呻吟不止的阿依。

    而她的湖绿色襦裙上,一抹鲜艳的红色迅速蔓延开来……

    ——

    “小姐,咱们还是快回府吧。”枫若一脸担忧的说道,“若是大少爷和表少爷先回了府,在老夫人那里告上一状……”

    “就算我先回府,祖母面对大哥他们时,又会帮着谁?”姜佩雯冷冷一笑。

    “这……”枫若脸色僵了僵,凭着姜老夫人的子,三小姐在她面前只有倒霉挨训的份。

    “枫若,若是祖母将我赶出府,你会跟我走吗?”姜佩雯忽然道。

    “三小姐,你再怎么说也是……”枫若顿时急了,忙道。

    “你只需要回答,愿不愿意!”姜佩雯猛的停下脚步,望着枫若正色道,“你放心,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不会怨……”

    “我愿意!”姜佩雯话还未说完,枫若便打断了她的话,“三小姐,枫若这辈子都愿意跟着你。”

    “不后悔?”姜佩雯嘴角微微勾了勾。

    “奴婢绝不后悔!”枫若行了一礼,“若不是小姐出手相救,奴婢早就被王妈妈得活不下去了,所以奴婢永远不会后悔!”

    姜佩雯挑了挑眉:“好,那待会回府你把我的银子和首饰收拾好。”

    “小姐……”枫若顿了顿,迎上姜佩雯的眼神,才坚定的点了点头,“奴婢明白。”

    姜佩渝丢了个大脸,和李及的联姻也胎死腹中,还间接使一个女子没了孩子,虽然这一切都是意外,而姜老夫人百分之百会拿她开刀。

    若是以前的姜佩雯肯定会撒泼发飙!而她虽然不是原来的姜佩雯,但也一定会发挥她这炮灰的光荣特点,将泼辣嚣张发挥到极致,姜家——她再也不想呆下去了!姜佩雯二人刚回府,便看到李妈妈板着张脸站在路上干巴巴的道:“三小姐,老夫人让你过去。”

    姜佩雯点了点头,看向枫若道:“你先回去给我准备点茶点,我去去就回。”

    “是。”枫若立马低头应声。

    “三小姐,走吧,老夫人等着呢。”李妈妈嘴边泛起一丝嘲讽。

    “嗯。”姜佩雯仿佛没有看见李妈妈的表,便往馨院走去。

    “母亲,这次你绝不能轻饶那丫头,你看看她把子华欺负成什么样了?”姜凌云站在姜老夫人边,拉长了脸,“目无尊长,不知礼数……”

    姜凌云正喋喋不休的数落着,便见到姜佩雯走了进来,顿时满腔的怒火喷发了出来:“母亲,你看看她这穿的是个什么样?母亲,你可不能再心软了。”

    心软,姜佩雯翻了个白眼,姜老太婆对待她什么时候心软过。

    “祖母,子华摔得好痛!”站在姜凌云边的陈子华忽的扑倒姜老夫人上,哽咽道,“还有大哥……都怪阿雯,都是她欺负子华。”

    姜老夫人怒目圆瞪,“看看你穿的什么?简直不成体统,究竟是那个天杀的把你教成这副模样。”

    “我是谁教的,祖母你难道不知道吗?”姜佩雯挑了挑眉,她不到十岁便来了泾阳跟在姜老夫人边,这谁教的还用问。

    “你……你……”姜老夫人气的满脸通红,捂着口上气不接下气。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