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嫁你妹!

    “枫若,走。”

    让渣男原形毕露,姜佩雯的闷气也散了不少,招呼着枫若就要往回走。

    却见到一个影挡在了自己面前:“阿雯,阿雯。”

    “干啥!”姜佩雯瞪着才到自己腰部的小孩,眉头皱了起来。

    陈子华今年不过十二岁,长的倒是圆润可,配着浅蓝色小龙纹深衣,十足十的一个乖巧小正太,不过他眼神中的鄙夷和不屑却让姜佩雯实在升不起什么好感。

    “阿雯,你一个大家闺秀,居然穿成这副模样在街上招摇过市,简直丢咱们姜家的脸!”陈子华背着手,着小部,斜着眼看着姜佩雯。

    姜佩雯懒的和这小孩计较,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便想往回走。

    “哼,大哥还想把你许配给李大哥,就你这模样,人家李大哥才看不上呢。”陈子华见姜佩雯不理他,脸一拉道。

    姜佩雯猛的停下脚步,她望了眼洋洋得意的陈子华,瞪向姜佩渝道:“他这话什么意思?”

    “还有什么意思?”陈子华鄙夷的看了眼姜佩雯,“大哥本想替你找门好亲事,结果你却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都没有,大字不识几个,还到处长舌管闲事……”

    姜佩雯没有理会陈子华的絮絮叨叨,她走到姜佩渝跟前,一个字一顿的问道:“说!他口中的李大哥是谁?”

    被姜佩雯这样一问,姜佩渝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刚想开口呵斥,旁边的肥胖男子便上前一步行了一礼道:“三妹妹有礼,在下李及。”

    说完便抬起头,一双小如豆的眼睛在姜佩雯的上扫了一圈,便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刹那间姜佩雯只觉得自己像是被好大的一个苍蝇盯上了一番,恶心的差点没吐出来。

    就这眼如豆、肥如猪,猥琐恶心的男人便是姜佩渝为他物色的夫婿。

    姜佩雯只觉得一股浊气腾腾腾的冲了上来:“我和你不熟,别再这妹妹、妹妹的近乎。”

    “阿雯!”姜佩渝的脸色刹那间难看了起来,李及虽然份地位不及他,但却是实打实的金主,姜佩渝这段子在泾阳风流快活可全靠李及,如今见姜佩雯出言不逊,自然没个好脸色。

    “李兄是我的客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平时祖母教你的礼仪规矩到哪去了?”姜佩渝呵斥完,急忙转过头望向李及,脸上挂满了笑容,“李兄,别见怪,我这妹子年纪还轻,难免有些任,她平时不是这样的。”

    “哟,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姜佩雯冷笑道,“我怎么听见大哥在为我说好话,你们平时不是都说我嚣张跋扈、霸道任、人品低劣、羞于和我为伍的吗?”

    “阿雯,你胡说什么?若是你还生大哥的气,大哥在这里给你道歉!”姜佩渝艰难的从脸上挤出笑容,“今儿早上发生了点小事,三妹正和我闹别扭呢。”

    李及笑了笑,脸上的几乎挤成了一团:“无妨,无妨,三妹……三小姐这样很好。”

    “呵呵,李兄这样说我就安心了,我这妹子什么都好,就是子有点直,以后还需李兄多多迁就。”姜佩渝闻言也大大的松了口气。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我定会好好对待三小姐。”李及眯着双小眼,心里直盘算着,他出生商贾之家,虽然富可敌国,但在那些世家面前仍然是上不了台面的破落户,所以他费劲心思搭上姜佩渝。

    如果能娶到姜家的人,他便有资本进入那个他一直盼望的圈子,至于姜佩雯,子恶劣点有什么,只要她嫁过来,他有的是法子收拾,况且长的也还算不错。

    姜佩雯看着这两个人当着自己的面就要把自己卖了,差点没一口口水喷在两人上。

    这姜家的人真是不想让他过好子,她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姜佩渝有着举动百分之一百背后有姜老太婆的影子。

    尼玛,老娘想安安静静过子,不和你这老太婆计较,你倒还不死心了,没了六王爷,又找来这么头猪让她嫁!

    嫁!嫁你妹!

    “姜佩渝,你少在这唧唧歪歪,我的亲事我怎么不知道?”姜佩雯怒了,她不发威真当她是个包子!

    姜佩渝的脸色顿时一僵道:“婚姻大事自有长辈做主,你在这大街上吵吵嚷嚷的像什么?子华,拉你三姐跟我回家!”

    “是,大哥。”陈子华一听,顿时蹦到姜佩雯的边拉着她的袖子就扯。

    “长辈?哪来的长辈?姜佩渝你是我哪门子的长辈?”姜佩雯任由陈子华扯着,人却一动不动,“姜佩渝,你别鼻子里插葱,在我面前装象。”

    姜佩渝气的脸色铁青:“这事祖母已经同意,而李兄家境殷实,人品才学都是上佳……”

    “同意,她同意关我事,我爹还没死呢,我的亲事还轮不到她管?”姜佩雯猛的打断他的话,“这姓李的这么好,你怎么不让你妹去嫁?”

    “你……你……你简直无药可救!”姜佩渝气的全发抖。

    “外祖母和娘说的对,就你这样子,连最起码的端庄贤淑都没有,李大哥不介意都是谢天谢地了,还目无兄长,这辈子看还有谁要你!”陈子华姜佩雯纹丝不动,便改拉为拽,“有你这种表姐,简直是我陈子华的耻辱!”

    被人这样指着鼻子骂,是泥人都有了三分火气,何况是姜佩雯,她双手一甩一带便脱离了陈子华的拉扯:“有你这种没大没小的小孩表弟,才是我的耻辱。”

    陈子华人小力薄,全部的力气又用在拉姜佩雯上面,被这么一甩,没站稳便一股坐在地上。

    陈子华从小就生惯养,几乎没有磕着碰着,这么一摔,顿时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

    “你竟然如此顽劣,我定要告诉祖母,要她好好管教你一番!”姜佩渝脸色铁青,姜佩雯如此模样,他想借着他拉拢李及的事肯定告吹,失望愤怒一股脑儿的席上心头。

    “我不是小孩,我是男子汉,我要告诉外祖母,告诉外祖母!”陈子华坐在地上哭嚷着。

    “一点小摔小碰便哇哇大哭,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还不承认是个小孩!”姜佩雯抱着,不是她不尊老幼,实在是这小孩嘴巴太臭,不给他点教训,长大了一定不是个好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