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原形毕露

    “这种事,是个女人都看不过眼!吴老爷,你本是一个秀才,会试落第,连回家的路费都没了,若不是吴夫人下嫁于你,刘家二老对你百般提携,你现在说不定在哪个角落里乞讨呢。”姜佩雯冷哼一声,“吴老爷,怎么不过短短时间,你就忘记这一切休妻另娶了?”

    自古以来,喜欢看闹的大多是妇人。而做为女人,对于这种不知恩惠的狗男女最为痛恨,刚才被姜佩渝两人冠冕堂皇的一番说话震住,心中的愤怒只能压在心里,如今见有人开了头,便纷纷骂了开来。

    听着周围汹涌而来的指责声,吴老爷那本来青白交错的脸顿时涨的通红,他出贫寒,父亲早逝,母亲病重,若不是遇到吴夫人,他这到现在估计还在乡下的村庄里挣扎,那能过得像现在如此滋润。

    但也因为如此,他表面上虽然风光无限,但对上吴夫人始终觉得矮上那么一头,长期以来的自卑挤压在心里渐渐变成了怨怼,再加上吴夫人这些年材越发肥胖,阿依这滴滴的美人一凑上来,他变动了心。阿依柔弱小,正好能在她的上找回自己为男人的自尊和信心。但对于吴夫人他不是没有感,所以事一拖再拖,闹到现在这个地步,如今被人指了出来,他心里也开始发虚了。

    一旁的姜佩渝见状忙上前低喝道:“你在胡闹什么?跟我回家!”

    而一旁的阿依脸色更是一白:“你指责我可以,但不能这样说吴郎!我……我们是真心的……”

    姜佩雯眼角都没夹姜佩渝一下,冷笑道,“真心相?吴老爷,她说的可是事实?”

    姜佩雯话音刚落,阿依立马抬起头,颤悠悠的依上吴老爷,双大眼睛含着泪花让人生怜,双手还死死的拽住他的衣角,那模样仿佛吴老爷是她所有的支柱和力量。吴老爷本来还有些犹豫,一见到阿依的模样,顿时觉得男人的自尊和信心前所未有的膨胀了起来,他一把扶起阿依的腰道:“不错,阿依温柔贤淑,我自然喜欢。”

    “吴郎……我也是真心喜欢吴郎。”阿依神一松,头紧紧的靠在吴老爷的前,轻轻的低语道。

    “吴郎,吴郎,叫的这么好听,他可是人家的夫君!”姜佩雯冷冷的说道,“不过你们两能凑在一次倒不是没有原因的,一个忘恩负义,一个恩将仇报,果然是绝配。”

    说到这她掏出手绢给吴夫人擦了擦眼泪道:“吴夫人,你的夫君现在要将你休了另娶,你怎么看?”

    休妻另娶四个字一出顿时让吴夫人抬起头,双眼圆瞪、布满了血丝,眼神尽是愤怒。

    吴老爷也愣了,他是喜欢阿依的柔弱美貌没错,但并不代表他会休掉吴夫人。从心里来讲他还是尊重喜吴夫人这个发妻,不过这种感被长时间的自卑打压着,也渐渐的埋在了心里。所以姜佩雯话音刚落,吴老爷便觉得脑子嗡嗡只响,忙道:“我没有……”

    姜佩雯没有理会吴老爷,她上前一步走到阿依前道:“你说你慕吴老爷是吧?”

    “是……是的。”事发展至此,阿依也有些不明所以,她父母去世,孤苦无依的来到泾阳,尝遍了辛酸冷暖,而吴夫人的接纳她刚开始是感激的,但渐渐的她发现吴夫人心软好糊弄,而吴老爷憨厚老实又小有薄产,便动了心思。虽然吴夫人曾经替她张罗婚事,但她明白自己的份地位,最多也就能嫁个小户人家。但是如果她进了吴家的门,就不一样了,她相信自己,只要过上几年,她便可以解决掉吴夫人,成为这吴家的当家主母,可现在事竟然一波三折,她马上就要成为吴夫人了,兴奋之余心里却有些不对劲,但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哪里不妥。

    姜佩雯轻轻一笑,踱着步子回到吴夫人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两句,见吴夫人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便道:“吴夫人见你两深意重,愿意退位让贤,吴老爷,你现在可以带上这位阿依姑娘双宿双栖了。”

    “什么!”这回轮到吴老爷瞪大了眼,满脸的不可置信,“夫人……”

    姜佩雯猛的打断了他的话:“既然吴老爷休了妻室,便不能在吴府居住了,吴夫……不对,刘姐姐心善,特意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搬出去。”

    “吴府是吴郎的家,怎么会是吴郎搬出去……”阿依跳了起来。

    姜佩雯斜了眼阿依,一脸的鄙视:“我说你脑子有毛病吧,这府邸虽然叫吴府,但宅子却是刘姐姐的父亲留下的,家里的产业、奴仆、银钱都是姓刘的,吴老爷以前是刘家的姑爷,自然可以吃刘家的、住刘家的,休了妻,他和刘姐姐便是陌生人,怎么还能住在刘家呢?”

    阿依顿时脸色刷白,她这样千方百计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下半生有个优越的生活,可是现在她用尽了手段勾引的男人竟然一下子一贫如洗,让她如何接受。可是现在她的名声没了,还怀着孩子,若是离开吴老爷,她更是无路可去。

    慌乱中,阿依猛的推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吴老爷,跑到吴夫人边,“噗通”一声跪下,双手扯着吴夫人的裙摆叫道:“表姐,表姐,吴郎虽然喜欢阿依,但阿依知道他心中最的还是你啊,而且阿依现在已经没有家了,表姐就是阿依最后的亲人,阿依不会离开你的,吴郎也不会离开你的,你别想岔了,吴郎绝对没有休妻的意思!”

    而这时一旁的吴老爷也反应了过来,冲到吴夫人边道:“夫人,你永远都是我的夫人,我只是一时糊涂,都是……都是这个人,是他勾引我……”

    “我没有!”阿依瞪大了眼,“吴仁,你胡说,是谁说喜欢我,是谁说我温柔体贴……”

    “你住嘴!”

    “……”

    姜佩雯见状慢慢的退出几步,事已至此,她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让吴夫人自己决定吧。

    ------题外话------

    渣男渣女纯属炮灰,当然是白痴加脑残O(∩_∩)O。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