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马车上的独处

    下次?还有下次?

    姜佩雯差点没气的喷出血来。

    徐明昊的视线在她的脸上转了一圈,嘴角不由的勾了勾:“走吧。”

    姜佩雯正咬牙切齿的瞪着两人的背影,忽然秦一的话低低的传来:“主子,前方便有片树林,鲜少有人,要不要派人先去探探。”

    姜佩雯心中一动,想起了方才看到的人,顿时皱起了眉,不会是向着他来的吧?

    想了想,她还是站起:“喂!”

    两人转过了头,徐明昊的神态依旧如常,但他边的秦一却明显皱起了眉,明显不高兴。

    姜佩雯翻了个白眼:“在你们之前有二十几个人骑着马匹经过,速度很快,看样子是有急事,还有,他们都带着刀剑。”

    她话语刚落,徐明昊便眯了眯眼,静静的盯着她。

    而一旁的秦一更是一脸凝重:“主子?”

    “立刻去探。”

    “是。”

    “所有人围在马车周围,戒备!”

    “是。”

    命令下达之后,徐明昊深深的望了眼姜佩雯道:“跟我走。”

    姜佩雯下意识想反对,但话未出口便吞了回去,眼前这人可不是普通的主,他既然如此慎重,那前方说不定真是刺客神马的,电视上不是常这样吗?一堆剑客埋在人的必经之路,而眼前这条左边是树林,右边是河,如果有人埋在树林里包抄……

    姜佩雯连鱼也不要了,招呼着枫若便跟着徐明昊走去。

    “上来。”徐明昊上了马车,瞥了她一眼。

    上去?一想着和他两人单独呆在马车里,她就浑不自在,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

    “上来!”他的声音微微沉了几分。

    一旁的枫若也上前一步拦在她的面前,鼓起勇气道:“我家小姐还在闺阁之中,怎能……”

    她话还未说完,便迎来了两道凌厉的眼神,枫若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才结结巴巴的把话说完:“和……和你两人一起……在马车上独处!”

    徐明昊的眼睛眯了眯,就连姜佩雯都能感受到那散发出的冷意,心中一惊,生怕眼前这大爷一怒,把枫若给咔嚓了,急忙道:“我上,我上。”

    “枫若不过是个小姑娘,凶什么凶。”姜佩雯嘀咕着爬上了马车。

    徐明昊眼睛闪了闪,没有说话。

    这马车虽然看上去黑不溜秋的不起眼,但里面却布置的极为舒服,马车底部和座椅上都铺上了厚厚的白色毯子,中央还有个红木几子。

    座椅宽阔舒服,但上面坐着徐明昊这大爷,姜佩雯可没勇气坐在他的旁边,只能左右瞅了瞅,一股坐在地上。

    毯子软软的,洁白无瑕,姜佩雯懒洋洋的往车壁上一靠,这马车真舒服。

    徐明昊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打开旁边的暗门,从里面掏出一个茶壶。

    姜佩雯愣了愣,望了望才发现自己旁边的车壁上也有个小门,便伸手打开,可惜里面只有些书卷和几个茶杯。

    抬起眼正好看见徐明昊在倒茶,想也没想便把手伸了过去。

    徐明昊挑了挑眉,就这么淡淡的看着她。

    姜佩雯被他看的心里发慌,这才想起眼前这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当场恨不得打自己几个耳巴子,嬉笑着慢慢缩回手,扯了扯嘴角道:“你先,你先,我不渴。”

    徐明昊没有说话,却就这样看着她。在这样的眼神中,姜佩雯越发的心慌,她慢慢的低下头,低下头,忽然间又觉得自己这样太没出息,捏紧了手中的茶杯,深深的吸了口气,准备狠狠的瞪过去。

    可就在摆好了姿势,外边响起了秦一的声音。

    徐明昊转过头,姜佩雯顿时瞪了个空……

    “主子,前方果然有异常,人数应该在二十四人左右。”秦一的声音传来。

    真有埋伏?

    姜佩雯可顾不得再和徐明昊斗气,心中有些后悔蹚这趟浑水,她可不想被殃及池鱼。

    徐明昊垂了垂眼掀开了车帘道:“掉头。”

    秦一愣了愣,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低下头道:“是。”

    说完轻轻的扫了眼姜佩雯。

    徐明昊说完看了眼全绷紧的姜佩雯,懒洋洋的靠在靠椅上道:“放心,我这些护卫都是以一敌十的勇士,而且这马车坚固的很,没那么容易被人劈开的。”

    虽然他的声音淡淡的,但回想到秦一的眼神,不知怎地她竟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之所以选择避开是因为她。

    这人似乎没有书中描写的那么让人讨厌。

    马车掉了头,吱吱嘎嘎的马车声往前走着。

    直到平安出了村庄,姜佩雯一颗揪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这一平静,她的心又活络了起来。

    她示了警,六王爷才没有陷入埋伏圈,虽然一直到作者太监,六王爷都还活的好好的,但起码没让他损兵折将不是?

    这么大的功劳,应该奖赏不少银子吧。

    想到这,姜佩雯抬起头双眼亮晶晶的望向徐明昊。

    察觉到他的视线,徐明昊转过头,淡淡的说道:“有事?”

    眼眸幽深而黑亮,刹那间,姜佩雯有些失神。

    “莫不成你想要我报答?”徐明昊的唇角轻轻上扬,声音懒洋洋的。

    但姜佩雯却觉得那笑容怎么看都像在嘲讽,她没好气道:“难道这徐爷觉得救命之恩不值得报答?”

    就算你大爷福大命大命不该绝,但也救了你属下的命,总的给个几千两银子意思意思一下吧。

    在她的视线中,徐明昊摸了摸下巴,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秦一。”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到秦一的声音:“属下在。”

    接着车帘掀开,秦一的影显现了出来。

    姜佩雯压抑住嘴边的微笑,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某人最好给他几万两把她砸晕。

    在她明亮的眼神中,徐明昊轻轻的动了动嘴唇,声音醇厚而优美:“秦一,今儿姜小姐烤的鱼是何品种?”

    鱼?这关鱼什么事?

    秦一恭敬的说道:“禀主子,若是属下没有看错,这鱼叫紫鲤,应该是皇后娘娘最喜欢的锦鲤品种。”

    皇后?姜佩雯心中一跳,这鱼不过是在姜府里抓的,关皇后什么事?

    “我就说怎么看着这么特别,原来是紫鲤啊!”徐明昊轻轻瞥了眼姜佩雯。

    ------题外话------

    推荐潇潇慕雨的文《重生之邪医修罗》:

    从籍籍无名的女大学生,到响彻中外的绝色神医;

    从赌石赌牌赌运赌命,到震惊世界的赌博女王;

    从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到震撼修真界的邪医修罗;

    她,就是融合两世灵魂的纳兰雪衣!

    随着实力变强,上封印逐一解开,世之谜浮出水面,原来……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