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买东西的三个阶段

    “枫若,你可知道这买东西有三种心里阶段?”姜佩雯笑了笑道。

    “奴婢不知。”枫若一脸的不解。

    “这第一种吧就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只买自己觉得合适的。”姜佩雯捏了捏袖角,“这第二种嘛就是知道这东西不合适,但却受不了别人的鄙视,硬是要买下,结果呢,钱花了,东西也没啥用,白白浪费。”

    说到这,枫若脸上也是一片笑意:“小姐,那第三种呢?”

    “这第三种嘛……”姜佩雯瞥了眼脸上已没了笑容的展云馨道,“被人一激,就立马掏钱,生怕别人把自己看扁了,可实际上呢,自己成了别人眼中的土鳖,被狠狠的宰了一刀。”

    说到这,她拍了拍枫若的手道:“枫若啊,以后买东西可不能像展小姐这样啊,非要展现自己财大气粗,结果用四百两银子买了只需花二百两就能买下的东西,哎……”

    她摇了摇头,看着展云馨一脸的痛惜。

    枫若见她的模样,急忙憋住就要冲口而出的笑声:“奴婢知道了。”

    见两人在那里装模作样,展云馨气的全发抖,可就在这时,一股闷笑声突然响起。

    姜佩雯转过头正好看见那白衣少年捂着嘴,一张脸憋的通红:“不好意思,实在忍不住了……哈哈……”

    展云馨全顿时抖的更厉害了,她跺了跺脚拉住展云峰的胳膊道:“哥哥,你看他们……”

    “妹妹,以后别再这么冲动了,薛兄也是无意了……”展云峰拍了拍展云馨的肩,双眼却盯着姜佩雯,眼中闪过一丝深沉。

    姜佩雯望着那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年,嘴角撇了撇,对那老头儿道:“掌柜的,还不去吧房契拿来给展小姐,若是待会她后悔了,你哭都哭不出来。”

    “是,是。”老头儿一听,迅速将银票塞进袖子里,一溜烟的跑进屋,那模样倒像是生怕展云馨后悔似的。

    见差不多了,姜佩雯道:“走吧,再和这种人说话,简直是侮辱我的智商。”

    她的话音刚落,便见那白衣少年一脸疑惑的问道:“什么是智商?”

    姜佩雯哼了声:“我不告诉你。”

    说完便带着枫若转走了。

    有了这一茬,姜佩雯的心顿时大好,在街上溜达了一圈还特地去买了两男式长袍换上,过过女扮男装的瘾。直到晌午了,才决定找家卖馄饨的填饱肚子。

    地方是枫若推荐的,摊主是位中年妇女,夫家姓张,大家都唤他张大娘。

    张大娘在这街上摆摊足足有七八年光景,做的馄饨味道不错。枫若虽然有些诧异姜佩雯竟然想吃这种便宜食物,但也没说什么。

    现在正值晌午时分,张大娘的两张桌子挤满了人,姜佩雯等了好一会才等到位子。

    姜佩雯和枫若现在穿着长袍,带着幞头,素面朝天,少了女子的柔软多了几分英气,倒像两个俊秀的小哥。和一群民夫走卒坐在一起倒也不算突兀。

    张大娘的馄饨皮薄馅香,姜佩雯呼噜噜的一连吃了两碗才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暗叹舒服。

    相反枫若却是细嚼慢咽,吃的斯斯文文,倒比姜佩雯更有大家闺秀的模样。

    就在这时,枫若忽然指了指对面道:“小姐,你看,是刚刚那两位少爷。”

    张大娘的摊档位于街道的中部,不远处便是泾阳最大的酒楼——陶然居。姜佩雯转过头望去,正好看见三个人搀扶着三个人从陶然居走了出来,后面两个正是展云峰和那位白衣少年。

    最前面的是一位穿青色长袍的青年,姜佩雯并没有见过,他明显喝了不少,站在大门口摇头晃脑的摆着手道:“喝……喝酒,咱们再喝……”

    而展云峰和那圆脸少年似乎喝的更多,脑袋歪在一边。

    “两位兄弟酒量真好!嗝!”青年男子的双手在空中比划着。

    而展云峰两人却没有什么反应,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扶着他们的人上。展云峰在跨过台阶时甚至抬不起脚,姜佩雯相信若不是有两人扶着,他肯定会摔个狗吃屎。

    没想到这堂堂安阳侯世子平时风度翩翩,清高骄傲,如今却在大街上露出这番喝醉酒乱歪的模样,姜佩雯倒觉得新鲜,就撑着头仔细看着。

    只看见前方扶着青年的高个子男子回过头,似乎说了什么,由于隔得远,声音又轻。姜佩雯听不清楚。

    而这时,扶着展云峰的男子声音放大:“少爷,小心点,注意脚下。”

    接着扶着圆脸少年的男子也说道:“少爷,慢点走……”

    在两人的嘱咐声中,只见一行人脚步一拐,便直直的往旁边的小巷子走去。姜佩雯看了一会,直到几人背影消失,忽然皱起了眉头,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展云峰为安阳侯世子,位高权重,这喝醉酒出门怎么只有两个人搀扶着,连个马车都没有?难不成展家还会让展世子徒步走回安阳侯府?让众人都见见世子下的醉态?并且这大白天的,展云峰就算买醉也不可能喝的完全不省人事。

    再说,刚才她见到三人的后明明有两辆马车,还有好几个仆人,虽然当时只是随意一瞥,但她敢保证那几个仆人中绝对没有刚刚所见的两人……

    而且他们明明是三人一起,现在却不见了展云馨……还口口声声称展云峰为少爷?他可是世子……真是处处透露着古怪!

    “小……公子?”枫若见姜佩雯的模样,放下汤勺疑惑的问道。

    “你坐在这,我去看看。”姜佩雯想了想,扔下一句往巷子跑去。

    “公子?”枫若一见急忙就要跟上。

    可她的脚才迈出一步,张大娘便走了过来:“小哥儿,三碗馄饨十五文钱。”

    枫若见姜佩雯的影已经消失在巷子里,心中大急,当下也顾不得许多,急忙掏出一把铜钱塞到张大娘手中,也不管有多少,便直冲冲的冲进了巷子。

    枫若的速度虽然很快,但被张大娘那么一耽搁,待她冲进巷子时,只看见一辆疾驰的马车从边呼啸而过,而那幽深的巷子里没有半个人影。

    “小姐!”

    昏暗的巷子里只留下枫若凄厉的吼声。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