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拒绝了

    姜老夫人盯着铜镜里鬓角冒出来的白发,本来就不怎么愉悦的心更加恶劣。

    都是姜佩雯那个死丫头!

    老二已经去找了徐爷好几次,可不是没找到人便是他很忙,若不是她此前从不知道这个徐爷,她这老婆子都以为老二做了什么事得罪了那位大爷,这么不招他待见。

    正在这时,李妈妈快步走了进来,见姜老夫人一脸的沉,脚步顿了顿,慢慢走到她的边低声道:“老夫人……”

    姜老夫人喃喃道:“怎么了?”

    “老夫人,二老爷回来了。”李妈妈轻声道。

    “哦?”姜老夫人骤然转过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让他过来见我!”说到这,姜老夫人顿了顿道,“算了,还是我去,他现在可在书房?”

    “是的。”李妈妈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道,“不过,二老爷脸色有些不好。”

    姜老夫人听完,眉头高高的皱起,立马站起道:“跟我去瞧瞧。”

    姜二老爷的书房位于姜府的正中,离姜老夫人的馨园不远。

    “滚!没听见我说的话!全都给我滚!”姜老夫人刚推开门,一个厉喝便传了出来。

    姜老夫人的脸黑如锅底:“怎么?你现在翅膀硬了,连我这老婆子都敢赶了?”

    姜凌忠材高大,相貌俊秀,眉眼之间依稀和姜老夫人有些相似,他一听声音,子顿了顿道:“儿子不知是母亲,还以为是那些不长眼的奴才,母亲勿怪。”

    不过语气中却是难掩的怒气和丝丝……怨气。

    姜老夫人的脸色稍微柔和了些:“你这子永远都是这样,一在外面遇到什么事,便回来撒气,说吧,又怎么了?你不是去找那姓徐的吗?怎么气成这样?”

    “还不是因为三丫头的事!”姜凌忠一股坐在椅子上。

    姜老夫人神色一凝:“他拒绝了?”

    “岂止是拒绝!”姜凌忠一脸羞恼,“我今没找到人,正打算回府,没想到路过陶然居正好见到他,便急忙走进去说了三丫头的事,没想到他当场便脸色一沉,大声斥责我心思不正,将自家的侄女送与他人……”

    “他真这么说?”姜老夫人窒了窒,眉毛拧成了一团。

    “那还有假?”姜凌忠看向姜老夫人的神色满是怒气,“那个姓徐的,给他三分颜色他还开起了染坊,若不是当时人多,我立马让他好看!”

    “那个姓徐的份不明,严知府既然对他礼遇有加,必不是简单角色,你收收你的子,别冲动!”姜老夫人沉声道。

    “好,好,好,我知道!”姜凌忠不满道,“相信不用到明,这泾阳上下都会知道我姜凌忠卖自己侄女不成,还遭一个来路不明得人训斥,这脸算是丢到家了!”

    姜老夫人此时已经顾不得姜凌忠的语气,她脸色接连变了几变,好一会才道:“这是我考虑的不周,算了,三丫头的事以后再说吧。”

    ——

    今儿八月十五,正是中秋佳节,黑如幕布的天空中,银色的圆盘在地上洒下点点银光。

    皇宫内,到处张灯结彩,闹非凡,不过皇宫的御书房仍然灯火通明。

    内的陈设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富丽堂皇,反而处处透着威严古朴,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子坐在案几前,双眼没了白里的威严和凌厉,相反此时却透露着促狭的笑意,此人正是当今皇上——徐明渊。

    “明昊,听说有人给你送人了?”徐明渊撑着头,似笑非笑道。

    “皇兄既然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六王爷徐明昊拉着张脸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

    “这有人将美女送给你做妾,你大大方方的接受就行了,何必把人训斥一番,一张脸还臭成这幅模样。”徐明渊扫了徐明昊一眼道。

    徐明昊淡淡的瞥了眼徐明渊:“禀皇兄,臣弟历来如此。”

    徐明渊咳嗽了两声道:“老六,美女送上门,却不为所动,你没问题吧?”

    徐明昊眼皮都没抬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姿势优雅,眼神专注,仿佛眼前的茶无比的清润爽口。

    徐明渊丝毫没有在意徐明昊的无礼,继续的喋喋不休:“老六,不是朕随意猜测,你至今尚未娶妻,后院虽有那么几个女人,可你却一直冷冷淡淡,现在你已二十有六,但连个一男半女都没有,你说朕这个做皇兄的能不担心吗?现在可好,有人巴巴着将年轻貌美的姑娘送给你,你却不要……”

    “说起来,姜家虽然女儿做你的正妻虽然不行,但做妾还是可以的……”

    徐明昊挑了挑眉,脑中浮现出那个板着脸凶巴巴的明亮脸孔,嘴角不由的向上扬了扬。

    徐明渊的眼睛顿时眯了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听说她模样长的不错,不过这名声不大好,行为荒唐不捡……”

    说到这,徐明渊瞄了眼徐明昊,成功捕捉到他眼角的丝森冷,双眼闪过一阵喜色,低沉了语气道:“不过没关系,赶明儿朕让皇后帮你寻觅寻觅,定会找几个才貌双全、品行兼优的给你……”

    “皇兄!”徐明昊打断徐明渊的话,“你别忘了答应过臣弟什么?”

    “朕当然记得,你的王妃由你自己选嘛。”徐明渊笑了笑,“可是朕好像记得按照祖宗规矩,你应该有一正妃,二侧妃,四夫人,朕答应过正妃由你选,但其他的朕可没答应。”

    “皇兄!”徐明昊猛的站起,“若是皇兄执意如此,那臣弟只好向皇兄求的一封地,逍遥自在去了。”

    徐明渊窒了窒,干笑了两声:“你急什么?朕不过是提醒你而已。”

    “既然皇兄没有其他事要吩咐,那臣弟就先行告退了。”徐明昊冷冷的看了眼徐明渊。

    “好了,你看看你,一说到这事你就这幅模样!”徐明渊沉吟了一会,正色道,“那件事查的怎么样?”

    徐明昊道:“差不多了,过几,臣弟再去一趟泾阳,把网收了就行了。”

    “嗯,好,你自己小心。”徐明渊点了点头。

    “那臣弟就先告退了。”说完,徐明昊便转走了。

    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徐明渊轻轻的笑了笑:“这么多年了,还是老样子,真是无趣的很。”

    说完他忽然抬起头对着空无一人的御书房说道:“去,查一下姜家三小姐。”

    “是。”空的御书房中,一个黑影忽然从角落里闪了出来,躬应道。

    接着形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御书房又恢复了方才的模样,仿佛他从没有出现过。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