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巧遇

    五皇子心中那个恼啊,平时父皇管的严,如今好不容易出了宫,又遇到这么个可心的人……他特地支开边的人准备一亲芳泽,没想到眼看就要攻城略地了,却被人看见了,这要是传到父皇耳朵里,那……想到这,五皇子跑的更快了。

    而卢琳玉更是咬牙切齿,暗自抱怨五皇子找了这么个地方,还不做好防护工作,这要是传出去,她好不容易积累的名声就全毁了,还谈什么以后?

    这边两人各自在懊恼,那边的姜佩雯用出了全的力气,在庭院里穿梭着,她可没忘记那附近还有人呢,若是五皇子还有脑子,随便一问,她的再不跑快点就等着被逮了。

    忽然她眼睛一亮,正好看见不远的拐弯处有一个环形的假山,四周长满了灌木,正是个藏的好地方。

    她急忙加快了脚步,猛的冲了过去。

    可就在她快要到达目的地时,一道人影突然冒了出来,姜佩雯收不住脚,急忙往旁边一拐,差点没一鼻子撞在假山上。

    前有阻挡,后有追兵,她真恨不得一口血喷在来人上。

    女配就是女配,运道差,连看个宫都这么的倒霉。

    这么一耽搁,后的五皇子越来越近了,几乎可以听见他的低咒声。

    她心中大急,来不及看来人是谁便急忙将子往假山里缩,边缩还边拱手:“大侠,我知道你是好人,待会有人追来别说看见我,拜托,拜托。”

    听到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姜佩雯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缩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喘,心里默念着那人能大发慈悲不道出自己的所在之地。

    五皇子追的气急败坏,本以为按照那两个婢女指的方向很快就能抓住坏了他好事的人,没想到此人跑的比兔子还快,追到现在连片衣角都没瞧见。

    忽然看见前方站立着一个人影,他厉喝道:“跑啊,你怎么不跑了?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把你大卸八……”

    在他的中气十足的吼声中,对方的样貌逐渐清晰起来。

    五皇子突然一噎,脚步猛的一停,子顿时便矮了下去:“六……六叔,你……你怎么在这?”

    六叔?不会是这么巧吧?

    姜佩雯急忙挪了挪脑袋,努力的瞪大了眼从石头缝里看出去,可是除了青蓝色暗纹袍子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你又在这儿做什么?”声音低沉醇厚,犹如技术高超的鼓手敲出来的鼓声。

    果然是他!

    好听的声音总是让人难以忘怀,那在安阳侯府,在一大片叽叽喳喳声中,他的嗓音便让她印象格外深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找了这么久没找到的人,竟然让她这样给遇到了。

    “侄……侄儿觉得比赛太过烦闷,因此想到这儿来散散心。”五皇子垂下眼眸,压下眼里的心虚,对于这个大不了自己几岁的六叔,他总是有种打心眼的畏惧。

    “散心?”淡淡的声音响起,“不知是和哪一家的闺秀?”

    “闺……闺秀?呵呵,六皇叔说笑了,就侄儿一人而已。”五皇子干笑了两声。

    “是吗?”

    “是的,是的,侄儿哪敢欺瞒……”

    “那你前的唇印是怎么来的?”

    “什么?”五皇子心中大惊,急忙低头一看,原来他出来的急,前的扣子没有扣好,一片衣衫就这么飘着,露出锁骨周围一大片肌肤,一个红色的唇印印在上面显得格外明显。

    “这……这……”谎话被人戳穿,五皇子顿时结巴了。

    当今皇上对诸位皇子要求极为严格,平时除了沉重的学业以外,对德行更是看重。若是被皇上知道他趁着外出办差之际,与女子私会,莫说他会遭到责罚,只怕卢琳玉也会在父皇母后心中的形象一落千丈,到时他再想抱得美人归只怕是……

    想到这,五皇子的冷汗都下来了。

    皇上虽说今年不过才四十有二,但在众位成年皇子中,以太子、三皇子为首的夺嫡之争已开始了。按照书中的设定,因为皇上早年带兵平乱,受了伤。年轻时还不觉得什么,现在随着年纪的增大,受伤位置的疼痛也越来越厉害,连带着子也渐愈下,而三年后,皇上生了场大病,虽然捡回了一条命,但却几乎到了强撸之末,太子和三皇子之争也会到达顶峰。

    可惜太子德行谋略均逊于三皇子,又心狭窄,最后三皇子成功踩下太子登上皇位。

    姜家和卢家一直是太子的拥护者,上一世卢姜两家就因为太子失势而瞬间衰落。

    如今卢琳玉重生,一方面为了报仇,一方面又极力争取富贵权利,于是想方设法的抱三皇子的大腿。

    可惜京城离泾阳路途遥远,卢琳玉就算知道事发展走向,也只能干瞪眼。

    不过三皇子没法接触,他一母同胞的弟弟五皇子却来了泾阳,卢琳玉便使出了浑解数向五皇子下手。

    当时姜佩雯在看到这时,就曾大呼女主老牛吃嫩草,竟然首先朝这么个粉嫩嫩的小正太下手,若是就这么做了皇子妃就太实在狗血了。

    可惜她当时没有理解作者的意图,作者要的不仅仅是狗血,而是将天雷进行到底。最终五皇子小正太还未开口请求赐婚,皇上的指婚旨意便下来了。

    卢琳玉也在失望伤心之际,遇到其他男配,开始了潇洒的驭男之旅……于是乎,天雷与狗血齐飞,暧昧共激一色。

    而此时五皇子还沉浸在卢琳玉的温柔乡里,望着六王爷吞吞吐吐的说道:“六……六叔,侄儿实在心仪于她……”

    低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隐隐还带有一些不耐:“好了,我对这些没兴趣,你若真是喜欢就回去告诉你母亲。”

    “是,是。”五皇子大大的松了口气,抬起头,“六……六叔……”

    “嗯?”

    “没,没什么……”五皇子望了望六王爷的冷脸,将嘴边的问话塞了回去,“侄儿就先告退了。”

    怕六王爷走远,姜佩雯不敢在假山里多呆,侧耳听了一会儿,见没有声响,便手脚并用的爬了出来,顾不得上上的泥土,便急忙朝已走了老远的蓝色影跑去。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