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姜老夫人驾到

    正想着,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紫乔的声音传来:“三小姐,老夫人让你去见她。”

    姜佩雯抬起头:“那走吧。”

    昨儿姜老夫人去了泾阳西郊的归元寺礼佛,本要呆个两三天,没想到今儿就回来了,看来是知道了昨天的严府的事,急忙赶了回来。

    书中对姜佩雯在姜家的事描写不多,除了每次出场就嚣张跋扈、尖酸刻薄惹人厌以外就剩下成为女主垫脚石后的悲催倒霉模样了,简直是脑残加极品的蠢货典范。

    她在看书的时候就曾经在留言里吐槽,说作者标着宅斗重生复仇的马甲写着古代NP,女主转转眼珠子,像姜佩雯这样的极品女配们便前仆后继的扑上去成为女主的垫脚石,为女主和众多男配们牵线搭桥,然后各种暧昧、最后天雷勾动地火、XXOO……

    天雷啊,狗血啊!

    洋洋洒洒写了近五十万字她愣是没看出来最终的男主角是谁?

    最后让她抓狂的是作者竟然在描写女主和绝色男配**的时候……太监了,害的她守在电脑面前足足等了两个多月,也没见再冒出过一个字。

    不过姜佩雯现在可再也没有闲心吐槽了,因为她已经走到姜老夫人的院子前了。

    “三小姐,请进,老夫人已在里面等着了。”一个扎着双髻的小丫头打了帘子,欠了欠道。

    姜佩雯点了点头,抬脚跨进了大门。

    她的脚刚跨过门槛,便听见“砰”的一声,一个白色的茶杯落在她的脚边,滚烫的茶水四溅。姜佩雯下意识的一躲,抬起头便看见一个穿暗红色团花褂子的老妇人坐在椅子上,黑着一张脸瞪着自己。

    这就是那姜老夫人吧,国字脸,眼角微微下吊,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姜佩雯寻思着上前几步低声道:“祖母。”

    “啪!”姜老夫人猛的在椅把上一拍:“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叫我祖母?咱们姜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姜佩雯低下头,默不作声。书中对姜家的况只是一笔带过,毕竟是配角,作者怎么会花那么多心思去描写。

    根据书中所说,姜家曾是京城世家之一,虽算不上一流,但也是显赫一时,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姜家的后代子孙一代不如一代,到了现在,姜家早已离开了京城。

    姜老夫人膝下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姜凌宇也就是姜佩雯的父亲并不是姜老夫人的亲生子。当年姜老夫人嫁入姜家八年才生了一个女儿,因此便将边的丫鬟送到了姜老爷的上,生下了姜凌宇养在了自己的名下。可是没想到不过才过了一年,姜老夫人便成功怀孕一索得男,生下二儿子姜凌忠。

    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这远近亲疏自是显而易见的。

    姜凌宇虽说养在姜老夫人膝下,但母子关系一直淡淡的,成年后便外放到南边当了个通判。而姜凌忠却常伴左右,担任泾洲刺史。

    姜佩雯母亲早逝,姜凌宇对夫人深意重,一直没有再娶,对于姜佩雯更是宠有加,但他一个大男人又要忙于公务,对于姜佩雯难免疏忽,长久以来,姜佩雯的子越发的刁钻。

    因此姜凌宇深思熟虑后便她送回泾阳,希望在姜老夫人的管教下能好些。但姜老夫人心狭窄,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孙女自然十分冷漠,渐渐的这姜佩雯的子就越发的惹人厌……

    而女主卢琳玉所在的卢家和姜家却世代交好,又有姻亲关系。照理说卢琳玉还应该唤姜佩雯一声表妹。

    卢家在泾阳也是有头有脸的世家,但卢琳玉的母亲家族却在几年前衰落,又因为没有生下嫡子,所以地位岌岌可危。按照书中所说,过年前,姜老夫人的侄女张氏前来投奔,不知怎的就看上了卢琳玉的爹。在姜家的怂恿和家族的压力下卢琳玉的父亲便将她母亲贬为妾侍,迎娶了姜老夫人的张氏为妻。

    卢夫人在接到消息后没多久便自杀了,剩下卢琳玉一个人孤苦无依,由嫡女变成庶女。

    而那姜氏又是个面柔心狠,有手段的主,卢琳玉受尽了委屈和折磨,直到要十九了才被说给了一个眼瞎腿残的人为妻,她心灰意冷,自杀而亡重生,开始了复仇之路。

    其实卢琳玉的仇人说到底只有她的后母张氏一人,但张氏现在还未到泾阳,卢琳玉只得将满腔的仇恨投在了在幕后推波助澜的姜家上。

    姜凌忠的女儿姜佩丽子娴淑,在泾阳素有好名,平时又少有出门,卢琳玉不好下手,便挑了姜佩雯这个脑残女做为第一个目标。

    “咱们姜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东西,近百年的名声都被你坏掉了。”姜老夫人铁青着脸,中气十足的骂着,“真不知道你那死鬼娘是吃什么的,竟然生出你这么个东西……”

    姜佩雯皱了皱眉,虽然她是个冒牌货,对姜佩雯的母亲没有什么感,但毕竟逝者已矣,姜老夫人能如此辱骂,可见她绝非心理良善之辈。

    姜老夫人骂的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姜佩雯悄悄的向后挪了挪,避免四溅的口水喷到她的脸上。

    “你看看你这幅样子,毫无愧改……咳咳……咳咳……”姜老夫人说的口干舌燥,端起茶杯想喝杯水润润喉咙,没想到却被呛着了。

    “母亲,你没事吧。”姜老人侧坐着的中年美妇忙道。

    她是姜凌忠的夫人,察言观色绝对一流,只见她向坐着边的少女使了个眼色,自己迅速走到姜老夫人侧,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道:“母亲勿恼,有事慢慢说。”

    这少女便是姜佩丽,她穿紫色缀白色花纹的襦裙,乌黑的发髻上插着镂空雕花白玉流苏簪子,一颗颗珍珠自然垂下,伴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着,配上明丽的五官,格外的明丽动人。

    姜佩丽也是个机灵的主,接受到母亲递来的信息,站起端起侧的托盘盈盈走到姜老夫人跟前脆嫩嫩的说道:“祖母,你先别顾着生气,孙女今儿可是专门做了祖母最喜欢的糕点,你尝尝。”

    面对最宠的孙女,姜老夫人的脸色缓和了不少:“还是丽儿乖巧,不像有些人……”说到这她狠狠的瞪了眼姜佩雯,“一天到晚没事找事给我这老婆子心烦。”

    “母亲,你别急,雯儿这不是还小嘛……”

    二夫人话还未说完,老夫人厌恶声音便响起:“小?丽儿比她还小两月,怎么不见丽儿像她那样!”

    “祖母~”姜佩丽亲昵的摇了摇姜老夫人的手臂,“三姐不过世一时糊涂,以为那屋子里是安阳侯世子……”说到这,姜佩丽猛的捂住嘴,嘿嘿的笑了两声,“祖母,三姐不是故意的……”

    “好了。”姜老夫人拉了拉脸,“你这丫头少在这为她打马虎眼,她那点鬼心眼我会不知道?你们别说了,此事如何我心中自有分寸。”

    姜佩雯看着姜佩丽母女你一言我一语,表面上为她说话,实为火上添油,轻轻的撇了撇嘴,这个姜佩雯也真够可怜的,满屋子的亲人就没一个真心对她好的。

    正想着,姜老夫人冷冷的声音响起:“从今天起你就呆在府里,没有我的许不准出去,免得丢人现眼。”

    “是。”姜丽雯点了点头便退了出去。姜老夫人这样安排也好,起码能让她有时间思考以后的路她应该怎么走。

重要声明:小说《夫人在上——嫁值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