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7市井生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袁义以前看安锦绣吃过鱼干,也没见安锦绣闻不得鱼干的味道,但袁义也没多想,把桌上的鱼干往自己的跟前扒拉扒拉,小声道:“你这下就不要提心吊胆的担心承意了,他没事儿。特么对于1'51看書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

    安锦绣小声叹气。

    上官勇扭头跟袁义说:“去洗洗吧,平宁就麻烦你看一下了,别让他跑出去。”

    袁义一笑,说:“我看着他。”

    安锦绣在脸上蒙了一块面纱,跟着上官勇出门的时候,上官平宁正老老实实地待在前院里扎马步。看见安锦绣要出门,平宁少爷可怜巴巴地喊了一声娘。

    上官勇没给安锦绣跟儿子说话的时间,手把安锦绣的腰一搂,直接把人半抱着出了家门。

    上官平宁忿忿不平地把嘴一噘,他爹怎么能这样呢?他回来几天了,还没逛过这座元夕城呢,让他陪娘亲逛一次城里的集市,怎么了?

    家里反正就上官平宁和自己两个人在,袁义回自己房里拿了(套tào)干净衣服,就在厨房后头的小屋里,用(热rè)水冲了一把澡。

    等袁义洗完了澡,再到前院看上官平宁的时候,发现这位已经坐在地上了,跟前蹲着两只猴子,一人两猴嗑兴桃,嗑得正香。

    袁义走路没声音,两只猴子都发现袁义了,上官平宁都没能发现,边用牙嗑着核桃,边跟阿二和阿三唠叨上官勇对他的种种“虐待”。

    袁义摇了摇头,说:“平宁,你就是这样扎马步的?”

    上官平宁被袁义的突然出声吓得一哆嗦,手上的两个核桃也掉在了地上。

    袁义说:“我的影子都到你的跟前了,你还发现不了我?”

    上官平宁低头看看袁义在地上的影子,然后抬头冲袁义一笑,说:“义叔,我没看见啊。”

    袁义伸手把上官平宁从地上拉了起来,看上官平宁的双腿还是能站直,不是扎不了马步的样子,手指指上官平宁的腿,袁义跟上官平宁商量道:“再扎一个时辰吧。”

    上官平宁马上就跟袁义叫苦。

    袁义没理上官平宁的这一茬,稍动一下手脚,就把上官平宁摆成了扎马步的姿式,说:“下盘不稳,你练什么武都不成,听话。”

    上官平宁噘嘴道:“义叔,你被我爹收买了。”

    “上官勇的儿子怎么能是个怂货呢?”袁义激平宁少爷道:“一定得是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人才行啊。”

    上官平宁说:“义叔,我不争这个第一。”

    袁义说:“那如果你爹和义叔都不在,你怎么保护你娘亲?”

    “有人要找我娘亲的麻烦吗?”上官平宁问。

    袁义把上官勇坐过的椅子拖到了上官平宁的跟前,坐下来说:“事(情qíng)你爹都跟你说了吧?”

    “什么事?”

    “你爹娘还有平安的事啊。”

    “说,说了,”上官平宁把头点点。

    “你爹娘的仇人要是找上门来,你怎么办?”袁义问道。

    “我爹不在吗?”

    “那你爹要是万一不在呢?”

    上官平宁蔫了。

    “一个时辰,”袁义拍一下孝的头,笑道:“跟义叔说说,去东海都看到了什么?”

    有人陪着唠嗑,这让上官平宁感觉扎马步不是那么难熬了。

    上官勇这时还没跟安锦绣走到元夕城东的街市,安锦绣走路慢,上官勇就也跟着慢慢踱步。有不少认识的街坊邻居,见到夫妻二人,都跟这两位打招呼。上官勇一一应了,不时跟人寒暄两句,市井百姓的生活,上官大将军这时已经习惯了。

    安锦绣被上官勇护着靠街里走着,心里想着白承意的事儿,脸上的笑意难达眼底。

    上官勇知道安锦绣这会儿心里一定装着事,小声跟安锦绣道:“承意还活着,活得还不错,这不是好事吗?”

    安锦绣说:“他还愿意见我吗?”

    上官勇说:“他不愿意见你,那我们就回来。”

    “就这样?”

    上官勇笑道:“不就是这回事儿吗?你要多想做什么?只要他过得好,你还要求什么?”

    安锦绣想着上官勇的话,走了半条街。

    上官勇跟安锦绣到了布庄门口,问安锦绣道:“要不要进去看看?给平宁和袁义扯点布,做(身shēn)衣服?”

    布庄老板娘见到这夫妇二人到了店铺门前,忙迎出来招呼。

    男人没几个是喜欢逛铺子的,不过为了给安锦绣找些事做,不让这媳妇瞎((操cāo)cāo)心,上官勇今天硬是自己也进了布庄。

    安锦绣在布庄里挑了半天,为家里的三个男人都挑了素色的布。

    上官勇这时指着柜里的一匹绸缎,跟安锦绣说:“这个不错。”

    安锦绣顺着上官勇的手看过去,月白绣红梅的绸缎,看着素雅,但价钱也不会低。

    老板娘看上官勇看中自家店里最好的绸缎,脸上的笑容更殷勤了,说:“上官夫人要是穿上这个,那一定是羡煞旁人的好看。”

    安锦绣在家人的(身shēn)上舍得花钱,不过对自己就要抠门一些,当下连价都不问,就摇头道:“我又不是大姑娘,穿不上这种。”

    老板娘忙就道:“上官夫人,瞧您说的,人靠衣妆马靠鞍,您怎么就不能穿这个了?您这是要给您家老爷省钱啊?”

    上官勇很爽快地就付了钱,把老板娘高兴坏了,安锦绣心里也高兴,却还是瞪了上官勇一眼。

    上官勇假装没看到媳妇的瞪眼,让老板娘派伙计把布都送家去。

    老板娘马上就说:“这是舅老爷回来了?”

    上官勇点头,说:“刚回来。”

    老板娘连声答应着,边替夫妻二人把布包起来,边道:“这布的价钱,我真没敢收上官老爷贵,现在城里的东西,样样都涨了价钱,上官老爷要是明天来,这布就是另一个价了。”

    安锦绣说:“是因为打仗吗?”

    老板娘说:“我家相公刚进了一匹布回来,上官老爷方才看中的,就是这一次的新货。我家相公说了,漠北王庭也在打仗了。”

    上官勇忙就道:“北蛮人又进军白玉关了?”

    老板娘摇头,说:“听说现在有个都郁王在跟北蛮的那个苍狼王打呢,上官老爷,北蛮人要是这个时候,再来打白玉关,那我们这些老百姓的(日rì)子就真没法过了。”

    上官勇说:“那他们谁打赢了?”

    “不知道,”老板娘说:“我相公也是听白玉关那边的人说的,听说这个都郁王也是个厉害人物,跟苍狼王有杀父之仇呢。”

    夫妇两也不用去别处打听了,光站在布庄里,听老板娘一个人说话,元夕城外发生的事,他六本上也都知道了。

    “这天下以后一定姓安,”老板娘说到最后,压低了声音跟上官勇和安锦绣说:“我相公回来说了,玉关杨家跟着那位安家的五少爷了。”

    安锦绣哦了一声。

    老板娘说:“杨家的二爷是安五少爷的姐夫,就冲着这层关系,杨家也得帮安五少爷争这个天下啊。”

    这层关系跟争天下还真就没什么关系,安锦绣和上官勇心里都明白,可是面对着老板娘,夫妻俩一个是受教了的表(情qíng),一个还是一张表(情qíng)欠奉的脸。

    从布庄出来后,安锦绣跟上官勇叹道:“都郁王?这个人还真成事了。”

    上官勇小声道:“别想这事了,这事儿跟我们没关系了。”

    安锦绣笑了笑,说:“是啊,跟我们没关系了。”

    夫妻俩走出了这条街,元夕城里最大的街市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这街市沿着辞而过的胭脂河一路往前,正是战火纷飞的时候,元夕小城的人们却还是(热rè)(热rè)闹闹地过着自己的(日rì)子。

    上官勇陪着安锦绣从街头走到街尾,两个人也不急着买东西,东家问问,西家看看,如今在他们的生活里,也没有什么一定要让他们着急的事了,上官勇觉得这样(挺tǐng)好。

    安锦绣站在河边让上官勇看河里的一条游鱼时,街头那里传来了喜庆的锣鼓声。

    “张铁匠家的儿子把新媳妇接来了!”周围有人大喊道。

    人们一起往锣鼓声传来的地方围拢过去,其中以孝子们最开心,叫声也最高。

    安锦绣和上官勇听听周围人的说话,就知道这是张铁匠家的二小子娶了王裁缝家的小闺女了。

    远远的一顶二人抬的花轿走过来,年轻的新郎官骑在一匹不算高大的黑马上,脸上的笑容看着很傻气,却让人看了不觉就要发笑。

    上官勇把安锦绣护在怀里,夫妻两个站在河边上,上官勇说:“张家二小子的牙(挺tǐng)白。”

    安锦绣掩嘴笑道:“你就看见他的一嘴好牙了?”

    上官勇说:“这小子也太黑了点。”

    安锦绣笑得更欢了,自家将军还有嫌别家酗儿黑的一天?

    “我们要看新娘子!”几个半大小子跟着花轿喊。

    新郎官被喊得发了急,可是大喜的(日rì)子里,他又不能发火,急得几乎在马上坐不住了。

    新郎官的窘迫,让人们起哄起的更有兴头了。

    上官勇说:“这小子定力太差。”

    安锦绣就说:“是啊,不能跟相公比。”

    上官勇低头看看安锦绣露在面纱外面,笑弯了得眉眼,突然就又想起来当年自己成亲那会儿的事来了,他那时候的定力也不比张家二小子好多少。

    “都家里去喝喜酒!”张家人一边赶着起哄的半大小子们,一边招呼着街市上的街坊邻居们,于是整个街市都欢腾起来。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