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隔世的温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上官勇这天没再跟安元志说什么话,站在汀水边踢了几粒石子入水,然后转(身shēn)往军营里走。

    安元志跟在上官勇的(身shēn)后,半天无话。

    两个人回到营中,安元志就命人去叫上官平安。

    等上官平安从先锋营赶到他父亲的帅帐中时,上官勇连行李都收拾好了,而他的舅舅脸红耳赤地拽着行李不肯松手。

    “这是怎么了?”上官平安问道:“父亲这就要走了?”

    安元志一听上官平安这话就跳脚了,说:“你知道你爹要走?”

    上官平安点头说:“父亲跟我说过了。”

    上官勇指着自己的行李,跟安元志说:“你撒手。”

    安元志看着上官平安说:“你就让你爹走啊?”

    上官平安看看上官勇,说:“父亲要走,我,我拦不住。”

    “我跟你说啊,”安元志试图跟上官平安说清楚,上官勇这一走,这孝失去的是什么。

    “元志!”上官勇却在这时喝了安元志一声。

    安元志被上官勇喝得噤了声。

    上官勇招手让上官平安到了自己的(身shēn)前,道:“你要跟我回去看看你娘亲吗?”

    上官平安迟疑了一下,说:“现在吗?”

    上官勇说:“还是想跟着你舅舅打仗?”

    上官平安点点头,说:“想。”

    “那你就留下吧,”上官勇也不强迫儿子,说:“自己小心。”

    上官平安回头看着安元志说:“父亲放心,舅舅会照顾我的。”

    “姐夫,”安元志这会儿心(情qíng)好像平复了一些,走到了上官勇的跟前,道:“你把事(情qíng)再想想吧,这事不是你让我一间房子,一块地。”

    “事(情qíng)我都安排好了,”上官勇这会儿跟安元志说话,好像他在说的东西还不如一间房子,一块地呢,“平安,我就交给你了。”

    “你把众将召集起来,”安元志说:“你自己跟他们说,你看那帮人放不放你走。”

    上官勇起(身shēn)道:“这是你的事,这点事你都没办法办好,那你还争什么江山?”

    安元志反正是拽着上官勇的行李不撒手,说:“姐夫,你是不是在玩我?试我的忠心啊?”

    “不撒手啊?”上官勇问。

    安元志摇头。

    上官勇说:“那我不要了。”

    上官平安说:“父亲你这就走?”

    “要送我?”上官勇问儿子。

    上官平安忙就点头,跟着上官勇往外走。

    安元志一个人站在帅帐里发呆,等反应过来,那父子二人已经走出帅帐去了。

    军营里,除了那些事先被上官勇交待过的将军们外,也没人能想到,他们的主帅这就要走了。

    安元志茫然地看着自己(身shēn)在的这个帅帐,突然给了自己一记耳光,追出了帅帐。

    袁英正好往帅帐这里走,看见安元志慌慌张张地往自己跟前来了,就问道:“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安元志把袁英的衣襟一揪,说:“我姐夫人呢?”

    袁英被安元志揪得喘不过气来,指着辕门那里说:“带,带着平安少爷,出,出去了。”

    “妈的,”安元志松开了袁英,随意上了一匹停在营里空地上的战马,打马就往辕门外跑去。

    “替我跟娘亲问声好,”上官平安这时在驿道上跟上官勇说道:“我,我会回家看她的。”

    上官勇说:“一定要小心,还有听……”

    “听舅舅和叔叔的话,”上官平安笑着接上官勇的话道:“父亲的话我都记下了。”

    儿子太省心,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上官勇看着长子叹了一口气,打马要走。

    安元志在这时追了过来,伸手就把上官勇的马缰绳一抓。

    上官勇说:“你还要留我?”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安元志喊。

    上官勇低头看看安元志抓着马缰绳的手,说:“元志啊,你也该长大了。”

    安元志一口血险些吐出来。

    上官平安倒是笑了起来。

    从安元志的手里拿过行李,上官勇看看上官平安,又看看安元志,觉得自己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把安元志抓着缰绳的手拍开,上官勇催马往前路走去。

    安元志还要追,被上官平安拦住了,说:“舅舅,我父亲要走,你怎么留他?”

    安元志看着上官勇骑马走远,人还是回不过神来,这人就这么走了?

    “我们回营吧,”上官平安显得比安元志淡定很多,拉了拉安元志的衣袖道。

    安元志坐在马上不动,跟上官平安道:“你先回营去,让我一个人待会儿。”

    上官平安也听话,拨转马头,就往军营去了。

    这天安元志骑马站在汀水边的驿道上,从傍晚时分,一直站到了金乌西沉。

    “国公爷真的走了?”军营里,一个将官站在上官平安的跟前,小声问道。

    上官平安剔一下桌案上的灯烛,道:“我父亲不喜欢,我还能((逼bī)bī)他不成?”

    这位上官平安的师兄,紧锁着眉头道:“他怎么不为你考虑一下?”

    “我还是个孝啊,”上官平安笑道:“周师兄,现在我们能不能打下江山还两说呢,有些事,以后再说吧。”

    “可是……”

    “我不能服众,”上官平安小声道:“人心隔肚父亲若是把卫**留给我,难保让军中人生出别的想法来。我叔叔不会武,在这种争天下的时候,不能上马打仗的人,更不能服众,我舅舅是最合适的人选。”

    灯花被上官平安剔了之后,还是跳了几下,发出了啪啪的声响。

    “三十河东,三十河西,”上官平安看着跳跃不停的灯烛道:“先跟着我舅舅打下江山再说吧。”

    在上官勇往北行的时候,安元志率卫**与王师在汀水又是一场大战,结果王师败退,卫**乘胜渡过汀水,大军直((逼bī)bī)白承英称帝的奉安城下。

    安元志兵到奉安城下后,命人在厩为安家的主母秦氏,还有嫡长的三位公子办了葬礼。一场争天下的仗,硬生生被安元志弄成了为嫡母和嫡兄长们报仇的复仇之战。

    当上官勇离开南境的时候,白承英弃了奉安城南逃,江南大部都到了安元志的囊中。

    等上官勇到了北境往元夕城走的时候,从中原那里,传来了白氏宗族不保,安元志与云妍公主这对夫妻若是生子,一半安氏血,一半白氏血,此子血统天下至尊的论调。上官勇对这个论调,只能是摇头,别说云妍公主不能生子,安元志到了现在也没有儿子,就是云妍公主真的生下儿子,安元志能把江山传给这个儿子吗?皇族从来独尊,怎么能让天下人跪拜浔阳安氏的时候,还记着前朝的君主?

    这样一来,那泄矜持着忠君的清贵之流们,应该有个台阶可下了吧?不知道这是哪个强人想出来的点子啊,上官勇在心里叹了一声。

    北境这时虽然也是战火四起,可是有玉关杨家镇着,总算还不至于民不聊生。

    在北境为将者,有不少是上官勇的兄弟好友,不过上官勇没去打扰任何人,单人独骑地星夜赶路。等上官勇到了元夕城的南城门下时,已经是夏未初秋的天气。

    城门前站着兵卒守城,只是无人对城门前来来往往的行人盘问,一看便是战火未至,城中太平的样子。

    上官勇骑马进了自己的故土,少小离家,一别数十年,如今再见元夕城,这城对于卸甲归田的大将军而言已是陌生,只是乡音倒还熟悉,让上官勇还不至于觉得自己是个外乡人。

    此时已近黄昏,城中家家户户炊烟袅袅,街头还有不少孩童聚在一起玩耍,上官勇就像从铁马冰河的燎原烽火中,一下子走到了市井田园里。(身shēn)边的景致变幻太快,让上官勇突然间就心生了不安,他不适应,也不确定,在这归途终点等着他的是什么。

    胭脂河还是辞而过,河水潺潺,一路往北而去。

    上官勇信马由缰地沿着这杏走,最后走进了小城的深处,停在了一条看着寻常的巷陌前。

    夕阳在这巷陌尽头的墙壁上抹了一片金黄。

    上官勇牵着马,走到了这长长巷陌的尽头,停在了靠左的人家门前。

    黑漆的大门有些斑驳,铜制的门环却是铮明,被人仔细地擦拭过。

    上官勇在门前站了很久,(身shēn)旁那抹金黄都渐渐淡去后,他才抬手,扣着门环敲了几下门扉。

    不多时后,门里有女子问道:“是谁?”

    听见这声音,上官勇的脸上现了笑意,道:“是我。”

    门里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咣”的一声,随后就是门栓响,门里的人在手忙脚乱地开门。

    上官勇看着门开,然后目光落在门后的女子(身shēn)上,在这一刻,上官勇没着没落的心终于是有了可安放的地方,他走了很长的路,这路崎岖难行,万骨成枯,如今终于是站在了这路的终点。

    “我回来了,”上官勇跟安锦绣说。

    已是寻常妇人打扮的安锦绣,洗尽铅华后,仍是让上官勇心动的模样,看着自己归家来的丈夫笑而不语。

    院中几株秋桂已经盛放,上官勇被桂花香气包围着,看着安锦绣的笑语嫣然,却不知晓这花香剌骨,一如他与她的前生,而安锦绣此刻望着他,那笑容里带着的,是隔世的温柔。

    给读者的话:

    正文完结。(番外,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