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3车里车外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这天的早朝之前,安锦绣接到了禀报,贤王府里拖出了二十一具尸体,埋在了西郊的山中。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

    “婢女?”袁义问来报信的人道。

    报信的人说:“都是女人,有老有少,脸都被毁了,看不出长相。”

    安锦绣说:“那穿着呢?”

    “都是王府婢女的穿着,“报信的人说:“是白登带着人去埋的尸,出城门时,他跟守城的人说,都是犯了错的王府中人。”

    “你下去吧,”安锦绣让报信的人退下。

    报信的人退下之后,袁义跟安锦绣说:“一下子二十一个丫鬟婆子都犯了错?”

    安锦绣低声道:“客氏应该死了。”

    袁义骂了一声。

    “这个时候,客氏活着对白承泽还有用处,”安锦绣说:“有九成的可能,客氏是自杀的。”

    袁义想了一下,跟安锦绣说:“那把客氏的尸体找出来,给逸郡王看去?”

    安锦绣一笑,说:“这会儿逸郡王回不了头了。”

    “他叛了白承泽,主子你不能容他?”袁义问道。

    安锦绣说:“他这样做我当然欢喜,只是他若是有异心,白承泽不会放过他的。”

    “白祯手中也有人马,还握着白承泽的谋逆把柄,他会怕白承泽?”

    “上了贼船还怎么下来?”安锦绣说:“白祯的家人还在皇陵旁的逸王府里,白承泽想对逸王府下手,太简单了。”

    袁义想不明白道:“白承泽这样对他,他还要替白承泽卖命?”

    安锦绣说“白承泽不会说你叛了我,我就杀你一门老小的话,这其实是白祯与白承泽之间的默契,毕竟白承泽为了这事,也把自己的(性xìng)命押上了不是吗?”

    “大人物的心思,我弄不明白,”袁义道:“好像都是疯子。”

    安锦绣看着袁义一笑,说:“你上了我的贼船,想下船也来不及了。”

    袁义却看向了门外,避开了安锦绣的笑容。

    一个暗卫这时到了小花厅门外,喊了安锦绣一声:“主子。”

    “进来,”袁义替安锦绣应声道。

    这暗卫走路都没声响的进了小花厅,给安锦绣行礼之后,就道:“主子,小王爷的行李已经收拾好了,奴才们可以护送小王爷出宫了。”

    袁义看向了安锦绣道:“你还是去跟他说说话吧。”

    白柯坐在一张能被人抬着走的躺椅上,庭院中的花木上还沾着清晨的露水,风一吹,这些露水就掉落下来,将白柯的脸给打湿了。

    安锦绣走出了小花厅,站在廊下看自己的儿子。

    袁义跟几个暗卫暂时退下了。

    白柯看见了安锦绣后,眼眸里一片冰冷,盯着安锦绣看,紧紧地抿着嘴唇。

    安锦绣一步步走到了白柯的(身shēn)旁。

    “你这是要把我关到哪里去?”白柯问安锦绣道。

    “去军营,”安锦绣说:“你父亲一个兄弟领兵的地方,你在那里会很安全。”

    “我父亲,”白柯一笑,“谁是我父亲?”

    “还想着白承泽?”安锦绣问道。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白柯说:“太后娘娘,你不用这样待我,我不稀罕。”

    安锦绣哦了一声,语调平淡地跟白柯说:“有些事,我们以后再说吧。”

    白柯发现自己一刀捅出去后,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这下子挥刀的人不痛快了,“你对不起上官勇,你也对不起先皇,”白柯跟安锦绣小声叫道:“说实在的,你也对不起现在的圣上,安氏,你这辈子能对得起谁?”

    安锦绣的脸色有些发白。

    白柯冷笑了起来,相貌承袭自安锦绣的脸上,挂满了嘲讽之意。

    安锦绣的脸色却很快就回转过来,伸手要摸一下白柯的脸。

    躺椅刚刚够白柯躺着,这让小孩尽力侧(身shēn)了,可还是躲不开安锦绣的手。

    白柯伤重之下,脸上的(肉ròu)都瘦完了,这让小孩的这张脸现在看上去很棱角分明。“瘦了,”安锦绣轻轻跟白柯说了一句。

    安锦绣的手冰冷,白柯的脸上也没什么温度,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好像谁也温暖不了谁。

    在白柯勉强抬起手,想打开安锦绣这只手的时候,安锦绣把手收了回去,跟白柯说:“你路上小心,护送你的人会好好照顾你的。”

    白柯说:“你要把我父王……”

    “白承泽不是你的父亲,”安锦绣打断了白柯的话道。

    白柯瞪视着安锦绣。

    “你再生气,再难过,他也不是你的父亲,”安锦绣说:“平安,白承泽若是对你好,那我不会让你离开他。”

    白柯惊诧道:“你说什么?”

    “养恩大过生恩,”安锦绣道:“若白承泽真心待你,那你就是帮着他与我和将军为敌,我不会怪你,毕竟人不能不知恩图报。只是平安,白承泽不是真心待你的。”

    白柯冷道:“这是我自己的事。”

    “是啊,”安锦绣苦笑道:“这只能是你自己的事,旁人,就是我与将军也帮不了你什么。”

    “我不用你们帮!”白柯突然就又恼了,跟安锦绣喊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也说了,我帮不了你,”安锦绣说:“我现在只能护你周全。”

    “我不用!”

    “这个由不得你。”

    “你,”白柯在与安锦绣的对视中败下了阵来,看向了前方的花台,说:“你放我走。”

    “现在不可以,”安锦绣把盖在白柯(身shēn)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轻声道:“路上保重。”

    白柯还要说话的时候,安锦绣已经转(身shēn)往小花厅走了。

    暗卫们进来,两个暗卫抬起躺椅,另几个暗卫护在左右,带着白柯往外走。

    袁义站在院门外,看着白柯低声道:“小王爷,不知者不罪,可你现在不能再害他们了。”

    白柯没看袁义。

    “走吧,”袁义给暗卫们让开了路。

    暗卫们把白柯从宫里一扇不大起眼的小门里抬出,将白柯送上了等在门外的马车上。

    马车在京都城的大街上疾行。

    白柯睡在车上,闭着眼睛,却睡不着,车外街上的声音,没有一点间断地传入白柯的耳中,让小孩焦躁不安。

    不知道走了多久,白柯觉得自己应该出城了,马车突然就停了下来,他听见一个暗卫在车外喊了一声:“王爷。”

    “本王以前在父皇(身shēn)边见过你们,你们是宫里的人,”白承泽的声音随即从车外传进了白柯的耳中,“车中何人?”

    白柯的呼吸一滞,连心跳都似乎停了一下。

    几个暗卫当然不能跟白承泽说,这车中躺着的是白柯。拦在白承泽(身shēn)前的两个暗卫,互看了一眼后,站在白承泽左手边的暗卫跟白承泽说:“奴才们是奉太后娘娘懿旨出宫,还请王爷让开道路。”

    “车中何人?”白承泽还是问暗卫这句话。

    暗卫也还是那句话,“王爷,奴才等是奉太后娘娘的懿旨出宫办差。”

    “来人,”白承泽命左右道:“把车门给本王打开。”

    几个暗卫看白承泽的人要上前,都是第一时间把手按在了自己的腰间,准备随时亮兵器。

    白柯听着车外的动静,躺着一动不动。

    就在两方准备动手的时候,从马车的后方一队人马跑上前来,上官勇坐在马上,看了白承泽一眼后,下了马。

    白承泽的人看见上官勇后,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暗卫们马上就松了一口气。

    “下官见过王爷,”上官勇下了马后,给白承泽行了一礼。

    白承泽说:“这么巧?”

    上官勇说:“王爷这是在干什么?”

    一个暗卫说:“卫国公爷,王爷方才要搜车。”

    “宫里的马车,王爷为何要搜?”上官勇问白承泽道。

    白承泽说:“理由,卫国公你应该很清楚。”

    上官勇不卑不亢地道:“还望王爷明示。”

    白承泽说:“车内的人不能说话吗?为何我在这里与他们说了半天的话,车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上官勇说:“王爷怎么知道车中一定有人?”

    “若是空车,那他们为何要拦本王?”白承泽指着暗卫们,问上官勇道。

    上官勇说:“宫里的车辆王爷不能看,他们自然要拦王爷。”

    “走,”白柯这时在车厢里冷冷地说了一声。

    白承泽能听出这是白柯的声音,只是这个儿子只说了一个走字。

    “走吧,”上官勇跟暗卫们道:“去卫**营。”

    暗卫们都冲白承泽行了一礼,赶车的赶车,上马的上马,带着白柯走了。

    上官勇冲白承泽一抱拳,说:“王爷,下官还有事,先行告辞了。”

    白承泽看着越走越远的马车,没有理会上官勇。

    上官勇上了马,带着自己的亲兵们跟在了马车的后面。

    白承泽在街头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转(身shēn)往贤王府走去。

    白柯的(身shēn)子随着车厢的晃动而左摇右晃着,这让白柯上着夹板的断骨处,不时就疼上一阵。不过比伤处更疼的伤口似乎是在心里,眼泪从脸庞滑过,白柯也没去擦去这些眼泪水,方才他不见白承泽,不是因为上官勇到了,而是因为他现在不想见白承泽,一点也不想。

    “忍耐一下,”上官勇骑马走在了车窗旁,跟车中的白柯道:“车厢有些晃,你习惯了就好。”

    白柯一脸泪水,轻轻地嗯了一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