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2情义无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袁义伸手想摸一下安锦绣充血的眼睛,手伸出来了,看安锦绣微微把(身shēn)子往后仰,袁义一下子便又警醒了过来,收回了手,跟安锦绣说:“我让袁章宣齐子阡去,你别用手去揉眼睛。言(情qíng)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安锦绣低低地嗯了一声。

    袁义走出小花厅后,安锦绣没揉眼睛,而是抬手按住了发疼的心口。

    袁章听了袁义的吩咐后,转(身shēn)要走时,守着(殿diàn)门的一个太监跑了来,跟袁义禀道:“袁总管,太师来了,想求见主子。”

    袁义拍一下袁章的肩膀,道:“你去办差。”

    袁章哎了一声,拔腿先跑了。

    袁义转(身shēn)又进了小花厅。

    安锦绣看见袁义后,把按着心口的手又放下了,说:“袁章去了?”

    袁义点一下头,说:“太师来了,想见你。”

    安锦绣自嘲地一笑,道:“带他进来。”

    袁义一脸不放心地看着安锦绣。

    “没事,”安锦绣跟袁义笑道:“我还能杀了当朝太师不成?”

    袁义也看不出安锦绣这话句的真假来,但也只能说:“我去带太师进来。”

    安太师在宫门外看见袁义后,就小声问道:“太后娘娘还好吗?”

    袁义领着安太师往宫门里走,说:“主子一切安好。”

    袁义这个样子,摆明了就是不想跟自己多话,安太师很识趣地闭了嘴。

    小花厅里烛光明亮,却只安锦绣坐着的坐榻旁,灯架上的蜡烛全都熄着,厅中光亮,主人却偏偏坐在了一片黑暗中。

    “下官见过太后娘娘,”安太师进屋之后,就给安锦绣行礼。

    “免礼吧,”安锦绣招手让安太师坐下。

    袁义守在了小花厅的门前,专心听着厅里的说话声,直到有雨点飘到了他的脸上,袁义这个一向对外界环境变化极其敏锐的人,才发现天不知道时候又开始下雨了。

    安太师在坐椅上坐了一会儿,才跟安锦绣道:“元志无事。”

    “这个我知道,”安锦绣冷道:“元志若是出了事,安府的人现在应该都下狱了。”

    “锦绣,”安太师没被安锦绣的这句话吓住,而是说道:“元文并没有得手,想害元志的未必就是安家人。”

    “那凶手是谁?”安锦绣道:“白承泽是想元志死,不过凭着太师的本事,先皇安在安府里的眼线都被你除去了,你会容白承泽的人在安府里生根吗?”

    “太后娘娘,这事……”

    “辩解的话就不要说了,”安锦绣打断了安太师的话,道:“元志死了,我就会看重安元文他们,毕竟安家是我的母族,离开了安家的扶持,我这个女人就一定没有办法活了,所以就算我再伤心,再难过,为了我自己,我也得忍了这口气。太师,你说凶手是不是就打的这个算盘?”

    安太师又是半晌无言,最后道:“元志毕竟还活着。”

    “所以呢?”安锦绣冷笑道:“我就得把这口气再忍过去?”

    “那你想怎么做?”安太师问安锦绣道,这个时候多说无益,只问一个结果吧。

    “这事(情qíng),让元志看着办,”安锦绣道。

    一听安锦绣这话,安太师终于坐不住了,从坐椅上站了起来。安锦绣做事一向深思熟虑,得失会算得很清楚,可安元志不一样啊,这个儿子这会儿说不定一门心思想杀安府满门呢!

    安锦绣坐在黑暗中,声音冰冷地道:“你觉得一个能一肩挑起安府未来的元志,应该是什么样的?”

    “锦,锦绣?”

    “太师退下吧,”安锦绣道:“看元志的决定吧。”

    安太师道:“若是他要杀了安府上下呢?”

    “若是这个时候他要杀安家上下,那太师对他就不用再指望什么了,”安锦绣说道:“元志没办法成才,安家(日rì)后也就没什么可看的了,是死是活能有多重要?”

    安太师睁大了眼睛,竭力想看清黑暗之中的安锦绣,此刻是个什么样的神(情qíng)。

    “元志对安家不是一点感(情qíng)也没有的,”安锦绣这时却又压低了声音,声调很伤感地跟安太师道:“你毕竟是他的父亲,他每次闹得凶,最后还不是回到家中?这次不管元志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怪他,是安家((逼bī)bī)他的。”

    安太师低叹道:“锦绣,我也是你的父亲。”

    “是吗?”安锦绣道:“安家的二小姐早就死了。”

    安太师望着面前的女儿,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此刻却只好像是一个黑影。女儿,安太师在心里再想想这两个字,他承认,在很多时候,他想不起来这是他的女儿。

    “权势,”安锦绣幽幽地跟安太师道:“太师,你熟读经史,你告诉我,自古以来,权臣得善终者有几人?”

    安太师沉默不语。

    “(日rì)后元志变成何种人,你都不要后悔才好,”安锦绣道。

    “我没有生过害他的心思,”安太师开口道。

    “哈,”安锦绣笑了一声,“是谁跟他说天道无(情qíng),是以万物为刍狗的?你让他做过的事,你自己心里清楚,无(情qíng)无义才能逐鹿天下,这不就是你一直在教元志的东西吗?”

    安太师再一次哑口无言了。

    “退下吧,”安锦绣道:“你也不要怪我无(情qíng),坐在我的这个位置上,(情qíng)义于我更是无用的东西。”

    安太师站着就踉跄了一下。

    “袁义,”安锦绣冲厅外喊了一声。

    袁义从门外走了进来,不用安锦绣吩咐,就跟安太师道:“太师,请吧。”

    安太师还是看着安锦绣。

    袁义伸手拉住了安太师,将人直接就拽着走了。

    安太师出了小花厅后,才发现天又下雨了。

    袁义说:“太师,奴才送您出宫。”

    安太师回头看,袁义侧走了几步,站在了小花厅的门前,将安太师的视线挡住了,道:“太师,少爷出事之后,他的府外有人盯梢,奴才发现了两人,只可惜奴才没有抓到活口。”

    安太师道:“两个人?”

    “尸体就在韩大人那儿,”袁义说:“太师是不是去看一下,看这两人是不是你安府的人?”

    安太师往走廊外走去,跟袁义道:“不可能是安府的人,要不是老六子跑来告诉我,我还不知道元志出了事。”

    “既然主子让少爷看着办,”袁义小声道:“那太师不如就去问问少爷的意思吧。”

    安太师的脚步一顿,扭头看袁义。

    袁义如同在说平常事一般地道:“主子不怕死人。”

    安太师接着往院门走去,雨点落在(身shēn)上,安太师也没觉得冷,他正面对着的事,才是真正能让他遍体生寒的根源。

    宫门前,大管家看安太师淋着雨走出来了,忙打着伞迎上前,一边给安太师打伞,一边问道:“太师,下面要去哪里?”

    是回府,还是去安元志的驸马府?安太师犹豫了再三,最终还是道:“回府。”

    大管家答应了一声,伺候安太师上了轿。

    等安太师一行人回到安府门前的时候,有太监站在小花厅中跟安锦绣禀告道:“太后娘娘,太师一行人回了安府。”

    “退下吧,”袁义让这太监退下。

    “回安府,”安锦绣拍下坐榻的扶手,“母子亲(情qíng)这东西,他倒是没能放下!”

    袁义站在一旁没说话。

    安太师在安府门前下了轿,就看见安元礼从府门里跑了出来,跑到了他的跟前,道:“父亲,大哥他……”

    “你回房休息,”安太师这会儿不想听安元文的事,跟次子道:“与你无关的事,就不要管,最好问都不要问。”

    安元礼呆立在雨中。

    安太师进了府后,径直就去了老太君的院子。

    有老太君(身shēn)边的丫鬟站在院门前迎安太师,看见安太师带人过来了,忙给安太师行礼道:“太师,老太君正在堂屋等您。”

    安太师走进了亮着灯的堂屋里,老太君歪坐在一张坐榻上,(身shēn)上穿着的却是一件新衣。

    “我以为你会去看元志,”老太君看了走到自己跟前的儿子一眼,说道。

    安太师道:“母亲还是去庵堂吧。”

    老太君的眼皮抖动了一下。

    安太师说:“儿子护住母亲的本事还是有的。”

    “二丫头想要我的命?”老太君问道。

    安太师道:“母亲,儿子的二丫头早就死了。”

    “元志没了,元文他们才能出头,”老太君低声道:“没有了安家,二丫头又能有多大的作为?”

    “母亲,”安太师事到如今只能跟老太君承认道:“太后娘娘走到今天,没有靠过我们安家什么。”

    老太君一下子便坐起(身shēn)来,盯着安太师道:“不靠着安家,她靠着谁?她是安家的女儿!”

    安太师长叹了一声,道:“母亲,帝宫,朝堂与府院后宅如何一样?您,您不懂啊。”

    老太君瞪视了安太师良久,最后颓然地又歪倒在了坐榻上。

    “儿子这就吩咐人准备,”安太师道:“母亲去庵堂好生安养,府中事就不要过问了。”

    “早知今(日rì),”老太君喃喃道:“我该在那个阿绣进府的第一(日rì)就除掉她,安锦绣挡了锦颜的前路,安元志挡了我四个嫡孙的前程,你要我如何甘心?”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