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6算计下的帮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袁义把兵部还有刑部的两份文书放到了安元志的跟前。言(情qíng)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安锦绣跟安元志道:“你看看吧。”

    安元志把两份文书拿在手里都看了后,然后问安锦绣:“这关我什么事?姐,你不会要我帮安大公子吧?”

    安锦绣知道安元志看得不经心,但还是问安元志道:“两份文书都看完了?”

    “看完了,”安元志说:“这个宁家的嫡长孙是傻瓜吗?私自放手下的兵卒回家,他嫌命长,那就让他去死好了。”

    袁义在这时干咳了一声。

    安元志看着袁义说:“你可怜他?犯不上,宁家的家势也就比安家差了那么一点点,这个宁夏川的(日rì)子一定过得比你好。”

    “事(情qíng)(情qíng)有可原,”安锦绣道:“那两个兵卒只是回家探母,军法也不外乎人(情qíng)吧?”

    安元志把手里的文书往茶几上一摔,说:“姐,这事你还看不明白?放两个兵卒回家看生病的老娘,这算个(屁pì)事啊?现在抓着宁夏川不放的人,是周孝忠的人,这哪是对着宁家啊?这老东西,他别落把柄到我的手里,不然的话,你看我怎么对付他。”

    安锦绣说:“你能有什么好点子?最多就是杀人。”

    安元志笑了起来,说:“姐,你要是想杀周孝忠,这不是难事啊,我带兵去周府,就他府里的那些侍卫,对上卫**,一定是找死的命,我……”

    “行了,”安锦绣没让安元志把要杀光周孝忠全府的话说下去,问安元志道:“你现在除了杀人,就不想别的事了?”

    安元志说:“我还有什么事要做?”

    袁义这下子都忍不住说话了,说:“少爷,你当京城是边关吗?”

    安元志压低了声音道:“姐,你不杀人,圣上的皇位就坐不稳,你当周孝忠是个多光明正大的人?你看他对付宁夏川就应该知道了啊,这老东西跟父亲斗这么久,是好人他不早死了?”

    “你去把这个宁夏川救下来,”安锦绣也不跟安元志废话了,说道:“别说他罪不至死,就是他罪大恶极,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让他死了。”

    “为什么呀?”安元志问道:“你真要管安元文的事?”

    “你也明白周孝忠这是在对付谁,”安锦绣说:“你是让我装傻吗?”

    “装傻又怎么样?”安元志是打心眼里不乐意管安元文的事,说:“是个人都知道我们跟那一房的人不和,宁夏川死了也不丢我们的脸。姐,我跟你说,你现在管了宁家的这件事,让周孝忠知道你在乎那一家子,那以后这老东西再从那家人的(身shēn)上下手呢?”

    安锦绣这下子暂时沉默了。

    安元志拍拍茶几上的文书,说:“这上面不是还写着吗?宁夏川也不光是私放兵卒回家的事,军里还说他贪了军饷呢,说这钱可能是被宁家吞了。”

    袁义说:“这罪不是还没定下来吗?”

    安元志神(情qíng)轻蔑道:“什么没定下来?人到了牢里,几顿打一受,什么罪名他不认?再说了,真要查世族大户的钱是不是干净,这年头有几家经得起查?”

    袁义看向了安锦绣,说:“是这样?”

    安锦绣敲一下坐榻的扶手。

    “姐,你就别再跟安家扯上关系了,”安元志看着安锦绣道:“这事儿父亲有本事,那就让他去救人,我们两个躲远点好了。”

    “我看你也是个傻瓜,”安锦绣说:“太师不会找你?你姓安的。”

    “他找我,我就得替他干活?”安元志说:“周孝忠我惹不起,一句话就把他打发了啊。”

    安锦绣看着安元志叹气。

    安元志看安锦绣这样,把(身shēn)子坐端正了,说:“你是不是有别的打算?”

    “不管你愿不愿意,只要你一天是浔阳安氏的人,那安元文他们你就摆脱不了,”安锦绣跟安元志道:“平(日rì)里你与他们可以各过各的,可你不能跟他们结仇,你懂我的意思吗?”

    安元志说:“我到了今天还怕他们吗?”

    “不是怕,是你得做给外人看,”安锦绣道:“连自己兄弟都不能善待的人,谁会相信你能善待别人?你就一直靠着你姐夫吗?”

    在军里现在有上官勇帮衬着,将官也好,兵卒也好,看在上官勇的面子上,会跟安元志交好,如果有一天安元志的(身shēn)边不再有上官勇了呢?

    “你走的本也不是世家子弟走的路,”安锦绣跟安元志道:“你在军中待得(日rì)子也不短了,那些不是世家子弟出(身shēn)的将军们看重什么,你还用我教吗?”

    袁义说:“军中的人喜欢重(情qíng)重义的将领。”

    安元志说:“卫**里的人都知道我与安家的事。”

    “那(日rì)后呢?”安锦绣说:“你看到一个人,就跟他解释一遍你的这些事?元志,你不是小孩子了,有些事再不愿意,你也得去做。”

    安元志坐着想了半天,就是不开口。

    安锦绣等了安元志一会儿,看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副德(性xìng),便干脆说:“道理我都跟你说明白了,你照着我的话去做。”

    安元志说:“我上赶着去帮安元文这个忙?”

    “这也是你们让外人看,你们兄弟之间兄友弟恭的时候,”安锦绣说:“太师会让安元文找你的,你记住我的话,不准给他脸色看,也不准胡说八道,先把宁夏川救出来再说。”

    “安元文要是不来找我呢?”安元志问道。

    “他一定会来找你,”安锦绣说:“你记住我的话了?”

    袁义看安元志在这儿还想垂死挣扎一下,说了一句:“你不愿意,主子可以找将军帮忙。”

    安元志白了袁义一眼。

    “说话,”安锦绣看着是耐心要用尽了,问安元志道:“你做不做?”

    “做,”安元志拉了长语调道:“先说好了,安元文不来找我,这事就跟我没关系。”

    “行,”安锦绣答应得也爽快,说:“就这么办。”

    安元志起(身shēn),把两份文书送到了安锦绣的坐榻小几上,说:“找我来就这事儿?”

    袁义说:“少爷,恭喜你封侯了。”

    安元志一笑,说:“这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安锦绣斜了安元志一眼,“不要得了好处还卖乖,”她跟安元志道:“爵位上去了,心眼也应该也大一些了,男儿丈夫弄得睚眦必报,像什么样子?”

    安元志装出了茫然状,说:“我什么时候做过睚眦必报的事儿?”

    安锦绣和袁义都是一笑,看着安元志的样子都是一脸的不屑。

    安元志耸耸肩膀,在自己人面前丢脸,他不在乎。

    “(日rì)后再找白承(允yǔn)的那些官员们,可以找白楠帮忙了,”安锦绣笑过之后,又跟安元志道:“白楠年纪虽小,但你对他要恭敬。”

    “他是真心要帮忙的吗?”安元志问安锦绣道。

    “他如今只有靠着我们了,”安锦绣小声道:“有空跟他说说云霄关的事,那个魏楚现在在哪里?”

    安元志说:“在卫**里,我姐夫对他很照顾。魏家几次来人找他回去,姐夫都替他拦了,最后还放了狠话,说卫**里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保,让魏家的人不要惹到他的头上。”

    这事儿,上官勇没跟安锦绣说过,“魏家是怎么说的?”安锦绣好奇道。

    安元志说:“那之后魏家的人就没来过了,姐夫还让我派袁笑他们几个去接魏楚的生母出魏府了,算着(日rì)子,袁笑他们也应该把人接到京城来了。”

    安锦绣点一下头。

    安元志拖了张凳子在安锦绣的跟前坐下了,说:“我知道,姐夫让我派人,是让魏楚记我的人(情qíng)呢。”

    安锦绣说:“你知道就好。”

    袁义站一旁说:“这个魏楚的武艺很好吗?”

    安元志说:“还行吧,主要是他一直跟着白承(允yǔn)的,白承(允yǔn)的事他应该都知道一些。反正,我姐夫(挺tǐng)照顾他。”

    安锦绣在这时看了袁义一眼。

    袁义从袖口里拿了一叠银票给安元志。

    安元志把银票数了数,咂舌道:“这么多钱?”

    “你封侯了,”安锦绣道:“这些钱给你打点人(情qíng)用的,还有拉拢官员要用的钱,都从这里面拿吧。”

    安元志抬头看着安锦绣说:“我有钱。”

    “安家的钱?”安锦绣挑一下眉头。

    安元志把银票揣衣兜里了,问安锦绣道:“我以后不能用安家的钱了?”

    “我只是不想你被安家用钱治住,”安锦绣小声道:“你驸马府里的人,是不是月钱都由安府给?你怎么这么糊涂?拿着安府给的钱,那些人算是你的人,还是安府的人?”

    安元志在不知不觉间又被安锦绣教训了。

    “去吧,”安锦绣教训完了安元志,赶人一样,冲安元志一挥手,道:“为着你的封侯,安府里一定会开祠堂的,你不准给我闹事,恭恭敬敬去磕个头。”

    安元志人从凳子上一跳,站在了地上,说:“知道了,我一定听话行了吧?实在不放心,你让袁义看着我。”

    “我怕累着袁义,”安锦绣看着自己的弟弟道:“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快走吧。”

    安元志眼珠转了转,小声问安锦绣:“真的不用杀周孝忠吗?”

    安锦绣喊袁义,指着安元志说:“替我把这小子扔出去。”

    安元志哈哈一笑,转(身shēn)往小花厅外跑了。

    袁义跟着安元志出了小花厅,站在走廊里看了安元志一眼,小声道:“有杀周孝忠的工夫,你不如想想怎么杀白承泽吧。少爷,你现在喊着要杀周孝忠,是在拣软柿子捏吗?”

    安元志往地上唾了一口,说:“你当我不想杀那混蛋?我姐不让,我能有什么招?”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