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时日不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上官勇走了之后,安锦绣在小花厅里独坐了半天,把事(情qíng)想了又想之后,安锦绣让袁章去请四王妃进宫,又让袁义去找上官勇要一样东西。言(情qíng)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

    袁义带着袁章走了后,有千秋(殿diàn)的太监来报,白承意带着周孝忠来了。

    听儿子带了周孝忠来,安锦绣的目光就是一冷,说:“请圣上进来吧。”

    周孝忠进了小花厅后,跪下给安锦绣行礼。

    安锦绣说了一句:“周相平(身shēn)。”

    周孝忠从地上站了起来,还没开口,就听安锦绣问白承意道:“圣上怎么带着周相一起过来了?是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白承意看周孝忠。

    安锦绣说:“是为了四九与七九之事吗?”

    周孝忠道:“太后娘娘,圣上想要两个暗卫,这不是什么大事。”

    “是啊,不是什么大事,”安锦绣看着白承意道:“圣上想要什么,自己跟哀家说。”

    白承意说:“母后,让四九和七九回去吧。”

    “他们也想回去,”安锦绣说:“不过哀家不准。”

    “太后娘娘!”周孝忠声调很重地冲安锦绣喊了一声。

    “周相想插手安排暗卫之事?”安锦绣看了周孝忠一眼,说:“相爷已经(日rì)理万机了,哀家如何能再如此劳烦周相?”

    周孝忠说:“圣上的话金口玉言,不过就是两个奴才,太后娘娘竟然不(允yǔn)?”

    安锦绣道:“在圣上和周相看来,那只是两个奴才,不过他们帮着哀家护着圣上这些年,在哀家这里他们不是奴才。”

    周孝忠说:“天下间,谁不是圣上的奴才?”

    “是啊,”安锦绣道:“连哀家也是圣上的奴才,周相还有什么话想跟哀家说的?”

    太后是生养皇帝的人,要太后在皇帝的面前自称奴才?不孝这个罪名,就算是皇帝也承受不起啊。周孝忠被安锦绣弄得语塞了一下,但随即就问安锦绣道:“太后娘娘如此说话,是要陷圣上于不孝吗?”

    安锦绣一笑,道:“看来道理都被周相占尽了,那哀家还有什么可说的?”

    “太后娘娘……”

    “周相若是有本事,就劝着圣上把哀家这个太后废了,让周相当个摄政,还是辅政大臣什么的,”安锦绣看着周孝忠道:“周相是不是就满意了?”

    “不要,不要吵了!”白承意在这时叫了起来。

    周孝忠又跪在了地上,道:“圣上,臣该死。”

    白承意没理会周孝忠的请罪,把安锦绣的手一拉,说:“母后,你不要生气。”

    “哀家没什么好生气的,”安锦绣看了自己的这个儿子一眼,不用白承意再长大一点了,现在小皇帝就已经不喜欢有人分享他的权利了,失望之色从安锦绣的眼中一闪而过,就真的不能再给她一点时间?

    “母后,”白承意的神(情qíng)变得惴惴不安起来,拉着安锦绣的手晃了晃,说:“朕知错了。”

    听了白承意这句认错的话后,周孝忠一阵灰心丧气。

    “圣上错哪儿了?”安锦绣问道。

    白承意说:“朕不该随便发火打人。”

    安锦绣跟周孝忠道:“周相,你跟圣上说说,历朝历代的那些明君,有一个是(性xìng)(情qíng)暴虐,随便就打杀下人,视人命如草芥的吗?”

    周孝忠这下子只得顺着安锦绣的话往下说了,再不想看到小皇帝与后宫亲近,他也不能说好杀是件好事。

    “听见了?”周孝忠说了一番大道理后,安锦绣问白承意。

    白承意听得半懂不懂,但还是点了点头。

    “四九和七九先在千秋(殿diàn)养伤,”安锦绣道:“哀家如今派给圣上的暗卫们,在武艺上都不比四九和七九弱。”

    白承意低了头,那些个暗卫看着都是面无表(情qíng)的样子,也不像四九和七九在无事时,会从藏(身shēn)处出来跟他说说话,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些新来的暗卫。

    “周相起来吧,”安锦绣没去看白承意脸上失望的神(情qíng),而是看着周孝忠道:“时候也不早了,周相回府去吧。”

    对于安锦绣的开口赶人,周孝忠不想从命,道:“太后娘娘,你让圣上对两个奴才做到礼贤下士,臣不敢苟同。”

    “哀家也不想要周相的这个苟同,”安锦绣道:“退下吧。”

    门外跑进来两个太监,一左一右站在了周孝忠的(身shēn)旁,那意思就是,周孝忠再不自己走,那他们就要把周孝忠架出去了。

    周孝忠说:“太后娘娘,您这样到底置国家礼法于何地?”

    安锦绣冷笑了一声,道:“礼法?周相,如今朝中是个什么局面,你不知道吗?哀家如今就想着如何让圣上坐稳这江山,你帮不到哀家的忙,那就请你好好卫护圣上,不要扯哀家的后腿。下去吧!”

    周孝忠只得退了下去。

    白承意看周孝忠走了,气势看着更是弱了,站在安锦绣的跟前,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才好。

    安锦绣看儿子这样,又开始心疼了,放轻了声音问白承意道:“用了晚膳没有?”

    白承意摇了摇头。

    “那就在我这里用吧,”安锦绣说:“我让厨房做你喜欢吃的。”

    白承意说:“母后不生气了?”

    “我能跟你生什么气?”安锦绣让白承意坐在了自己的(身shēn)边,小声道:“圣上,(日rì)后听我的话吧,我不会害你。”

    白承意说:“朕一直都听母后的话呀。”

    “四九和七九是近(身shēn)护守你的人,”安锦绣跟白承意道:“他们从小护卫你长大,你就算不感谢他们,也应该知道他们是你可以信任的人。”

    白承意点点头。

    “可是人心这东西,”安锦绣手在白承意的心口上拍了一下,说:“是这世上伤了后,就再难复原的东西了。”

    白承意抬头看着安锦绣说:“人心?”

    “人都有心,”安锦绣说:“奴才也好,达官贵人也好,谁人无心?无心的那是死人。”

    白承意小声道:“朕是伤了四九和七九的心了?”

    “若不想圣上好,谁会跟圣上说要好好读书的话?”安锦绣道:“周相不也跟你说过这样的话?世上的小孩子都要读书,难不成天下间的大人都是恶人吗?”

    白承意说:“也有很多小孩子不读书的。”

    “那是因为他们进不了书院,请不起老师,”安锦绣马上就道:“为人父母,谁不愿意自己的子女能读书识字?”

    白承意没词了,天下间穷苦人很多,这事他知道。

    “来人,”安锦绣冲门外道。

    一个太监应声进了小花厅。

    安锦绣说:“圣上今(日rì)在千秋(殿diàn)用晚膳,让厨房准备一下。”

    “奴才遵命,”这太监领命之后,退了下去。

    “四九和七九什么时候可以回去?”白承意问安锦绣:“朕一定不再让人打他们了。”

    安锦绣说:“先让他们养好伤,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哦,”白承意低头揪着自己的手指,这是他一个人侍着时,常干的事。

    安锦绣伸手替儿子理了理头发,“个子长高了,应该要更懂事了才行,圣上,”安锦绣跟白承意道:“我以后除了指望圣上,还能再指望谁呢?”

    白承意把头靠在了安锦绣的肩头,直到这时,小皇帝才问安锦绣道:“母后,什么叫朕的江山还没有坐稳?”

    安锦绣道:“圣上还能相信我的话吗?”

    “是大哥还是五哥?”白承意说道:“太师跟朕说过,他们都有资格坐朕的龙椅。”

    “所以他让圣上要防着他们?”

    白承意点头。

    “人心难测,”安锦绣低声道:“圣上,你就学着如何看透人心吧。”

    “大哥小时候还抱过朕,”白承意说:“四哥罚我的时候,五哥还替朕求过(情qíng)。”

    安锦绣摸着白承意的头。

    “母后,朕不开心,”白承意在安锦绣的耳边说道:“朕想父皇。”

    小花厅里,一时间没有了人声。

    白承意看着开着的窗户,窗外的庭院里,雨把枝头上的花都打落在地上,地上的积水里,很快就飘上了一层落花。“花都落了,”白承意开口跟安锦绣道。

    “入秋了,”安锦绣说:“不下这场雨,这些花也总是要落的。”

    “就好像人一定会死一样?”

    “圣上啊,”安锦绣将白承意揽在了怀里,轻声叹道:“没有谁能陪着圣上一辈子的,先皇没办法,我也……”

    “母后!”白承意不让安锦绣把话说完,小声叫道:“我不要听!”

    “以后圣上会有自己的家的,”安锦绣小声道。

    白承意看着落着雨的窗外,不再(肉ròu)嘟嘟的小脸上闪过一丝倔强,小皇帝有满腹的心事,却不愿再说话,只将头靠在安锦绣的肩头。

    上官勇与庆楠一帮兄弟这时坐在花街的香屑楼里。

    酒桌上放着好酒好菜,离酒桌不远的地方,几个(身shēn)着轻衫的女子在和乐起舞。

    酒过三旬之后,庆楠拿着酒壶给上官勇倒酒,张嘴说话的时候,一嘴的酒气,“大哥啊,不能跟着你和兄弟们一起上沙场,我这心里不是滋味。”

    有卫**里的将官骂道:“去你的吧,你如今媳妇也有了,还当着大官,当着兄弟们的面,庆不死你他娘的装什么孙子?”

    庆楠娶了吏部三品大员的嫡出女儿做媳妇,兄弟们也是这次回京之后才知道这事儿。

    话说到了这里,有兄弟瞅着庆楠道:“你小子嘴还(挺tǐng)严,我们从云霄关回来的时候,你他娘的已经定了亲了,就是不说,等我们从白玉关玩儿命回来,你这孙子儿子都住媳妇肚子里了!”

    “大哥,”有兄弟跟上官勇道:“不能便宜了庆不死这孙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