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6让你一人,我不放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觉得我这样不对?”安锦绣看着安元志道。(凤舞文学网)

    安元志摇头,说:“没有。”

    “就治国而言,一家独大是为王者的大忌,”安锦绣小声教自己的弟弟道:“就算是在朝堂之上,都得做到各方制衡,对文官们尚且如此,对待手握重兵的将军们,你怎么能不做提防?”

    安元志说:“姐,那我姐夫也是手握重兵的将军啊。”

    “我在跟你说治国,”安锦绣说:“你跟我说什么你姐夫呢?”

    “少爷,”袁义在一旁说:“你要是没事,就坐下来歇歇吧。”

    袁义的话说得很委婉,其实意思就是,你今天要是说不出好听话来,那就闭嘴吧。

    “坐下吧,”安锦绣说:“你还要我请你吗?”

    安元志走到袁义的边,一股坐下后,跟安锦绣说:“那云苏还得待在北境吗?”

    “杨家不敢跟他在明面上翻脸,”安锦绣说道:“你再见云苏时,跟他说,以前他是如何给先皇上秘折的,后还是如此行事好了,圣上和我都不会亏待了他。”

    “那杨家呢?”安元志问道:“你这样待云苏,杨家会不会恼你?”

    “心知肚明的事,杨家为何要恼我?”安锦绣说:“元志,你记住,在朝政上有同党,但没有朋友。”

    安元志说:“那袁义是你的什么?”

    安元志问得很随意,但袁义的心就是一悬,有些期待,又能些害怕安锦绣的回答。

    安锦绣很莫名其妙地道:“袁义是我的兄长,他跟朝政有什么关系?你给我记住,袁义也是你的兄长,你要是……”

    “姐,姐,”安元志跟安锦绣讨饶道:“我又说错话了,我要是在袁义的面前犯浑,你让袁义直接宰了我,我绝无二话。”

    袁义看着安锦绣一笑,然后没好气地跟安元志道:“你的命我要不起。”

    安元志看着袁义笑道:“要不我喊你一声哥吧,哥?”

    袁义被安元志喊得起了一鸡皮疙瘩,白了安元志一眼。

    安锦绣这会儿又突然想起上官勇来了,说:“将军伤口开裂,他还骑马进城来?”

    安元志一愣。

    袁义站起来说:“那我去卫**营里,让将军不要进城来?”

    安锦绣这里还没来及说话,袁章的声音就又从门外传了来,说:“太后娘娘,卫国侯爷求见。”

    安元志一下子就站起了来,伸手一拉袁义,跟安锦绣说:“那什么,姐,我跟袁义就先走了,你有事让袁章去叫我们。”

    袁义被安元志硬从椅子上拉了起来,说:“我们去哪儿?”

    “先吃点东西去啊,”安元志拉着袁义就走。

    “让侯爷进来,”安锦绣坐着说了一句,声音听着就发冷。

    安元志把袁义拉出堂屋后,低头跟袁义耳语道:“我姐夫这下子一定又要倒霉了,我就没见过我姐这么唠叨的女人,为了不陪着挨骂,我们赶紧走。”

    袁义往旁边站了站,站得离安元志远了一点,说:“你就不怕我把这话告诉你姐?”

    安元志看着袁义一笑,趁袁义分神看走进了院门的上官勇时,安元志是一把捂住了袁义的嘴,拖着袁义往台阶下走。

    上官勇看见安元志和袁义后就停下了脚步,等安元志拖着袁义到了他的跟前后,上官勇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元志,你这样像个什么样子?”

    袁义顾念安元志的上有伤,没大力挣脱安元志的手,只是瞪着安元志看。

    被上官勇和袁义同时瞪着了,安元志这才讪讪地收回了手。

    袁义说:“将军,主子在堂屋里,您进去吧。”

    上官勇冲袁义点了点头。

    安元志看看院中这会儿没几个人站着,便跟上官勇小声道:“我姐知道你被白承泽拍一巴掌的事了。”

    上官勇正要走,听了安元志的话后,又不走了。

    袁义说:“是少爷说的。”

    上官勇抬手就在安元志的额头上钉了一下。

    安元志没敢躲,揉一下被上官勇敲疼的额头,说:“我也是没办法。”

    上官勇说:“你又出了什么事儿?”

    “主子教少爷做事,”袁义看一眼安元志,说:“只可惜少爷不是个好学生。”

    上官勇说:“你又惹你姐姐了?”

    安元志记得自己答应过上官勇的话,所以安五少爷很聪明地换话题道:“我姐一天没吃东西了,姐夫你劝劝我姐吧。”

    上官勇看向了袁义。

    “这天太,我姐没什么胃口,今天又是阵亡将士的头七,白天我看她就心难过,”安元志说着话拉着袁义就走,给上官勇丢下一句:“姐夫你哄哄我姐吧。”

    看着安元志拉着袁义逃也似地走了,上官勇有些英雄气短,他不会哄女人啊。

    袁章这时从走廊下跑到了上官勇的跟前,说:“侯爷,太后娘娘让您进去见她。”

    上官勇走进了堂屋里。

    袁章看着上官勇走进屋后,守在了走廊外的台阶下面。

    安锦绣迎到了上官勇的跟前,马上就闻到了上官勇上伤药的味道。

    没等安锦绣说话,上官勇就道:“一点小伤,你别听元志胡说。”

    “军里的大夫会胡乱做事吗?”安锦绣让上官勇坐下,说道:“小伤的话,他给你用这么多的伤药?伤药不要钱的?”

    上官勇说:“我能走能动。”

    “是啊,”安锦绣说:“大将军伤成那样了,还能骑马打仗呢。”

    “你不能不讲道理啊,”上官勇无奈道:“怎么还提这事?”

    安锦绣不说话了,就看着上官勇。

    没被安锦绣盯上几秒钟,上官勇就败下阵来,很爽快地说:“我错了,你别生气。”

    “白承泽那个人,你怎么能不防着呢?”安锦绣说:“他要是手上再摸点毒,你不活了?”

    “手上摸毒?”上官勇笑了起来,说:“那他自己不也中毒了?”

    “他可以事先吃解药啊,”安锦绣理所当然地说道:“你当我不知道你们男人的这种龌龊手段?”

    “什么叫我们男人?”上官勇说:“你是不是听袁义说江湖听多了?”

    “别打岔,”安锦绣看着自己的相公说:“我在跟你说今天的事。”

    上官勇说:“真的是小伤,不行我给你看伤。”

    安锦绣瞪着上官勇道:“把纱布再解开?你不想这伤好了?”

    上官勇再次发现,自己在安锦绣的跟前想做对一件事太难,干脆闭了嘴。

    安锦绣狠狠用手指头戳一下上官勇的脑门,“你就不该让白承泽碰你。”

    这话听得上官大将军打了一个哆嗦,他一个大男人还怕人碰吗?

    “真的没事?”安锦绣摸一下上官勇的脸,问道。

    上官勇忙道:“真的没事了,你别站着了,坐下吧。”

    “能骑马?”安锦绣又问。

    “能,”上官勇点头。

    安锦绣把脸一沉,说:“跟我说实话。”

    上官勇只得又道:“要不我再歇两天。”

    “两天就够了?”

    “大军老是留在永康城这里也不是个事啊,”上官勇握住了安锦绣的手,低声道:“粮草不多了,再留下去会出事的。”

    安锦绣看着上官勇的衣襟。

    “撑不下去,我会坐马车,”上官勇说:“你不用为我担心,只要我人在军中,白承泽的手就伸不到卫**中来。”

    “坐马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安锦绣说道:“到时候你可别说什么大将军的威风,骑马硬撑。”

    “不会,”上官勇说:“为了你和平宁,我也得多活几年。”

    “真的?”安锦绣问上官勇道。

    上官勇一脸认真地点头,说:“让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啊。”

    上官勇心里真是这么想的,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的这句实话,对于安锦绣来说,胜过千万句的甜言蜜语了。

    安锦绣的脸上突然就绽出了笑容,这笑容看在上官勇的眼里,就好像看见花开一般,上官勇形容不出来,就是觉得他媳妇这样笑很漂亮,上官勇喜欢看安锦绣这样笑,“多久没看你这样了,”心里这样想,上官勇把这话就说了出来,叹道:“你还是这样我看着高兴。”

    安锦绣的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胭脂色。

    上官勇抬手,他的一只手掌就能把安锦绣的脸给包住了,“这脸巴掌大,”上官勇跟安锦绣低声道:“锦绣,你要再长些就好了。”

    安锦绣的脸在上官勇的手掌心里蹭了蹭,上官勇的手掌心里也生着茧,粗粝的让安锦绣的脸有些发痒。

    “元志说你一天没吃饭了,”上官勇抚着安锦绣的脸,说道:“说是天太了,是这样吗?”

    安锦绣弯腰,在上官勇的嘴辱上啄了一下,眉眼弯弯地道:“我一会儿就吃啊。”

    “一天至少吃两顿饭,”上官勇这会儿板起了脸,跟安锦绣道:“你不能糊弄我,一定要吃饭。”

    安锦绣说:“不是有点心吗?我吃过点心了,袁义没看见罢了。”

    上官勇说:“点心能当饭吗?平宁天天吃的东西不离嘴,他还一天三顿饭的吃呢,你一个大人不能不如他一个小孩子啊。”

    “平宁这么能吃?”

    “别岔话,我现在是在说你。”

    安锦绣笑道:“平宁是男孩子,我是一个女人,这个不好比吧?”

    “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上官勇被安锦绣弄得哭笑不得,说:“你当我不知道女人得吃多少饭?”

    “哦?”安锦绣挑了挑眉,道:“将军还看过哪个女人吃饭?跟妾说说看,那女子一天吃几顿,一顿吃几碗饭?”

    上官勇知道这是又糟糕了。

    “还不能说?”安锦绣手指点一下上官勇的嘴唇,笑看着上官勇道。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