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儿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在发火和示弱之中,安锦绣最后还是选择了示弱,反正她就是上手挠上官大将军一个满脸开花,上官勇这样的,估计最大的反应也就是吡吡牙。言内容更新速度比火箭还快,你敢不信么?

    “又,又要哭了?”上官勇看着自己的媳妇儿呆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哭还要你同意?”安锦绣的眼泪说着话就要往眼眶外掉了。

    眼看着事要糟,上官勇一急之下,把安锦绣往自己的怀里拉了一下。

    安锦绣记着上官勇膛上的伤口,没敢往上官勇的膛上倒,手撑在了板上,冲上官勇瞪眼,“你伤口不想好了?”

    上官勇硬是了一下腰,在安锦绣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这下子,安锦绣不说话了。

    “你等着我伤好,”上官勇故作凶狠地跟安锦绣说了一句。

    现在只是一个吻,等伤好了就不光只是一个吻了,这就是上官大将军这话的意思,安锦绣脸一红,不说话了。

    “傻媳妇儿,”上官勇说:“我们元夕的宽面我记得有三指来宽呢,比你做的这个宽多了。”

    “真的?”安锦绣不相信,她亲眼看过那个元夕女子做面,就是两指宽的面。

    “面条这东西,各家的女人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上官勇说:“没什么规矩的。”

    “我被骗了?”安锦绣喃喃自语道,有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重活了一世,安元志那事不谈,自己又被一个元夕女人给骗了?

    上官勇说:“中原那里都吃小麦磨成的白面,元夕是大麦面,这个不同。”

    “元夕的宽面是什么样的?”安锦绣问上官勇道,这面条让她费神了两天,不把这事弄明白,安锦绣连觉都睡不着的。

    “就是再宽点,”上官勇含糊道。

    安锦绣说:“那味道呢?”

    “媳妇,”上官勇握一下安锦绣的手,说:“我家那时候穷,我没吃过几回宽面,那是有钱人家才吃得东西。

    “那你小时候吃什么?”

    “棒子面,”上官勇说完这话又怕安锦绣不知道棒子面是什么,又跟安锦绣说:“就是玉米面,嗯,还有野菜。”

    安锦绣说:“我知道那是什么。”

    “安府也吃棒子面煮野菜?”上官勇吃惊了,就算他媳妇是庶出,安府也不至于连大米白面都不给安锦绣吃吧?

    安锦绣一笑,在京都城外乞食为生的时候,她什么东西没吃过?

    上官勇心疼了,说:“安府就是这么对你的?”

    “别说安府了,”安锦绣说:“安府的事与我无关。”

    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默不作声了一会儿后,上官勇跟安锦绣说:“我娘为我做过几回宽面,之后就没人专为我过这个心了,媳妇,我……”话要怎么说,上官勇没经验,话说了一半,下面没词了。

    安锦绣却还等着上官勇呢,说:“你怎么了?”

    上官勇憋了半天,最后跟安锦绣说了一句:“谢谢你了。”

    “呆子!”安锦绣又戳了一下上官勇的脑门。

    “真心话,”上官勇说道:“我不骗人的。”

    “哦?”安锦绣斜了一下眼睛。

    “我难得骗人,”上官勇马上又改口道。

    “平宁不好吗?”安锦绣又问。

    “好,”上官勇这回一口咬定道:“你给我生的儿子怎么可能不好?”

    “我听他小叔说了,”安锦绣说:“平宁读书不行。”

    “以后我给他请老师,”上官勇忙就道:“他要是不认真读书,我就揍他。”

    安锦绣说:“他小叔是状元郎,状元郎都教不好,你要给他请什么样的老师才行?”

    上官勇说:“以前他还小,我没怎么管他,这回回去后,我管教他,那小子要不读书,我一定揍他,揍几回他就老实了。”

    安锦绣的脸又黑了,说:“你要揍我儿子?”

    上官勇一噎,他还能再说话了吗?

    “平宁才多点大?你又是个习武的,你把我儿子打坏了怎么办?”安锦绣手指着上官勇道:“你赔我一个儿子?”

    上官勇叹口气,所以说儿子什么的就是来讨债的。

    江南淮州的一座私宅里,终于见到了大王的上官平宁这会儿正看着大王啃香蕉,突然就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口水全都喷到了大王手里的香蕉上。

    大王看一眼自己的小主人,跟人待得久了,这猴子知道口水不是什么好东西。

    上官平宁揉揉自己的小鼻子。

    大王又把香蕉往嘴里送。

    “阿嚏!”上官平宁又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大王看看香蕉上又多出来的口水,默默地转了一个,拿股对着上官平宁了。

    “婶婶说老打喷嚏是有人在想我了,”上官平宁揪着大王的毛,又跑到了大王的跟前,说:“大王,这是爹爹在想我了吗?”

    大王把整根香蕉一起塞进了嘴里。

    “要不就是舅舅想我了,”上官平宁想想又说。

    大王瞅了上官平宁一眼,如果再来一根香蕉就好了,想到这里,大王了自己的嘴巴,最好是根不沾口水的香蕉。大王刚刚想到这里,就看见自己的小主人又张大了嘴,然后在好几声阿嚏声中,大王被口水喷了一脸。

    “婶婶,”上官平宁往安锦瑟住着的屋子跑去。小胖子的个子长高了一点,只是对比圆滑滑的小胖子,那双腿看着还是短,不过腿短不妨碍上官小侯爷奔跑的速度,“我爹爹他们一定都在想我!”上官平宁边跑边喊,打了这么多的喷嚏,一定是他爹爹,舅舅和叔叔,还有军里的叔叔伯伯们都在想他了!

    为一只很干净的猴子,被喷了一脸口水的大王这会儿很忧伤。

    为一个很儿子的父亲,上官大将军这会儿也很忧伤,为了儿子,他被自己的媳妇已经数落到头昏脑涨的地步了。

    “我儿子有哪里不好?”安锦绣最后用这句问话结束了自己的数落。

    上官勇咽喉哽滑了一下,这个回答很重要,回答不好,也许他媳妇会暴跳如雷也说不定。

    “说啊,”安锦绣这会儿的气势,不比她站在金銮大中面对群臣时的气势差。

    “没有不好,”上官勇很虚弱地说:“儿子哪儿都好。”这话说完后,上官勇觉得自己这话说得真昧良心。

    “这还差不多,”安锦绣这下子满意了。

    上官勇的眼前又出现了儿子扭着小股,傻乎乎的样子,上官大将军一闭眼,突然就又一次担心了,安锦绣要是发现自己把儿子养成了那样,会不会跟自己拼命?

    “你在想什么?”

    听见安锦绣又问自己话了,上官勇忙睁了眼,对上安锦绣探究的眼神,上官勇忙心神一凛,说:“有些想儿子了。”

    安锦绣的神缓和了一下,说了句:“是啊,也不知道平宁现在好不好。”

    上官平宁这会儿手里端着一碗冰镇梅子汁,喝了一口后笑眯了眼睛,跟安锦瑟说:“婶婶,想平宁的时候,我爹爹他们会不会超开心的?”

    安锦瑟笑着点头,骗死人不偿命地说:“一定的。”

    上官平宁更开心了,跟安锦瑟说:“平宁也想爹爹,这里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爹爹他们都吃不到,真可怜!”

    安锦瑟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问上官平宁说:“那平宁要怎么办?”

    一般的小孩,只是要稍稍精明一些的,这个时候都会说我把吃的带给爹爹去,上官平宁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说:“我替爹爹多吃一些好了。”

    安锦瑟还能说什么呢?

    上官平宁把喝空了的碗往安锦瑟的面前一递,说:“再来一碗。”

    安锦瑟说:“梅汁不可以多喝哦。”

    上官平宁很认真地道:“婶婶,这是替我爹爹喝的。”

    上官勇在这时也打了一个喷嚏,膛这一震动,伤口又是疼了半天。

    安锦绣在上官勇缓过这口气后,跟儿子很心有灵犀地说:“也许是平宁在想你呢。”

    上官勇抽一下嘴角,没吱声,也许在自己带这媳妇走之前,他能把那熊儿子教好也说不定,多揍几回也许能行。

    安锦绣丝毫没有察觉到上官勇这会儿正考虑着的凶残念头,看上官勇出了汗,拿了毛巾,又忙着替上官勇擦

    上官勇闻了闻用来给他擦的水,这水里有一股艾叶的味道,这让上官勇很不习惯,他这辈子也没这么香过。

    “上都起痱子了,”安锦绣却说:“这还是我跟大夫要的,将军,你就不痒吗?”

    打仗的时候,谁会在意小小的痱子?上官勇想说我上没长虱子就不错了,可看看安锦绣,这媳妇儿在大夏天里还是清清爽爽的,长虱子这话上官勇就说不出口了。

    安锦绣替上官勇把上除却伤口的地方都擦洗了一遍,连上官勇的下面都擦洗到了。

    上官勇上一阵燥

    “忍着吧,”安锦绣抬头看着上官勇一笑,说:“养伤要紧。”

    上官勇一下子就黑了脸。

    “让你想揍我儿子!”安锦绣凑到上官勇的耳朵跟前,小声说了一句。

    上官勇听安锦绣这话,怎么听都觉得安锦绣这是在幸灾乐祸,“你这人……”

    “好好躺着,”安锦绣这会儿连话都不让上官勇说了,手指在上官勇的唇上画了一下,说:“你是不是已经揍过我儿子了?”

    这个时候上官勇只能跟安锦绣说没有了。

    “真的?”

    “真的,我不打小孩。”

    安锦绣皱眉说:“他长大了也不能打。”

    “行,”上官勇一口答应了,这会儿安锦绣说什么他都得答应,至于揍儿子什么的,在媳妇儿不在的时候,那熊儿子还是随他揍?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