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0权这个东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梅果 书名:重生之毒妃
    想要什么?

    安元志想要的东西,他很清楚,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跟自己的姐姐说。

    安锦绣很有耐心地等着安元志给她一个答案。她不是猜不出自己这个弟弟的心思,只是有些话,安锦绣想听安元志亲口跟她说。

    安元志想跟安锦绣说江山,只是想想就要坐上龙椅的白承意,江山二字,面对着安锦绣,安元志怎么也说不出口。

    安锦绣把手搭在了安元志的肩头上。

    安元志侧头看看放在自己肩头的这只手,最后迟疑了一下,跟安锦绣说道“权利。”

    安锦绣的手蓦地一紧,将安元志的肩头捏得生疼。

    安元志半跪着没动,看着安锦绣道:“我只想要这个。”

    “得权利之后呢?”安锦绣说:“你还想要什么?”

    安元志又沉默不语了。

    安锦绣推了安元志一把,拿开了自己的手。

    安元志却伸手把安锦绣的手抓住了,说:“姐,我不会害你。”

    “那现在呢?”安锦绣说:“我这样你开心了?”

    安元志说:“再迟几年不行吗?你这个时候跟姐夫走,你们一家人要去哪里?如果这个天下真有你们的容之地,姐夫早在你进宫之前,就带你走了啊!那个时候圣上不会放过你们,你们凭什么相信,白承英成皇之后,他就会放过你们?”

    安锦绣说:“这是我与你姐夫的事。”

    “我替你们想过,我真的为你们想过,”安元志的神突然就变得有些激动,也有些委屈,“你们要隐姓埋名过下半辈子吗?头上永远悬着一把随时会落下的刀?姐,只要这个江山姓白,你跟我姐夫就不会有容之处啊!”

    安锦绣突然冷笑了起来。

    看到安锦绣这么冰冷地看着自己笑,安元志又一次避开了姐姐的目光。

    “说的好听,”安锦绣说:“这是你为你自己找的借口,关我与你姐夫什么事?”

    “是,”被安锦绣点破之后,安元志承认道:“这是我为自己找的借口,不然我心里难过,我寝食难安,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所以我要找个理由。不过姐,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你就这么相信白承英?如果白承还活着,我还会觉得这个人会放过你们,因为白承这个人重,可是白承英,你了解这个人多少?”

    “是啊,”安锦绣说:“我以为我了解你,可是最后呢?”

    安元志腰一塌,坐在了安锦绣的面前,喃喃地道:“父亲跟我说,这个世道若善者为王,那善就是天道,若恶人当道,那恶就是天道,他的这句话没说错。姐,我也是刚知道我这人自私,我不想你和姐夫现在就走,我没种,我不想一个人在朝中当官,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姐。”

    安锦绣一动不动地坐着听安元志说话。

    “你走了,娘死了,我要去哪里?”安元志把背靠在了坐榻的横杠上,压住了安锦绣的一角衣裙,“跟姐夫一样,一个人在军中苦上近二十年的时间?我做不到的,姐,我想过了,我真的做不到。父亲问我,我有几个二十年,姐,你说,我这辈子有几个二十年?”

    安锦绣没有回答安元志这个问题。

    “你一定恨我,”没有等到安锦绣的回话,安元志呵地笑了一声,说:“袁义要是能狠下心杀我,他在宫外就杀了我了。姐夫回京之后,也会想要杀我的,是我害了你们两个。”

    安元志就这么自言自语地跟安锦绣说了半天的话,说的话前后没什么逻辑可言,可又都是安元志的真心话。安元志自己说不明白,他倒是希望安锦绣能听得明白。

    安锦绣能拿这个弟弟怎么办?杀了?打一顿?安锦绣现在连骂这个弟弟的力气都没有。“能怎么办?”安锦绣问自己,也是在问安元志。

    安元志看着偏左墙上的水墨山水画,他看不出这是画得哪一处山水。

    偏里不闻人声之后,袁义在门外道:“主子?”

    “进来,”安锦绣应声道。

    袁义推门走了进来。

    安元志坐在地上没动弹,在袁义的面前,他懒得装样子。

    袁义沉着脸看了安元志一眼,跟安锦绣道:“袁诚派人来说,韩约在外面跟木方艺又对上了。”

    “打起来了?”安锦绣说:“我这里没听见声音啊。”

    “没动手,”袁义说:“要怎么办?我们出去吗?”

    安锦绣说道:“内宫门以内的地方,不可以再有玄武大营的人。”

    袁义说:“要把玄武大营的人打出去?”

    安锦绣点一下头。

    袁义看向了安元志,说:“少爷,你现在要怎么做?”

    安元志被袁义问了后,扭头看安锦绣,说:“木方艺不会害你。”

    “你知道太师想干什么吗?”安锦绣问安元志道。

    安元志说:“他想让九下成皇啊。”

    “九下成皇之后呢?”

    “他,他想摄政。”

    “你要想帮着太师,那你现在就到金銮大去,”安锦绣看着安元志道:“你想要的权利,他可以给你。”

    袁义把头扭到了一旁,他这会儿还是不想看见安元志。

    安元志从地上站起了,说:“姐,我不会让他害你的命。”

    袁义冷笑道:“说的好听,太师摄政之后,主子就是碍他事的人了,你要怎么拦着太师?”

    安元志突然就又烦燥起来,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那你们想我怎么办?姐,你要出宫吗?白承意留下,你出宫也不是不行啊。”

    “你以为太师当权后,他就会放过我了?”安锦绣看了安元志一眼。

    “他为什么不放过你?”安元志有些不明白了,白承意成皇之后,他们的父亲还有什么理由不放安锦绣走?

    “他是知道实的,”安锦绣叹道:“安家会让一个外逃的太后活着吗?这是祸患,太师是不除祸患的人吗?元志,你想要权利,那你就不能太天真了。”

    安元志周发寒。

    袁义在一旁说:“太师到底跟你怎么说的?你竟然信太师的话?”

    安元志哑口无言,觉得权这个东西,也许他到了今天还是没有弄明白。

    “你去金銮大吗?”安锦绣还是问安元志这句话。

    安元志咬牙道:“我怎么可能让他杀你?杀你之前,他要先杀了我才行。”

    “你带着你的人出去,跟韩约一起把玄武大营的人赶出内宫门,”安锦绣跟安元志下令道:“许兴带着的御林军应该还在帝宫里,找到他,让他带他的部下去宫门那里。”

    安元志说:“韩约方才就是去找许兴去了,许兴可能已经去了宫门那里。”

    “那就派人去跟许兴说,”安锦绣道:“庆楠和齐子阡到了宫门之后,让他们不用来见我了,直接带兵去把金銮大给我围了。”

    袁义说:“那木方艺和玄武大营的人怎么办?”

    “他们要是一心跟着太师,那就杀,”安锦绣道:“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京都城已经死了很多人了,我不在乎再死一个木方艺。”

    安元志小声道:“庆楠在打白虎大营,青龙大营呢?姐,你事先有安排?”

    “青龙大营到现在不动,那就说明他们在观风向,”安锦绣教安元志道:“只要我们占了上风,青龙大营的人自然就会是我们这边的人,你明白了吗?”

    “太师不会派人去青龙大营?”袁义不放心道:“他连木方艺都说动了。”

    “没事,”安锦绣说:“帝宫这会儿一开打,青龙大营的人自然就会听到消息,知道太师还不能只手遮天后,不光是青龙大营,所有在观风向的人,都不会轻举妄动的。”

    安元志转就往外走。

    袁义跟在了安元志的后。

    安元志以为袁义是还有话要跟自己说,走出偏后,停下来等袁义说话。

    袁义却只是冲安元志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安元志只得下了台阶,往庭院外走去。

    袁义一直看着安元志走没影了,才走回到了偏里。

    安锦绣这会儿在偏里坐着发呆。

    袁义倒了一杯水递到了安锦绣的跟前,说:“还能再相信少爷吗?”

    安锦绣接过了袁义手里的茶杯,把青瓷的茶杯送到了自己的嘴边,微微抿了一口。

    袁义说:“他要是再信了太师的话呢?”

    安锦绣苦笑了一声,“太师哪有本事说动他?他自己若不是想,没人能说得动他。”

    袁义说:“少爷他想干什么?”

    安锦绣摇了摇头,低声道:“算了,这事不要再提了。”

    袁义瞪大了眼睛,说:“不提了,这事能就这么算了?”

    安锦绣说:“我不能打他,更不能杀了他,他是我弟弟,我也不能不认他,我能拿元志怎样?母亲已经死了,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了。”

    “主子!”

    “骂他也于事无补了,”安锦绣说:“袁义,我拿元志没办法的。”

    袁义在安锦绣的面前呆站了一会儿,然后发狠道:“不能就这么算了!”

    “先想想眼前的事吧,”安锦绣捏一下眉心,声音低沉下来的时候,安锦绣的声音里带上了疲惫,“我们怎么过眼前这一关。”

    袁义说:“不让太师摄政,那总要有主政之人吧?九下太小,让他现在亲政根本不可能啊。”

    安锦绣低头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又问袁义道:“六下走了?”

    “走了,”袁义说:“没有侍卫和仆从跟着,只他跟顺嫔还有他的一个小儿子三人,我把他们送出了城,太师派去追杀他们的人,被韩约拦在了城里。主子,要是太师在路上再派了人手,我只怕六下逃不过这一劫。”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毒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